新浪汽车>汽车看点>自媒体>正文

博郡汽车陷入“欠薪”泥潭,黄希鸣如何畅想未来?

博郡汽车陷入“欠薪”泥潭,黄希鸣如何畅想未来?
2019-08-22 14:06:08 百姓评车

博郡汽车近日流年不利......

博郡汽车陷入“欠薪”泥潭,黄希鸣如何畅想未来?

一位5月份就从博郡汽车离职的员工王军(化名)说,自己被拖欠了去年大约3.5个月的年终奖,目前迟迟无法要回。“博郡没有钱,老黄(黄希鸣)很难撑下去了。”王军表示,自己也就劳动报酬问题申请了仲裁,但失败了,“我打算上法院起诉”。事实上,王军仅仅是博郡诸多讨薪员工中的一个,在一个人数达到52人的维权群中,这些已经从博郡离职的员工,都希望博郡能够大发慈悲,发还自己的工资。离职讨薪的员工王军说,自己也是到了维权群之后,才发现原来和自己有相同遭遇的,多达数十人,“也许还有更多”。比起被拖欠的薪水,另一位离职员工李明更加看重博郡的资金链断裂给自己造成的其他影响,“博郡不发工资、社保、公积金,系统退工都无法办理转出,新公司就无法及时缴纳,只能等后面补缴,这就造成了社保中间断缴的风险”。他还表示,如果这中间出了工伤,新公司是不负责赔偿的,“等于成了一个临时工”。

博郡汽车陷入“欠薪”泥潭,黄希鸣如何畅想未来?

对于博郡资金链断裂,他称自己除了3.5个月的欠薪之外,连60元的出差费也被拖欠了,“说明博郡真的是没有钱了”。也有人在维权群里表示,有同事仲裁赢了加班费,但是博郡拖延不给,已经申请强制执行了。在一份时间显示为2019年2月12日的内部邮件截图显示,博郡原计划在4月15日前完成“2018年年终奖”和“第13薪”的发放工作,但是据多位离职员工介绍,直到8月上旬,这笔欠薪尚未发放。一位离职员工表示,由此直到工资“出问题了”,据他透露,涉及拖欠薪水的员工多达800多人。另一位离职员工则表示,博郡其实就是想“赖账”,“公司特意在5月中旬出具了一个股东决议,说取消2018年年终奖,实际上这个时间早已超过了之前承诺发放薪水的时间(4月15日)”。种种迹象表明,博郡汽车已经深陷泥潭,更让人震惊的是,这距离其今年高调发布新车还不到半年,沦落的速度让人不胜唏嘘。一度风光的博郡2019年4月11日,博郡汽车在上海举办了盛大发布会,并全球首发了iV6和iV7两大车型,这也是博郡首次在公开场合发布自己的产品和企业发展战略。

博郡汽车陷入“欠薪”泥潭,黄希鸣如何畅想未来?

发布会上,博郡汽车称已经打造了i-SP、i-MP、i-LP三大具有高度可扩展性的车型平台,未来将会发布覆盖A级、B级、C级在内的全部细分市场车型。当时,博郡汽车创始人、董事长兼CEO黄希鸣也主动对于“造车新势力”的现状进行了回应,并称博郡之所以在发布新车的进度上动作稍微缓慢一些,是因为博郡并不以速度吸引眼球,而是一直“遵循造车规律”。而之所以能够遵循造车规律,黄希鸣的解释是博郡并非一个绝对意义上的“造车新势力”,“因为我们这个团队内的很多人都有超过20年的造车经验”。公开资料显示,黄希鸣早在1994年就加入福特公司,后来又去通用工作了两年,在美国工作超过10年后,黄就回国创办了上海思致汽车技术有限公司,为一些车企提供技术服务。在接受媒体采访时,黄希鸣还表示造车有两个关键,一是资质,二是资金。资质方面,通过与一汽吉林合作开发,已经基本没问题了,对于资金问题,黄希鸣更是认为不会成为问题,因为“传统车企开发一款车一般需要8亿元就能搞定,我们属于全新平台,所以费用稍微高一些,但十几亿肯定也够了,不会超过20亿元”。所以黄希鸣也曾表示,自己对于资金的渴求并没有那么高。但让他没有想到的是,恰恰就是在资金这个对于造车新势力来说最为脆弱的层面,发生了问题,而且是致命问题。让人费解的是,在6月份博郡还与包括中化国际在内的“国字头”旗下的投资机构搞定了融资事宜,数额高达25亿元人民币,但是转眼间就曝出了员工欠薪、工厂停工的负面消息,这种转变着实让人摸不着头脑。只有一种原因能够解释上述情况——中化国际旗下银鞍资本的投资款项,可能并未到账,或者说,双方的融资事宜已经泡汤。这对年初就已经陷入资金困局、无力给员工及时发放年终奖的博郡汽车来说,无疑是雪上加霜。事实上,还有一件事足以影响到博郡汽车的资金使用计划——与一汽夏利的合作。

博郡汽车陷入“欠薪”泥潭,黄希鸣如何畅想未来?

4月30日,根据一汽夏利的公告,其已经和博郡汽车成立合资公司达成协议,后者以现金方式出资,而夏利则以土地、厂房等资产出资,到目前为止,合资公司似乎已经偃旗息鼓,但是有博郡汽车内部员工表示,“钱都押到夏利那边了”。当时,夏利和博郡的合作曾被认为是“天作之合”,夏利有基础设施,而博郡有技术和研发实力,但现在看来,这一切只不过是空中楼阁。而且值得一提的是,在博郡已经有了南京基地的情况下,还去找夏利这个常年的亏损大户求合作,其中原因让人费解。唯一的解释就是,南京基地从零开始可能成本过大,与夏利合作能够更快的让产品下线。这也符合黄希鸣的“轻资产”运营理念,他曾表示要避免重资产投入,整合资源,少投入多产出,并称这是“互联网思维”。举步维艰的融资根据路透社的报道,今年以来资本市场对于“造车新势力”的融资额同比下降超过八成,甚至有投资人认为大多数“造车新势力”都会死去,“只有少数几个能够活下来”。事情明摆着,这就是资本寒冬。

博郡汽车陷入“欠薪”泥潭,黄希鸣如何畅想未来?

小鹏汽车之前表示要在今年年底完成融资300亿元,但至今也未能完成新一轮融资。至于龙头老大蔚来汽车,也传出了要回国上市的消息,显示其资金也陷入困境。在这种情况下,博郡汽车的融资环境就更加艰难。从员工们从去年开始就被拖欠薪水的情况来看,尽管4月份举办了盛大发布会,但博郡的资金困境实际上早就开始。而现在因为薪水问题和员工进行仲裁甚至闹上法庭也表明,博郡的资金软肋已经不堪一击,也间接说明中化国际主导融资一事基本无望了。目前还不知道之前和夏利签订的合资公司项目中,有没有相应的限制性条款,因为现在已经超过当初夏利公告日期两个月了,已经有投资者在互动平台上询问夏利方面项目进展,虽然夏利回复称正在和博郡积极推进,但从目前博郡的资金链状况看,能够正常履约已经是天方夜谭。但是如果毁约,或者无限期拖延,又将会陷入新一轮的官司中,这对博郡来说无异于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现在能救博郡的只有两条路——地方政府的政策以及登陆科创板实现融资。但是也都并不容易实现。

博郡汽车陷入“欠薪”泥潭,黄希鸣如何畅想未来?

地方政策虽然鼓励类似于博郡汽车这样的造车新势力前来落地制造工厂,但如果涉及到补贴款的话,还是得看项目进度,才能获得一些地方补助,就目前博郡汽车几个基地半死不活的现状来看,这个条件很难满足了。至于科创板,虽然不要求盈利,但是对于新技术以及各种审查都非常严格,以博郡目前一屁股的烂账,以及各个项目陷入停滞的情况,也很难实现挂牌科创板。而且现在强敌环伺。不但蔚来、小鹏们实现了量产,而且特斯拉也马上要国产落地了,这意味着如果不尽快实现量产落地,博郡汽车即便活了过来,也很可能会陷入“刚发布新车就落后”的窘境。对于博郡汽车来说,这就是一个生死劫。

新浪汽车公众号
新浪汽车公众号

更多汽车资讯,涨知识赢好礼扫描二维码关注(auto_sina)

购车完全指南

更多

汽车黑科技

更多

最新图集

更多

最新视频

更多

车型推荐

换一批

车型排行

更多

推荐阅读

联合制作

热门搜索

更多

新浪扶翼

行业专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