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新闻客户端

异性的青睐治愈身心,同性的善意才是世间至宝

异性的青睐治愈身心,同性的善意才是世间至宝
2021年01月22日 23:06 新浪网 作者 熊太行

  今天给大家拆解的,是《警世通言》里的名篇目《唐解元一笑姻缘》。

  这篇有个最著名的电影改编,就是周星驰的《唐伯虎点秋香》,这部电影有很多名场面,比如下面这首歌:

  “快出对子对死他!”

  对王之王也是B站鬼畜区的常客

  “白发人送黑发人啊小强!”

  一己之力给蟑螂多加了一个小名,也只有星爷能做到

  还有小李飞刀、夺命书生、含笑半步癫之类的武侠恶搞场面。

  今天讲的这个唐伯虎故事,就是明朝时候的,原汁原味,唐寅就是一个恃才放旷的才子,而秋香,就是一个记忆力很好、看人很准的姑娘。

  这个原版有爱情故事,但是更打动人的是华学士和唐伯虎之间,那种惺惺相惜的情谊。

  解元

  苏州有一个才子,姓唐名寅,字伯虎,不过朋友们一般称他的小字“子畏”。

  这个人:“聪明盖地、学问包天。”

  今天苏州“吴趋坊”,就是他家的旧地。

  唐伯虎少年成名,当时就有一个称呼,叫做“江南四大才子”。

  最右边的是吴镇宇

  历史上的唐伯虎12岁认识祝枝山,祝枝山21岁,成年人愿意和一个小孩子结交,还一起玩,就说明这孩子不简单,有过人之处。

  文徵明和唐伯虎同岁,14岁的时候,两个人成了朋友。

  文徵明82岁时候写的《归去来辞》,他的小楷,“明朝第一”

  第四个才子叫徐祯卿,比这唐伯虎小9岁,主要成就是诗和文艺批评,不像这哥仨的造诣在书法和绘画上,名声不显,好多电视剧里面提到四大才子,都把第四个人写成“周文宾”,其实历史上没有周这个人。

  苏州才子圈里特别认唐伯虎,尤其是知府大人曹凤,凤辖百鸟,虎震百兽,曹大人推崇唐寅,一力要周全他成名。

  这是我的橘猫熊不行,长得虎就是这么惹人爱怜

  唐寅这个人,诗画文章都特别好,偏偏有一点被人诟病,那就是喜欢青楼妓院,我们看看他诗歌里的诸多篇名,大概就知道风格了:

  《花酒》、《寄妓》、《哭妓徐素》、《代妓者和人见寄》、《玉芝为王丽人作》……

  唐寅要参加乡试,但是被人告了一状,就说他行事荒唐放荡,差点就丢了考试机会,曹大人拼命保他,把他赢塞进了乡试名单当中,结果——

  他中了解元。

  解释一下解元的含金量,明朝的乡试,是各省出题,苏州、南京,都归“南直隶”这个省,大家都在南京考试,算“应天府”举子。

  之前我们讲玉堂春和王景隆的故事,王景隆应天府乡试第四名,《红楼梦》里,贾宝玉也是应天府乡试第七名。

  唐伯虎是应天府乡试的第一名,第一名难得在什么地方,你考《尚书》的要和考《论语》的卷子拿到一起来比,从各科第一名(魁元)里再选出一个第一名。

  应天府的第一名,比云贵黔的第一名那肯定要更受尊重,这就是殿试前三名的当然人选,唐伯虎从此就被大家尊为“唐解元”,那一年,他28岁,第二年会试大比,如果29岁中了进士,一部好前程就在向他招手了。

  才子

  遗憾的是,唐伯虎一到北京就牵扯进了科场舞弊案。

  公卿贵胄都爱唐伯虎的才华,跟他结交,他风流倜傥,也不是那种到了地方就去找地儿温习书的笨练儿,就去跟人交际了。

  这期间,有个程詹事当考官。

  “颇开私径卖题,恐人议论,欲访一才名素著者为榜首,压服众心。”

  老程私底下卖考题,但是又怕人闹起来,于是就要找一个大才子当第一名,就盯上了唐伯虎,跟他说:“我肯定选你做会元。”

  唐伯虎这人是直人,跟朋友喝酒就说:“今年我一定能做会元了。”

  结果有人憎恨程詹事,有人嫉妒唐伯虎,把这俩人就都告下来了,程大人和唐伯虎都进了诏狱,按照今天的话说,专案组,锦衣卫负责办这个案子。

  最后程大人丢了官儿,唐伯虎没了功名,而且不能再考了,是被打入另册之人。

  这里我们要解释一下,历史上的程大人叫程敏政,被人弹劾举报是真的,但是卖考题这种事,他可能真的没有做。

  无论如何,唐伯虎卷入科场舞弊案,是一个无妄之灾。

  他被朝廷安排了一个工作,到浙江去当吏。

  吏在当地可能还有些权势,寻常人还是愿意干的,不过是贱籍,未来子孙科举都会受影响。

  唐寅这样的大丈夫,怎么可能会挂着一大串库房钥匙、在一堆数据、账簿里了此一生!

  不去!

  仕途无望,但回家之后,大家对他充满了同情,都希望和他做朋友。

  算啦,哪有那么多朋友。

  他们都爱唐寅的诗文字画,他这个人是性情中人,你请他喝酒,把他哄好了,他就给你写,一小幅字,就能卖很多很多的钱。

  大明朝廷少了一个无趣的进士,中华民族多了许多珍趣的瑰宝,对唐伯虎本人,是沉重打击,对我们的眼福,那是无比的好运。

  他落拓市井,我们就能看到《秋风纨扇图》,他要是真中了个榜眼探花,留下的恐怕就是诸子百家画像了……

  秋风纨扇图

  唐伯虎写了一首《言志》:

  不炼金丹不坐禅,不为商贾不耕田。闲来写幅丹青卖,不使人间作业钱。

  过去的书画家,要么像钟繇(太傅)、王羲之、阎立本(宰相)、贺知章(秘书监)、颜真卿(尚书)这样本来就是大官,要么像吴道子这样,就是做皇家供奉,再不然就是像赵佶那样,直接本人就是皇帝。

  职业书法家、画家,非得明朝中期之后,有了富庶的市井之后才能出现。

  同样,我们看见的“三言二拍”这类书籍话本的繁荣,也是建立在这个时代的繁荣之上的。

  唐伯虎写得“不使人间作业钱”,虽然豪迈,但是他有没有落寞的时候?当然有。

  苏州当年最繁华的地方,就是阊门,苏州的西门。唐伯虎曾经写过一首《阊门即事》:

  世间乐土是吴中,

  中有阊门更擅雄。

  翠袖三千楼上下,

  黄金百万水西东。

  五更市卖何曾绝,

  四远方言总不同。

  若使画师描作画,

  画师应道画难工。

  你看,翠袖三千,黄金百万,半夜还有夜市,听得到各地方言,是个热闹所在。

  但是你读这首诗,就会觉得这个写诗的人像个摄像头,他记录了这一切,却始终没有快活起来。

  对了,顺便说一句,科举案之后,他夫妻(续弦)失和,离了婚。

  一个事业和家庭都谈不上成功,有很多人爱,却仍然寂寞的落魄男人。

  一笑

  唐解元在阊门游船上,来了许多“斯文中人”。

  慕名来拜,出扇求其字画。

  现场画画、现场作诗。

  天底下有两种创作者,一种就是苦吟派,嘎嘎嘎写,从早到晚,巴尔扎克那样,比送牛奶的起得还早;还有一种就是风流派,他举重若轻,可以直播写字画画,唐伯虎就是后一种。

  “解元画了几幅水墨、写了几首绝句。那闻风而至者,其来愈多。”

  有人喜欢是好事儿。

  按照我们今天的话说,唐伯虎是顶级流量,但是你也要明白一点,这慕名而来的人们,能懂他妙处的人,实在是太少了。

  “解元不耐烦,命童子且把大杯斟酒来。”

  带几分酒,外部的感官会迟钝一点,就没有那么痛苦了。

  太聪明了不好找到同类,喝点酒,看面目可憎的蠢老板、傻官儿,也觉得可爱了几分。

  解元倚窗独酌,忽见画舫从旁摇过,舫中珠翠夺目,内有一青衣小鬟,眉目秀艳,体态绰约,舒头船外,注视解元,掩口而笑。

  所以这个造型是不对的

  片中都被迫解说——美女要有衬托

  《唐伯虎点秋香》本来就是恶搞喜剧。

  最接近原著里秋香的,是1964年的《三笑》里的陈思思。

  山是烟波横,水是眉峰聚,你要去何方?眉眼盈盈处

  一个身处人生低潮期的好男子,看着阊门之外的繁华,喝着酒想要自己暖和一点,结果越喝越寒。

  这时候一艘满是珠翠的大船驶过,上面一个衣着素净的青衣小丫鬟对着自己笑。

  这个画面,妙呀。

  你我都是浮华之中的一点点静,火焰之中炼不透的一点顽石呢!

  逐梦

  唐解元跟舟子打听这船是谁家的,舟子看了看,这是无锡华学士府眷属。

  华学士,后来的很多戏曲影视里也叫他“华太师”,真名叫华察,是嘉靖年间的进士,他比唐伯虎小27岁,因为教皇子读书,所以民间都尊称他“华太师”。

  这种年纪,自然不会有什么点秋香之类的故事,只是华家是当年的无锡第一望族,民间写故事,就要往这上面写。

  寻常的人,必然是找到华学士,问他家能不能买下秋香。

  但是这是买卖婢女,你把人买过来,问人家爱你不爱,要收房,那婢女一定会说,爱。

  你是老板,你说了算。

  唐伯虎的惊世骇俗之处,就在于他伪造一个身份,进入到华府去,用一个仆童的身份去追求秋香,谈一场身份对等的恋爱。

  我不是偶像了,不是才子了,如果你还爱我,那才是真的爱。

  唐伯虎这时候遇见一个朋友去茅山进香,他也借口要进香,搭上了人家的船,途中经过无锡,他劝人家去取惠山泉水,顺便进城逛逛,在街上再次看见了秋香,确认了华学士的住处。

  回来途中,唐伯虎假装拜神不虔诚,被神责怪心口疼,声称自己要去山上修行(好假好假),别了朋友上岸。

  办下旧衣破帽,将衣中换讫,如穷汉之状,走至华府典铺内,以典钱为由,与主管相见。

  卑词下气,问主管道:“小子姓康,名宣,吴县人氏,颇善书,处一个小馆为生。近因拙妻亡故,又失了馆,孤身无活,欲投一大家充书办之役,未知府上用得否?倘收用时,不敢忘恩!”

  找工作不是这样的,要直接跟老板谈

  因于袖中取出细楷数行,与主管观看。

  字儿写成这样,做什么都能原谅他

  唐寅书法,故宫有,辽宁博物馆也有(上面这幅《吴门避暑》就是),这里推荐一下辽博,那里的不少字画都是国宝,沈阳交通方便,酒店也便宜,天热时候去走走,舒服极了。

  给大家介绍一个撒谎的窍门儿:尽量说真话。

  比如唐解元,他直接说自己字写得好,要找工作。

  他介绍自己的背景,说自己工作丢了、孤苦无活、妻子死了(第一任妻子确实死了),都是真的。

  他就是没说自己是唐伯虎而已。

  像这种遭遇,就装不像的

  主管看那字,写得甚是端楷可爱,答道:“待我晚间进府禀过老爷,明日你来讨回话。”

  华府的当铺主管都不是普通人,见了唐伯虎都起了爱才之心。

  是晚,主管果然将字样禀知学士。学士看了,夸道:“写得好,不似俗人之笔,明日可唤来见我。”

  华学士也是行家,那一句“不似俗人之笔”,有疑惑,也有爱护。

  华学士把唐解元叫进来问话。

  “曾考过几遍童生,不得进学,经书都还记得的。”

  唐伯虎不是什么世家子弟,他爸也不是唐家枪的传人,他爸爸是个开小酒馆的,这就是明朝的苏州有魅力的地方,商人的儿子也可以受教育,中解元。

  他这句话,其实就是在讲述另外一个平行世界的自己了,大多数这样的商人家孩子,最终都走上了这样的路,记账、刻版、抄书……

  华学士问唐解元学的哪一经,秀才们为了能够发挥优势,就是只选一科猛攻,唐寅考的是《尚书》,但是他各经都通,知道华学士学《易经》出身,就说自己学《易经》,学士大喜,送他去公子那里做了伴读。

  开工之前,学士问他“身价多少”。

  唐伯虎是这么说的:

  “身价不敢领,只要求些衣服穿,等到未来老爷中意时,赏一房好媳妇足矣。”

  人家把要什么说得明明白白。

  华安

  唐解元被改名华安(不是9527),去教公子写字。

  古代的读书人,都是先学小楷,为科举。

  写大字,其实是领导用的,你身份高了,才有人请你写匾额、对联、一幅中堂字画加上一副对联,那就是一套“挑山”。

  华安小楷写得好,那就能到少爷那里,就有机会见到秋香。

  “文字中有字句不妥的,华安私加改窜。”

  少爷跟着他写字,发现他通文理,喜出望外。

  “你原来通文理,几时放下书本的?”

  华安道:“从来不曾旷学,但为贫所迫耳。”

  公子大喜,将自己日课教他改削。华安笔不停挥,真有点铁成金手段。

  有时题义疑难,华安就与公子讲解。若公子做不出时,华安就通篇代笔。

  这已经不是家教的问题了。

  这是好编辑。

  好编辑很贵的!

  华学士也是行家,一看就知道自己儿子写不出这样的东西。

  “此非孺子所及,若非抄写,必是倩人。”

  这里不是说有个美人儿,而是请了人的意思。

  公子说:“曾经华安改窜。”

  这下学士大惊,把华安叫过来出题面试。

  不是对对子,考的就是八股文,我出几个字,看你破题的角度。

  唐伯虎当场都做出来了,华学士看见他的左手上有枝指。

  就是六指。

  这个是误记了,有枝指的人是祝允明,他自号枝山,就是因为有六指。

  电影里的祝枝山是个喜感角色,代表作是小鸡吃米图

  华学士大喜,于是把华安留作内书房掌书记,用今天的话说,就是大秘了。

  往来书信,都是华安来代笔。

  华安经常请书童们喝酒吃饭,一来二去,大家都很喜欢他,他就此打听出来了穿青衣的小丫鬟是夫人的贴身服侍,名叫秋香。

  想不出太多的好主意,他就写了一首《黄莺调》在自己房间的墙壁上:

  风雨送春归,杜鹃愁,花乱飞,青苔满院朱门闭。孤灯半垂,孤囊半倚,萧萧孤影汪汪泪。忆归期,相思未了,春梦绕天涯。

  这应该是话本作者或者冯梦龙的冒作,因为《黄莺儿》以柳永那篇为正格,九十六字,《黄鹂调》也不是这个格式,有研究词曲,懂这个的行家,烦请您留言指点我一下,这个曲牌我没见过,先谢谢。

  有天学士看见了,想起来华安的话了。

  “华安中年鳏夫,想来也可怜。”

  正好当铺的主管病死了,华学士就命令华安代管当铺,用了一个月,发现这人账目清楚、做事没有私心,就想要委任他做主管。

  你看,书童、掌书记、当铺主管。

  短短几个月,就实现了职场的三级跳。

  这就是明代霸道总裁爽文,大才子唐伯虎到任何一个地方,都是吊打对手,碾压一切的存在。

  秋香

  当铺主管,用一个单身汉就不对了,最好是有家室,这样能坠着他,防止卷款逃跑。

  华学士和夫人商议,就找了一个媒婆来给华安说媳妇。

  媒婆来见了华安,华安拿出三两银子。

  “别给我从外面找,进了大户人家还要学规矩,我觉得府里要是有比较好的侍女,给我说一个吧。”

  你看,人家说话讲道理,还送媒婆钱。

  对华家其实也好,因为华安管钱,如果他的媳妇安排一个自己人,钱上也会更安全。

  夫人跟学士一商议,学士觉得很好。

  “如此诚为两便。但华安初来时,不领身价,原指望一房好媳妇。今日又做了府中得力之人,倘然所配未中其意,难保其无他志也。不若唤他到中堂,将许多丫鬟听其自择。”

  华学士是真的欣赏华安,所以他给华安选择权。

  有大胸怀的人,不在小处为难有本事的人,要给人介绍对象,就要介绍一个满意的。

  当晚夫人坐于中堂,灯烛辉煌,将丫鬟二十余人各盛饰装扮,排列两边,恰似一班仙女,簇拥着王母娘娘在瑶池之上。

  夫人道:“老爷说你小心得用,欲赏你一房妻小,这几个粗婢中,任你自择。”叫老姆姆携烛下去照他一照。

  照过了,好看的有,但没有秋香。

  这会儿可别跟人客气。

  站在一边,默然无语。

  问他哪个满意,他不答应。

  业务好的人,是可以讨价还价的。

  夫人心中不乐,叫:“华安,你好大眼孔,难道我这些丫头就没个中你意的?”

  华安道:“复夫人,华安蒙夫人赐配,又许华安自择,这是旷古隆恩,粉身难报。只是夫人随身侍婢还来不齐,既蒙恩典,愿得尽观。”

  夫人笑道:“你敢是疑我有吝啬之意?也罢!房中那四个一发唤出来与他看看,满他的心愿。”

  原来那四个是有执事的,叫做:春媚,夏清,秋香,冬瑞。春媚,掌首饰脂粉。夏清,掌香炉茶灶。秋香,掌四时衣服。冬瑞,掌酒果食品。

  领导还是有话术的。

  华夫人觉得这四个丫头难以取代,所以舍不得拿出来给华安挑,被华安叫破,还怪华安怀疑她。

  管家老姆姆传夫人之命,将四个唤出来。那四个不及更衣,随身妆束,秋香依旧青衣。老姆姆引出中堂,站立夫人背后。室中蜡炬,光明如昼。华安早已看见了,昔日丰姿,宛然在目。

  四个丫鬟里有宣萱

  你看,这么久了,就为的是这一刻。

  还不曾开口,那老姆姆知趣,先来问道:“可看中了谁?”

  感觉老姆姆就是石榴姐的原型

  男人爱一个女人,其实瞒不得许多别的女人,老姆姆能看出来,那华夫人基本上也能看出来。

  华安心中明晓得是秋香,不敢说破,只将手指道:“若得穿青这一位小娘子,足遂生平。”

  其实他完全可以过去直接拉住秋香的,但是确实贼人胆虚,蓄谋已久假装意外挑中,只敢说人家的衣衫——唐伯虎啊你个偷心的贼。

  夫人回顾秋香,微微而笑。叫华安且出去。

  华安回典铺中,一喜一惧,喜者机会甚好,惧者未曾上手,惟恐不成。

  提心吊胆,患得患失,这样来得,才知道珍惜。

  夜奔

  华夫人没有为难这对璧人,俩人洞房花烛,一切都好好的。

  夜半,秋香向华安道:“与君颇面善,何处曾相会来?”

  华安道:“小娘子自去思想。”

  秋香只是觉得华安面熟,并不认识唐伯虎

  又过了几日,秋香忽问华安道:“向日阊门游船中看见的可就是你?”华安笑道:“是也。”秋香道:“若然,君非下贱之辈,何故屈身于此?”

  她不知道这人是唐解元,但是知道他肯定是个身份尊贵之人。

  华安道:“吾为小娘子傍舟一笑,不能忘情,所以从权相就。”

  秋香道:“妾昔见诸少年拥君,出素扇纷求书画,君一概不理,倚窗酌酒,旁若无人。妾知君非凡品,故一笑耳。”

  我不是勾引你,我是欣赏你,我看懂了你,你比那些人都高明。

  这种见识,在今天也是高明的,何况那是500多年前!

  华安道:“女子家能于流俗中识名士,诚红拂、绿绮之流也!”

  红拂就是唐初名将李靖的爱人,是相府的歌伎,跟李药师私奔的,她拿红色拂尘,所以用这个花名。

  绿绮是卓文君的琴,司马相如弹奏过之后,卓文君知道他是才子,就和他私奔了。

  华安的话里,就是指望着秋香和她一起私奔。

  秋香道:“此后于南门街上,似又会一次。”

  华安笑道:“好厉害眼睛!果然果然。”

  秋香道:“你既非下流,实是甚么样人?可将真姓名告我。”

  这现在成了两口子,你得告诉我,你是谁吧。

  华安道:“我乃苏州唐解元也,与你三生有缘,得谐所愿,今夜既然说破,不可久留。欲与你图谐老之策,你肯随我去否?”

  奇怪,为什么要跑呢?

  唐解元也是考虑安全。

  化名来别人家里,华学士又是一个退休官员,倘若他醋意大发,或者胸怀不够,各种为难,事情就要麻烦。

  “说实话就能要来的婢女,干嘛骗我?”

  身居高位、年纪高大的人,为一点小事,跟别人杠上了的情况很多。之前我们讲过一个秀秀养娘被韩王爷活活打死,死了还要把鬼拿来凯取一刀的故事,就是这种官员感觉被欺骗的愤怒。

  老派人能不能理解他这种爱恋的心思,唐解元拿不准。

  索性一跑了之,等到未来有机会了再解释。

  秋香道:“解元为贱妾之故,不借辱千金之躯,妾岂敢不惟命是从!”

  秋香知道私逃有风险,但是唐解元也是一个有身份的人,她相信对方能够保护自己周全。

  唐解元把典当行的账目列成一册,把房中的衣服首饰家具列成一账,把各人馈赠也开了一账,所在一个夹袋里,把钥匙挂在锁头上。

  留了八句诗:

  拟向华阳洞里游,行踪端为可人留。

  愿随红拂同高蹈,敢向朱家惜下流。

  好事已成谁索笑?屈身今去尚含羞。

  主人若问真名姓,只在康宣两字头。

  这八句当然不是唐伯虎做的,十有八九出自冯梦龙之手。冯老师是个好的故事讲述者,写诗嘛……臭手

  华阳洞在安徽的褒禅山,中学课本上有王安石的《游褒禅山记》,不过一般民间说华阳真人,都说是吕洞宾的前世,这段就是说唐伯虎茅山进香的事。

  红拂我们刚才说过了,朱家是汉初不怕刘邦通缉,接纳季布卖身为奴的侠客,这是唐解元捧华学士,那意思是您也是侠客,收纳了我这个落难之人。

  就是我本来准备出世,遇到心爱之人,就动了凡心。想要她像红拂女一样和我离开,反而像季布一样投入朱家的庇护之下。

  现在好事得谐,我也就不在这里让人嘲笑了,这一趟为奴,想起来还含羞带愧呢。主人如果非要问我的真姓名,康宣两个字,有我名字的偏旁部首。

  学士没猜出来。

  华学士倒是不介意丢了秋香,他只是觉得这件事的前后没搞明白,心里好奇。

  华学士派人通缉了康宣和秋香,一点消息都没有,直到一年多之后,他去苏州拜客,家童在书坊(书店)里看到了一个书生,手上有六指,好像就是华安。

  一问书店老板,咳,谁不知道唐解元!吴趋坊里找他!

  重见

  第二天华学士写了名帖,来唐解元家拜访,一看,果然长得很像华安,再看手指,果然是个六指。

  “你们县有个康宣,读书不遇,甚通文理,您认识吗?”

  “这个人之前在我家当书童,改名叫华安……后来配了秋香,俩人都潜逃了,先生可略知风声吗?”

  唐解元就是胡答应,一点信息量都没有。

  解元起身进了屋,学士就看他桌上的书籍,寻找一点线索。

  看见了一模一样的八句诗,华学士拿着诗来问唐解元。

  唐伯虎赶紧请老先生吃饭喝酒。

  喝到醉醺醺的了,还没有给个准话,华学士就算家里有门路身份,也不能随便去报官说唐伯虎讹他家的丫鬟不是。

  眼看着华学士要走,唐解元请他去后堂,说“您看了就明白了”。

  进去一看,一个小娘子,戴了一头的璎珞,遮挡住了面容。

  就是这样的场景

  老头子吓了一跳,一把年纪,看人家的女眷,成何体统。

  唐解元说:“这是我的妾,您是通家长者,应该拜见的,您不要避嫌。”

  老头心想,我头一次来你家,你要干啥!

  唐解元抱住老头,不许他还礼,女子就拜了老头四拜。

  唐伯虎拉着女子过来,对华学士说:“老先生,您说我像华安,那您看看这位女子,像不像秋香呢?”

  学士熟视大笑,慌忙作揖,连称“得罪”。

  “哪里哪里,还是我得罪。”

  唐伯虎其实就是去安排这场戏了,所以前面一直没细说。

  喝喝酒、拜一拜,给老头逗乐了,这就好办了。

  这里要好好夸夸华学士了,这是一个高人、长者、风雅人。

  唐伯虎赶紧重新邀请华学士坐下喝酒,就把今天我们说的这个故事前后说了一遍。

  华学士说:“这下没法拿你当秘书了,你说这个亲戚,咱们怎么论呢?得拿你当女婿了吧。”

  唐伯虎这人嬉皮笑脸的:“要是当女婿,岳父大人您得破费一笔嫁妆呢!”

  跟唐伯虎喝酒啊,没有无聊呢,二人“尽欢而别”。

  华学士重新看看那八句诗。

  啊,原来康宣,就是唐寅的错别字啊……难怪没猜出来。

  这个人虽然藏头露尾,还为了一个姑娘卖身为奴,但是在钱上明明白白。

  华学士觉得这人不正确,但是真可爱

  回了无锡家里,跟夫人说了这件事。老两口一商量,就决定认下这个女婿,一千两左右的妆奁,让老姆姆给送到唐家去,两家从此成了亲戚,来往不断。

  多局气!

  以后直接让儿子找姐夫辅导功课就好了呀。

  故事是假的,但是群众的期望是真的。

  因为唐寅是酒店小老板的儿子,是一个市井中人,跟我们听故事的人差不多。

  这个男人在庙堂上受到了挫折,被朝廷大铁锤暴力锤头,拾掇得欲哭无泪,但他的才华是真的,他回到了市井中,继续享受乡里的爱戴。

  我们爱他的才华,就希望他能够作弄大官儿一下,最终抱得美人归。

  为此,我们把最机灵的那些智谋加在他身上,甚至周星驰还让他有绝世武功。

  大明超级英雄

  但是最后我们才发现,一个绝顶聪明的人还是远远不够的。

  光靠聪明不能解决问题。

  秋香的懂和理解,能够治愈唐伯虎的挫败感;而华太师和夫人的器量,才是这个世界上真正的善。

  异性的青睐和同性的善意,都宝贵无比,尤其是后者,遇到了,就好好珍惜。

  “失之东隅,收之桑榆。”

  如果哪天,看完这个故事的各位遇到什么难处,记得这八个字,记得倒霉蛋唐伯虎。

  千万别随随便便就灰心了,因为你不知道下一个街角,会不会就遇到所爱之人;你也不知道会不会有欣赏你的人,双手奉上对你的善意。

  唐寅科场蹭蹬,是他30岁那年的事。

  后来,他又至情至性地活了20多年。

  他不长寿,但是应该真实地活过了他的每一天。

  p.s

  这里唐解元《焚香默坐歌》,这真是他写的:

  焚香嘿坐自省己,

  口里喃喃想心里。

  心中有甚害人谋?

  口中有甚欺心语?

  为人能把口应心,

  孝弟忠信从此始。

  其余小德或出入,

  焉能磨涅吾行止。

  头插花枝手把杯,

  听罢歌童看舞女。

  食色性也古人言,

  个人乃以为之耻,

  及至心中与口中,

  多少欺人没天理。

  阴为不善阳掩之,

  则何益矣徒劳耳。

  请坐且听吾语汝,

  凡人有生必有死。

  死见阎君面不惭,

  才是堂堂好男子。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网联系。
唐寅唐伯虎苏州
权利保护声明页/Notice to Right Holders 我要反馈

新浪热榜

微博/微信扫码去APP查看

新浪新闻意见反馈留言板 400-052-0066 欢迎批评指正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4000520066
举报邮箱:jubao@vip.sina.com

Copyright © 1996-2021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