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新闻客户端

张艺谋1次幸运的玩票:98年故宫那场《图兰朵》,让他享誉世界

张艺谋1次幸运的玩票:98年故宫那场《图兰朵》,让他享誉世界
2021年01月15日 17:29 新浪网 作者 好摄的老贺

  

  老谋子,作为世界著名导演,早已跨越了电影的范畴

  引子:

  “现在想来,很多事儿的起因都是《图兰朵》。”中央芭蕾舞团的演出策划人蒋山如是说。

  “1998年的‘太庙版’《图兰朵》演完之后,张(艺谋)导的名气才真的在国际上叫响了。”

  《图兰朵》成就了张艺谋,据统计:从1996年伊始,张艺谋先后国内外执导了6个版本的《图兰朵》。

  

1998年,北京太庙意大利歌剧《图兰朵》的上演,无疑是那个时代的文化标志

  张艺谋的“不务正业”

  1996年的一天,一封来自意大利佛罗伦萨歌剧院的邀请传真放在张艺谋的案头;是意大利佛罗伦萨歌剧院,邀请张艺谋去执导意大利著名歌剧作曲家普契尼的图兰朵》诞生70周年演出。对于正沉浸于在国际影坛屡屡获奖的张艺谋来讲,似乎有点不明就里,进而被张艺谋扔在一边。

  

北京紫禁城的日晕

  然而,当这个消息传到曾与张艺谋合作多年,亲自操刀张艺谋、陈凯歌电影音乐的国家一级作曲家赵季平耳中。赵季平则认为只是一个难得的机会:“哪怕少导几部电影,也要去导这部歌剧。”正是这个送上门来的机会,使得张艺谋由此成为了一个全方位著名导演。

  

意大利歌剧《图兰朵》在北京紫禁城太庙公演

  果然如赵季平的预见,当张艺谋用中国式“酒、色、财”京剧丑角扮相重新定义和装饰这部歌剧后,在意大利当地大受欢迎。转年,1997年5月佛罗伦萨音乐节上,来自中国的电影导演张艺谋执导的《图兰朵》连续上演十几场,获得空前成功。自其1926年诞生以来,《图兰朵》已经演绎了100多个版本。关于这部歌剧的各类资料极为丰富,歌剧迷们对这台歌剧的内容和形式也都了如指掌。

  

  将大量的中国元素充斥到西方歌剧当中,是张艺谋的立身之本

  以往歌剧中的图兰朵是位凶残、压抑、复仇的女性,而张艺谋导演的《图兰朵》就给人一种与以往版本截然不同的艺术形象,一扫以往《图兰朵》阴暗、压抑、诡异、神秘莫测的气氛,而代之以一种灿烂辉煌的形象。

  

98年《图兰朵》演出的纪念币

  张艺谋的《图兰朵》版本吸收了京剧服装华丽灿烂的特点,并在京剧服装的基础上更加强化,在整体舞美风格上注重发挥中国京剧特色,使这台歌剧展示出了东方艺术的特殊魅力。

  执导过《末代皇帝》的意大利著名导演安东尼•贝尔托鲁奇接受记者采访时说:“这是我平生看过的《图兰朵》的最好版本。”

  

《图兰朵》中,中国服饰化的那个冷酷无情的元代公主

  22年前太庙的“图兰朵”

  紧接着,以中国元代故事为依托的意大利歌剧《图兰朵》,在北京紫禁城上演意的商业运作开始筹划。1998年9月5日至13日,歌剧《图兰朵》在北京太庙大殿前上演。紫禁城第一次迎接如此盛大的文化演出,《图兰朵》也第一次回到它的故事发生地。

  

阵容强大、气势恢宏的98年太庙《图兰朵》

  辉煌的历史建筑和传说中的中国公主在初秋的紫禁城美妙重逢。无疑,这是一次超过以往任何版本的大制作,仅仅演员阵容多达1000人。

  傍晚,一贯是熙熙攘攘的紫禁城渐渐开启幽暗静谧的模式的时间。一墙之隔的明清两朝皇家祭祖的所在:太庙,500多年来第一次被猛烈的音响和冲天的光柱搅扰得不得安宁。

  

  明清两朝皇家祭祖的所在:太庙,这是当时演出的前殿

  每场3500个观众席,基本上就是一张张椅子摆在了太庙前殿(享殿)前宽阔的广场上,以远近左中右等不同的区位,不同价位临时搭建为数千名观众的包厢(最高的票价1500美金、折合1万人民币)。尽管座位的舒适程度比起10大歌剧院来讲要差强人意太多,但在神秘的北京紫禁城内观赏意大利作曲家普契尼《图兰朵》,绝对是一场难得的视觉享受。

  

  正是由于张艺谋带给《图兰朵》的中国元素,使得它成为最炙手可热的意大利歌剧

  几束追光灯追逐着由汉白玉筑造而成的巨大须弥座巍峨殿宇之上的阴影。前殿正中两层檩檐之间的木匾上由满、汉文竖写“太庙”两个金光闪闪大字,让观者心中陡然暗生出一丝丝的敬畏。

  候场时,太庙周围的灯光打在瓦蓝色的夜空和古老宫殿八角飞檐的琉璃瓦顶、蓊郁森严的古柏苍松上,营造出“未闻曲调先有情,此时无声胜有声”的气氛。而当上千名表演者齐聚在这座汉白玉铸就的建筑之上,你才会真实地体会到这座巍峨建筑的体量。

  

  中国题材的意大利歌剧,在增加了中国元素之后,为世界倾倒

  演出结束,刚刚响遏云天的激越锣鼓、五彩缤纷的中国宫廷服装,萦绕在皇宫周遭余音绕耳,以及星光月明之间的意大利咏叹调,为仪态万千、气势恢宏的太庙增添了以另一种不一样的味道。

  

  太庙庙门的红墙、黄瓦

  故宫的“配菜”,同样辉煌

  这是北京阳光灿烂的初冬的一天;尽管体感温度有点低,但你依然会被那炫目的太阳光所迷惑。下了地铁天安门东站,信步来到劳动人民文化馆(太庙)南门。

  平常的日子,与故宫同龄的太庙(始建于明永乐十八年(1420))的游人不会很多,冬天就更有一种门可罗雀的感觉了;相对于紧邻的故宫博物院,壮阔的太庙显得十分静谧、幽深且空旷;甚至,与“左祖右社”的中山公园比较起来,都显得过于安静。

  

太庙戟门前,大理石雕刻的小河护栏

  进了大门,目光触及尽是一大片数百年的苍松翠柏。其中,紫禁城的缔造者——明成祖朱棣始建太庙时手植的第一株“神柏”,就矗立在一条柏油路的旁边(不仔细浏览,竟然很容易错过)。

  在众多苍松翠柏之中,有新中国十大劳模之一的掏粪工人时传祥的塑像。

  

新中国十大劳模之一的掏粪工人时传祥的塑像

  一重红墙横亘在面前,倒是一面拍摄人像的好背景。穿过中间的庙门,青石路面与汉白玉台阶呈“T”字形。拾级而上,就是紧闭的太庙戟门了。

  戟门前充斥着皇宫必有的元素:围绕着太庙曲曲弯弯的水道,汉白玉的拱桥与紧闭着的红色大门;冬日里特有的斜射阳光,与这些皇家元素形成美妙的夹角,进而幻化出一幅岁月静好的画面。

  

太庙的门不大,进入之后则别有洞天

  冬天里的阳光你是可以直视的,只有这个时间她不会是那种夺人心魄的锐利。这时候,如果有一个曼妙的红衣女子从这里经过……,可以记录下来一个美妙的瞬间;喂,你是不是想得有点太多?

  几丈高的戟门并没有为你打开,这是皇上祭祖走的路,怎能好与平头百姓共享呢?

  

太庙戟门前高大的屋檐

  从左边绕过去,眼前豁然开朗,用大块方砖铺就的太庙前广场,竟然有两三个足球场大,辽阔得有些奢侈。终于明白,当年选为何这里作为98年太庙版《图兰朵》的演出现场了。寻找如此宽阔的空场,做各种搭建、以及容纳上千人的观看,即便是紫禁城里也会是一种奢望。

  

正中有汉满两种文字,书写的:太庙

  为什么说太庙是拍摄的好场地?偌大的太庙,除去那些老祖宗留给我们的福祉之外(前、中、后殿,以及配殿),竟然没有更多的可以参观的了。(前殿,有一个古代编钟的展览,似乎是整个太庙唯一的娱乐项目)。

  或许,是给今后留下施展&创作的空间吧?

  

太庙广场浩然的气势,是个构图的好所在

  前无古人的《图兰朵》

  当年那场全外资投入的故宫太庙版《图兰朵》,无疑在演出阵容与质量上是前无古人的:

  两位98年《图兰朵》的主演,当年都正值歌剧演员的黄金年龄:50岁上下;中国公主的扮演者:世界著名的意大利歌唱家基文娜·卡索拉,也是世界上参演《图兰朵》最多的女高音歌唱家,据不完全统计,她出道至今近40年,在全世界出演这一角色已经超过500场。扮演卡拉夫王子的尼库拉·马丁努奇也是意大利殿堂级歌唱家。

  

两位世界级的意大利歌剧表演大师,出演98年的《图兰朵》

  除张艺谋作为太庙“图兰朵”的总导演之外,还邀请了当代10大著名指挥家中唯一的两个亚洲人之一:祖宾·梅塔(印度指挥家,曾4次指挥维也纳新年音乐会;另一位是日本的小泽征尔)。

  自《图兰朵》1926年首演以来,70余年间,它共演出过100多个版本,但无一例外都笼罩着阴森恐怖的气氛。而由祖宾•梅塔任指挥、张艺谋执导的太庙版《图兰朵》第一次从中国的视角来诠释普契尼的作品,舞台上大面积使用金、红色等中国传统色调。充分展示了张导用色彩叙说历史的功力。

  

  当代世界十大指挥家之一,亚洲指挥界翘楚祖宾·梅塔

  第一次构架了用音乐去沟通东方与西方、过去与现在;故事里神秘的东方国度与古老皇家建筑实景结合得天衣无缝。中国恢弘的殿堂建筑、特有的中国色彩去诠释本就发生在中国土地上的故事。

  作为北京故宫第一次如此盛大的演出,东西方结合所达到的历史高度,至今无人能出其右。即便当年的盛大演出已经过去了20多年,但仍然为乐迷们津津乐道。

  当然,经济上的成功也是显见的:“1998年的‘太庙版’由外国人投资,总共投入1500万美元,最后对外公布的票房收入是1800万美元。”

  

  张艺谋、祖宾·梅塔,联手创造了中国演出史上的一个标杆

  《图兰朵》的“茉莉花”

  《图兰朵》是普契尼的最后一部歌剧,甚至坊间传说他并没有正经地完成这部剧的创作,在普契尼去世后,弗兰科·阿尔法诺(Franco Alfano)根据普契尼的草稿将全部完成。1926年4月25日首次公演,由19世纪末和20世纪初最负盛名的意大利音乐家托斯卡尼尼(Arturo Toscanini)担任指挥。

  大约在1910年前后,一位旅行者赠与了普契尼一个八音盒,八音盒中传出的中国民间小调正是《茉莉花》。普契尼越听《茉莉花》越觉得喜欢,决定将这首曲子用进寓言剧《图兰朵》中。

  

  太庙,高耸的屋檐

  中国元朝时的公主图兰朵(Turandot)为了报祖先罗玉铃暗夜被掳走之仇,下令如果有个男人可以猜出她的三个谜语,她会嫁给他;如猜错,便处死。

  三年下来,已经有许多个没运气的人丧生。流亡中国的鞑靼王子卡拉富(Calaf)与父亲帖木儿(Timur)和侍女柳儿(Liù)在北京城重逢后,即看到猜谜失败遭处决的波斯王子和亲自监斩的图兰朵。卡拉富王子被图兰朵公主的美貌吸引,不顾父亲、柳儿和三位大臣平(Ping)、庞(Pang)、彭(Pong)的反对来应婚,答对了所有问题,原来这三道谜题的答案分别是“希望”、“鲜血”和“图兰朵”。

  

  傍晚,冬日里斜射的阳光,将屋脊上的小兽一一跳脱出来

  但图兰朵拒绝认输,向父皇撒赖,不愿嫁给卡拉富王子,于是王子自己出了一道谜题,只要公主若在天亮前得知他的名字,卡拉富不但不娶公主,还愿意被处死,公主捉到了王子的父亲帖木儿和丫鬟柳儿,并且严刑逼供。柳儿自尽以示保守秘密。卡拉富借此指责图兰朵十分无情。天亮时,公主尚未知道王子之名,但王子的强吻融化了她坚冰般冷漠的心,而王子也把真名告诉了公主。公主也没公布王子的真名,反而公告天下下嫁王子,王子的名字叫“爱(Amora)”。

  

完美的太庙冬日光影

  图兰朵的故事始见于17世纪波斯无名氏的东方故事集《一千零一夜》中一篇名为《杜兰铎的三个谜》(即《卡拉夫和中国公主的故事》)的短篇故事。意大利剧作家卡罗•哥兹(Carlo Gozzi)于1762年把它写成剧本。

  之后,《图兰朵》剧本被意大利记者席莫尼进行了修订,充填了大量的中国元素。席莫尼曾在1912年被派驻至中国,故而对中国的风俗有很深入的了解。

  

《图兰朵》除了著名的咏叹调“今夜无人入睡”之外,还有中国江南民歌“茉莉花”的韵律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网联系。
权利保护声明页/Notice to Right Holders 我要反馈

热门推荐

新浪热榜

微博/微信扫码去APP查看

新浪新闻意见反馈留言板 400-052-0066 欢迎批评指正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4000520066
举报邮箱:jubao@vip.sina.com

Copyright © 1996-2021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