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新闻客户端

于正:天生爱做“搅局者”

于正:天生爱做“搅局者”
2024年07月11日 17:45 新浪网 作者 齐鲁晚报

  记者 刘雨涵 济南报道

  作为一个制片人和编剧,于正在演艺圈的存在感太强烈了。近期,不仅其公司制作的《墨雨云间》火爆出圈,于正本人更因一系列新闻事件引发关注。他身上的话题度可比肩流量明星,一举一动都能引发公众讨论,且自带“招黑”体质。

  近日,《墨雨云间》播出收尾之际,主演王星越、吴谨言、李梦又惹上种种新闻。每当公司旗下艺人遇到传闻,于正在总是第一时间冲上火线,为他们辩护解释。虽然不知是浇火还是拱火,总之都能越炒越热。

  虽然于正的做法经常会引来争议,遭遇质疑,他却似乎从未将这些负面声音放在心上,继续以自己的方式拓展娱乐版图——把新人捧成名角,用新作消解谩骂。就当大家以为他气候不行,《延禧攻略》之后再也做不出爆剧时,一部《墨雨云间》却在这个夏天火了。网友说,“又让他装到了”。

  作为编剧,于正对影视行业有着敏锐的洞察力和迅速的行动力。他提前预判了影视剧“短剧化”的趋势,任用短剧编剧改编原著,《太子妃升职记》导演侣皓吉吉担任总导演,《墨雨云间》的成功并不是偶然。

  于正的行事风格总是特立独行。他可以趾高气昂地说自己在行业内非常受到尊敬,明星们对他都感恩戴德,“我捧红了多少人!”他深谙演艺圈的游戏规则,善于利用各种媒介资源提升个人知名度,即使面对负面新闻,也能通过高曝光度转化为对自己作品的关注。然而,这种高调且时常带有争议性的个人品牌形象,也使得公众对他的评价充满了复杂情绪。

  于正的起步有点“血泪史”的味道。于正原名余征,自小喜爱文学、戏曲,立志考取上海戏剧学院表演系,却因颜值不过关,考了两年都没考上,最后进入上戏新闻系。于正转而去表演系做旁听生,还跑出去当龙套演员,一场戏NG30多次。

  1999年,于正跟随中国香港导演李惠民学习编剧。学徒时期,于正过了两年苦日子:他租了一套小房子,老鼠从脖子边上爬过,冬天太冷脚生冻疮,整个脚背都烂了。这种生活方式于正在成名之后也没有摒弃,他吃穿用度都按最低的标准来,害怕自己太安逸了,就写不好剧本了。“住个小房子,对自己差一点,我的目标就会更加远一点,因为我不想让自己太靠近那个目标。我想让自己过得苦一点,这样到任何谷底我都能站起来。”

  就这样学习了几年,当于正自己创作的作品2004年正式播出时,于正只收到了5000元的红包,最关键的是,他发现自己的名字不在编剧一栏,而是出现在了工作人员之列。初出茅庐的新人没有署名权,这算是影视行业内一种不成文的规则。但于正没有选择忍气吞声,他正面硬刚,死磕到底,一纸诉状把师父告上法庭,闹得鸡飞狗跳,也给自己挣出了名气。

  于正似乎天生就是个“搅局者”。他成立了自己的工作室,从编剧做起,并开始兼任制作人,将剧本、导演、演员、道具、发行等一把抓,渐渐有了“于正剧”的品牌效应。《烟花三月》《大清后宫》《美人心计》等作品为于正赢得了业内口碑,他自信对外宣称,自己所有作品都是“一稿过”。

  直至2011年播出的《宫锁心玉》,于正才真正算声名鹊起。他对传统古装剧的创新改造,将现代审美融入剧本创作中,让古装剧焕发新生,吸引了一大批年轻观众。而且于正也非常懂得把握时机,彼时《宫锁心玉》开拍晚于《步步惊心》,播出却比《步步惊心》提前8个月,抢先占下首部“清穿剧”的坑,获得极大的先发优势。

  《宫锁心玉》《宫锁珠帘》《陆贞传奇》等作品接连热播,捧红了杨幂、赵丽颖、陈晓、佟丽娅、袁姗姗等人。于正从没有署名权的小编剧,晋升为业界炙手可热的大人物,一年操刀的影视剧达5部之多。有业内人士说,上一个这么有话语权的编剧,大概还是琼瑶。

  与此同时,于正也收到了来自网友们的口诛笔伐。大家戏称他为“于妈”,吐槽他“阿宝色”的审美,将他的作品称作“雷剧”,并指出他的作品有多处抄袭的痕迹。而于正则说出了自己的抄袭理论:只要不超过20%就行。“比如你把20集戏全抄了,但只要扩充到100集,法院就不会追究。”

  2014年,于正被推到了舆论的风口浪尖。这一年琼瑶正式起诉于正,指出其作品《宫锁连城》侵犯《梅花烙》的改编权。同时,先后有139名编剧发表连署声明支持琼瑶。最后法院宣判于正败诉,他在交付500万罚款后,拒不道歉。

  被打入风评的谷底好几年,直至2018年《延禧攻略》播出,于正才又有了嚣张的资本。同为宫斗剧,《延禧攻略》又打出了提前量:开拍于《如懿传》杀青之后,播出先于《如懿传》一个月。最终播出效果又逆转了:《延禧攻略》开“爽剧”之先河,莫兰迪色系搭配被大力夸赞,二线、三线到过气的演员,红了一大批;而《如懿传》播出前有多么的众星捧月,播出后就有多么的令人失望。

  在与琼瑶的抄袭官司之后,于正好像终于打了一场翻身仗。他还把嚣张的火焰烧得更高,用捧一踩一的行为,公开diss《如懿传》服化道不行,声称其照抄,自家清装戏最牛。

  于正对自己的张狂从来不加掩饰。他不在乎网友的谩骂,不在乎是否被打脸,不在乎是否得罪人,他的脸上好像就写着:我就喜欢你们看不惯我又打不死我的样子。

  在姜思达的节目《仅三天可见》里,于正将自己的强势和刻薄一展无遗。于正因为旗下艺人常铖没听自己话来模仿姜思达,就对他挖苦说,“所以你只能演个龙套”。事后于正在微博上回应此事:“他还在拍着我的戏,我还在提携着他。”

  在节目中,于正更是表现得欠缺基本的人际交往礼仪。面对爱美的姜思达,于正的小嘴仿佛淬了毒:“你胖和瘦都差不多,所以可以多吃一点”“我见过好看的太多了,不能以我的标准为标准,你在普通人眼里也还可以”“虽然你没有那么美,但你肯定是年轻的”……在一轮轮的话锋交战中,姜思达的笑容逐渐消失,直面镜头说,“于老师知道自己烦人吗?”

  网友觉得,于正的表现真的很欠抽,但是也真的很久没有见到敢于在镜头前这么鲜活展示自己的人了。网友一边给他起外号“死丫头”,一边又羡慕他这种美丽的精神状态——零内耗,有高配得感,勇于撕开遮羞布,不会在互联网世界畏首畏尾地维持着表面的和平与体面。

  于正说他觉得自己一直活在18岁,从来没有变过。分析自己的“招黑”原因,他说,“因为我不是神啊,娱乐圈大家都是塑造神的世界,我活得太像个人了,有缺点和所有的东西。而且我也不自黑,我一直在强调我好的一面。因为你们没看到我有多努力、多辛苦、多痛苦啊,我觉得有的时候我需要在微博上标榜一下、表扬一下自己,给自己一些力量。我为什么要自黑迎合你们,让你们看笑话,没必要。”

  但最终他还是希望能够获得人们的尊重,“我不希望我这一生牺牲了所有的生活,这么热情地投入这个行业,到最后被钉在一个所谓的耻辱架上。”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网联系。
于正
来自于:山东
权利保护声明页/Notice to Right Holders

举报邮箱:jubao@vip.sina.com

Copyright © 1996-2024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