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新闻客户端

世越号沉船304人遇难,高官被判无罪,救人的潜水员反被当成罪人,遇难者家属:无罪像话吗

世越号沉船304人遇难,高官被判无罪,救人的潜水员反被当成罪人,遇难者家属:无罪像话吗
2020年12月20日 07:42 新浪网 作者 潇湘晨报

    如果提起海上沉船事故,脑海中首先浮现的可能是电影《泰坦尼克号》的画面,想起了男女主角的凄美爱情;但或许有些人还会联想到世越号,造成304人遇难,甚至连韩国前总统朴槿惠被认为跟这起事件息息相关。

      近日,世越号事件迎来了后续。12月17日,韩国首尔高等法院就世越号调查受阻案进行二审宣判,推翻一审判决,判处青瓦台前政务首秘赵允旋、前总统秘书室室长李丙琪(音)等多名高官被告无罪。

      当时韩国约10万人民请愿公布的真相,竟以无罪收场吗?

  2017年3月23日,在韩国珍岛郡附近海域,工作人员进行世越号沉船打捞作业。图/新华社

      12月17日,韩国首尔高等法院就世越号调查受阻案进行二审宣判,推翻一审判决,判处青瓦台前政务首秘赵允旋、前总统秘书室室长李丙琪(音)等多名高官被告无罪。听到他们的判决消息后,苦苦等待的世越号遗属们呜咽地说“无罪像话吗”“救救我的孩子”。

      报道称,法院推翻一审对赵允旋、李丙琪等人的有罪判决,维持一审对前首席经济秘书安钟范的无罪判决,前海洋水产部次官(副部长)尹学培则被判有期徒刑6个月、缓刑2年。

      “救救我的孩子”

      据报道,上述高官因涉嫌于2015年妨碍社会惨案特别调查委员会的工作,曾遭检方指控。一审过程中,赵允旋和李丙琪被判处有期徒刑1年、缓刑2年。

      2019年11月11日,韩国世越号沉船事件发生5年零7个月后,检察机关组建特别调查团,从社会惨案特别调查委员会手中接过调查记录,正式重启调查。

      此前,2014年4月16日,韩国檀园高中的学生们搭乘学校安排的世越号游轮前往济州岛。当天上午,在路过全罗南道珍岛郡附近海域时,世越号忽然发生严重倾斜,并最终沉没。

      当时船上共有476人,事故造成304人遇难。

      听到他们的判决消息后,苦苦等待世越号真相的遗属们呜咽地说:“无罪像话吗”“救救我的孩子”。

      对于遗属们的声音,裁判部对此判决进行了解释:“制定相关文件后成为滥用职权的,对方的‘青瓦台及海洋水产部所属公务员’与被告人的关系,只是辅助执行职务的关系,没有赋予其他人参与职务的固有权限和作用,因此滥用职权的罪名不成立。”

    6年前的报告可能存在谎言

      17日上午,世越号惨案真相查明局局长朴炳宇在首尔中区社会惨案特别调查委员会大会议室举行“惨案当天发表世越号航迹及证据保全相关调查结果”记者会,并进行发言,主张海洋水产部在惨案发生前后发表的报告并不属实。

      当时海洋水产部表示:“在2014年4月16日3时37分至9时30分,只保存了6个小时内的部分航迹(包括世越号),因此对世越号进行航迹复原直到公布最终航迹为止,需要很长一段时间。”

      对于只储存了世越号部分轨迹的理由,海洋水产部发言人表示,“航迹保存迟缓”,但调查组判断世越号航迹在6个小时内未储存的说法很有可能是虚假的。

      因为事件一周后没有发现海洋水产部状况室的系统有出现技术方面的问题,由此判定船舶的位置信息储存从未被推迟。

      另外,当时的海洋警察明知道海警无法掌握“AIS”原始数据,却还是向遗属进行了虚假说明。目前调查组正计划以制作虚假公文、行使公文、妨碍公务等嫌疑要求调查相关人员。

    潜水员感到国家的背叛

      事故发生时,因潜水员不足导致救援有难度。当时遇难者们都被困在了轮船里面,是无法进行救援的状态,孩子们被困在巨大的邮轮中,逐渐停止了呼吸,最终成了黑色相框里一个个静止的照片。但现在还有人记得他们最后一刻在渴求活着的模样——处于救助前线的民间潜水员。

      6年前,民间潜水员是遇难者家人最后的慰藉,6年后的今天,民间潜水员因当时过度的救助,导致全身被破坏,如今永远不能再潜水了,更令人揪心的是,6年来的每一天,遇难者的面孔和声音不断浮现在他们眼前。

      其中一位潜水员黄某再次回忆了当时的救援情况:“参与救助工作的有100多人,当时海警们因没有得到上级指示而惊慌失措,一想到遇难者,潜水员在没有轮船构造图的前提下强行潜水救人,甚至忘记了遵守安全守则。”

      “当我救下三名学生,把他们送上岸边后,他们紧紧拥抱在一起一直没松开。”黄某回忆道。

      原本以为一周就能结束的救助,没想到却持续了3个月左右。由于潜水员强行潜水,身体受损严重。潜水员金某在搜救过程中因船舶倒塌,必须接受椎间盘手术。潜水员黄某因肾脏疾病急剧恶化,必须每周进行3次血液透析。

      比起身体上的受损,潜水员表示政府的回应让他们更加愤怒。因初期政府的应对不力,有一位潜水员牺牲了,国家用“救助者不是受害者”的说法,无视了为国家牺牲的潜水员。他们表示,感觉被国家背叛了,甚至还有海警把潜水员当作罪人看待。

      海警方面以追究李光旭(音)潜水员在搜救过程中死亡的责任为由,以业务过失致死嫌疑起诉了当时潜水员的领导孔佑荣(音)。虽然最终被韩国最高法院做无罪判决,但潜水员们还是感受到了各方面对他们的恶意。

      今年5月,潜水员终于得到了补偿。以带头宣传潜水员困难的金宽弘(音)潜水员名字命名的《金宽弘法》,即《为“4·16”世越号事故受害救济及支援的特别法部分修正案》在第20届国会最后全体会议上通过。其主要内容是,在支付损失赔偿金的对象中增加了参与救援的民间潜水员。

张爱珍站在刻在悼念雕塑《黄色鲸鱼的梦》前的261名同学的名字旁边。 图/通讯员冀雨欣提供

      对话

      “我们不是被救出来的是自己逃出来的”

      4月,是韩国樱花盛开的季节,每年的这个时候,大家都会和朋友或家人一起在樱花树下散步。

      “学校里有很多樱花树,每当樱花盛开的时候,我经常会和朋友一起在樱花树下在拍照,那件事(世越号惨案)发生以后,就再没赏过花了。“张爱珍(音,22岁)一边说着一边弯腰抚摸刻有因事故去世的同学和老师名字的雕塑。

      作为世越号为数不多的幸存者,爱珍并没有觉得自己幸运。

      “同学和老师们都躺在冰冷的船舱里,觉得自己没有资格享受温暖的阳光。”爱珍看着雕塑上同学和老师们的名字说。

      惨案发生前,爱珍的梦想是大学毕业后成为教师,但那件事情发生之后她成为了应急救助师。爱珍认为,只要初期应对得当,其实所有人都可以逃出来的。她说:“之前有位政界人士说是因为孩子不服从管理才没有被救出来。如果懂事的话(听安静地等待广播通知)应该都会逃离出来吧。可是他们不知道的是,我们(幸存者)不是被救出来的,而是自己逃出来的。”

      如今爱珍正全力支持“世越号惨案真相查明”的运动,她说:“为了避免这类事件的发生,国民应该记住世越号惨案,同时也希望特别调查团能查明真相。”

       潇湘晨报特约通讯员冀雨欣首尔报道

  【来源:潇湘晨报】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网联系。
世越号
权利保护声明页/Notice to Right Holders 我要反馈

新浪热榜

微博/微信扫码去APP查看

新浪新闻意见反馈留言板 400-052-0066 欢迎批评指正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4000520066
举报邮箱:jubao@vip.sina.com

Copyright © 1996-2021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