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去海淀办事,返回时朝万寿寺魏公村那边弯了一下

今天去海淀办事,返回时朝万寿寺魏公村那边弯了一下
2019年10月09日 23:42 新浪网 作者 故园风雨前

今天去海淀办事,返回时朝万寿寺魏公村那边弯了一下,去瞧了瞧二十几年前的几个老地方。一是万寿寺,虽然被围起来在修缮,可露出的一个屋顶已经足够辉煌富丽。旁边延庆寺惨点儿。高粱河里的水草换了样,以前是层层叠叠又长又直的龙须草,现在是大团大团打着卷、偶有窜到水面来的金鱼藻之类。魏公村还是棚户区的时候,有一棵五百多年的银杏藏在里面,我以前买菜时只要不太着急就会绕一下路故意经过它,太美,不看可惜了。现在那里完全变了样,我方向上糊涂掉。走了半天忽然看见路中间有棵巨树,银杏,栏杆围着,我明明已经认出它,但总还是不敢确定,跑到旁边某单位的传达室问人。一个中老年保安坐在他的小岗亭里,我说:“师傅,请问这棵银杏树是不是那棵600年前、明朝的银杏树?北京市排名第五或者第六的古树啊?”他一边仔细听一边戴上帽子一边站起来,等我啰嗦完后他仪容已经相当庄重,答我道:“是,就是它。“

今天去海淀办事,返回时朝万寿寺魏公村那边弯了一下,去瞧了瞧二十几年前的几个老地方。一是万寿寺,虽然被围起来在修缮,可露出的一个屋顶已经足够辉煌富丽。旁边延庆寺惨点儿。高粱河里的水草换了样,以前是层层叠叠又长又直的龙须草,现在是大团大团打着卷、偶有窜到水面来的金鱼藻之类。魏公村还是棚户区的时候,有一棵五百多年的银杏藏在里面,我以前买菜时只要不太着急就会绕一下路故意经过它,太美,不看可惜了。现在那里完全变了样,我方向上糊涂掉。走了半天忽然看见路中间有棵巨树,银杏,栏杆围着,我明明已经认出它,但总还是不敢确定,跑到旁边某单位的传达室问人。一个中老年保安坐在他的小岗亭里,我说:“师傅,请问这棵银杏树是不是那棵600年前、明朝的银杏树?北京市排名第五或者第六的古树啊?”他一边仔细听一边戴上帽子一边站起来,等我啰嗦完后他仪容已经相当庄重,答我道:“是,就是它。“

今天去海淀办事,返回时朝万寿寺魏公村那边弯了一下,去瞧了瞧二十几年前的几个老地方。一是万寿寺,虽然被围起来在修缮,可露出的一个屋顶已经足够辉煌富丽。旁边延庆寺惨点儿。高粱河里的水草换了样,以前是层层叠叠又长又直的龙须草,现在是大团大团打着卷、偶有窜到水面来的金鱼藻之类。魏公村还是棚户区的时候,有一棵五百多年的银杏藏在里面,我以前买菜时只要不太着急就会绕一下路故意经过它,太美,不看可惜了。现在那里完全变了样,我方向上糊涂掉。走了半天忽然看见路中间有棵巨树,银杏,栏杆围着,我明明已经认出它,但总还是不敢确定,跑到旁边某单位的传达室问人。一个中老年保安坐在他的小岗亭里,我说:“师傅,请问这棵银杏树是不是那棵600年前、明朝的银杏树?北京市排名第五或者第六的古树啊?”他一边仔细听一边戴上帽子一边站起来,等我啰嗦完后他仪容已经相当庄重,答我道:“是,就是它。“

今天去海淀办事,返回时朝万寿寺魏公村那边弯了一下,去瞧了瞧二十几年前的几个老地方。一是万寿寺,虽然被围起来在修缮,可露出的一个屋顶已经足够辉煌富丽。旁边延庆寺惨点儿。高粱河里的水草换了样,以前是层层叠叠又长又直的龙须草,现在是大团大团打着卷、偶有窜到水面来的金鱼藻之类。魏公村还是棚户区的时候,有一棵五百多年的银杏藏在里面,我以前买菜时只要不太着急就会绕一下路故意经过它,太美,不看可惜了。现在那里完全变了样,我方向上糊涂掉。走了半天忽然看见路中间有棵巨树,银杏,栏杆围着,我明明已经认出它,但总还是不敢确定,跑到旁边某单位的传达室问人。一个中老年保安坐在他的小岗亭里,我说:“师傅,请问这棵银杏树是不是那棵600年前、明朝的银杏树?北京市排名第五或者第六的古树啊?”他一边仔细听一边戴上帽子一边站起来,等我啰嗦完后他仪容已经相当庄重,答我道:“是,就是它。“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网联系。

故园风雨前

故园风雨前

我对生活的偏狭认知。

+关注
作者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