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新闻客户端

周庄的细枝末节

周庄的细枝末节
2021年03月02日 08:01 新浪网 作者 昆山日报

  ■ 陈益

  很难用那些华美的词句形容周庄。那么,我们不妨看看细枝末节,领略古镇漫长岁月的积淀。

  走下富安桥西堍,转身向南,迎面又是一座石桥。游客称之外婆桥。站在桥顶,就可以看见穿竹石栏。在不少摄影家的作品里,河沿错落有致的一排花岗岩石桩,依次由毛竹串起,古朴而又稳重。尤其是雪景,屋面、灯笼、街巷以及市河里的船棚都覆盖了皑皑白雪,穿竹石栏就愈加显现沧桑感。恋人们则借助石桩和毛竹的结合,借题发挥,见证彼此的十指相扣。其实,它们仅仅是一排护栏,却呈现别样之美。

  同样作为护栏的,是富安桥东的一块武康岩。赭黑色的石面,微微可见蜂孔,敷有岁月的包浆。它悄然无声的存在,乏人瞩目。但它不仅是安全设施,更告诉我们,富安桥最初建于元代。那时因工艺水准所限,人们往往喜欢用硬度不太高的武康岩。不少青石、花岗岩构件是后世修葺时添加的。在整个古镇建筑中,它是老前辈。

  有一次,我在南湖边独自眺望,但见长桥逶迤,湖面辽阔,绿带萦回,有清冽的水草气息的风,吹拂着脸颊和衣襟,令人神宁心怡。大自然的馈赠是如此慷慨。假如在秋夜,月色更加醉人。当金风送爽,明月高悬时,湖面上一片碧绿,一带金黄,即使不是诗人,也能体味当年张季鹰何以放弃仕途,宁可回到家乡享受莼丝鲈脍的缘由了。而传说中的沈万三,便是在南湖畔躬耕起家,获得了人生的第一桶金。在游客摩肩接踵的今天,很少有人想起,南湖畔曾作为一部电影的拍摄地,催生了最初的古镇旅游热。转眼间,已四十来年了。

  古镇多明清建筑,玱珩西楼则是典型的民国建筑。走过贞丰泽国牌楼,进入古镇区,人们匆匆前行,很容易把它忽略。其实它就在街巷西侧。这里原先是朱姓人家建于清光绪十五年的住宅,在时光变迁中,五进建筑仅存一栋于民国年间增筑的青红砖洋楼,坐南朝北,三间两层,有敞亮的阳台。算起来也有一百多年历史了。它无疑象征着古镇发展史中的重要一环。我曾经去看过几次,还弯腰走进了地下室,主人昔日大概用作仓库。相比而言,由于使用了水泥石料,设计上也改进了许多,建筑结构显得更紧凑。

  很多人喜欢买一只浓油赤酱的万三蹄,在人群中毫无顾忌地啃咬,享受独特的美味。也有人买几条云片糕,装在袋子里,带回去与家人共享。我却企盼品尝麦芽塌饼,可惜能见到的机会不多。莺飞草长的春三月,人们去田野挑那种绿叶上敷一层灰白色的野菜。野菜名叫“将军头”,也叫“石灰头”。满满的一篮拿回家,理清洗净,用沸水浸泡,沥去略带苦味的汁水,捏成一个个拳头大小的碧绿菜团。再用菜刀切成细屑,就可以备用了。麦芽粉是隔寒就磨好了的,按比例拌在米粉里,用温水调和,反复搓捏成粉团,然后做成圆形的塌饼。往往还会放一些豆沙酿或枣泥酿。放在油锅里滋滋地煎熟,那诱人香气足以把馋虫全都钓出来。

  麦芽塌饼的滋味很难描述。简单地说,它有野菜的清醇,有麦芽的和润,有豆沙的甜美,更有粉团被油锅煎熟后发出的阵阵热香。放在盘子里浓绿油亮,似乎还在冒着细微的热气泡,看着就让人喜欢。性子急的人,搛起一只便往嘴里塞,差点儿在舌头上烫出泡来,可是舍不得把半只塌饼吐出来。

  细枝末节,就这样让古镇周庄鲜活着。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网联系。
周庄
权利保护声明页/Notice to Right Holders 我要反馈

新浪热榜

微博/微信扫码去APP查看

新浪新闻意见反馈留言板 400-052-0066 欢迎批评指正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4000520066
举报邮箱:jubao@vip.sina.com

Copyright © 1996-2021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