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义无价  刘增兴(锦州)

情义无价  刘增兴(锦州)
2019年04月25日 07:47 新浪网 作者 锦州播报

情义无价

刘增兴(锦州)  2010年,李鹏到北京出差,住处与我国书画装裱界泰斗张久祥李林茹老两口家相邻。长时间的耳濡目染,把个天生好学的李鹏看得手痒,有事没事就进店帮着干活。张李两位大师看这个后生这么爱学,不管什么时间,都悉心教他。  一晃儿就是两年,李鹏回来以后,就和爱人荣娜开了一间小门市,干起了书画装裱。  老天像是要考一考李鹏荣娜两口子的技艺,门市开业时间不长,就有一位同行老大哥转给他一件活儿,他弄不了,请李鹏给看看。这是一件八尺的巨幅书法,是这家主人的老父亲的得力之作,但是由于后人保管得不好,有反复多次的折痕、洇损、断裂和缺损之处。字画主人心痛得不行,因为老人早已作古。  这不仅仅是装裱字画的问题,还要重揭、洗画、补字。  说起来,纸质书画,最怕的就是水。手工装裱,恰恰就在水中干活。这样的“大八尺”要洗,仅仅有通常的耐心和细致是远远不够的,而且展开这么大件的案台也没有啊!何况还要修补字迹,那接笔之处怎么可能一下子就接的很准?  荣娜有些担心,悄悄地和爱人说:“要不,咱也别接了,万一砸了锅,咱对不起老前辈呀!”  李鹏笑了,说:“我接了这个活儿,不是初生牛犊不怕虎,不光是胆子大。在北京,我天天和国宝级的老装裱大师泡在一起,经得多了,看得多了,干的也不少。咱得感谢这个活儿,它让咱俩练练手,练练眼,练练心。”  荣娜笑了,她相信爱人。  可是,这件活儿的主人不放心:他没保存好,已经对不住老爹,这回要再把老爹的笔墨弄糟了,他可就无地自容了。所以,他天天往李鹏的店里跑,有时甚至一天两三趟!  几天以后,这件活儿的主人开始往饭店里拉小李两口子了:小两口儿交了活儿,用放大镜也找不出哪里有破绽,非要请小李两口儿到饭店庆祝一番。  小李婉言谢绝了。不是不近情理:这些日子忙这件活儿,积压了不少新活儿,大家都在催。  随着时间的推移,找李鹏荣娜来装裱的人越来越多。2015年一进腊月,锦州著名的微书书法家刘焕忠来到李鹏的装裱行,一下子拿来九百件微书挂轴请李鹏夫妇装裱,其中一件最长的手卷,达108米!  李鹏立刻就来了精神头——先裱那些小挂轴,最后攻坚百余米长卷。  除夕,夫妻二人勉强看了两个小时中央电视台《春节联欢晚会》,吃了几个年夜饺子,就又上案台忙活起来,开始下这帧巨大裱件的用料:天头、隔界、迎首、画心、尾子等所需的纸张和物料。当然,因为太长,托心的料和复背的料都要打节儿去做,没有必要一次搞完。就算这样,东方也已经泛出了鱼肚白。  “先这样吧,眯一会儿,给老人们拜过年再干。”妻子心疼地对丈夫说。早上九点钟,两口子已经拜完年回到了工作室,继续忙活。  108米的64万字的小篆《四书五经》巨幅长卷装裱完了。刘焕忠把这件“巨大工程”报到了在上海的“吉尼斯世界之最”驻中国总部,得到了批准。  李鹏荣娜装裱书画,不仅仅是精心细致,而且处处为顾客着想。今年年初,我市一位老书法家拿来一套《中国书法口诀》手写稿,整部作品十大本,总计长度约170米。  “这个活计怎么做?”李鹏着实费了脑筋。因为,这个大部头作品是老先生自己装裱过的,现在需要拆了重装!  原来,老先生并不懂得册页装裱要较装裱其他书画复杂得多。他自己只是看了别人的册页,就照猫画虎,以为“就是糊几层纸吗,没啥”。结果,自己没少动脑筋,没少花时间,活儿干完了,结果拿给朋友看,翻哪张哪张起层,时间长了,就得散。  老先生傻眼了。  荣娜告诉老先生:裱件起层,是因为原来托画心那层胶纸代替了复背纸,作品上了胶纸,没有把附着胶的那层蜡纸扯下来,再另做复背。现在只有全拆,去掉蜡纸,再重新另做复背,浪费很大。  老先生非常后悔,“别提了,我是老眼昏花了,都没看出来那层纸是蜡纸!”  李鹏荣娜一边耐心地安抚老先生,一边细致地一张一张拆下原作品,再做重裱,生怕有一点点损伤。实际上,册页是五层纸的粘合。如果纸薄,多的可到八层。要命的是,纸张粘到三层,就会有不平或者出气泡。他们还必须得尽量利用老先生的原物料,而且复背纸还非得另买不可。  三个月以后,整部《中国书法口诀》装裱完了。李鹏荣娜分文未取,老先生说:“怎么能让两个孩子白干呢?”李鹏只是轻轻地说:“我们是用业余时间做的。”  可是,小小的私营店铺有业余时间吗?这个“业余时间”,到底包含着多么重的情义?  哦,情义无价。

1.jpg (320.31 KB, 下载次数: 0)

下载附件

2019-4-25 07:46 上传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网联系。

锦州播报

锦州播报

锦州日报社包括锦州日报、锦州晚报和锦州新闻网。广告咨询QQ/V信:718588761.

+关注
作者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