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新闻客户端

哈尔滨书店在“生死”中迭代新生

哈尔滨书店在“生死”中迭代新生
2021年01月25日 06:15 新浪网 作者 哈尔滨新闻网

  2020年,哈尔滨的冬天格外寒冷。12月,位于博物馆567漫天地购物广场一楼的知间书坊突然撤场,5万册图书打包返回出版社,令市民愕然又惋惜。其实,不仅是“知间”,而且不仅在哈尔滨,实体书店正面临着“极寒”的考验……

半亩堂书店环境舒适。

  “知间书坊”撤店“极寒”笼罩实体书店

  知间书坊,在哈尔滨是个很文艺的所在。2017年甫一开业,就凭借其核心的地理位置、独特的欧式装修、典雅舒适的环境,赢得了哈埠读者的心,打开点评软件可以看到,评论中都是满满的好感,还有众多外地游客不远万里前来“打卡”。

  “知间”闭店非常突然,经营者王先生表示,是因为书店和商场因经营分成产生了经济纠纷,“2020年对于利润微薄的书店来说太寒冷了,春节后一直在负值经营……”

  不仅是“知间”,2020年,实体书店无疑异常艰难——年初,索菲亚教堂对面的“网红小书店”文史书苑悄然闭店。曾在哈尔滨迅速扩张的樊登书店从5家店收缩为3家。开了7家连锁店的“半亩堂书店”也在酝酿关闭一家门店。

  哈尔滨实体书店的现状并非孤例:2020年4月12日,当当书店沈阳大悦城店关闭;2020年5月,武汉的文华书城汉街店;12月31日,诚品生活深圳店结束营业……

  2020年中国实体书店联盟公布问卷调查认为:“未来一段时间内将会出现大范围的中小实体书店应急调整甚至闭店现象。”

樊登书店的线下活动。

  输在起跑线上又遭遇“降维打击”

  半亩堂书店总经理杨宁在哈尔滨经营书店18年了,对实体书店时下面临的“极寒”深有体会。

  “首先,是资金压力。”杨宁告诉记者,“现在人们来书店买的不仅仅是书,对环境、氛围要求很高,光是装修平平常常就要花上百万。”

  42岁的高女士刚刚关闭了一家书店,对此深有感触:“图书的进货价通常是定价的6.5折,如果书店规模大,可以争取到更多折扣。否则,就需要用35%的利润空间来负担房租、人力等各种成本。现在账期缩短到3个月,这意味着要占用大量流动资金,我们小书店真撑不住。”

  “很多大资本也盯上了书店,开始跑马圈地,我们这些‘个体户’跟这些‘大鳄’完全不在一个起跑线上。”杨宁苦笑着对记者说。

  网络售书更是蚕食了实体书店的大部分江山。樊登书店黑龙江负责人王海军告诉记者:“网络售书平均折扣为5.9折,实体书店为8.9折。遇到满减、赠券,网络平台折扣可达四至五折,二折三折也有可能,这是实体书店进货都进不到的折扣。”

  “现在,更可怕的是电子阅读、听书软件,他们威胁的不仅是书店,甚至是纸质书本身。”杨宁表示,“这简直就是‘降维打击’。”

实体书店经营的文创产品。

  卖书养不活书店唯有在变中“突围”

  “这个时代,实体书店光是卖书注定挣不到什么钱。”这在书店圈已经是不争的事实。但书店人始终没有放弃努力,一直紧紧跟随大势改变着经营思路和方向。

  “现在,卖书仅占半亩堂书店收入的三分之一,文创产品和饮品的收入已远远超过书籍。”杨宁告诉记者,“文创产品和买书的用户群高度重合,在群力王府井店,文创产品的经营面积已超过五分之一。年轻用户对体验要求很高,一支限量版的中性笔售价200多元,但握笔舒适、流畅度高,再有品牌加持,他们也乐于埋单。”“在银泰城新店,我们打造了100多平方米的饮品区,很多人在这里看看书、聊聊天,对书店经营是一个很有力的补充。”

  哈西金爵万象的众创书局在网上赢得了众多热评推荐,是名副其实的“网红书店”。书店占据商场6-8层的广阔空间,一座高达20多米的4层“书塔”蔚为壮观,有不少读者来拍照“打卡”。书店经理赵玉婷告诉记者:“众创书局是我们用自有物业‘自营’的。书店很美,但我们不想只做一个‘网红’,还希望能为哈尔滨文化事业的创新出一把力。”记者观察到,这家书店图书品类非常全,还设有儿童读书体验区。读者互动做得也很有特色,仅2020年12月,就举办了绽放2021单簧管新年音乐会、名家冰雪童话见读者面会、黑陶制作等十余次线下活动。

  2016年成立的慧文书店,现已更名为慧文书院,一字之差代表了经营方向和理念的转变。书院副总裁苑春山说:“书店只是单纯卖书,书院则把文化和教育融入了‘书’这个载体中,强调的是体验。”现在,这里不仅可以买书,可以品茗小聚、诵读经典、听国乐大师抚琴演奏,还是哈尔滨市中小学生社会实践基地,孩子们在这里学习国学、国乐、书法,还自己动手体验活字印刷、古诗拓印,感受中国的礼韵文化……此外,慧文书院还通过“3+X”模式,整合新闻出版产业的出版、印刷和发行3个环节以及各行各业,打造了一个以文化为载体的大平台,发起兴国书业联盟,还把哈尔滨的红肠、大米等土特产和文具推向全国市场。

休闲阅读区。

  在生死迭代中 书店焕发新生

  一片萧瑟极寒中,位于秋林商厦7楼的樊登书店正在紧锣密鼓的装修中,即将开业。负责人王海军在谈到未来时眼中熠熠发光。

  脱胎于知名知识付费APP“樊登读书”的樊登书店,从创立之初就不同于传统书店。“卖书从来都不是我们的赢利点。”王海军一开口就语出惊人。

  樊登书店目前经营得最好的“凯旋店”,位于乐松广场对面,500多平方米的阳光房,气质非常独特。开业还不到一年,已经实现收支平衡。“除了书和咖啡,收入主要来自出租场地、沙龙活动、为企业提供知识服务和‘企业读书角’的创设。”

  “我们卖的是服务。”王海军介绍说:“书店每周都会举行3-5场线下沙龙活动,针对销售、亲子关系、亲密关系等问题,把书里的内容掰开揉碎了设计成游戏、情境体验,让人参与其中,帮大家解决实际问题。”

  他们还主动“走出”书店。“‘樊登读书’的演讲、销售课程都非常成熟,我们建立了本地的讲师团,每个月都要为远大做几次VIP客户活动。我们还为企业提供员工内训服务,万达、滨才、平安保险、恒大地产都是我们的客户。我们还发现了新机会,比如‘企业角’。现在,企业只需缴纳5万元会费,员工就可以免费读书、借阅。如果是年费10-20万元的VIP,员工还可以参加各种课程,获得免费饮品。”

  通过书店这个纽带,不仅增强了会员的黏性,还吸引了很多线下读者加入“樊登读书会”。2020年,樊登书店虽然关闭了两家店,但其线下业务总体上实现了收支平衡,线上会员增长了20%。

  冬天到了,春天还会远吗?杨宁语气非常坚定:“我相信无论什么时候,人们对书籍和文化的需求都不会消失。无论怎样,我都会踏踏实实去做,坚持才会胜利!”

  王海军则雄心勃勃:“我有很多设想,比如打通书店,建立类似‘外卖’的借阅平台,动动手指就能借到书。再比如,在书店所在的商场设立代管老公、孩子的服务,让他们走进书店,时间增值。”

  实体书店需要的可能是更多时间和试错的机会。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网联系。
权利保护声明页/Notice to Right Holders 我要反馈

新浪热榜

微博/微信扫码去APP查看

新浪新闻意见反馈留言板 400-052-0066 欢迎批评指正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4000520066
举报邮箱:jubao@vip.sina.com

Copyright © 1996-2021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