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新闻客户端

近代浙江方志之佳作——写在民国《平阳县志》点校本出版之际

近代浙江方志之佳作——写在民国《平阳县志》点校本出版之际
2021年01月20日 09:03 新浪网 作者 温州日报

  近代浙江方志之佳作——写在民国《平阳县志》点校本出版之际

   2021/01/20 09:03 来源:温州日报瓯网 编辑:单晖 浏览:64

  1937年戊社十周年社员合影,其中参与编撰民国《平阳县志》的有前排右二刘绍宽,右三周喟,右五鲍铭书;后排右一王理孚、右二苏达夫、右三夏绍俅。

  民国《平阳县志》扉页,瑞安杨绍廉署。

俯瞰平阳县城。 陈骋 摄

  1925年版《平阳县志》是民国时期温州唯一刊行的一部县志,学者洪焕椿《浙江方志考》中评为“近代浙江方志之佳作”,是一部名志。在平阳县图书馆地方文献借阅纪录中,此书至今保持着最高的借阅次数。

  日前,历经五年多,由平阳县图书馆整理,赵丹、陈盛奖总校,其点校本在中华书局出版,共130多万字,分上中下三册,上周举行了首发式。它是如何编纂的?主要有什么地方值得今人借鉴?——编者

  陈骋

  师徒配合 功德无量

  1937年,平阳王志澂(王理孚)在致云南状元、曾任浙江提学使的袁嘉谷信中说:“深悔少年轻躁,奔走革命,其所得竟非所望,自分非特无功,且增罪过,于是无意再出,日以垦草修书为务,持之十年,得书近百卷,垦草足养万人。”王氏“垦草”即指开发南麂岛,“修书”即修志,一事功,一文化,可见修志在王氏心目中的地位。

  点校本民国《平阳县志》封面上著者一栏署“王理孚修,符璋总纂,刘绍宽副纂”,有些读者表示不解,怎么把王理孚大名也写在前面?以前谁修志,很多时候就如同谁修桥造路一样,是一项公益事,可谓流芳百世,功德无量。地方长官经常只是提倡者,没有多少经费可以支配,也没有硬性规定什么时候完成。黄宗羲在《再辞张郡侯修志书》中说:“志与史例,其不同者,史则美恶具载,以示褒贬;志则存美去恶,有褒而无贬,然其所去,是亦贬之之例也。”只要不违背儒家的伦理道德,不写丑恶、伤风败俗等内容就行。如民国时期以陈训正(陈布雷堂兄)为主编纂的名志——宁波《鄞县通志》,系集资而刊行,“张传保、赵家荪修,陈训正、马瀛纂”,这样比较自由宽松,容易修出名志,不会有黄宗羲“公志每不如私志”之叹。王理孚家财雄厚,其恩师刘绍宽出任新志编纂的主要人物,当然会鼎力相助。

  《刘绍宽日记》民国四年(1915)四月廿五日载:“为修县志事开会,议举修志主任王志澂,得廿四票。”王理孚当选为修志局主任。其实早在民国二年(1913),县知事项霈就因禁烟罚金多余下来的钱问大家有什么用,都说修志好,于是推举王理孚负责修志这件事。开局才三年,禁烟罚款用完,其间曾发生“公款为人挪用,暂行停办”的事。接着陆维李知事向省长请示,批准在田赋(土地税)上另外征收一份钱,限期为两年,其实不够用。至1925年《平阳县志》刊刻成书,差不多七年,经费不够的部分都由王理孚支出,才没有“断炊”的时候。

  刘绍宽聘请永嘉寓公、学者符璋任总纂,自任副纂,周喟、鲍铭书、夏绍俅、刘蛰(刘绍宽胞弟绍瑀)任分纂,各当一面。从厚庄日记中的修志部分看,符总纂好像一天也没有来平阳修志局现场办公过,后来应邀写了一篇序说“刘君素服膺章实斋书,又兼综各家,不暖姝一先生说以自胶柱,与余持论多合。又为故训导钱塘吴承志、故户部瑞安孙诒让高足,渊源有自,学行并优,所约诸君一皆沆瀣,故余绝无异同”,最后说“且得挂名简端,为深幸焉”,自认总纂一职是挂名的,诚实不欺,学人风范。

  继承创新 渊源有自

  近代以来,新事物层出不穷,新志内容如何与旧志衔接?有时枘凿难符。平阳县知事沈陈棨在《平阳县志序》中说:“刘君又言:今之修志者,自清以前断代为书,民国以后别撰新志,以新旧政制每相悬绝,通合为一,檃栝为难。”沈知事认为还是要合在一起,“若惮于制裁,断代纪述,乃苟简操觚而已,非著书之正式也”。

  据厚庄日记载,民国二十五年(1936)永嘉区准备修志,孙孟晋主前清截为府志,民国另为区志;刘景晨主专修民国为区志;杨雨苏主从前皆通为区志,最后区志没有修成。民国《平阳县志》充分吸收乾隆《平阳县志》,这样就不需要再看以前的旧志,而且在很多地方进行了创新,保证新酒能很好地装进旧瓶。

  光绪年间,俞樾弟子、平阳训导吴承志(吴祁甫)已开始编纂《平阳县志》,历时十多年,已初步成稿。《刘绍宽日记》载:“吴祁甫师承志纂修《平阳县志》粗成,谋梓,同人为筹刻赀,即午设席于婴局,议加米每石钱一千文库卷,每户另发小票,注明一年即止,为法颇便。”后来没实行,经费没落实,再加上受到孙诒让等人的反对。后来这部志归他另一位门生陈筱垞保存。民国四年,厚庄在日记中说:“夜陈少文承绂来,言吴祁甫师县志稿如得赠束脩,可以取出。”要看要用,得付费,后来志稿还是供刘绍宽他们使用。刘绍宽继承其师修志的成果,把这部志稿加以吸收消化,成为民国《平志》重要的组成部分。

  此外,民国《平阳县志》内容全面,比如关于金钱会,起事一方与对抗一方都有记载,而1993年版《平阳县志》,把旧志(指民国《平志》)很多内容、很多人物(包括不是很重要的人物)都进行删削,如列女节妇、孝义等。如想全面了解金钱会历史,还得看民国《平志》。当代第一轮修志,一般根据自己需要删取旧志。其实修志如造谱,新族谱出来,一般不用看旧谱,现在新志出来,还得看旧志,一本不够,还要看两本、三本……

  “三书”结合 “四善”臻美

  董朴垞《孙诒让学记》中交游部分刘绍宽传略说:“绍宽自辞中学后,纂修《平阳县志》垂十年,裒然成集。其体尽法章氏实斋‘三书’例,特详文徵,为近出新志之冠。”“三书”即指志书由志、掌故、文徵三部分组成。民国《平志》九十八卷,文徵共三十六卷,占全志三分之一多。现在点校本分上、中、下三册,文徵部分刚好全部分在下册。

  清代乾嘉时期修志及其相关的方志理论有两大家,一是皖派戴震,研究《水经注》,其修志实践及方志理论,注重地理沿革;一是浙东学派章学诚(字实斋),研究历史文献,就注重文徵。“刘君素服膺章实斋书”(符璋语),刘绍宽编志,重视对文献的搜罗,可谓毕其功于一役。学者陈增杰先生在点校本首发式上说它内容丰富,谨慎严密,都注有出处,有线索可查,给后人提供了很大的方便。如其中人物志,很多事迹都是以后面文徵中的文献(如墓志铭等)为依据。

  这部志书主要优点,符璋在序中概况为“四善”:体例之善、搜罗之善、考据之善、叙述之善。符氏已说得很具体精确,不佞再了啰嗦几句。如考据,刘绍宽师承考据大家吴承志,有专攻。引用吴氏志稿时,很多地方注曰“吴纂”,不掠师之美。如不同意其师考证,即实事求是,说明理由。全志小字夹注触目皆是,旧志、档案、采访、吴纂、纂(新写的),等等,分得一清二楚。他在《重修平阳县志跋》中说:“至于事迹出处,未敢一字臆撰。”犹如杜甫诗“无一字无来处”,这部志书是典范之作,确实值得今人借镜。至于“叙述之善”,如此志每卷前面序言就写得简明扼要,精彩纷呈,以致他把这些短文都收入自己《厚庄诗文续集》中。

  刘绍宽编纂民国《平阳县志》,从四十九岁到五十九岁,正是年富力强之时,兼具史才、史学、史识之“三长”,复具史德,偕高足王理孚及其同仁,整整十年,磨成一剑,成为一方名志。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网联系。
平阳县志
权利保护声明页/Notice to Right Holders 我要反馈

新浪热榜

微博/微信扫码去APP查看

新浪新闻意见反馈留言板 400-052-0066 欢迎批评指正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4000520066
举报邮箱:jubao@vip.sina.com

Copyright © 1996-2021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