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河·人 ——河南脱贫攻坚礼赞

山·河·人 ——河南脱贫攻坚礼赞
2021年01月26日 10:11 新浪网 作者 河南法制报

  □吴元成

  序曲

  亿万年,还是那座山

  还是那条河

  人居其间

  山河增色

  五千年,壮哉此地

  伟哉斯人

  皇皇文明

  孕育出新时代中原巨变

  第一乐章 太行山

  我看见一株崖柏

  扎根在岩缝里

  我看见站在悬崖边的人

  在仰望,在张望

  峭壁之上是日月,蓝天

  深谷之下是云霞,飞泉

  目光穿不透连绵的迷雾

  打柴的时候,镰刀

  总能磕碰到贝类化石

  也曾经山呼海啸

  终究是沧海桑田

  村头总有一座破庙

  千百次叩拜,无助的呢喃——

  修一条路吧

  需要把山腹凿穿

  吃一顿饱饭吧

  只能敲打粗瓷破碗

  雨雪一遍遍辨认他们的皱纹

  该有多少隐忍

  山风一次次倾听他们的倾诉

  又有多少哀愁

  那个带领子孙挖山不止的人

  还是愚公吗

  那个在绝壁上跳跃的人

  还是领头羊吗

  那个在村口徘徊的人

  还是自己的父老吗

  从山下爬上来一个年轻人

  他和他们打着招呼

  趔趄的步态,生涩的话音

  说要在这里住上三年

  要和炊烟,星辰

  和家长里短,鼾声梦呓

  一起住上三年

  没有人把他的话当真

  没有人相信手机会有信号

  门前的悬崖会有康庄大道

  拧开水龙头就能喝到甘甜的泉水

  直到这个年轻人

  白净的脸上也多了几道皱纹

  粗粝的胸膛上

  也有了古铜色的印记

  直到新修的校园书声琅琅

  石砌的民宿游人如织

  山前山后

  都成为生动鲜活的风景

  城内的人来了

  省内的人来了

  国内的人来了

  国外的人来了

  来了

  就不想走

  他们说这才是太行

  这才是中国的脊梁

  第二乐章 伏牛山

  秦岭东延,一道道皱褶里

  黄牛在吃草

  红牛在吃草

  牛郎并没有都跑到银河里

  织女却都急着远嫁外乡

  枝头上的喜鹊

  已经很久不报喜了

  每年七夕

  银河才架起一座桥

  三年前,架桥的人,修路的人

  才进山

  山上有人,山下有地

  人看不到山外

  地不生温饱,这样的日子

  啥时候才是个头儿

  一条条河流流淌千万年

  逐水而居,倚山而生的人

  看见颍河在哭泣

  沙河在泛滥

  唐白河在汪洋

  入汉汇江的丹水也等了千万年

  所有的河流都是血脉啊

  为啥一方水土养不了一方人

  为啥贫穷的枷锁

  比铁还坚比钢还硬

  藏在深山的古寺钟鼓喑哑

  蜗居在石屋里的乡愁被山风吹散

  趴在破木桌上的小伙伴啊

  睁大一双双饥渴的眼睛

  村头的大喇叭终于开口说话

  今天,就是今天

  伏牛山要跑起来

  江河水要清起来

  千年古村落要活起来

  家家户户都要富起来

  靠在墙角晒暖的老汉

  磕掉烟袋锅里的烟垢

  这个有着五十年党龄的老党员

  当年的村支书站起来——

  走,咱去看看新来的第一书记

  那是一张陌生的

  充满朝气的面孔

  他没有吹牛皮

  只说要做村里的老黄牛

  做带领大家往前走的孺子牛

  那个常年晃荡的单身汉用扎鞭甩响了麦场

  像一声响雷

  山坡上的小麦一齐分蘖

  山沟里的玉米一齐拔节

  林莽里的野菊花一齐绽放——

  咱的小山村真的要变了

  当香菇如伞的时候

  当蜜橘金黄的时候

  当环保砖出厂的时候

  当荒山翠绿的时候

  当百花盛开的时候

  当蜜蜂飞舞的时候

  当乡亲们甩掉贫困帽的时候

  当第一书记任满要走的时候

  老支书哭了

  单身汉哭了

  更多的人哭了

  笑了

  伏牛山怀抱里的

  大小河流

  也开始欢快地吟唱

  “谁不说俺家乡美”

  第三乐章 大别山

  英雄的山是大别山

  英雄的人是老区人

  那是金刚台吗

  那是唱响八月桂花遍地开的金刚台吗

  那是老银杏吗

  那是红二十五军出发时拴马的老银杏吗

  那是大将军的故里吗

  那是养育了红四方面军的山水吗

  那是网红打卡地吗

  是咱的总书记来过的田铺大塆吗

  那是飘香九州的毛尖茶吗

  那是茶园里此起彼伏的笑声吗

  桂花用芬芳说

  是的

  银杏用果实说

  是的

  小山村用红瓦楼房说

  是的

  石板街用艳羡的目光说

  是的

  毛尖茶用清香说

  是的

  是的,是的

  度过了大饥荒的乡亲们说

  是的

  走进了新时代的映山红说

  是的

  含笑九泉的先烈们说

  是的

  是的

  一个让红军长大的地方

  不能再让温饱成问题

  一个让革命出发的地方

  不能再裹足不前

  一个

  北望中原

  南控江汉

  西连秦巴

  东接大海的地方

  它就应该

  和中原一起出彩

  和江汉一起奔流

  和秦巴一起崛起

  和大海一起歌舞

  出彩就要更加出彩

  奔流就要自由奔流

  崛起就要拔地而起

  歌舞就要能歌善舞

  这个时候,你再看啊

  大别山就是别样的山

  淮河水就是有情怀的水

  咱老区人

  挺腰走路

  弯腰耕作

  安坐品茗

  就像田野里的油菜花

  就像山坡上的明前

  就像家门前的翠竹

  是那么的香

  是那么的醇

  是那么的摇曳

  老区人都是插秧的人啊

  一行行栽下大地的歌吟

  第四乐章 黄河滩

  从巴颜喀拉山滚滚而来

  从三门峡梳妆台奔泻而下

  从黄河小浪底喷涌而出

  我们的大河啊

  从没有让浪花枯萎

  开在二里头的龙形绿松石王杖上

  开在双槐树河洛古国的壕沟上

  开在隞墟的杜岭方鼎上

  开在典雅的诗经

  恢弘的汉赋

  浪漫的唐诗

  婉转的宋词上

  开在清明上河图的州桥上

  开在嘉应观的铃铎上

  在两岸百姓心中泛滥

  在厚重的史册里漫漶的大河啊

  大河,炎黄子孙的乳汁

  北中国的血脉啊

  在帝都之北的孟津渡

  用邙岭的立土塑造了筋骨

  在商城之北的花园口

  用月季的棘刺缝合了伤口

  在汴京之北的柳园口

  用秋菊的花瓣酿造了美酒

  然后,它放慢了脚步——

  黄河,你再也不能这样流

  一季收,一季歉的滩涂啊

  蔓延,蔓延

  何时能蔓延成五谷的芳香

  六畜的和鸣。而贫穷

  还在继续决口

  浸泡在洪水的父老啊

  没有黄河鲤鱼的红鳃

  何时能自在地呼吸

  村庄,一个又一个村庄

  被柳丝槐花包裹着的村庄

  被青砖黑瓦覆盖着的村庄

  太老了

  老得已走不出黄河的梦魇

  飞沙曾眯住乡亲们的眼睛

  泥泞曾深陷乡亲们的脚步

  大雁年年南飞

  燕子岁岁筑巢

  明年可有崭新的家园?

  一个声音从中南海向四方传送

  与大河涛声合辙共鸣

  走啊,往前走

  拆一处老屋

  建一个新村

  兴一座新城

  富一方百姓

  终于,大河像一根悠长的琴弦

  弹拨起幸福的节奏

  河之洲也抖动起来

  变成了一个个生动的音符

  狂放的漩涡也一圈圈散开

  变成了欢快的五线谱

  究竟是谁在拨动琴弦

  究竟是谁在谱写新曲

  是谁心怀远方

  是谁情系人民

  天地无言

  山河留痕

  尾声

  防疫脱贫两不误,一年间——

  718.6万名建档立卡贫困人口脱贫

  9536个贫困村全部退出贫困序列

  53个贫困县全部脱贫摘帽

  绝对贫困人口全部“清零”

  这就是河南人——

  1.3万名驻村第一书记扎根乡村

  数十万名扶贫干部坚守一线

  198.22万名贫困群众返岗就业

  扶贫龙头企业100%复工复产

  这就是河南——

  全力攻克“坚中之坚”

  “三山一滩”改换新颜

  着力破解“难中之难”

  特殊困难群体展露笑颜

  这就是河南——

  乡村这么美

  城市这么靓

  水是绿水,山是青山

  太行、伏牛、大别

  都是金山银山

  黄河、淮河

  都是幸福河

  这就是河南人

  善于拥抱山河

  啊,这就是河南

  敢于再造山河

  像高峰

  追求不断增长的海拔

  像激流

  豪唱奔腾不息的欢歌

  奇迹就是这样创造出来的

  中原也因此更加绚烂出彩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网联系。
权利保护声明页/Notice to Right Holders 我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