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汽车>汽车看点>自媒体>正文

君马悲歌:以梦为马,梦碎在了地上

君马悲歌:以梦为马,梦碎在了地上
2019-09-04 10:37:26 ACW-Karakush

文|Karakush

梦想,是一个严重被车圈辜负的词。

比如昨天,据媒体盖世汽车报道,君马汽车或已破产,所有高层人员离职,经销商处于无人管理状态,公司尚拖欠员工薪资。

爆料者是长沙君马汽车销售有限公司内部员工。据他介绍,公司拖欠员工4个月工资未发,涉及人员210人。而君马在襄阳的生产基地,已经完全解散,生产用地或将退还给政府。

目前,君马尚未出面确认或否认;反正大家都说,君马要凉了。

这是众泰在两年多前发布的独立运营品牌,是众泰的中高端梦想。

光是看到“众泰”二字,有些朋友一定会绽放出蜜汁微笑——其实是不大厚道的。

他们曾经是认真地想要好好梦一场。甚至可以说,没人比君马更执着于“梦想”。它的名字就是德语的“梦想”Traum,寓意要以德国汽车工业为标杆,打造世界知名的汽车品牌。

在很多细节上,君马都显出同一种非要夹带些梦想感的深思熟虑。

君马悲歌:以梦为马,梦碎在了地上

2017年6月27日,落地在重庆的君马,特意挑在河北雄安做了品牌发布。雄安本身就是一个梦想的符号,那两年尤甚,就像发布会上中国汽车工业协会副会长、秘书长吴绍明说的,“希望它如同我们所在的雄安新区一样,带着新鲜,带着朝气,带来独特的风采,成为中国汽车品牌崛起的新力量。”

君马管这天叫做Day of Dream,并且立下了很多Day Dreams:要让众泰在全国的制造能力得到更有效的发挥;要代表中国制造2025的新兴力量,要承载中国汽车崛起的使命;要在三年内推出9款全新车型,包括8款SUV和1款轿车……等等等。

格调很高,气场很大。

时任君马CEO的宋嘉说:“这是我梦寐以求的一天。君马,是我们团队呕心沥血的匠心之作。我很骄傲!我知道他的未来一定大有可为!君马汽车,是一个以梦为马的品牌,是一个为中国年轻人和年轻家庭打造的专属品牌!”

如果空间富裕,“以梦为马”四个字偶尔还会印在logo下面,成为品牌内核的注脚。结果马没飞多久。今年5月17日,宋嘉也已经离开了君马。

不过在两年前,再多一倍的感叹号,你也不能说是他天真。宋嘉是重庆的汽车老将,早先是长安汽车副总裁、销售公司总经理,之后是东风小康总经理,对行业和企业总有些合理的判断。

君马不是一个空壳梦想。它搞来了海外人才高管团队,负责设计和底盘,有一个TMA平台,还有Airflow动力系统。品牌发布那天,应建仁也罕见地出席了。你看得出众泰想要以此摆脱“品牌负债”的决心,至少可以说对制造中高端汽车抱有一定的追求。

君马悲歌:以梦为马,梦碎在了地上

并且这还得到了一定程度的实践,第一款车型S70开始反映出上面这些资源所能达到的原创度。然而原创的精神却没有坚持太久。S70上市后表现令人失望,月销1000+台,在当时红红火火的SUV市场排名百名开外。

失利让君马迅速退回到众泰抄袭的老路上,第二款车型MEET 3身上立即带上了浓厚的奔驰味儿。友媒驾仕派对MEET 3的评价,生动得让人记忆犹新:

“如果说之前陆风逍遥对德国豪华品牌的临摹还保持克制,那这回君马的复刻版就流露出赤裸裸的恶意——大概可以打个比方,如果奔驰GLA贴着GUCCI标签的话,陆风造出来的可能是CUGGI,而MEET 3直接就是GUCC1,这和你在小超市买到一包康帅傅方便面的恶心程度差不多。”

君马悲歌:以梦为马,梦碎在了地上

但君马显然有其他的衡量方式。在2018年年中举办的首届品牌日上,他们这么回顾自己的业绩:

“在过去的短短一年里,君马汽车已经在竞争激烈的中国车市里站稳了脚跟。相对于同期诞生的新生品牌,可以说,君马汽车的发展速度是前所未有的,取得的成绩令人鼓舞,我们在以月为单位快速发展,一年前的承诺都正在逐渐成为现实。”

你也不能指摘这是胡说八道。发展速度是惊人的,彼时的君马,产品上即将要推出第三款车型,平均每四个月推出一款新车;渠道上拥有一级经销商150家,网点数达到500家。他们原本计划在2018年网点数要达到1000家,2021年则要达到1800家。

这种快速复制铺开的策略,让原本的升维计划,演变成了再造一个众泰。

但都到此为止了。

君马悲歌:以梦为马,梦碎在了地上

从今年4月起,经销商就发现,厂家配件供应不足,售后都没有配件,他们只能从试驾车上拆下给客户车辆换上。情况在接下去的几个月没有好转,同时还传出君马区域经理陆续离职,君马停产的消息,加之库存和持续亏损的压力,导致8月末,100多名君马经销商直接到众泰汽车总部进行维权。众泰承诺会负责。

或许那时就已经说明君马是回魂无望的。

今年前7个月,君马汽车的累计销量为3.27万辆。目前在售的车型,仍是一年前的那三款,也不见中高端在哪里,价格区间在7.79万~12.89万元。

你或许认为,我要吐槽逆向无用,抄袭可耻——没有的,陈旧得我都不屑说。

真正让人感到悲哀的是,梦想在敝圈,似乎就是一种孱弱的浪漫主义。它既没有任何抗击现实、承担风险的能力,也无法支持你在逆境中保持体面,却还让人误以为自己在高尚地前进着。

很多人将梦想失败的原因归咎于,今年是车市寒冬。在市场环境紧缩的环境下,又有一个品牌倒下了,是很符合市场规律的。但根本的问题或许是,它一开始就不该站起来。以众泰的实力,技术、品牌、打法经验,都不足以向高端化转型,这是一个显见的战略失误。只是在一个红利市场,我们可以短暂地用热泪盈眶来遮羞。而在寒冬来临之前的两年间,市面上集中出现了十几个新的汽车品牌,其中不少都是这类传统车企的高端化新战略。

接下去更实际的问题是,谁来为碎掉的梦想买单。

地主家也没有余粮了。

根据众泰8月26日发布的2019年半年度报告,报告期内营收50.4亿元,同比下降50.83%;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2.9亿元,同比下滑195.37%;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扣非后净利润为4.22亿元,同比下降239.39%。

众泰解释说,是受宏观经济形势的影响,汽车行业整体景气度不高,还有国六排放标准提前实施等因素影响,公司汽车销量下降,导致公司半年度业绩同比有较大幅度下降。

你看着好像情有可原,但仔细想来也是一个“扇贝跑了”式的解释。

举例来说,根据财联社的报道,由于众泰尚无国六车型,在部分已经实施国六排放标准的地区,经销商正面临着无车可卖的境地。北京的经销商表示,国六车型最早也要等到9、10月份才能上新。国六提前突然,但并不是黑天鹅式的突然,它暴露的只是车企实力堪忧。

众泰预计完成2019年业绩承诺存在较大难度。

君马悲歌:以梦为马,梦碎在了地上

股吧里则有朋友担心,地主会不会撂担子。

众泰在此前三年,扣非后净利润为12.3亿、13.4亿和-4.9亿,根据借壳时签订的《盈利预测补偿协议》及其补充协议中承诺的业绩,累计完成率仅为49.25%,还不到一半。

根据《补偿协议》约定,作为补偿义务人的铁牛集团需进行业绩补偿,当期补偿41.7亿元,股份数量为4.68亿股,众泰董事会已经同意以1元回购这些应补偿股份数并予以注销,还应返还相应股份对应的分红收益,合计约702万元。

然而,在铁牛持有众泰的7.86亿股中,质押股份数为6.48亿股,冻结股份数为369.5万股,未质押及冻结的股份数量,根本不够补偿。如果要完成注销,需要铁牛先去解押。据财经媒体虎视财研的分析,铁牛集团本身债务承压,要解除这些质押并非易事。

也有人担心,商誉减值爆雷。2017年众泰借壳金马股份上市,交易对价116亿元,形成了合并商誉65.52亿元。在2018年,众泰计提商誉减值3.2亿元,目前还有62.59亿的巨额商誉, 截至2019年3月31日,约占到资产总额的五分之一。

哦,上述公司的实际控制人,都是应建仁。

按照资本圈的玩法,或许一切从开始就与梦想无关。

作为写汽车的单纯汉子,我们还是太森破了。

新浪汽车公众号
新浪汽车公众号

更多汽车资讯,涨知识赢好礼扫描二维码关注(auto_sina)

购车完全指南

更多

汽车黑科技

更多

最新图集

更多

最新视频

更多

车型推荐

换一批

车型排行

更多

推荐阅读

联合制作

热门搜索

更多

新浪扶翼

行业专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