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忆恩师单田芳

追忆恩师单田芳
2020年09月11日 14:31 新浪网 作者 新民晚报新民网

  那是2018年的9月11日,刚刚和师父全维润、师爷侯耀华在北京参加完著名相声表演艺术家、太师爷常宝华的追悼会。我坐在北京回上海的高铁上,还沉浸在悲痛之中,突然就接到了师父单田芳在中日友好医院去世的消息,当时就感觉天旋地转,眼泪不由自主地就流了下来,我真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怀疑是我听觉出了问题!我真想马上跳下火车,去医院看一看,找到一个这不是真的的答案……师父的音容笑貌还都在眼前,怎么就……第二天,我就马上给单位请假,又坐上了开往北京的高铁……

  一眨眼,师父离开我们已经两年了。特别是今年,由于新冠肺炎疫情肆虐,让我们更感觉到时间的珍贵,人间真情的宝贵。就像我师父第一次登台的那几句定场诗——“人生在世天天天,日月如梭年年年,富贵之家有有有,贫苦之人寒寒寒……”作为他的弟子,拜师仪式是我终身难忘的。

  那是2010年12月,我接到了人生中非常重要的一个请柬。请柬上几个大字“人民大会堂”,里面写着:董德平同志:诚邀您参加评书大师单田芳先生艺术生涯55周年庆祝活动暨单田芳先生传承收徒及自传《言归正传》首发仪式。

  2010年12月28日,我怀着万分激动喜悦的心情,走进了人民大会堂。当时场面十分壮观,各级领导和嘉宾欢聚一堂,姜昆、常贵田、李金斗、李增瑞等艺术家都到了现场。恒源祥集团董事长刘瑞旗和师父是忘年交,他们在亲切交谈。当时师父穿了一件大红色立领中装,左胸戴的胸花,整个人精神抖擞,满面红光,容光焕发。在收徒仪式上,师父给我们这些弟子们送了评书三件宝,扇子、醒木和手绢,扇面上是师父亲笔给我写的墨宝,四个大字“宠辱不惊”,这也是师父的人生态度。他从艺五十五周年以来,尝尽了酸甜苦辣、颠沛流离,甚至几次面对生死考验,但是无论人生经历多少风雨坎坷、起起落落,都做到了宠辱不惊!师父的自传新书《言归正传》——“单田芳说单田芳”当天也是首发仪式,40多万字,字字都是师父的心里话,道尽家国兴衰、个人荣辱、风雨沧桑70年,长城内外八千里。我记得当时有媒体记者现场采访问师父:“您收徒的标准是什么?”师父环顾四周,目光锁定了我。说道:“德平你过来”我赶紧走到师父身边。师父就对记者讲:“这是我徒弟董德平。我收徒标准首先第一个标准就是政治合格。因为他是一名武警军官,是党培养的干部,也是一名老党员。他政治立场坚定,拥护党的领导,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这肯定是政治合格。第二个标准就是德才兼备。我们说书的,讲究做艺先做人,把人字‘一撇一捺’写好了、写正了再去讲艺术。我的徒弟德平,名字里边就有个德字,我考察下来他品德好,人特别善良,这样的徒弟我才放心。‘才’就更不用说了,他是武警上海总队政治部文工团团长,评书、主持、相声、口技、创作是样样精通。这第三个标准,就是你看看,他往这一站,一身正气,鼻子是鼻子,眼是眼的,眉清目秀,五官端正,这观众看着心里也舒服。这就是我收徒的标准。”听完师父的这番话我很激动,没想到师父对我的评价这么高,还挺不好意思,脸都红了。我就给师父说:“请师父放心!徒弟一定会牢记师父的教诲,认认真真学艺,堂堂正正做人”最后我们全体到场的嘉宾、师父的家人们、徒弟们一起拍了一张大合影。我还单独和师父拍了一张合影,师父的笑容特别特别地灿烂,这张照片至今我一直珍藏着。

  我还记得,师父到上海为全国著名品牌恒源祥发展史录制四十集电视评书《羊神》的时候,我还专门邀请师父到我们武警上海总队政治部文工团指导。那时候正好是冬季,天比较冷,师父顶着寒风来到了我们文工团,主动和官兵们唠家常,了解战士们的生活,特别平易近人,丝毫没有任何架子,官兵们和他聊得特别开心。大伙儿都是小时候每天半导体收音机听着师父的《白眉大侠》《童林传》《隋唐演义》等经典评书长大的。今天现场听到师父的声音,感觉到特别亲切,仿佛又回到了自己的童年时代。师父对文工团的官兵们说:“大家好,我原来也是鞍山曲艺团的,和你们文工团差不多,我们都是文艺工作者,不同的是你们是穿军装的文艺兵,你们主要是为部队官兵服务的,那对你们的要求就要更高,一定要听党的话,刻苦练自己的专业,天道酬勤,只要你付出了肯定有回报。平时要多到基层体验生活,要和战士们打成一片,这样才能把他们的故事讲得生动,才能真实地反映他们火热的训练生活,才能创作出所有官兵们都喜欢的文艺节目,我祝愿咱们的文工团越来越好!祝大家新年快乐、万事如意!”大家都异口同声地对他说:“祝单田芳老师身体健康、万事如意、越来越年轻!”他开心地和文工团的官兵们合影留下了珍贵的照片。

  其实师父单田芳和我有很多地方都挺像的。我俩都是射手座,O型血,性格也比较开朗,特别幽默,喜欢运动,我俩都爱好打篮球。师父说当年他上中学的时候特别喜欢打篮球,几乎都着迷了,虽然个子不高但篮球打得还不错。我和师父都很喜欢狗,他家里的宠物叫大熊,个头很大,就像师父的守护神一样,在师父面前特别温顺。

  我想大家喜欢单田芳的评书,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是喜欢师父的声音,觉着听着这独特的嗓音说评书特别有味道。其实生活中师父的声音也是这样的,这是由于“特殊时期”把嗓子给搞坏了,反倒成了他一个鲜明的特点,大家过耳不忘。但是他对我说尽量不要模仿他的声音,学他的嗓子会把嗓子学坏的,我的声音字正腔圆,像播音员的声音,就按我自己的声音去表演,才会有自己的特点。

  师父还喜欢写书法,有空总会写写字。我说师父您写的书法就像说评书一样,苍劲有力、龙飞凤舞,师父赠过我两幅他的墨宝,正好我属龙,所以师父他就送我一幅“龙飞凤舞”。师父还希望我能够前程似锦,锦上添花,所以还给我写了幅“锦上添花”。

  有时候缘分真的是很神奇,师父就像一个预言家一样。几年之后,我的妻子就叫陆锦花,这幅字就像师父专门为她写的一样,现在就挂在锦花的“花乐坊”艺术工作室墙上。还记得2017年七夕节,我爱人陆锦花举办“弹琴说爱”评弹专场,师父因为身体不佳,不能赶到上海看演出,但是依然坚持带病录了一段祝福视频发给我们。上海大剧院专场演出时,大屏幕上播放了这段祝福视频,“大家好,我是单田芳,祝陆锦花‘弹琴说爱’七夕评弹专场取得圆满成功!”当时全场响起热烈的掌声,因为在座的观众可以说几乎都听过师父的评书,并且师父好长时间没有出现在公众视野中,大家看到师父无比激动和兴奋,不由自主地鼓掌,久久不能平息……这段无比珍贵的视频也成了师父生前给我录的最后一段视频。

  今天,是师父去世两周年纪念日,您慈祥的笑容永远印刻在我的脑海里,您沙哑的声音对我的谆谆教诲还回荡在我的耳边,您在录制电视评书的现场的画面仿佛还在眼前,您对评书热爱、对艺术追求孜孜不倦的精神永远记在我的心间……

  我的恩师,您虽然走了,但是您的评书艺术永远留在人间。您一生说了100多部评书,这无比珍贵的非物质文化遗产将代代相传。师父:现在的年轻人依然可以在网络上听您的评书,有很多青少年仍然是您的粉丝,“单派评书”的魅力不减,“单田芳评书”已经成为中国传统文化的一个重要符号。

  习主席多次强调要传承和弘扬中华优秀传统文化,我作为单派评书的传承人,将会牢记您的嘱托和教诲,不但要传承,还要学习您的创造力,用评书讲好中国故事,用评书讲老百姓喜欢的故事,用评书宣讲“四史”,用评书传播正能量……师父,请您放心!我会和师姐师兄师弟们一起努力把“单派”评书艺术发扬光大!(董德平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网联系。
单田芳
权利保护声明页/Notice to Right Holders 我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