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FI学生故事 | 王雨昕:燃点

HFI学生故事 | 王雨昕:燃点
2019年04月10日 11:14 新浪网 作者 华附国际部

HFI学生故事 | 王雨昕:燃点

王雨昕(Angelina Wang)

华附AP 2019届毕业生,初中毕业于珠海文园中学,在18/19海外大学申请中获美国北卡罗莱纳大学教堂山分校、加州大学圣塔芭芭拉分校、加州大学欧文分校、布兰迪斯大学、东北大学、伊利诺伊大学厄巴纳-香槟分校、俄亥俄州立大学、福特汉姆大学,文理学院里士满大学等院校录取。

高中三年经历过很多弯道甚至折返跑

但成功从来不是一条直的道

Forget doing what you’re told

I’m gonna stay true to myself

  • 0℃

从珠海到广州,两个小时的车程,在高一的我眼里却那么远。

也许是因为距离,也许是因为孤独,在自卑和胆怯交杂的复杂情绪里,我有过很长一段时间的低谷。

高一开学的orientation上,学姐告诉我们,要好好用这三年来找自己的passion。但那时的我我却从来喜欢浅尝即止,从来没有真正的热爱过什么。

于是,我开始茫然地摸索,就像蒙着眼睛过河,尝试着所有的可能性,却也一次一次因为自己的幼稚和青涩摔得灰头土脸。我记得高一的时候我进了很多社团,也经常到处参加活动。我不断的尝试新的事物,试图寻找我真正喜欢的东西。

但偶尔也会迷茫。

在无数个一个人周末在宿舍留宿的晚上,我问自己,这种漫无目的追寻真的值得吗?

  • 30℃

在不断的尝试里,我似乎发现了我的兴趣。

辩论是我高一最喜欢的活动之一。从一开始旁听别人辩论时的震撼,到自己参加比赛的从容,辩论给与了我自信和表达自己的勇气。

当我下定决心要好好做辩论这件事的时候,我发现未来的路好像不再那么模糊,好像我的passion渐渐显现出了轮廓。

在找到一个兴趣面之后,要做的就是缩小范围,去找兴趣点。

我保持着对辩论的热情,开始做TEDx,去summer@brown和yygs学international law,不断的阅读,做research,想要更深入地发掘我的passion。

我发现了自己的热情,但我想要找到自己的燃点。

  • 60℃

高二上学期,MUSE给了我第一次上台说唱的机会。我记得我们当时表演的是NF的Intro III。

NF一直是我很喜欢很喜欢的rapper。我喜欢他在歌词里的reflection和introspection,敬佩他敢于分享自己经历和挫折的勇气。

而这种勇敢和洒脱也让我下意识的想要追寻,想要模仿。

我在高二下学期写了我的第一首歌Chainz,关于我的经历,我的痛苦,我的反思,和我的成长。

渐渐地,在不断创作和记录中,写歌变成了我独特的记叙方式,给了我一次又一次反省和审视自己人生的机会,也让我在这种思考中找到自己未来的方向和信仰。坐地铁的时候,散步的时候,看书的时候……我时不时会想到一两句歌词,大多是关于我无端跳跃的灵感或是对某种现象的反思。我把这些散乱的思绪记在手机备忘录里,就像是我的日记。

把思考揉进韵律,我好像找到了我的燃点。

  • 80℃

从高一到高三,HFI真的改变了我很多。我非常非常感激HFI带给我的改变。

高一的我总是一个人,享受又厌恶着自己的孤独。

高一的我每天都在迷茫,在一次又一次的失望里一遍又一遍的自我催眠,说要坚持下去。

高一的我压抑着,沉默着,冷眼旁观着,在学业和活动的间隙里疲于奔命,抬起头却看不到目的地。

高一的我自卑又怯懦,那是我绝对想不到有一天自己有勇气去参加音乐节的freestyle battle,在Pierson College的basement里和朋友们improvise,或者站在international day的舞台上唱自己写的歌。

三年里,我一直向前走着,从不停歇,像在沙漠里找水的旅人,上下求索。一遍遍地摔倒又一遍遍的站起,我走得踉踉跄跄,却又无比坚定。

我愿意相信功不唐捐,只要一路向前。

  • 90℃

申请季带给我的痛苦和反思是值得我记一辈子的事。

高三刚开学的时候,我决定申请一所比较有把握的学校。在做出了那个决定以后,我整个人就放松下来,感觉自己终于开始了senior life——吃完晚饭到隔壁的大学里散步,和朋友去看完了一整个季度的电影,每天都过的无比慵懒愉快。

但是,狂妄和自大往往来源于无知。接下来等待我的就是漫长的暴风雨。

收到拒信的早上,我一个人待在学校的宿舍里。

其实在收到结果之前,我没有想过自己会被拒。所以,看到拒信的那瞬间,我是惊慌失措的。我的心一下子被巨大的空洞感填满,用力的呼吸着却仍然因为缺氧而感到晕眩,我不知道我为什么要流泪,我觉得我应该坚强的面对,但我视野却慢慢模糊,直到我的视线无法聚焦。

申请的失败就像有人拿着刀子在你胸人狠狠剜下一块肉,剧烈的疼痛让你清醒,让你不得不面对一个真实的,血淋淋的自己。

留局rd以后的每一天都在忐忑里度过。我的profile被放在招生官面前和另外成千上万的人同时对比,我所热爱的被他们嗤之以鼻,我的经历我的故事被别人挑挑拣拣,我的梦想我的追逐他们置之不理。

如果说ed是一场百米冲刺,rd就是在折返跑后真刀真枪的来到上万人的战场。

整个rd过程里我应对最多的情绪其实是不甘心。

因为不甘心,我不断的尝试,用尽所有的力气乞求着,匍匐着,想要接近目的地。

如果我是蜡烛,那我一定要燃尽自己才会心甘情愿的死去。

在漫长的等待结果的过程中,我做过很多尝试,这其中我最想聊的就是我的求爱信。

rd阶段好多同学都在写love letter,为了和别人不一样,我选择了录制love rap video。这个视频的制作过程其实就是另一种形式的love letter:选一个适合自己的beat,我找的是1LKay的Sweet Track和CJ的Gray Day,用韵脚把自己对学校的理解和热爱记录下来,再加上在递交申请以后新的活动和一些你想说的话,以MV的形式发给大学。

从招生官的feedback来看,这个video还是算有帮助。希望这个小技巧可以帮助到即将要申请的同学们。

  • 99℃

2019.3.23

那天中午吃饭时候妈妈在朋友圈里看到UNC发offer了,一切来得如此突然。

我放下筷子,回房间拿了电脑,点开网页,看这界面一点点的加载。其实那时候的我很平静——我已经尽力了,把能做的都做了,不管结果怎样,我都不会后悔。

  • 100℃

申请对我来说像一个漫长的雨夜,像一场燎原的火,像我闭着眼从高空坠落,带着誓死的意志和燃尽一切的决心,直到UNC接住了我,给我一个温柔的拥抱。

然后我开始燃烧。

  • 最  后

我想要感谢我的爸爸妈妈,我的老师,我的朋友,帮助我的学长学姐们,和我可爱的707.他们就像申请季的冬天里的阳光,给了我无数的安慰和感动。

我爱你们。

王雨昕

于二零一九年三月

文字 | HFI Y12 王雨昕

版权归原作者 | 华附国际部公众号整理编辑 | 转载请注明出处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网联系。

华附国际部

华附国际部

融合中西方优势与文化,因应海外精英高等教育对专业知识、个人能力、人文修养的要求,选拔和培养具备中国灵

+关注
作者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