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可不赏的作品,张兰坡《欢乐颂》四副、《凌烟阁》两幅

不可不赏的作品,张兰坡《欢乐颂》四副、《凌烟阁》两幅
2019年08月24日 06:42 新浪网 作者 数码摄影杂志

不可不赏的作品,张兰坡《欢乐颂》四副、《凌烟阁》两幅!张兰坡:我从小学习绘画,画得还可以——考研的时候,碰巧专业是全美院第一。我喜欢绘画,但也深深地意识到绘画的没落,我曾经放弃过好几年,但最终还是和自己和解了,现在我是摄影和绘画间隔创作,互为补充互为伸张。人类的图像创作史很长,伟大的作品无比丰富,如果将摄影放到这个认知的框架里去看,世界也会随之开阔。平时积累多了,创作时,灵感的火苗就会自燃——我笔记本里还有许多方案等待着我去实施,而我的创作手法又必须投入大量时间才能完成,所以我现在最缺的是时间。

不可不赏的作品,张兰坡《欢乐颂》四副、《凌烟阁》两幅!张兰坡:我从小学习绘画,画得还可以——考研的时候,碰巧专业是全美院第一。我喜欢绘画,但也深深地意识到绘画的没落,我曾经放弃过好几年,但最终还是和自己和解了,现在我是摄影和绘画间隔创作,互为补充互为伸张。人类的图像创作史很长,伟大的作品无比丰富,如果将摄影放到这个认知的框架里去看,世界也会随之开阔。平时积累多了,创作时,灵感的火苗就会自燃——我笔记本里还有许多方案等待着我去实施,而我的创作手法又必须投入大量时间才能完成,所以我现在最缺的是时间。

不可不赏的作品,张兰坡《欢乐颂》四副、《凌烟阁》两幅!张兰坡:我从小学习绘画,画得还可以——考研的时候,碰巧专业是全美院第一。我喜欢绘画,但也深深地意识到绘画的没落,我曾经放弃过好几年,但最终还是和自己和解了,现在我是摄影和绘画间隔创作,互为补充互为伸张。人类的图像创作史很长,伟大的作品无比丰富,如果将摄影放到这个认知的框架里去看,世界也会随之开阔。平时积累多了,创作时,灵感的火苗就会自燃——我笔记本里还有许多方案等待着我去实施,而我的创作手法又必须投入大量时间才能完成,所以我现在最缺的是时间。

不可不赏的作品,张兰坡《欢乐颂》四副、《凌烟阁》两幅!张兰坡:我从小学习绘画,画得还可以——考研的时候,碰巧专业是全美院第一。我喜欢绘画,但也深深地意识到绘画的没落,我曾经放弃过好几年,但最终还是和自己和解了,现在我是摄影和绘画间隔创作,互为补充互为伸张。人类的图像创作史很长,伟大的作品无比丰富,如果将摄影放到这个认知的框架里去看,世界也会随之开阔。平时积累多了,创作时,灵感的火苗就会自燃——我笔记本里还有许多方案等待着我去实施,而我的创作手法又必须投入大量时间才能完成,所以我现在最缺的是时间。

不可不赏的作品,张兰坡《欢乐颂》四副、《凌烟阁》两幅!张兰坡:我从小学习绘画,画得还可以——考研的时候,碰巧专业是全美院第一。我喜欢绘画,但也深深地意识到绘画的没落,我曾经放弃过好几年,但最终还是和自己和解了,现在我是摄影和绘画间隔创作,互为补充互为伸张。人类的图像创作史很长,伟大的作品无比丰富,如果将摄影放到这个认知的框架里去看,世界也会随之开阔。平时积累多了,创作时,灵感的火苗就会自燃——我笔记本里还有许多方案等待着我去实施,而我的创作手法又必须投入大量时间才能完成,所以我现在最缺的是时间。

不可不赏的作品,张兰坡《欢乐颂》四副、《凌烟阁》两幅!张兰坡:我从小学习绘画,画得还可以——考研的时候,碰巧专业是全美院第一。我喜欢绘画,但也深深地意识到绘画的没落,我曾经放弃过好几年,但最终还是和自己和解了,现在我是摄影和绘画间隔创作,互为补充互为伸张。人类的图像创作史很长,伟大的作品无比丰富,如果将摄影放到这个认知的框架里去看,世界也会随之开阔。平时积累多了,创作时,灵感的火苗就会自燃——我笔记本里还有许多方案等待着我去实施,而我的创作手法又必须投入大量时间才能完成,所以我现在最缺的是时间。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网联系。

数码摄影杂志

数码摄影杂志

影像文化,数码传承——CHIP FOTO-VIDEO《数码摄影》杂志官方微博

+关注
作者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