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新闻客户端

散文 | 摘杨桃

散文 | 摘杨桃
2020年12月28日 09:25 新浪网 作者 长沙晚报

  ■吴丽珊

  听说我们到了广州,在那工作的一位老同学马上过来接我们去玩。热情洋溢的他们两口子,用一处处美景、一道道美食盛情款待我们,还安排了摘杨桃活动。

  摘杨桃?我兴奋不已。来广州这些天,见过这里很多果子很特殊,直接结在树干上,不但菠萝蜜这样的大型果如此,就是一种与构树果实很像的小果,也挤挤挨挨地从树干的根部直接往上排。杨桃树长什么样,它的果实也会结在树干吗?我充满好奇。看过了美景,吃过了美食,采摘,又将是另一种体验,值得期待,于是欣然前往。

  这是一个位于小山半腰的会所。老同学告诉我们,杨桃树就栽在会所的院子里。院子外面还有大片的果林,如菠萝蜜、芒果、荔枝等,也是会所的。

  热情的会所女老板站在门口迎接我们,引我们到大厅品尝杨桃。宽大的梨花木桌上,一个硕大的白瓷盘,里面码满了黄里透着隐隐青色的杨桃。椭圆的身子,有五条凸起的棱,胖嘟嘟的,像海参。从两端看,又如一颗颗可爱的五角星。蜡质的表皮,光滑得可以照见人影,清洗过的水珠留在上面,欲滴还休,楚楚动人。老同学拿起一个,削好皮,分给我们。接过来,手里便满是果汁,一股淡淡的清香钻入鼻孔,勾起浓浓的食欲。咬一口,甜甜的,汁多香纯,满口生津,美味极了。

  会所的院子里,有一个小水池,十几棵杨桃树绕池而立。老板说,这些树十多年了,树干水桶粗,树高十米以上。它的叶子与杨梅树的叶子相似,只是更长更尖。

  杨桃没结在树干上,也跟我家乡的果子一样,是结在树枝上。树叶浓密,杨桃便有了犹抱琵琶半遮面的羞羞答答。水池这边的树枝离地很高,徒手无法摘到。看到水池另一边的一棵树,离地不远有一根很大的横枝,我们便迫不及待地扑过去。只见杨桃如紫金花穗一般,从开叉处到枝头,密密麻麻地排列着,大的如拳头,小的似鸡蛋。我们掏出手机,一顿狂拍,拍够了,才捡黄色的动手摘。也许是这根枝太便于采摘,黄的所剩不多,大多果子还是碧玉般茵绿的颜色,我们只挑得不多的几个。

  望向池心上空的枝丫,那密密麻麻的金黄果实,犹如夜空中闪烁的星星,又似向我们挑衅的坏笑。

  心有不甘,却苦于够不着,只能望“杨”兴叹,老同学却说有办法。她走向墙边,那里有一排工具,一律的十来米长的钢管,顶端装着个小小的网兜。

  她拿起一个,让网子靠近一颗黄色的杨桃,轻轻一提,杨桃便落入兜里。她缩回手,网兜便到了我面前,我从兜里取出杨桃,放入地上的袋子。

  一会儿,我们就摘了很多。这些杨桃,表皮光滑,温润如玉,让人爱不释手。遗憾的是,有些被鸟啄坏了。老板说,鸟儿最精,它们啄过的,肯定最甜。我笑了,看来是“被上帝啃过的苹果”。我们将它们放在旁边,待累了,一边休整,一边吃着“被上帝啃过的苹果”,果然,特别甜。

  我也想尝一尝从高枝摘杨桃的滋味,于是,拿起一个工具,对着最高处的一颗杨桃,将网兜送过去。谁知,根本不听使唤,无论怎样努力,钢管始终摇晃不定。我屏声静气,慢慢靠近,眼看就要够着了,呯,杨桃掉水里了。

  放下工具,让发酸的手臂恢复过来。同时我想,何必要揪着最高处不放?低枝上不是也结得挤挤挨挨吗?我瞅准最低处一颗杨桃,慢慢将网兜靠近,用力一提,杨桃稳稳落入兜里。有了这成功的喜悦,我信心倍增,循序渐进,一步步提高杨桃的位置,终于摘到了最高处的果子。

  这种体验让我非常高兴。若是以前,我会不遗余力死磕到底,不惜弄得自己精疲力竭,惨败而归。其实,成功的方法何止一条,迂回曲折,也许有意想不到的惊喜。况且,成功真的那么重要?量力而为,适时地向自己认怂,难道不是明智之举?

  在夕阳慈爱的抚摸中,我们收获得满满当当,满满的杨桃,满满的喜悦,满满的情谊。而我,在他们之外,更多了一层意想不到的收获。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网联系。
杨桃
权利保护声明页/Notice to Right Holders 我要反馈

新浪热榜

微博/微信扫码去APP查看

新浪新闻意见反馈留言板 400-052-0066 欢迎批评指正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4000520066
举报邮箱:jubao@vip.sina.com

Copyright © 1996-2021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