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新闻客户端

绝境看「不到」暴力鸟,谁能保卫广州「恒大」?

绝境看「不到」暴力鸟,谁能保卫广州「恒大」?
2021年01月16日 11:48 新浪网 作者 足球报官方微博

  文/段离“我xxx不踢了。”19岁的何塞·保罗·贝塞拉·马西埃尔·儒尼奥尔接起响了很久的电话,只说了一句话,就挂了。

  电话那头,是波兰罗兹俱乐部的主席,在那里,他只踢了一个赛季。

  何塞·保罗·贝塞拉·马西埃尔·儒尼奥尔,人们更熟悉的名字是,保利尼奥。

  “在立陶宛,他们用种族歧视侮辱我;在波兰,他们又不给我工资,我不踢了。”这番话,是保利尼奥对着家人说的。

  多年以后,保利尼奥承认,那是他职业生涯的第一次“绝境”。

  贫民窟出身,14岁才从五人制“转行”,每个月只能拿到80欧的津贴,和女朋友约会只能请冰淇淋或汽水……但保利尼奥都觉得没什么,因为他还小——莫欺少年穷。

  但17岁那年以8万欧转会开启的东欧行,让保利尼奥觉得,人生苦短,立陶宛维尔纽斯城的寒冷,他可以忍受,但种族份子冲他发出的猴子叫和扔过来的硬币,让他怒火中烧。

  随后去波兰,虽然民族主义者的主教练,在保利尼奥和他沟通后,给了上场机会,但位置却是左后卫,而且,钱还无法准时到账。

  保利尼奥崩溃了,狼狈回到巴西后,下了“退役”的决定。

  “不踢球,你能干什么?”妻子问他。

  保利尼奥,懵了。

  之后的事,人们都知道了,他从巴西第4级别联赛,一路突进,最终,去了英超。

  2015年那次,是第二次“绝境”吗?保利尼奥说不是,“那只是别人眼里的。”

  1400万欧,斯科拉里把保利尼奥从热刺带到了恒大,“每个人都说,我的生涯结束了,为什么,因为我去的是中国,尽管,我才26岁。”

  但保利尼奥,还是去了,决绝,“因为留在热刺,看不到希望。”

  当然,他也没想到,未来,自己还有那么一段魔幻之旅,“不过,如果那时候有人说我还能参加世界杯并且为巴萨踢球,我会说,永远不可能!永远永远都没可能!”

  说这话时,保利尼奥和《卫报》记者对坐,咧着嘴,大笑。

  两次“绝境”,一真一伪。

  重叙这些,只是想说,所谓绝境,人人都可能遇到,哪怕是曾被广州球迷视为“救星”的保利尼奥。

  广州难称“恒大”,暴力鸟恐飞走,对于广州足球,某种意义上说,也是一种“绝境”。

  前者,可能不会立竿见影,但影响深远。

  纵然许家印最快时间敲定“广州”这个新名字,但诸多消息显示,广州足球的快乐时光,可能无法继续,毕竟,足球是足球,公益是公益,砸了钱还听不到响,赔本还不能赚吆喝,谁会那么傻!

  后者,让人顿时心有戚戚。

  再次分手,可能再难如2017年那次,一年后再归。

  从此保郎是路人。

  广州,对保利尼奥来说,按了一次“重启”键。

  即使不是广州,可能同样如此,“不管你是在四五千还是十万人面前踢球,动力都是一样的。”保利尼奥说,“因为它来自你的内心,我不想颓废下去”。

  中超冠军、亚冠冠军、世界杯、巴萨,他都“享受”过了,然后,又回恒大。

  保利尼奥,对于恒大来说,是提升和蜕变,当然,更多时候,是保卫。

  两次,在恒大,保利尼奥的地位都只有一个:大腿。

  没有人数得清,有多少次,保利尼奥扛着恒大前行,包括球迷准备转身离开时。

  “顺境看阿兰、逆境看高拉特、绝境看暴力鸟。”这是球迷对外援的递进式定义。

  对于这句话,卡纳瓦罗看法是,“巴萨,不也靠梅西吗?”

  但保利尼奥,并未坦然接受,除了感谢球队和队友,他只是说,“我只不过是在正确的时间,出现在了正确的位置而已。”

  没有保利尼奥,会怎样?2020年的亚冠,大家都看到了。

  被抽掉了一根筋,一个个闪亮的名字,都无法拯救恒大。

  卡纳瓦罗费了不少脑细胞,都于事无补,最后只能摊摊手,承认“很难找到解决办法”。

  卡纳瓦罗已经回到了中国,但没有保利尼奥,办法是否还归他想,还是一个未知数。

  也许有人会说,没了谁,生活都要继续,尤其是足球。

  确实,只是不知道,未来恒大(广州)再处绝境的某个夜晚,是不是还会想起暴力鸟。

  也不知道暴力鸟是否会忘记曾经会说的两句中国话,“广州队,好嘢!”、“有没有信心?”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网联系。
权利保护声明页/Notice to Right Holders 我要反馈

新浪热榜

微博/微信扫码去APP查看

新浪新闻意见反馈留言板 400-052-0066 欢迎批评指正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4000520066
举报邮箱:jubao@vip.sina.com

Copyright © 1996-2021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