颜真卿《祭侄文稿》赏析

颜真卿《祭侄文稿》赏析
2019年04月14日 00:41 新浪网 作者 珠江时报

文/张峰

开栏语:传世书家经典名作赏析

文/刘寿堂

自秦代李斯的小篆开始,我国书法艺术历史上有许多杰作都留下了书家的名字。把历代书家和其作品两个元素融合起来进行分析,便构成了一部书法艺术审美的历史。著名艺术理论家、雕塑家熊秉明先生曾说过:“书法是中国文化核心的核心。”由此可知,书法艺术审美的历史在某种程度上也是中华文化审美的缩影。

如今,作为高雅艺术的书法,越来越被普通市民接受和欣赏。佛山文化周刊联合广东省书法评论家协会推出的“传世书家经典名作赏析”连载,秉着“审美高雅、文字轻松、贴近读者”之原则,向读者介绍名家书法作品及背后的故事,相信读者朋友能感受我国书法艺术不同风格流派的独特魅力,了解历代书家丰富多彩的艺术人生,以及他们内心深处的家国情怀,大家将能“读其文、观其字、识其人,怡我心、引为鉴。”(作者系广东省书法评论家协会副秘书长、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

对书坛来说,2019年无疑是“颜真卿年”。2019年1月16日,日本东京国立博物馆举办“颜真卿:超越王羲之的名笔”特展,只因为其中的一件展品为台北故宫博物院馆藏颜真卿的《祭侄文稿》,这也是《祭侄文稿》在日本的首次公开展出。

这无疑是近期一场震动书坛的大展。能够一睹这件跨越了千年的颜真卿书法真迹,是无数书法爱好者的夙愿。《祭侄文稿》与东晋王羲之的《兰亭序》、北宋苏轼的《寒食帖》并称为“天下三大行书”。《兰亭序》史称“天下行书第一”,《祭侄文稿》被誉为“天下行书第二”。在书法史上王羲之是“书圣”,被历代帝王、文人公认排名第一,而颜真卿只能屈居第二位。而此次日本特展定名为“颜真卿:超越王羲之的名笔”,展览策展人富田淳说:“《祭侄文稿》是现存的真迹,虽然《祭侄文稿》是‘天下第二行书’,但‘天下第一行书’其实已经不存在,从这个意义上说,《祭侄文稿》对后世的影响可以说更大,也的确存在‘超越’的意义。”

《祭侄文稿》(全称为《祭侄赠赞善大夫季明文》),又称《祭侄季明文稿》,是颜真卿50岁时所作,行书纸本。纵28.3cm,横75.5cm,全文计25行,共268字。这篇文稿是颜真卿追祭从侄颜季明的草稿。追叙了常山太守颜杲卿父子一门在安禄山叛乱时,挺身而出,坚决抵抗,以致“父陷子死,巢倾卵覆”、取义成仁之事。季明为杲卿第三子,真卿堂侄。其父与真卿共同讨伐安禄山叛乱时,他往返于常山、平原之间,传递消息,使两郡联结,共同效忠王室。其后常山郡失陷,季明横遭杀戮,归葬时仅存头颅。这篇文稿是颜真卿在极度悲愤的情绪下书写,悲愤交加,情不自禁,援笔一气呵成草就。

《祭侄文稿》之美体现在质朴遒劲的线条、开张大气的架构、渴涩生动的用墨。线条圆润、浑厚,篆籀、绞转笔法贯穿全篇。结构、字法整体显得比较宽博、大气,非常讲究字内空间的变化。书写的速度、节奏的快慢随着文辞及思想感情的起伏而变化,对比非常强烈。祭文的书写也特别率意,加上通篇圈点涂改随处可见,字间行气,不计工拙,恣意灵动、无意尤佳,浑然天成。

全文不到300字,只用了七次蘸墨,墨色由浓变淡,笔画由粗变细,“父陷子死,巢倾卵覆”八个字墨色浓厚,充分反映出书家失去亲人的切肤之痛;两个“呜呼哀哉”的狂草写法,足见书家悲愤之情不可言状。其情感交织而产生的笔墨效果使作品达到艺术的巅峰状态。这一墨法的艺术效果与颜真卿当时的悲恸恰好达到了高度的和谐统一。

(作者系广东省书法评论家协会副秘书长兼办公室主任、佛山市书法家协会学术委员会委员)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网联系。

珠江时报

珠江时报

佛山人的生活提醒专家

+关注
作者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