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汽车>汽车看点>自媒体>正文

安进没有带着荣耀离开 江淮最后一块遮羞布已经形同虚设

安进没有带着荣耀离开 江淮最后一块遮羞布已经形同虚设
2019-09-19 23:42:02 百姓评车

9月16日,江淮重大人事消息传出:在掌舵江淮汽车7年后,62岁的安进进入退休倒计时,(49岁)项兴初或接任董事长一职,(42岁)李明或升任总经理,项兴初、李明均是江淮汽车土生土长的干部,目前相关的人事变动正在走流程。完成此次换帅后,江淮汽车董事长、总经理进入“70及70后”时代。

安进没有带着荣耀离开 江淮最后一块遮羞布已经形同虚设

江淮已经安排好了未来二十年

让“70”干部上,已经成为江淮汽车近7年来的一个“传统”。项兴初、李明均是江淮汽车土生土长的干部。

安进没有带着荣耀离开 江淮最后一块遮羞布已经形同虚设

项兴初历任江淮汽车总经理助理、总质量师、重型商用车公司总经理、董事总经理。现任安徽江淮汽车集团控股有限公司党委副书记、职工董事,及江淮汽车副董事长、总经理。

安进没有带着荣耀离开 江淮最后一块遮羞布已经形同虚设

李明,历任江淮汽车发动机分公司副总经理、总经理助理,期间兼任发动机公司总经理、乘用车制造公司总经理。现任江淮汽车副总经理兼任乘用车制造公司党委书记、总经理。

如果将左延安、安进,视为江淮汽车的1.0和2.0时代,即将“继位”的项兴初为3.0时代,那么,江淮汽车的4.0时代,也有了明确的领军人物——李明。可以预料,安进离任后,江淮汽车将进入一个人事更迭相对平稳的时期。即将开启的项兴初3.0时代有10余年,考虑到退休政策的调整,届时留给李明的时间,也将长达10年。

造假指控 安进没有带着荣耀离开

未来属于项兴初和李明,但眼下,还是安进时代。尴尬的是,就像NBA赛场上的“垃圾时间”,在安进离任前的这段茫然时期,江淮汽车甚至陷入了造假的指控。

安进没有带着荣耀离开 江淮最后一块遮羞布已经形同虚设

7月6日晚间,江淮汽车发布了一份关于收到《行政处罚决定书》的公告,公告中表示,安徽江淮汽车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近日收到北京市生态环境局出具的《行政处罚决定书》,罚没款共计170361436.54元,这将相应的减少2019年度归属母公司所有者净利润,对公司2019年业绩产生不利影响。

之所以遭到如此重罚的原因在于江淮汽车的三辆车在排放测试中被北京市查出不符合《车用压燃式、气体燃料点燃式发动机与汽车车载诊断(OBD)系统技术要 求》(HJ437- 2008)标准要求。

然而,江淮汽车“排放造假”已不止一次。在2014年排放标准由“国三”升至“国四”期间,江淮汽车的卡车曾通过经销商渠道修改《合格证》上的发动机型号和编码以假乱真,发生过以“国三”冒充“国四”的行为,被央视《焦点访谈》曝光。当时《焦点访谈》认为,能做到这样造假的行为,没有厂家配合是无法完成的。但江淮汽车将“造假”责任推给了经销商,称其是个人行为,因此逃避了监管部门的处罚,侥幸蒙混过关。

江淮汽车“排放造假”“以次充好”,理应受到严厉处罚,这是市场经济环境下的必然结果。但是,与损失利润、导致股价下跌相比,更可怕的影响是,江淮汽车因此在市场上形成了“知错不改”“屡查屡犯”的公司形象。

这直接导致了公司销量低迷的状况依然在持续。根据公司近日发布的最新数据,今年8月,公司销售2.6万辆,同比减少28.16%;1-8月累计销售28.91万辆,同比下滑11.54%。

安进没有带着荣耀离开 江淮最后一块遮羞布已经形同虚设

从开发客车底盘,到进军轻卡领域,取得国内中档轻卡市场的龙头地位,从1991年开始,江淮连续20多年保持平均40%以上的增速,2010年江淮还成为自主品牌汽车企业中唯一获得全国质量奖的企业……旧光环已破碎,那个曾经用50元一公斤买下图纸,振臂欢呼大干一场,“新红军”上下一心的江淮,不见了踪影。

从辉煌到落魄,坠落的速度,永远猝不及防。在淘汰赛中庸碌无为而沉沦,安进的田园牧歌被撕得粉碎。那句“德国有奔驰,中国有江淮”,也成了嘲讽之语。转身离开之后,安进留下了一个产品乏力,品牌宣传混乱,战略规划滞后的江淮。

最关键时刻 新能源能不能力挽狂澜

新能源项目补贴将在2020年全面取消,2019年,被比亚迪、吉利集团、北汽集团以及蔚来汽车、小鹏汽车造车新势力等一众车企视为“闯关之年”。对于江淮汽车来说,在2014-2018年收到的政府补助超过80亿元,一旦补贴终止,产品销量又不见起色,江淮汽车将面临严峻的现金流问题。

坏消息是,2019年已经过半,整个汽车行业销量仍然不见起色。在江淮汽车转型升级方向上,又有比亚迪、特斯拉、滴滴、长城汽车等行业巨头雄踞,存在感并不强的江淮汽车,如何才能虎口夺食?

安进没有带着荣耀离开 江淮最后一块遮羞布已经形同虚设

值得注意的是,从江淮汽车的年中业绩来看,公司在研发方面的投入力度有所减弱。上半年研发费用比去年同期减少15.41%。江淮在2016年前刚推出的iEV3、iEV4、iEV5等多款纯电动车型,市场反馈都不错,也取得了很好的成绩。但后来多起起火事件以及国家政策的原因的影响,江淮汽车所采用的韩国三星SDI电池并未进入工信部的企业目录,江淮也因此失去了政府财政补贴。

后来,江淮汽车又主打“亲民”路线,尤其是10万元以下的A00级别新能源车型。在新能源汽车兴起的早期,这确实是一个打开市场的办法,但随着消费需求的不断提升以及国家政策的转变,这类低端车型已不能满足市场需求,如何向中高端车型转变,成了江淮汽车的又一重要难题。

安进没有带着荣耀离开 江淮最后一块遮羞布已经形同虚设

讽刺的是,江淮与蔚来合作的代工工厂虽然对外是江淮汽车与蔚来的合作项目,但其实这个工厂是由江淮单独投资的,主导权也掌握在江淮手中,蔚来只是在建设过程中提供意见。截止至2018年底,这一投资金额已累计超18.24亿元。截止至3月底,蔚来汽车ES8的累计销量也只有一万多辆而已,不知道这20个亿江淮要用多少年也能收得回来。

百姓评车

没有核心技术,没有更多适合市场需求的车型推出,没有清晰的品牌定位,如果只靠吃老本,只依靠政府的扶持是无法赢得未来市场主动权的。在车企不断对新能源技术革新的当下,对于现时的江淮,新能源的最后这根“救命稻草”,能否在后安进时代让深陷亏损漩涡的江淮顺利“出坑”?这背后的关键确实值得江淮汽车深思。

新浪汽车公众号
新浪汽车公众号

更多汽车资讯,涨知识赢好礼扫描二维码关注(auto_sina)

购车完全指南

更多

汽车黑科技

更多

最新图集

更多

最新视频

更多

车型推荐

换一批

车型排行

更多

推荐阅读

联合制作

热门搜索

更多

新浪扶翼

行业专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