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新闻客户端

散文|蒋丽:银杏树起舞的时候

散文|蒋丽:银杏树起舞的时候
2020年08月12日 11:04 新浪网 作者 封面新闻

  文/蒋丽

  银杏树起舞的时候,我走进了绵阳市那条被金黄色银杏叶裹挟着望不到尽头的东津路。

  看见阳光映照下的那一排排挂满金黄色叶片的银杏树时,我脑海里涌现出的全是婉约、清丽、文艺这样的词语,宛若一位气质脱俗的佳人正站在我面前,让我想到了用银杏树来比喻爱情的李清照,想到了她在金兵入侵时南下避难路上写下的那首《瑞鹧鸪·双银杏》:

  风韵雍容未甚都,尊前甘橘可为奴。

  谁怜流落江湖上,玉骨冰肌未肯枯。

  谁教并蒂连枝摘,醉后明皇倚太真。

  居士擘开真有意,要吟风味两家新。

  初冬的绵阳城,银杏树叶正黄得铺天盖地。

  走在东津路上,你会看到宽阔的大街两旁,一排排高大挺拔的银杏树像约好了似的,齐刷刷地换上金黄的袍子,像是飒爽英姿、威风凛凛的士兵列队接受着人们的检阅。远远望去,那一树树金黄、鹅黄、橙黄的银杏叶,在冬日阳光的照射下熠熠生辉,夺目的光芒仿佛将天地都熔在了一起,融成了一片黄灿灿的世界。

  东津路成了一条望不到尽头的金色长廊。

  这满目萧瑟的冬季大地上,有哪一棵树能像银杏,黄得如此绚烂又如此蓬勃?还夹裹着一种恣意和傲然,一种凛冽和绝决?

  我为这绚烂而感动,我为这蓬勃而欣喜。矗立于风中,驻足在阳光下,我凝视着粘贴于枝桠上的黄叶,和已经飘落于地上的虽然还遗留着生前黄色但却已失去生命的枯叶。与其说是在欣赏,倒不如说是在怆然地悲悯它们金黄过后就是凋零和枯寂。

  我知道,即便此时它们已走到生命尽头,但却仍然要义无反顾地把这最后的美丽展现给世界,一点儿也不绝望,就像真正的爱情,即使到了海枯石烂,地老天荒,也要把最动人的心声呈献给你,爱你,哪怕从此万劫不复,也在所不惜。

  这是生命拼尽了全力的展示,这是四季中最打动人心的深情,这是岁月里最难以忘怀的记忆。

  其实,大多数时候,银杏都是安静低调的,你既不知道它是什么时候开的花,也不知道它是什么时候结的果,只有到了秋季,看到树脚下落满了银杏果,看到叶子开始一点点泛黄,你才惊觉它已悄无声息地完成了生命成长成熟的过程。

  我多么喜欢它的安静,它的招展。该低调时,它低头颔首,默默无声地蓄积起满满的能量;该灿烂时,它恣意奔放,不放过每一个可以绽放的瞬间。而这一切的美好,都源自于它的坚韧和不屈。

  银杏算是世界上最古老的植物了,与它同科目、同时期的树木早已从地球上绝了迹。它既不向时间低头,也不向命运屈服,用最坚韧的意志抵抗着风雨,用最蓬勃的姿态抵抗着荒凉,最终赢得了岁月的青睐,在沧海桑田中活成了最明媚动人的样子,活成了一道最闪耀的风景。

  或许它也如我们一样,曾经渴望在这大千世界中,寻找到一个能与自己灵魂交融的人。

  可是,从春天等到冬天,从绿叶等到黄叶,一次又一次的热烈,一年又一年的灿烂,那个人却没来,始终没来。直到叶黄叶落,它和我一样,终于明白,爱情,是这世上最奢侈的奢侈品,有多少人,这一生得到过真正的爱情?我们痴心等待的,不过是自己与自己的交缠,是自己与自己的交锋。

  “满地翻黄银杏叶,忽惊天地告成功。”多喜欢这样的意境,诗意中带着一点落寞,欢喜中藏着一些惆怅,这是在赞美季节的更替,更是在歌颂生命的大美呀。及此,也让我在欣喜中蓦然惊觉,这一年,又到了该结束的时候。

  【“浣花溪”栏目征稿启事】

  欢迎投来文学随笔、散文、散文诗、小小说等纯文学作品,诗歌因系编辑部自行组稿,不在征稿范围内。字数原则上不超过1200字,标题注明“浣花溪”。作品须为原创首发、独家向“浣花溪”专栏投稿,禁止抄袭、一稿多投,更禁止将已公开发表的作品投过来。作者可以将自我简介、照片附加在稿件中。邮件中不要用附件,直接将文字发过来即可。部分作品会被华西都市报《宽窄巷》副刊选用。投稿信箱:huaxifukan@qq.com。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网联系。
权利保护声明页/Notice to Right Holders 我要反馈

新浪热榜

微博/微信扫码去APP查看

新浪新闻意见反馈留言板 400-052-0066 欢迎批评指正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4000520066
举报邮箱:jubao@vip.sina.com

Copyright © 1996-2021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