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团1931是如何一步步走向灭亡的

女团1931是如何一步步走向灭亡的
2018年05月15日 19:31 新浪看点

2017年的平安夜,对于一些人来说可能是一个不眠之夜。女团1931才刚刚过完了自己的三周岁生日之后还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就迎来了自己的"寿终正寝之日"。虽然终止运营的微博公告正文只有短短的三行文字,但这背后其实是隐藏着成员和工作人员们太多的辛酸与无奈。许多不明真相的吃瓜群众纷纷在这条告别微博底下点赞和留言,并表示自己是"直到'倒闭'了才知道原来有这么一个女团"。这条微博的转发、评论和点赞的互动数量也是1931组合自从开通微博以后所收获到的最多的一条。

女团1931是如何一步步走向灭亡的

随后的一段时间内,不断的有公众号和自媒体人选择拿这个来说事。其中一部分人是从资本的角度和公司的运营层面来评价这件事情的,也有些人着重评价国内的偶像娱乐生态环境,但不乏仍然有蛮多人的评论是属于那种完全不清楚情况、就单纯只是来无脑跟风蹭流量的。为了避免被人当成是贴热度,同时也减少各位看官在同一时间段内阅读到太多同类型、同主题的文章而产生疲倦感,鄙人选择在关停的风波过去了一段时间以后再来跟大家聊聊女团1931的从起到落。

2014年11月27日:成军

不太关注国内组合和娱乐圈消息的朋友,可能也并不知道有这么一件"大事情"的发生。翻看回当时的新闻报道不难看出,其实当时经纪公司欢聚娱乐对这个女团还是赋予了极高的厚望的。无论是背靠上市公司的强大平台作为后盾,还是放话要高额注资的"五亿试错",再到邀请知名音乐人陈耀川担任总制作人的豪华阵容。且不说这三项条件,就算是只能得到其中一个条件的支持都已实属不易了,更何况1931组合才刚刚出道就能够获得三大BUFF(光环)的加成。可以毫不夸张地说,1931就是那种"含着金汤匙出生"的被上天选中的孩子。

女团1931是如何一步步走向灭亡的

对于一些不太关注音乐界的朋友们来说,陈耀川这个名字似乎会让人感到有些陌生。但是,你一定曾经听过他参与词曲创作的脍炙人口的经典国语歌曲,比如《忘情水》、《天意》、《单身情歌》、《中国人》等等,说不定你和朋友在KTV点歌的时候屏幕上就曾一闪而过他的大名,或许你还没有留意到呢。

女团1931是如何一步步走向灭亡的

如果你是十分了解音乐行业的各种内幕的资深人士,那么你也一定知道,为什么张杰当年参加了东方卫视的"我型我秀"比赛获得总冠军之后还要义无反顾地去参加湖南卫视的"快乐男声";你也一定知道为什么薛之谦、刘维出道的时间如此之早却在将近十年的漫长时间里默默无闻。一旦提到这几位人物的演艺生涯,就不得不提到一家经纪公司——上腾娱乐。而陈耀川先生,正是这家公司的总经理和负责人。

女团1931是如何一步步走向灭亡的

在1931出道接受采访时,陈耀川把1931组合的模式称之为是"第三代造星模式"。按照他自己的话来说,第一代造星模式指的是传统的艺人包装、通过发行唱片或举办演唱会等形式进行宣传;第二代造星模式是指通过电视直播的方式进行比赛、从众多的参赛者当中海选出合适的艺人(如前文所提到的"我型我秀"、"快乐男声"以及同时期的"超级女声"等等);而被冠以第三代造星模式的1931组合则是指通过互联网为主要形式和载体进行培养及传播的。至于是如何通过互联网进行宣传、艺人需要参与的活动有些什么、粉丝又是如何与组合成员进行互动的,这些在报道中都没有具体明说。不知道是陈老师想卖个关子、留些悬念,还是说陈老师自己也没搞清楚互联网是个什么东西、也没有想好接下来的每一步应该如何发展。

女团1931是如何一步步走向灭亡的

其实陈老师对互联网的了解程度到底有多深,从他为1931组合所创作的单曲《谢谢你@ 我》就可见一斑。"@"(读作at)是一个比较具有代表性的互联网符号,at在英语里可以表示为"在……方位"。例如在收发邮件、填写电子邮箱地址的时候就会用到"abc@xxx.com"这样的格式,意思是位于"xxx.com"邮件服务器上的"abc"用户。而随着Twitter、微博等新形式的流行,"@"的意思又被延伸成了"提到某人",例如在转发微博的时候就经常会出现这一符号。而在这首歌的歌词里,"@"的意思被单纯理解成了"联系","谢谢你@ 我"的意思就等同于"谢谢你联系我"。这种简单粗暴的解读方式有点像现在一部分人会把"打call"等同于"加油"一样,让人听得一头雾水。

女团1931是如何一步步走向灭亡的

另外,出道时的新闻通稿内还提到"1931女团将在(2014年)12月份发行首张的EP,明年(2015年)4月份会发行第一张专辑",然而事实的情况是1931直至结业为止都没有面向公众发行任何实体专辑。根据QQ音乐内上传的可供查阅的资料显示,1931女子偶像组合总共发布了134首单曲(含公演曲目),这个体量如果按照一张专辑12首歌曲来计算的话,其实是足以发行12张甚至更多张专辑的。然而可惜的是,这个基于互联网思维打造的偶像组合恐怕真的就只能在互联网上才能寻得到足迹了。至于是因为经纪公司尚未获得音像制品的发行证照,或是说运营还没有想好如何对策划发行的专辑进行配套的宣传活动(例如随CD附赠握手券、合影券是偶像女团常见的做法),还是说是另有隐情,粉丝们都不得而知。这也成为了一大未解之谜。

2015年1月:第一部自制综艺

对于刚刚出道的艺人来说,如何获得更高的曝光度通常来说都是一大难题。传统艺人当中有些会选择通过参加电视综艺或者拍摄平面杂志写真、电影、电视剧等方式让更多的人认识。而对于人数众多的团体组合来说,用这样的方式显然是不切实际的。即便是现在如日中天的组合团体,都只能够从组合里面选取其中的几名成员参与大电影、电视台节目、电视剧等的录制活动。参考其他同类型的女子组合,自制团体综艺都是一种低成本、高输出的展现方式。既能够尽可能的让组合里的每一位成员都有展现自我特点的机会,也能够让观众更加全面、深刻的了解到组合里成员的性情、风格和习惯,"确认过眼神,遇上对的人"。

女团1931是如何一步步走向灭亡的

在优酷网站的1931帐号上现在依然可以搜索到这部综艺——《1931红白PK大战》。综艺一共被剪辑成了12集,按照当时1931的分组由红队和白队两支队伍进行PK对战,通过在游乐场里做一些类似竞技比赛的小游戏,获胜的队伍可以获得奖励,而失败的队伍则要接受"残酷"的惩罚。虽然说这样的套路形式屡见不鲜,但是能够有一种这样的方式让成员向粉丝和观众介绍自己,同时也能够增进队员之间相互的了解、培养彼此的默契感,还是十分难得的。在此之后,1931又推出了诸如《偶像不像话》、《1931带你游广州》等等视频综艺或直播栏目。可惜的是,这些节目似乎除了自己家的粉丝之外并没有得到太多人的关注。

2015年3月:外墙广告

确实,酒香也怕巷子深。说实在的,1931作为音乐组合摸爬滚打、经过了这么些年的发展,仍然没能够进入大众视野,宣传推广不到位是主要问题。但其实,1931在这方面还是做了一些努力的。比如说,在2015年3月3日至3月5日,1931组合就曾在南方都市报楼顶、北京路步行街、国际金融中心以及广州大道北红星美凯龙侧边的电子广告屏上投放了为期3天的轮播静态广告。实在是令人搞不懂的是,作为一个音乐组合,没有选择去推广自己的歌曲和音乐作品,而是在大街上找了一个几乎没有人会去看的广告位上投放一个PPT照片,这种毫无效果的做法到底意义何在。

女团1931是如何一步步走向灭亡的

然而,1931组合似乎对这样的静态广告宣传方式情有独钟。在后来《与你的季节》公演启动以后,运营又选择在广州的各个报刊亭外投放静态的宣传广告。难道说是因为自身深处羊城创意产业园腹地,所以在使用报业集团的宣传渠道可以享受折扣或优惠吗?

女团1931是如何一步步走向灭亡的

2015年3月31日:红毯外务

在出道还不到半年的时候,1931组合就受到邀约、前去参加了一次时尚大赏的红毯出场表演活动。正所谓说"背靠大树好乘凉",偶像艺人能否得到优质的资源和外务取决于经纪公司在行业内的运作水平。同样的,明星能否得到粉丝们的支持也是对经纪公司的一大考验。在活动开始之前,1931官方微博就发布消息预告了这场活动。然而,实际上当时在现场并没有设置任何的粉丝通道或是席位。甚至有的粉丝后来还发微博说本来前往现场想要一睹女团风采的,却被现场的安保人员无情的给拒绝在外了。既然官方已经在微博上向粉丝推送了活动的消息,那么为什么不能够做到把现场的接待工作也安排到位呢?如果说这是一场不方便对外公开的内部活动,那么为什么还要将预告消息发布到微博上让粉丝们都看到呢?

更加令人感到尴尬的是,这次活动的议程安排上虽然有提到红毯入场的环节和时刻表,但是并没有写明"1931组合"或者是参加成员的名字。也就是说,当时在场的所有嘉宾和工作人员(除了介绍入场的主持人之外)都不知道有这么一个组合的到访。在红毯亮相后,仍然有许多现场观众表示"不认识"、或是"没听说过",但是觉得"很漂亮"。其实,如果在这一环节的时候能够留出时间让成员做一回简单的个人介绍,又或者在现场通过易拉宝、派发传单等其他方式抓住时机进行宣传,吸引一些路人的关注,那么这一次活动的出场机会就可以说是没有白白浪费。可能是吸取了这次活动的经验教训,在之后的其他活动(比如说漫展等)的时候,凡是有1931组合出场的互动环节,都会在现场的大屏幕投影出组合的成员名单、微博昵称、官方应援QQ群号等相关信息,有的时候还会有工作人员手持微博、微信的二维码以供现场观众朋友扫描、添加关注,方便进行后续的宣传推广工作。

女团1931是如何一步步走向灭亡的

2015年4月24日:拼盘演唱会

2015年4月24日,出道仅五个月的1931组合就迎来了一场能够站上大舞台的演唱会。这场由广东南方电视台主办的娱乐频道栏目组三周年庆典邀请了包括东山少爷在内的本土知名歌手共同参与。作为同台演出的嘉宾,1931组合的出场表现可谓是靓丽养眼。同样值得表扬的还有应援会的管理人员和经纪公司的联络人员。无论是从活动筹备前收集、统计参加的粉丝名单,还是到开场前分配门票、派发应援品,再到活动结束后还额外安排粉丝与女团成员们的见面、合影,都足以见得此次活动的组织者对粉丝参与的重视程度。可能一些经常参加这类活动的粉丝对此已经是司空见惯了,可是要知道这个态度与一个月之前的粉丝待遇形成了多么巨大的反差和对比。艺人的事业发展离不开粉丝的配合与支持,而经纪公司与粉丝、应援会之间的关系更是重中之重。但其实,经纪公司与粉丝之间"斗智斗勇"的故事这时候才刚刚开始。

女团1931是如何一步步走向灭亡的

2015年12月25日:剧场首演

虽然1931剧场早已落地建成,但似乎1931组合在1931剧场里的公开表演除了出道发布会之外就再无其他的机会。作为以剧场为基础的偶像女团,如果缺少了日常公演那一定是不完整的。在经历了紧锣密鼓的编排及训练,并定向邀请部分粉丝参与进行了8月、9月、10月的多场"内测"公演之后,1931组合终于在(2015年)11月27日的出道一周年发布会上敲定了公演时间。同时也宣布了公演的票价——座票168元/张、站票80元/张。这个与国内另一知名女团完全相同的价格也十分容易让人产生联想。可能是由于市场竞争策略的不同,1931组合选择走亲民的低价路线,推出了一款会费100元/年的VIP会员系统,成为VIP会员后可以按照优惠价(座票31元/张、站票19元/张)购买公演门票。"只需19元,你就能观看长达两个小时的少女歌舞表演"这个梗也正是从这里开始的。公演的模式也与许多的日系女团类似,分为全员歌曲、UNIT(单元)歌曲、自由聊天、Encore(返场)歌曲、Solo(个人独奏)歌曲、击掌离场、粉丝投票等环节。

不难看出,其实从形式和演出的风格上来说1931组合还是大量的借鉴了日系偶像组合。但是,只学习模仿了公演活动这一项,却从不发行实体专辑。几乎不举办全员握手会、签名会和合影会,也不举办能够让全体粉丝参与投票的年度总选举。这让1931组合沦为了一个"四不像"风格的组合。

女团1931是如何一步步走向灭亡的

2016年4月29日:第二季首演,强敌来袭

在经历了第一套原创公演的洗礼以后,1931组合似乎也开始进入了一个稳步向前的阶段,并在2016年4月29日推出了第二套原创公演。之后又开通了公演网络直播的观看渠道。积极向上的进步势头也让大家对这个新生代组合充满了信心和期待。但是,出道一年多以来的努力还没能够带来足够强大的实力。粉丝基础不够牢固,在本地也缺乏知名度。这无疑是给1931组合的发展带来了不少的挑战和隐藏的危机。

女团1931是如何一步步走向灭亡的

在出道一周年的媒体发布会上,就有记者向1931组合成员提问到"如何看待国内的另外一个女子组合与自己的对比",当时1931成员吴茜作为代表发言的时候就表示"我们与她们最大的区别就是我们在广州,而她们在上海",还表示说"如果她们愿意的话,随时欢迎过来广州玩"。这句话在时隔半年之后得到了灵验——这个原本在上海一家独大的女子团体选择在广州开设自己的分团。

女团1931是如何一步步走向灭亡的

在网络的公开讨论渠道(如微博、贴吧)上,两个女团的粉丝互相称呼对方粉丝为"敌军"。而在剧场里,这两个女团的粉丝却是高度的重合,大家其乐融融地坐在同一片屋檐下为小偶像应援。一些粉丝选择在周末的下午看这个女团、晚上又去看另一个女团。更有甚者坐在这个女团的剧场里,吹着空调、连着Wifi无线信号用手机或平板看另一个女团的公演直播。与其说这两个女团是在抢占整片的广州音乐市场,倒不如说是在广州地区为数不多的"偶像宅"之中展开拉锯争夺战。1931组合明明在广州地区抢先一步出道、建立剧场并制作发布了国内第一套原创公演,理应拥有比其他后入竞争者更大的优势,但实际上并不然。

2016年5月:校园宣传

也许是年轻人更加能够接受新鲜事物的缘故,1931组合的粉丝里面有大部分都是在校的大学生、或是刚刚毕业不久的年轻人。他们有着较为空闲的时间,能够时常参加经纪公司组织的各类活动。相比于处在工薪阶层的上班族来说,他们(大学生们)的经济压力相对来说都会比较轻松。虽然手头可能并不算是富裕,但是也能够尽自己最大的能力来支持自己所喜爱的事物和偶像。或许是经纪公司也注意到了这一点,无论是1931组合或是国内其他的组合和年轻艺人,都纷纷选择把目光投向了校园市场。

女团1931是如何一步步走向灭亡的

1931组合的校园宣传活动选择在第二季公演《蜕变之光》首演后进行,同时配合新公演的宣传工作。选择的地点包括中山大学、华南理工大学等在内的广州本地五所知名高等院校。宣传的方式主要是由1931成员亲自出马向校道上过往的学生随机做一些简单的互动问题,然后向他们和其他在场的大学生们宣传1931组合和新公演。整个过程会在YY频道1931上面进行全程同步的视频直播。活动的时间也选择在正午12点左右,那个时候的学生们正好放课,通往饭堂的道路上会有很多的学生走过。而且,即便是不能到现场应援的粉丝和观众也比较容易抽出时间在线观看网络直播。

然而,这一轮校园行的推广效果似乎也并不太理想。首先,在时间的选择上,定在了人们都饥肠辘辘的午间时分。那个时候刚刚结束课程的学生们都一心只想快一点奔向饭堂,并不想理会路上遇到的"麻烦的"陌生人。其次,在某次校园行的活动当中,还安排了1931成员一个人在校内主干道上进行舞蹈表演。且不说这会让成员表现得十分尴尬,而且聚集的粉丝和不明情况的路人围观都会阻碍整条车道,极其容易引发交通隐患。另外,在当时向在校学生和路人派发的传单上,给出的宣传优惠方案是"办理100元的VIP即赠送公演座票(价值31元)一张"。对于自己完全不熟悉的一个偶像组合和价格为100元人民币的"会员",相信绝大部分在校学生在不了解的情况下和从来没有看过公演之前都不会轻易买账的。

2016年6月:雇人上座事件

去过1931剧场的朋友们应该都知道,剧场内的整体建设相对来说是比较宽大舒适的,能够同时容纳超过三百人在场观看。即便如此,如果遇上媒体发布会、队伍联合演出等特殊场次活动的时候,连两边的过道上都会站满了人。然而,特殊活动并不是天天都有。轮到日常公演的时候,如果到场人数又比较少的话,整个剧场就会显得十分空旷,让人看起来有一种冷冷清清的感觉。

为此,运营人员也尝试做出过一些努力,以提高上座率完成KPI(绩效考核)。其中有一项做法就是,通过寻找第三方平台(中介)发布兼职消息,雇佣在校大学生或者社会兼职人员免费前往剧场"充场"观看公演,同时还提供免费的包车接送服务并且按场次和人数给予相应的报酬。这些兼职人员的素质层次不齐,有些人在剧场内玩手机的玩手机、睡觉的睡觉,甚至还用尖锐的笑声嘲笑剧场内打call的粉丝。此举引发了自掏腰包、舟车劳顿地前往剧场观看公演的粉丝们的强烈不满。

其实在一个月之前的校园行活动的时候,运营人员就曾做出过类似的行为。在五次的校园行开始之前,运营人员都会事先通过某兼职APP发布需要在校学生帮忙"充场"的兼职任务,并将报名成功的兼职学生拉入一个统一的微信交流群。然后由运营人员在校园行活动当天在指定地点集合兼职学生并分配任务。很显然,这种直接给观众"塞钱"的做法是能够在短时间之内给知名度并不高的组合带来肉眼可见的"人气"效果的。于是乎,运营人员再次如法炮制,将这一做法推行到了1931日常的剧场公演上。

女团1931是如何一步步走向灭亡的

虽然说后来官方出面作出了处理,但是这次事件还是暴露出部分STAFF(工作人员)内心浮躁、急于求成的工作态度和工作作风。其实,就连运营人员自己心里也很清楚1931组合在娱乐圈的地位并不高、影响力也不足。但是,运营人员却不去想想如何在正道上面做多一些努力,反倒是耍起了小聪明、动了歪心思,想要通过借助一些旁门左道来制造一种"虚假繁荣"的景象。这也为1931组合最终的悲惨结局埋下了伏笔。

2016年12月:马剑越爆红

在2016年的12月份,1931组合成员马剑越终于接到了她在2016年里的第一个单人外务。而那天,距离2016年结束也就只剩下不到20天的时间了。这也就意味着,在过去的340多天的时间内,马剑越除了日常公演和跟随组合出席活动以外,没有任何的个人通告。但其实,这种情况在1931组合的其他成员身上,或是国内其他组合里的非人气成员当中,都是非常普遍存在的。只不过这一"真相"被这位女团成员亲口"吐槽"出来之后,意外的得到了广大群众的热烈反应,从而瞬间红遍网络。

女团1931是如何一步步走向灭亡的

有一部分的媒体从业者认为,马剑越仅仅是借助一期的网络综艺就可以在网络上一夜之间爆红,这只是一种偶然的现象。而经纪公司在接受采访时则认为,马剑越的走红是一种"必然"。但实际上,这两者的说法都存在有瑕疵。马剑越的走红事例,其实是一次"实力+运气"的真实写照。如果不是马剑越个人幽默风趣的说话风格,能够把"一年只有一个通告"这样明明十分可怜和悲惨的遭遇用一种轻松愉快、令人发笑的口吻传递出来,可能也并不会有人关注她、关注国内的女子团体。凭空设想一下,假如说是让1931组合里的其他成员来参与这期综艺的录制,可能就不一定能够达到如此精彩的综艺娱乐效果了。从另一个方面来说,经纪公司声称这是一个必然的结果,其实也未必就是。如果说经纪公司真的有如此强大的策划能力和运营实力能够随随便便就捧红一名成员的话,那么请问经纪公司在过去的这么几年的时间里面为什么没能够展现出来呢?为什么不能将同样的方法再次运用在1931组合里的其他成员身上呢?为什么1931组合最终还是难以逃脱被终止运营的厄运呢?

女团1931是如何一步步走向灭亡的

邓爷爷曾经说过,"要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先富带动后富"。而在团体组合的运营之中,也印证了这一真理。组合成员人数众多,如果想要让这个组合能够出名,那么就必须要让其中的一部分或者是某几个具有独特代表性的成员先火起来,然后再让先出名的成员带动整个组合以及组合里的其他成员出名。经纪公司的负责人员在接受采访的时候也默认了这一点。其实,如果经纪公司能够早一点在运营初期就确立下明细的宣传、推广方案,集中力量和资源在几位固定的成员身上,那么结局可能就要被改写了。

女团1931是如何一步步走向灭亡的

不得不说,欢聚传媒真是心大,能够放心让组合成员单独出去参加其他同类型公司的综艺栏目面试。这种情况如果要是放在其他的经纪公司里面的话,"私自接活"的艺人必定是会受到最严苛的惩罚。不知道是否因为当时马剑越已经确认临近毕业(退团),还是说经纪公司是有意而为之。总之,这一次操作的结果就是让马剑越这个名字瞬间爆红网络。看过这集视频的观众们都记住了她这张爱搞怪的脸,同时也让"一年只有一个通告"、"19元观看两小时少女歌舞演出"、"老板有钱花5亿弄个女团玩玩"等经典名句成为了行业内乃至互联网上流行的笑料。即便如此,1931组合也并没有因此而声名大噪。

2017年3月18日:首届MPM总选举开催

只要一提到日系偶像女团,就不得不说的一项特色的活动——"总选举"。这是一种来源于日本议会议员的选举方式,参选者需要通过形式各异的拉票活动向选民表达自己的思想和理念并获取信任,选民则要根据自己的意愿为所支持的竞选者进行投票。这种在日本政治文化中非常普及的竞选形式,经过日本地下女团的借鉴后发展成为了决定组合成员排名的一种特别的方式。

要想让一个团体成为全国范围内知名的组合,首先要培养几位能够独当一面的成员。而在如何选人这个问题上,不同的人都会产生不同的看法。经纪公司在艺人出道初期会出于运营人员的考量着重选取几位合适的对象(粉丝们称之为"官推"),而粉丝们又会根据自己的喜爱特别关注一些成员(粉丝们称之为"民推")。至于真正受欢迎的是"官推"还是"民推",最终都需要通过"总选举"这块试金石来验证。

然而,作为带有日系偶像女团血统的1931组合,并没有完整地继承下这一光荣"传统"。即便如此,1931组合还是不愿意舍弃"粉丝投票"这种既简单粗暴、又公平公开的方式。2017年3月12日,欢聚传媒发布公告宣布将在3月18日至5月20日举办"第一届1931剧场MPM(the most popular member最受欢迎成员)选拔"活动。

这场剧场选拔活动为1931剧场带来了前所未有的公演门票销量,几乎场场门票售罄的局面逼迫得运营部门不得不下架了一部分网络销售的公演座票,以便保证至少有10张座票能够在当天进行现场销售、先到先得。官方网站售票渠道上面剩余票数的显示方式也从原来的完全显示变为了只在余票少于10张的时候才进行显示。可能是由于马剑越走红的流量余波影响,一些广州本地或者是周边城市的观众抱着猎奇的心理前往剧场想要亲眼目睹这价值19元的两小时歌舞表演,却因为不巧碰上了MPM活动而无功而返。

但实际上,门票开售后马上就被一抢而空的情况出现也并不意味着剧场的每一个座位都能够被坐满,因为大量售出的门票都聚集在了小部分人的手中。这些来自各家应援会的粉丝以原价甚至高于原价的价格从其他观众手里收购整票或者单张投票权,只为了给自己的小偶像争取到更多的选票。于是乎,一场原本用来检测成员"泛人气"的、由到场观众自行自愿进行投票的活动,变成了各个应援组织和粉丝之间资金实力的对决。

然而,这场MPM选拔活动并没有采用日系女团的常见"套路"——使用附赠在唱片EP里的投票券进行投票,而是将投票权用另外打印出来的一张A4纸"选票"派发给兑换公演门票的观众。如果说是按照常规的出售专辑的方式赠送投票券的话,那么说成是"比一比谁家粉丝花的钱更多"的活动也无可厚非。毕竟对于运营公司来说,一方面可以增加CD的销量,另一方面也不用过于担心投票活动会给其他粉丝或观众带来负面影响。毕竟如果光碟卖完了的话,只需要再催促唱片公司加紧印制就可以解决问题了。可是1931组合的MPM选拔活动,却是一场"不正宗"的投票活动。对于运营公司而言,由于剧场的座位数量是有限的,所以每场公演只能印发固定数量的投票券,封顶也不过是每场三百张的样子。本来想用举办活动的方式刺激公演的上座率,结果却出现"票卖出去了,但座位没有坐满"的尴尬局面。而对于剧场粉丝来说,需要花费大价钱从各种渠道收集投票券,劳命伤财不说,还需要每个星期都坚持亲临剧场"打卡签到",从有限的投票券当中最大限度的去为小偶像争取机会。对于其他只是想要来"凑热闹"的路人粉丝来说,由于没有办法通过公开的正规渠道购买到公演门票,吃了"闭门羹"自然会心生不悦。而对于无法亲临剧场的外地粉丝来讲,明明是能够为自己的小偶像应援支持的活动,但自己却由于距离遥远的原因无法亲身参与其中,"有钱也没地方花",更是无奈。原本是可以创造运营公司与粉丝之间"双赢"局面的投票选举活动,最后却闹成了"'四'败俱伤",真的是得不偿失。虽然说这场活动结束以后运营公司也实现了当初的承诺,为获胜的成员兑现了包括个人单曲、SOLO MV(个人定制音乐短片)、个人生写真拍摄、个人握手合影签名会等在内的资源,但这场第一届举办的活动同时也成为最后一届的活动了。

女团1931是如何一步步走向灭亡的

2017年10月4日:院线大电影

大舞台、大荧幕,是许多少女的美好向往,对于女团组合的成员来说当然也不例外。这部由1931组合三位成员参演的《光影之战》先是以网络大电影的形式在几家视频网站提供播放,后来又在十一国庆假期定档为院线电影。虽然这部电影在许多二三线城市根本就没有排片,即便是在1931组合的大本营广州也有许多电影院不选择排片。在为数不多的几家排片的电影院中,大部分电影院又把这部电影安排在了上午10点钟这样的边缘时间。唯独一家位于北京路附近的电影院选择安排在午饭过后的一个还算比较正常的时间进行播放,不过只提供了最小的一个影厅。即便如此,在这间影厅内观影的观众数量也并不算多。在这当中,既有1931组合的粉丝,也有看到海报后选择观影的儿童及陪同的家长。一般来说,电影院的1、2、3排位置都属于体验不佳的观影位置,观众要长时间仰视投影屏幕而且还有可能会观看到"变形"的效果。然而在这部电影播放的时候这三排位置居然全数售空,而中间及后排的观影较好的位置还有剩余。不知道这是热心粉丝还是经纪公司所为,这三排售出的座位直至电影播放结束了都没有人入座。

电影的剧情也是老套的"奥特曼打怪兽"之类的套路,三位成员饰演的是三位拥有超能力的特工,为了拯救地球而跨国追回拥有巨大能量的宝石。在同样拥有超强战斗力的男主角的配合之下,最终甚至前往外太空与终极BOSS(老板)决战并获得了胜利。在电影的开头,还特别介绍到这三位超能力特工是一个少女组合的成员,并表演了一小段公演的舞蹈。算是运用了一种"虚实结合"的表现手法,也同时向观影的观众们简单的介绍了一些剧情以外的内容。

女团1931是如何一步步走向灭亡的

虽然说这部电影在上映、放映等多个环节都存在不尽人意的地方,但毕竟这是由成员们付出时间所共同参与演出的,也算是给成员在团期间留下的一份礼物吧。

2017年10月19日:剧场消失传闻

其实就在宣布关张之前的三个月,就曾经有1931成员通过私人微博爆料称"剧场快要被卖掉了"。剧场面临废除危机,十九位少女挺身而出,成为偶像……这看起来十分熟悉的动漫剧情,最后并没有发生在现实生活之中。当时的运营人员还郑重其事地通过微博进行了公开辟谣,声明用了整整十五行字,是终止运营公告的五倍之多。现在回过头再来看看,极具讽刺意味。

女团1931是如何一步步走向灭亡的

有人说,1931项目组的停止运营是因为运营不作为,也有人说是因为1931的粉丝们不够"给力",还有人说是因为GNZ48进军广州市场的外部压力。不论如此,即便众说纷纭,相信认真阅读完本篇文章的你一定会明白一点,那就是:任何事情的发生都不是某一个单一的因素或者某一个人凭借个人的力量就能够完全达成的。1931宣布结业消息的当天,我在某乎上面收到了一份问答邀请,题目是《如何看待1931组合的解散》。当时的我和许多朋友一样,也是刚刚才得知这一消息的,内心自然是五味陈杂的。所以我回答的评论只有非常简短的八个字——"预料之外,情理之中"。

女团1931是如何一步步走向灭亡的

说是"预料之外",是因为我觉得1931组合最终会以这样的方式结束自己的"生命"是在许多人的意料之外的。虽然说从三周年纪念日(2017年11月27日)前后开始就有着各式各样的流言蜚语,但是等到最终由1931官方运营通过公开渠道来宣布确认这一消息的时候还是令人感到十分震惊的,所以说这是在"预料之外"的。但这也是在"情理之中"的,因为通过这三年多以来的运营其实明眼人早就已经看出来了,1931作为组合发展乏力,名气和声誉一直难以打响,营业收入来源也不容乐观。想要作为娱乐圈的一员却一直还没能入门,自降身价作为地下女团又显得心有不甘。如果不能够及时做出转型的话恐怕时日不长。在当时流传的各类消息中有一个比较折中的版本,是说猜想1931组合不再走剧场模式,而是恢复到像传统明星那样包装出道,这样一来"1931"的招牌有望得以保留、而转型之后能够生存的几率也会比剧场模式下的女团更有希望一些。更有甚者在1931解散后将部分成员的公式照截取出来制作海报,声称部分成员将组成新的小组合重新出道回归。然而最终没有想到的是,就连这最后的这一丝生机也都不复存在了。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看点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看点联系。

作者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