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新闻客户端

天水花椒与陇味儿

天水花椒与陇味儿
2021年01月24日 06:31 新浪网 作者 贵阳日报官方微博

   ■王春鸣

  翻阅叶梓这本美食随笔《陇味儿》,却想起多年前临过的书法碑帖《曹全碑》,那方正中不失绵柔的起承转合,雁尾波磔中流露的筋道气息,正是甘肃面食的滋味,是浆水面,是拉条子,也是炒炮,亦是叶梓的散文笔法。一口气读完《陇味儿》,本能占了先机,忽然就想去陇南吃面茶,大山深处茶马古道分支上的云台面茶,既有面的西北滋味,也有茶的别样深意。再想去吃陇西的腊肉,蒸熟的腊肉瘦的色似红霞,肥的晶莹如玉,我有点吃惊——那不是丹霞地貌吗?足见这西北肉食的神奇之处。

  从天水到陇南,从定西到兰州,从甘南到河西走廊,叶梓画了一幅陇味儿美食地图,提到西北的食物,我有个朋友说立刻想到淀粉。这真是天大的误会,西北有酸辣,有肥美,也有精致的甜蜜。比如关山深处的松花蜜,叶梓从明代画家陈淳的《松石萱花图》说起,说到关山深处的山民们踩着一地金粉哗哗的松花,荷锄回家。不过如此白里透绿的松花蜜,最终还是要吃出西北风味,用它配油香——一种又圆又厚的油炸面饼。而美丽陇南的狼牙蜜,则是用来拌土豆泥的。

  这和我故乡的滋味大不相同,所以这本书特别吸引我。他写的这些吃食里,只有黄米糕是我吃过的,读了又读,那个糯软香甜的味道又钻回到心里。有时候他会细细描摹一道菜的口感,有时候呢,不说它的口感,就说它的来龙去脉,这来龙去脉里藏了甘肃的物候、天气、季节、民风。很多食物说好了,它都会讲一个故事,有些故事很古老了,有些发生在童年,所有的食物都和岁月,和日常生活有关,也和历史有关。《陇味儿》中还有很多古朴的动作,投、炝、碾、舂、渣、搅 ……叶梓说这些都是缓慢的词,能让人想起文火哗哗地烧着的样子。于是那些美味不仅仅是口舌的记忆了,也是别梦依稀又历历在目的场景。

  他丰美的回忆里,是一个“不时,不食”的甘肃,其实也是一个遵照四时之序的农耕时代,是所有舌尖上有故乡的人的一份惆怅。也不全是陇味儿了,是所有人记忆里慢慢消失的感受。

  但是有些味道不会消亡。

  去年夏天和叶梓聊天,我炫耀自己做菜的秘诀是加花椒。他立刻和我说,中国最好的花椒是他们天水的花椒。特别香,炒菜放几粒,提香味,而天水花椒又要数三伏椒最有味。然后我就收到了四瓶从他家乡寄来的花椒。我的南方被这西北风味炝得很香,植物的生长和成功终究还是要得益于造化,我从幕府山挖来的野椒,确实就没有那股热烈的味道。叶梓没有特意写到花椒,但是看了“夹板肉”的做法,我还是想到了叶梓天水老家的花椒和《诗经·陈风》里唱过的花椒:“视尔如荍,贻我握椒。”

  要说整本书的风格,诚如他对“夹板肉”的形容:“先把蛋黄和蛋清搅匀,摊成薄饼,取鲜五花肉剁碎,放入盐、粉面、花椒后拌匀,夹在两层薄蛋饼中间压平,上笼蒸熟,切成条形,做成夹板肉,再配以响皮条、丸子,浇上鸡汤,撒上葱花、木耳、香菜……”人间味,世间事,就这样在叶梓的好文字里兜兜转转。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网联系。
花椒陇味儿
权利保护声明页/Notice to Right Holders 我要反馈

新浪热榜

微博/微信扫码去APP查看

新浪新闻意见反馈留言板 400-052-0066 欢迎批评指正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4000520066
举报邮箱:jubao@vip.sina.com

Copyright © 1996-2021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