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爱萍上将:开辟皖东北根据地的重要领导者

张爱萍上将:开辟皖东北根据地的重要领导者
2019年04月30日 09:31 新浪网 作者 中国江苏网

张爱萍,原名张端绪。1910年1月9日生于四川省达县罗江口张家沟。1926年加入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1928年转为中国共产党。全民族抗战时期,历任中共江浙省委委员、军事委员会书记,中共豫皖苏省委书记,新四军第六支队四总队总队长兼政治委员,八路军第五纵队三支队司令员,新四军第三师九旅旅长,第三师副师长兼八旅旅长和政治委员,兼苏北军区副司令员、盐阜军分区司令员和政治委员、中共盐阜地委书记,新四军第四师师长兼淮北军区司令员。解放战争时期,任华中军区副司令员,华东军区海军司令员兼政治委员。1955年被授予上将军衔。荣获一级八一勋章、一级独立自由勋章、一级解放勋章和一级红星功勋荣誉章。2003年7月5日在北京逝世。

抗日战争时期,张爱萍将军曾在宿迁地区开辟皖东北抗日根据地和巩固发展淮北根据地。解放战争初期,曾在宿迁地区指挥新四军部队作战。

巧遇杨纯

1939年7月7日,时年29岁的中共豫皖苏省委书记张爱萍,正和秘书刘玉柱一起走在前往泗县的路上,准备开辟皖东北抗日根据地。两人快出灵璧县界时,看见迎面两个年轻妇女迈着轻捷有力的步子走来,齐耳的短发下罩着英俊自信的面容,显得庄重大方。张爱萍不由好奇地多看她们两眼,擦肩而过。不料刚走出七八步远,那位年龄稍大的女子突然喊了一声:“你们站住!”原来,她也注意到了这两位穿着整齐、起步规范、气度不凡的外乡人,转身走回来问:“你们是从路西过来的么?”张爱萍吃惊地点了点头。这女子便大大方方地自我介绍:“我叫陈光薇。”张爱萍又吃了一惊,原来她是中共皖东北特委书记杨纯!

杨纯,原名万国瑞,四川省峨眉县人,读高中时就是武汉学生声援一二·九运动大游行的总指挥。全面抗战爆发后参加山东徂徕山抗日武装起义,后任中共山东淄博特委组织部长。1939年2月受中共山东分局委派南下皖东北,与中共皖东北特支书记江上青共同组成中共皖东北特委,任特委书记,化名陈光薇开展工作。此前,她已经从江上青处得知最近津浦路西要有领导来皖东北。她这次本是到邳睢铜向山东分局报告工作的,却在途中遇到了张爱萍,立即感觉到他们就是路西来人。

张爱萍途中巧遇杨纯,说不出的高兴。大家便在路旁一棵大树下席地而坐,听杨纯介绍皖东北党组织开展工作情况。

杨纯从介绍江上青开始。江上青是江苏扬州人,1927年就参加了革命。1938年11月受中共安徽省工委委派,担任皖东北特别支部书记,随新任安徽省第六行政督察专员盛子瑾到皖东北,以专员秘书等公开身份,开展抗日统战工作,建立发展地下党组织和抗日武装,并由共产党员赵汇川等直接掌握了三支抗日武装力量。

杨纯的介绍,给张爱萍留下深刻印象,对开辟皖东北根据地进一步增添信心。杨纯也感到张爱萍这位新来的领导与众不同,年纪不大,倒很稳重;职务不低,却没有官架子。临别时,她提醒张爱萍:“皖东北特委和江上青秘密党员的身份都没有公开,请注意保密。盛子瑾自比三国周瑜,计多谋深,他的夫人杨文蔚是军统特务戴笠的门生,喜怒无常,世事难料,还望多多珍重!”张爱萍表示感谢,风趣地说:“我从小放牛,喜欢光着脚往山上爬,越是艰险越向前嘛!还望多多提醒。”

1939年7月,张爱萍进入皖东北,成立八路军新四军驻皖东北办事处。

此后,张爱萍在皖东北的得力助手和搭裆之一就是杨纯。他们在皖东北还有一段人生浪漫经历,结成夫妻,但一年后就分开了。

智取老周圩

1940年3月,皖东北抗日根据地民主政权建立后,为对抗皖东北的八路军、新四军,顽固反共的国民党灵璧县长兼“六抗”二支队队长、青阳镇人许志远,到安徽省政府驻地立煌县求救,要求增加武器。

这时,张爱萍已经在皖东北组建了新四军第六支队四总队,任总队长兼政委。许志远到立煌要武器的情报,他很快就得到了,立即电告在皖东的刘少奇。第三天,就收到了新四军第五支队司令员罗炳辉回电,说许志远在领取武器回来的路上已被五支队扣留,所带轻重武器全被缴械。当时,许志远的部队三四百人由副支队长许合璧统率驻在泗北的老周圩子。为了巩固皖东北根据地,张爱萍决定铲除这个祸根。他把各团团长召集来一起研究攻打方案,分析说老周圩子易守难攻,圩主周汉波先生是我们的统战对象。攻打老周圩子不能强攻,只能智取。因此,我们应先派人打进去,以摸清情况,里应外合。但派谁去执行这一危险任务呢?张爱萍提出,由他自己率警卫人员以商谈事情为由,混进去控制炮楼,而后赵汇川的十一团跟进。大家坚决不同意总队长去冒这个险,但张爱萍认为单枪匹马混进去虽然确有危险,然而我们扣留许志远,他们眼下未必知道;圩主周汉波是开明士绅,与我们关系较好,估计问题不大。大家看到总队长决心已定,就不好再多说了,只好按照总队长部署各自准备战斗。

第二天黄昏,张爱萍带着警卫人员来到了老周圩子,进入炮楼,圩主周汉波设宴招待。寒暄间,许合璧说许志远带两个连由立煌回来经新四军防区,被新四军扣留了。张爱萍假装吃惊说:“可能是误会,我发个电报,叫他们放行。”当即拟好了电报稿,派通讯员骑着他的马送回去。晚上,张爱萍就住在炮楼上。天快拂晓时,张爱萍和四总队各部里应外合,一齐动手。就这样,没费一枪一弹就占领了老周圩子,将许志远部全部缴械,取得了重要胜利。

躺在担架上指挥

1945年10月下旬,张爱萍任华中军区副司令员。上任不久,即受命为津浦铁路前线总指挥,统一指挥第六纵队和第九纵队破击津浦铁路,阻击国民党军李品仙部队北上,巩固华东解放区。

张爱萍原计划随六纵一起行动,后听从邓子恢政委建议,决定乘大卡车往前赶,以便早些掌握全面情况。早晨,张爱萍坐在卡车驾驶室里,后面坐着前沿指挥所全体成员,从淮安向西北津浦前线进发。卡车一路颠簸,到了酒乡洋河,却突然拋了锚,只好停下来修。修好后,中午饭也没吃,又冒着淅淅沥沥的小雨往前赶。到离前沿不远的睢宁县大李集西南角村头时,卡车被一溜独轮车挡住了路,只好停下来。张爱萍推开驾驶室门,把头伸向车外看了看,心想不如干脆吃点东西再走。于是一歪脑袋向车上喊道:“孙科长!”“有!”作战科长孙公飞答道。“安排两个同志去买点烧饼,大家吃了再走……”公孙飞立即让两位同志下车买饶饼。张爱萍继续说,“现在堵车,反正走不成,让大家……”车子突然在湿湿的地面上向前一滑,声音也嘠然而止。

“不好了!”驾驶员惊呼,“张副司令被挤着了!”孙公飞赶忙跳下车,只见张爱萍的脑袋被挤在车右侧的一堵墙上。显然,这是因为下雨路滑,破车就着有人下车的蹬劲向前滑动,张爱萍被挤到墙上的脑袋无形中起到了顶车前滑的作用,这该受到多大的挤压力啊!

等到醒过来后,张爱萍感到眼睛上好像压了块石板,很难睁开且金花四射,天旋地转。朦胧中,他听到孙公飞正同两个陌生人商量:“赶快向陈毅司令员报告!”顿时一种无形的力量涌上眼睛,睁了开来,严厉地说:“不行,不能报告也不用报告。这边战斗即将打响,你们报告让他怎么办?临战换将是兵家之大忌。更何况我还能继续指挥!”“不,张副司令,医生说您的伤势很重!”张爱萍坚持说:“没有关系,我的脑子很清醒。只是眼睛有些睁不开。好在这里的地形熟悉,不用看地图,兵力部署已就绪,没有更复杂的事情了。”他吩咐公孙飞:“前线指挥所就设在这里。我在担架上指挥!”

战斗打响3天后,张爱萍才能睁开眼坐起来。于是,他就自己动手写情况、下指令,亲自主持召开战情分析会。

一周后,军区来电报要张爱萍立即赶回淮安,有新的重要任务。他坐着马车赶回淮安后,伤情严重到再也不能坚持工作,被安排到东北和苏联治疗。直到1949年1月,张爱萍才康复回国,立即投入到组建华东海军的紧张工作中去。

赵连军 编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网联系。

中国江苏网

中国江苏网

中国江苏网是江苏省最大的省级重点新闻网站,是新兴的省级主流媒体,是综合性、多媒体的江苏第一门户网站

+关注
作者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