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新闻客户端

告诉妈妈我有抑郁症后,“你特么不能自己忍着?”

告诉妈妈我有抑郁症后,“你特么不能自己忍着?”
2021年01月24日 14:28 新浪网 作者 新周刊
你会怎样评判他人的痛苦?/《在京都小住》

  “刷牙、洗脸这些最简单的事情,对我来说都太难了。我站在镜子前,发现我已经不在意自己好不好了。”这是一位抑郁症患者的自述。

  当这个世界对你来说失去意义,你还有什么动力去做事?你还有什么动力活下去?大部分抑郁症患者的回答是:“为了不让那些爱我的人心碎。”

  但是,许多抑郁症患者身边的人,并不知道自己就是那根非常重要的“救命稻草”。

  日前,“当你告诉妈妈自己得了抑郁症后”的话题登上热搜,引起人们的讨论。热搜中的视频点燃了大众的愤怒——女儿告诉妈妈自己患了抑郁症,并且在过去7年中一直有结束自己生命的想法。妈妈的回答是:“你特么......不能自己忍着吗?”

你忍得住不让自己感冒发烧吗?如果你连这些“小病”都忍不了,他们当然更不能。/视频截图 

  在抑郁症患者数量越来越多的当下,人们对抑郁症的误解、偏见却丝毫没有减少。这样的“妈妈”不在少数,才是最可怕的事。

  白天不懂夜的黑 

  世界卫生组织(WHO)披露数据显示,截至2020年1月份,全球有超过3.5亿人罹患抑郁症在这3.5亿抑郁症患者中,只有不足一半患者接受有效治疗。

  而社会对精神疾患的歧视,就是影响治疗的因素之一。

  比如说起抑郁症,人们的第一反应总是:矫情、软弱、想太多。在他们眼中,抑郁症不像是一种病,倒像是一个逃避、偷懒的绝佳借口。

大部分家长都是这样来“安慰”自己的孩子。/《极限17滑魂》

  庞禹确诊抑郁症一年后,终于鼓起勇气准备把自己的情况告知父母。在她的印象中,自己平常患个感冒发烧,父母都会非常紧张。所以这一次,她慎重而认真地组织了语言,希望父母得知情况后不会太难过。

  然而,父母的反应让她始料未及:

  “就是平常太惯着你了,这么好的生活还不能让你知足。”庞禹妈这样认为。庞禹爸也附和着,还例举出社会中在底层拼命挣扎的人:“那些上不起学,甚至连肚子都填补饱的孩子都不抑郁,你抑郁什么?就是吃太饱撑的!”

  庞禹父母得出的结论就是,女儿的生活条件太好了,这让她不能共情人间疾苦,只活在自己的世界里伤春悲秋。

孩子永远在等父母的道歉,而父母永远在等孩子的一句感谢。/《天衣无缝的她》

  从此以后,庞禹对于自己的病情只字不提。她不想再听父母的“思想教育”,因为这对她的病情没有一点帮助,反而让她一度对自己产生怀疑——“我是不是真的太自我了”。

  想想去年4月17日发生在上海的那件悲剧——车子行驶在桥上,17岁男孩打开车门就从桥上一跃而下。

  那个男孩是因为家庭条件太差被生活“累倒”了吗?不是,他是因为自己的成绩总达不到家长的期许,自己的努力得不到社会的认可。物质条件好,不能代表一切,青少年的心理健康,更不能被一句“你就是吃饱了撑的”敷衍了事。

  如果说上一辈人没能建立起对待抑郁症的正确观念还情有可原,那这一辈中有意忽略抑郁症严重性的人,就罪无可恕了。

  因为无法感同身受,很多人即使知道对方患病,也难以理解他的所作所为。/《在京都小住》 

  琪姐患上了产后抑郁,因为生产后婆媳矛盾等家长里短的琐事繁多,而唯一能起到调和作用的老公也只会在婆媳二人争吵时“装死”。

  “我感觉自己应该是患上了产后抑郁,因为我当时满脑子就是一件事——抱着孩子跳楼。这样的桥段我在电视剧里看到过,就是因为产后抑郁。”琪姐率先发现了自己的问题,她努力克制自己、保持清醒,却还是在每次发作时痛苦到用头撞墙。

  但是她的老公却并不理解:“别的女人生孩子都没事,怎么就你会这样?”

   在一档记录孕妇生产的综艺中,李艾、刘璇等多位女性都表示自己的老公无法理解产后抑郁。/《新生日记》

  你怎么知道别的女人都没事?据中国精神科医师协会的一份数据调查显示,中国妇女在产后出现抑郁情绪人群比例达到50%-70%。这个比例,可谓相当高了。

  父母是上一辈的人,不理解当代年轻人的精神需求在所难免;伴侣是异性,理性思维总与情感思维相矛盾也是无可厚非。但朋友是与自己兴趣、想法、性格最合拍的人,他们是否又能完全理解自己呢?

  肖扬表示做过最后悔的事,就是对自己的兄弟说了那么多风凉话。“他自杀前,还跟我们吃了顿饭。”

很多人低估了抑郁症的“厉害”,高估了他人的承受能力。/《剧场》

  肖扬的兄弟长得又高又帅,属于校草级别的男神,总有一群女生追在身后递情书。这样的画面,任哪个男生看了都会羡慕不已,但只有“校草”本人,觉得不堪其扰。放到现在来说,很难不被人当成一种“凡尔赛”。

  “我看你小子就是得了便宜还卖乖,这么多女生追你还不领情!”肖扬总是这样酸他。不过看他对异性散发出的恐惧,却不像装出来的。

  “后来我才知道,他之前有过一段恋情,分手后很受伤。而且他从小父母离异,这些事让他对爱情、异性有了阴影。”肖扬明白了其中的缘由,但他明白得太晚了。

  哲学家里德里希·威廉·尼采说过:“白昼之光,岂知夜色之深?”这世上最难的,恐怕就是感同身受这回事。

  会死人的病,怎么忍?

  人们对抑郁症产生歧视,大都是因为人们还没有了解到这种病的真面目。

  2003年的愚人节,哥哥张国荣跟大家开了个玩笑——从香港东方文华酒店二十四楼坠身而到现在,网络上还流传着诸多猜测:张国荣是被人谋杀张国荣其实没有死,而是以这种方式退出大众视野......

  但唯一能够被证实的真相只有一个,就是张国荣的大姐张绿萍公布的说法:张国荣身患Clinical Depression一种生理抑郁症)。4月1日当天,张国荣因病情失控选择自杀。

尽管人们都不愿相信,但他的确已经被病魔带走。

  这或许是大众第一次直面抑郁症的威力。只可惜,人们宁愿制造无数的阴谋说也不愿意相信,自己强大而乐观的“哥哥”,会脆弱到因为“心情不好”而离开大家。

  毕竟在很多人眼中,抑郁症就是心情不,怎至于让人走到自杀地步?

  事实上,就是这个“仅仅是让人心情不好”的病,每年都会带走约100万的人。

  广州昌岗卫生中心心理科专家蒋医生对新周刊App记者说,抑郁症是一种有生理基础的身心疾病。当大脑中的激素(五聚色胺、多巴胺、去甲肾上腺素)发生改变,就会造成人的情绪低落。

  “很多父母觉得孩子抑郁了就是心情不好,让他们出去玩玩、看看电视就没事了。但这样做的效果并不大,孩子生病是身体机制出了问题,这不能靠简单的‘寻开心’来解决。”蒋医生说道。

   普通人玩耍会有快感,这是大脑传输过来的感觉,但是当大脑的传输机制出了问题,人们不管做什么都无法感受到快乐了。/《担保》

  更可怕的是,这个病还戴着面具,它有时并不会让人从外表展现出内心的痛苦。就像一位抑郁症患者所说:“我嘴上还挂着精致的笑容,但我的内里已经稀巴烂了。”

  再者,文化塑造出社会大环境。人们对抑郁症产生歧视,也是被文化影响的结果。

  蒋医生提到一个非常经典的例子,“你有病吧?”在我们的文化中带有浓厚的辱骂意味,而这个“病”,不是感冒、发烧、肠胃炎这种身体疾病,而是脑子出了问题的“精神病”。

  如果生病也有鄙视链,那么精神病怕是要被压在链条的最底端了。

  自古以来,许多无知的人不理解精神病是怎么回事,于是创作和传播了许多奇谈怪论:

  一些人认为精神病是道德问题、人格有毛病,所以喜欢通过歧视精神病人来占据道德的制高点;一些人认为精神病是中邪遭报应”的体现,是患者或患者的家族有问题;还有古代欧洲有些人认为精神病子宫在体内乱窜导致的。

  纵然现在的包括抑郁症在内的各种精神病已经能够被科学解释,但人们还是会对这些病人保持下意识的回避。

那些偏见,就是压倒病人的最后一根稻草。/歌词截图 

  此外,每个人“需求点”的排列不同就会造成人与人之间难以共情。当然,“需求点”的排列,建立在每个人的三观之上。

  比如庞禹与父母的矛盾就是父母只关注物质条件,而她需要被理解、被尊重。

  在上一辈的观念中,你能吃好喝好,生活在太平盛世里就该偷笑了。但这些标准其实只满足了马斯洛需求中的最低两层——生理需求与安全需求。而现在的年轻一代追求的是“金字塔”高层——社交需求、尊重需求、自我需求。

  再比如,大多数人都无法理解肖扬的兄弟。对爱情的幻想破灭后就活不下去了?生活中还有那么多有价值、有意义的事啊。

  但是你认为的有价值、有意义,或许并不是他要的。

  电影《亚当斯一家的价值观》就以黑色幽默的口吻讲述了亚当斯一家在普世的价值观中选择做一个逆行者:女人可以讨厌玫瑰花,孩子也无需喜欢夏令营,大家都不用为世俗的目光活着。

这样的家庭,像是独立于现实世界之外的一个乌托邦。/《亚当斯一家的价值观》

  故事讲得诙谐、无厘头,但能引起人们的思考:现实生活里是不是也有不想被普世价值观约束的人呢?

  别害怕,我们还有救 

  蒋医生表示,如果一个人抑郁情绪持续3个月以上,就基本可以被判定为抑郁症,到了这种程度,就务必需要治疗了。此外,病人家属、朋友的对待病人的方式更加重要。

  “家庭是抑郁症患者的‘案发现场’,同时也是‘解决现场’。如果家人以正确的态度对待,正确的方式处理,就会及时帮助患者缓解甚至解决病情。”蒋医生说道。

温柔相待,是最好的良药。/歌词截图 

  知否就是一个的幸运儿。高二那年,由于学习压力太大,加之社交方面出现障碍,一向温和乖巧的知否变得抑郁崩溃:

  “那时候一到半夜就开始哭,没有来由,可以哭3个小时左右。

  “死都不想上自习,恶心想吐,觉得人生没啥意义。”

  最严重的时候就拿指甲扣自己手腕的肉摔东西拿小刀刻一切东西。

  后来,终于绷不住的知否将自己的绝望一股脑儿地倒给了来接她放学的妈妈:“我觉得我得抑郁症了,我觉得人生没啥意义,我也不想高考了。”

  听了女儿的倾诉,知否妈妈没有生气更没有训斥她,而是冷静地提出了两个解决办法:过两天放假,一起去上海散散心。或是找个心理医生去看看。

  知否选择先试试第一种方式。

  我们去上海看了很多学校,逛了大商场,东方明珠拍了照,经历了上海的夜生活。那时我突然真切地感受到,我想活下去,我想变好。”散心后的知否,表示自己好多了。看来,知否妈妈的方式没有错。

这样的妈妈,才能给孩子最大的安全感。/每日妈妈

  身边人的耐心陪伴重要,社会保障机制也非常重要。

  蒋医生表示,“在东方,有问题的家庭大概率会培养出有问题的孩子。但是在西方,有问题的家庭不等于有问题的孩子。”这是因为西方的社会福利体系更加完善,当然,我们国家的保障体制也在逐步建立了。

  “比如小孩子需要爱,而父母却有缺席的情况。这个时候,就会有保姆、社工等社会人士提供相应的帮助和服务,确保小孩能健康快乐的成长。”

  是啊,爱不一定只能向身边最亲密的人索取,社会关怀也是绝佳的备选。

  你看,解决的方式明明有那么多,为什么还要叫他们忍着呢?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网联系。
抑郁症
权利保护声明页/Notice to Right Holders 我要反馈

新浪热榜

微博/微信扫码去APP查看

新浪新闻意见反馈留言板 400-052-0066 欢迎批评指正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4000520066
举报邮箱:jubao@vip.sina.com

Copyright © 1996-2021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