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新闻客户端

走进塔克拉玛干沙漠深处的达里雅布依

走进塔克拉玛干沙漠深处的达里雅布依
2020年11月17日 23:47 新浪网 作者 易会林

  

  文/王新艾

  从于田县城出发,沿塔克拉玛干沙漠北缘蜿蜒而上,穿过百万亩金色的胡杨林,我们来到了野骆驼的乡土——达里雅布依。

  走进荒野,走近自然、在自然中停顿,追寻塔克拉玛干沙漠腹地野骆驼的足迹、问询消失在历史烟尘中的古城,倾听野生动植物和自然生态系统野性的呼唤,使心灵得到了温暖的启迪。

  

  在风蚀下形成的绿洲达里雅布依,撒落在克里雅河沿岸,其地貌为克里雅河的低阶地。植被有胡杨、红柳、芦苇、罗布麻、骆驼刺等,在荒漠河岸分布区域还长有肉苁蓉。

  发源于喀拉昆仑的克里雅河,顺流而下,宛如一条玉带,涓涓细流缓缓注入浩瀚大漠,滋养着达里雅布依的万物生生不息。

  生活在达里雅布依的男人,健壮高大、豪爽、淳朴。女人,坚强、娇美,善良。她们喜欢穿颜色艳丽的花布衣裙,至今仍保持着古老而独特的生活习俗。胡杨、水井、羊群,就是他们生活的全部。

  

  这里乡风淳朴,家家户户都不锁门,往来的过路人,即使主人不在,也可以自已动手烧水、做饭,可以吃完就走。

  

  镶嵌在塔克拉玛干深处的达里雅布依,历史悠久、传承深远、文化血脉积淀丰厚。充满诗意和向往自然的克里雅人,心中时时充满着对美好向往的创造力,涓涓涌出对自然的虔诚和膜拜。

  金秋十月,在进入达里雅布依的路上,漫天黄沙诉说着它们经历千年的故事。曲折起伏的路途沿着五百多公里的可里雅河前行,大片的胡杨林带着不朽、带着生机、带着金黄,装点着大地的壮美。这段高低崎岖的路程,其惊险给驾车者带来巨大的冲击和挑战,未知的坎坷路途也激动人心。

  天空中的朵朵白云,像是一团团不解的谜团,一直追随着我们前行。

  胡杨林的夜色很快就降临了,天色越来越暗,流星如波浪般起伏翻卷,隐隐约约伴着月亮的磁力循环流动,大地如此安静。

  在高低不平的路上穿过一丛丛胡杨林,紧跟着前面模糊的车灯,不敢有半点怠慢,车在扬起的尘土中摸索前行。在一株株胡杨连接的沙漠深处,我们跟着前方的车拐错了一个弯儿,掉头回来短短的几分钟,一直跟在我们后面的车突然跟丢了。此时,对讲机无应答,手机信号全无、北斗导航时隐时现。我开始为跟丢的车辆担扰,做出种种悲观的猜测[M1] 。司机小李安慰着对我说,“我相信吐鲁洪,他一定认得这条路,如果没有特殊的原因,可能已经到达村上了”。

  我们从于田出发已经是下午了,120多公里的路途,5个小时的艰险路程,在天空挂满星星的子夜,我们终于到达了沙漠深处的达里雅布依。在乡政府门前,三辆车会合了。原来,跟丢的车因看不见前方的车灯,误以为已经远远的落后前车,于是加紧追赶,竟然是第一个到达。

  

  此时,只见达利雅布衣皓月当空,我们为此时月光下的相逢格外开心。

  夜色中,高低起伏的沙丘环绕着村庄,透露出零落的灯火,达利雅布依安祥的夜晚,笼罩在深紫与忽明忽暗的光影中……

  站在暮色里的沙丘上,大地之美从四周围拢。

  站在暮色里的克里雅河旁,一种空灵由天而降。

  我伏下身去捧起一掬黄沙,它带着远古的历史和今天的温度,我深深的感动,对大地、对自然。

  此刻,如一只秋蝉卧在心头,带着温暖,融合了如此幽深的神秘与静溢,糅杂着如此饱含的自然力量却又巧妙灵动的安静,令人思虑、令人向往。

  达利雅布衣的克里雅人,接待客人最隆重的方式,是用水把院子都泼洒一遍,因为这里的沙漠随时都可以刮起扬尘。

  

  我们住在一户居民家,他们是生活在当地的克里雅人。宽大的房子有几根高大的胡杨树柱子,设有客厅和几间卧房。房间的墙壁上挂满了毯子,叠的整整齐齐的被褥靠墙摆放了一排。长条的茶几上摆放了各种干果、馕饼,主人已为我们准备好了汤饭。

  

  可里雅人做的汤饭是用羊肉煮的汤,放上西红柿、土豆和大块的羊肉,伴着薄软的面皮,香味浓郁。红色的葡萄酒和羊肉的香味弥漫在空气中,路途的艰辛和疲劳,顿时烟消云散。

  

  达里雅布依人居住的房子,是用胡杨和红柳枝连接扎制成的。他们先挖好地基,用胡杨枝干做成架子,再用红柳编织成墙体,然后将和好的泥巴抹上去,即结实又防寒保暖。他们有的还用大的胡杨木,一根根排列成木屋。大门,用大的空心胡杨一分为二,精心制作而成。

  晚上,在飘散着胡杨清香的房屋里渐渐入梦,经历一场与胡杨生长一生的风雨,这是人与自然最美妙的一次接触。

  胡杨树砌成的房屋,神秘的枝杆混淆了炽热的双眼,它生长的年轮带来完全不同的视觉线条,将零乱的胡杨枝条不加修饰的放在一起。在这样的房屋中,月光搅动着心绪,使人感受到在自然中闪耀的星群,用深深的夜色包裹一切。召唤着内心深处的惊喜,探问明朗世界和看不见的自然奥秘。

  在这神秘而又短暂的时光里,又一季胡杨黄透了。

  清晨,沙丘的波浪微微指向骚动的天空。一只蜥蜴爬过沙丘,留下了优美的图案,呼应着远方的佛塔,如神秘的曲线连接天际,映着秋天深浓的浅绿和金黄。它延伸的多层面的寓意和蜥蜴在沙地上爬出的各种图案,又怎样解读?它们翻过沙丘,又去了哪里?

  只有大地,胸有成竹地将一切景物如此任性而主观地诠释了。

  

  在塔克拉玛干的腹地里,你将看到漫天黄沙起伏的沙丘,沙线随着风在大地上随心所欲勾画的图案,异域般的炊烟在清晨展开,宁静而祥和。

  深秋的阳光仍燃烧着达里雅布依村落的血脉,点亮着可里雅河的粼粼波光。火焰般的金色胡杨、摇曳在河谷的朵朵芦花,诉说着达里雅布依秋季的无限绚烂……

  

  远眺克利雅河,河流的波浪描画着这片天空,顺着村落的方向一直延续着,流动与旋转在湛蓝色的夜空中。弯弯曲曲的艰难路途变成伸手可以触及的村落,带着光芒燃烧着沙漠的热度,辐射在神秘之中。又让夜空闪烁的星球伴着边角的光芒,渗透于晨光晓月,吸引着人们探寻自然的脚步。

  带着原始部落的达里雅布依,是中国最大的村落,人与自然、与植物、动物和着文化的脉动,带着土地自然的清香,触摸历史的温度、文明的传承。

  达里雅布依,祖祖辈辈居住的村民,也一定记得住沙丘、记得住水源、记得住乡愁……

  

  站在胡杨树下,在这世世代代漫漫黄沙围绕的村落,又有多少辛酸的往事和与自然抗争的赞歌?他们为什么说“沙子吃人不见血”?又怎样倾尽一生在为挡住荒漠的脚步而不懈努力着。

  

  现在,政府在距离于田县91公里的地方建立了达利雅布依新村,达里雅布依人将由游牧走向定居。但有些上了年纪的达里雅依村民并不想离开这里,还在守望着世世代代的家园,守望这片乡村故土,他们还能坚守多久?

  在达利雅布依,收获和见证了自然的伟大与残酷,陡然间令人感觉到风景中有一种安静而温暖的力量, 不由得让人敬佩人们与自然抗争的情怀。

  

  清晨,坐在沙丘上看达里雅布依的日出。在微亮的光线中,看太阳娇羞的跃出黄色的沙线,冉冉升起。离我们这么近,又那么远,她连着东方的天际由浅橙色逐渐变成火红。像一个巨大的火球,绚丽的霞光给黄褐色的沙漠披上了迷人的面纱,惊醒了沙漠、唤醒了村庄。

  倾刻太阳无声无息地出来了,从地平线驼峰状的沙丘冉冉升起,含情脉脉地注视着无垠的沙漠,达利雅布依新的一天开始了……

  

  我们来到了村里最繁华的街道,这家小饭店里已经飘出了汤饭的香味儿,还有烤羊排,也冒出了诱人的香气,一场无法拒绝的美食就要开始……

  门口的一个胡杨木制作的小木床上,放着几箱晒干的肉苁蓉,村民们报出的价格,让你感到无法相信的震撼。每一个人都是满载而归,也为这贫瘠的沙漠带来点点幸福的满足。

  肉苁蓉一般生长在荒漠或半荒漠区域,可寄生在梭梭和红柳的根上。主要分布在内蒙、新疆、青海、甘肃等地区。

  春天,肉苁蓉倔强地破土而出,只要有场透雨,就能开出淡紫色的花,并竞相绽放,展现出强大的生命力,为沙漠增添绿意和朝气,还能起到含水固沙的作用

  历史上,肉苁蓉是西域进献朝廷的贡品,如今,享有“沙漠人参”美誉的肉苁蓉,已经通过人工繁殖技术栽培,成为当地群众种植致富的途径。

  

  这时,我们居住的居民家已为我们做好了早饭,他们熬制的稀饭比较稠,是咸的,里面放了干果和白莱。

  还为我们制做了克里雅人最擅长的美食库麦其。

  

  

  他们先用胡杨枝燃起了胡杨木,把大大的炉膛上下都烤热,然后把已经切好的肉丁加上调料拌制,把肉包在里面再放在炉膛里,靠木材燃烧后的热量,把库麦其烤熟。

  

  库麦其出炉了,外面是焦黄的,香脆可口,里边的肉丁散发着浓浓的香味儿,妙不可言。

  

  库麦其和着达里雅布依的清新空气,带着原始的、自然的清香让美食跃动。

  

  在烤制库麦其的过程中,我们期待的等候着,并和村民交流起来。当我们问到沙漠里有没有野骆驼时,村民说:以前野骆驼很多……

  村民说的话我们虽不能完全听懂,随行的吐鲁洪翻译到:以前的时候,村民每家都养着骆驼,骆驼是他们生活的伙伴。但野骆驼养不了,它们很能跑,也很怕人。那时候达利雅布依的周围水草丰美,是野骆驼的“大食堂”。它们每天都在周围吃草、饮水。现在都在沙漠深处,村民们有时也能看到野骆驼,但数量已经很少了。

  

  在野骆驼生存的乡土,人们还清晰的记忆着野骆驼生存的状况,和相互依存的故事。现在由于环境的变化,生存在塔克拉玛干深处的野骆驼,随着生境的不断碎片化,已处在生命的孤岛上。我们祈盼这片土地上生活的野骆驼种群,能在历史的时光中生存繁衍……

  

  2004年和2008年,科考工作者在塔克拉玛干沙漠都曾惊喜发现过野骆驼活动的踪迹。“在克里雅河尾闾以东几十公里处,他们发现了动物的新鲜脚印和粪便,这些痕迹围绕在一处水坑周围。此前,当地刚经历过一场沙尘暴,散乱的脚印和粪便因此清晰可见。周围密布的动物足迹表明,这方小小的水坑现在已成为沙漠深处野生动物的生命之泉”。

  沙漠里环境恶劣,没有淡水资源,偶尔能见到零星散布的又苦又咸的碱水泉,泉边生长着一些稀疏的盐生植物。野骆驼以这些植物为食,以咸水补充水分。由于降雨量小蒸发率高,降雨对于滋润沙漠给地下水供水微不足道。野生动物们与风沙做伴,在漫无边际的沙海中傲然生存。

  目前,野骆驼全球种群数量不足1000峰,其中有近600峰生活在新疆罗布泊野骆驼国家级自然保护区。 双峰野骆驼在我国《国家重点保护野生动物名录》中被例为一级保护动物。在国际自然保护联盟(IUCN)2002年发表的红皮书中被例为极度濒危物种。也是国际贸易公约(CITES)中一级濒危物种。

  野骆驼是国家一级保护动物,新疆野生动物保护的旗舰物种。 能在塔克拉玛干沙漠生存下来的动物,都有着超凡的适应自然的本领。野骆驼,是塔克拉玛干目前已知的最大型的野生动物,被称为“塔克拉玛干沙漠最后的守望者”。

  在塔克拉玛干还生活着不少野生动物,沙漠动物约有272种,高等植物有73种,还有许多低等植物和微生物。脊椎动物约80种,其中兽类15种,鸟类48种,爬行动物4种,两栖类1种,鱼类4种。而且还有不少的珍禽异兽。

  万物同灵、天人合一的理念,应该得到更多的关注和保护。

  

  黄昏,是回归的时刻,是贴近人间的巨大温暖。晚霞红透了天边,色彩浓厚而深沉,燃红了火焰般的天空,看一眼就能穿透人心,火红与金黄主宰了达利雅布依。

  胡杨缠绕着达里雅布,将树丛中的树木交叠衔接,向上燃烧成炽热的火焰。树丛浓密、强劲,仿佛燃向天际的曲线也搅动了天空中的空气。让蓝天白云因它的形态而变动,让起伏的沙丘也随之跃动。

  

  胡杨有绿的,有黄的、有金黄的,纵横交错,洒落在塔克拉玛干大沙漠上。

  

  可里雅河热情展望夜空,大地将星星撒满夜空中的水面,倒映河畔的灯火与星光荡漾在水面上,星火闪亮,照耀着神话般的村落,在浓厚深沉的色彩中,和可里雅人一样,显得直率而又深沉,达里雅布依呼唤着你到来的脚步。

  

  克里雅河赋予了这些植物顽强的生命,形成罕见的绿色长廊,阻挡了东西沙漠的合拢,延缓了沙漠南下的脚步。同时,绿色植物又滋养了很多野生动物,为广袤的大漠增加了生机。

  

  该和达里雅布依告别了,我们将涉过克里雅河,前往尼雅和喀拉墩……

  

  时光的烟尘,携带着历史的激情和残断,一如那流过沙漠的可里雅河,随着时光,流淌、干涸,透着些许的记忆,垒成时光的云雾。在滚滚的历史车轮中呼啸而去,留下断裂、不朽、残缺和辉煌。

  岁月无法剪断丝绸之路的蚕丝,达里雅布依带着原始的、低婉的、宽阔的、伟大的、自然的光芒永远跃动……(本文配图摄影:易会林)

  2020年10月9日。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网联系。
权利保护声明页/Notice to Right Holders 我要反馈

新浪热榜

微博/微信扫码去APP查看

新浪新闻意见反馈留言板 400-052-0066 欢迎批评指正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4000520066
举报邮箱:jubao@vip.sina.com

Copyright © 1996-2021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