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新闻客户端

30年前的「聊斋」,周迅银幕处女作,主演美女扎堆,国产鬼片巅峰

30年前的「聊斋」,周迅银幕处女作,主演美女扎堆,国产鬼片巅峰
2021年01月14日 11:16 新浪网 作者 迷影映画

  1987年,武侠片导演徐克决定翻拍李翰祥在六十年代执导的名片《倩女幽魂》。

  原版是根据古典文学名著《聊斋志异》中的一篇《聂小倩》所改编,徐克对故事做了大刀阔斧的改编,加入了更加宏大的武打特技场面,最终票房大卖1800万港币,并入围当年金像奖十项提名,片中饰演的书生宁采臣和饰演的女鬼聂小倩更成为影史最经典的想象之一。张国荣王祖贤

  

  于是,徐克很快又携原班人马打造了两部续作,同样备受成功,由此在港台地区带起了一阵鬼狐电影热。那几年,港台银幕上各种狐妖女鬼层出不绝,而在内地,同样于八十年代掀起了一阵聊斋电影热。

  不同于香港电影人拍摄的聊斋电影,剧情更倾向于商业娱乐片,内地拍摄的聊斋电影则完全是将其当成古典名著来拍摄,情节大多忠实于原著,其中不乏经典之作,如:浙影厂的、西影厂的和、上影厂的等等。《胭脂》《鬼妹》《狐缘》《碧水双魂》

  

  

  而说到内地所拍摄的《聊斋》电影中的艺术高峰,当属这部《古墓荒斋》。

  虽然是一部30年前的老电影,但该片却脑洞大开地将《聊斋志异》中的五个故事串联在一起,构建了一部「」,片中饰演女鬼狐妖的演员有当时年仅17岁的、《封神榜》中的妲己,女演员各个是靓绝一时的银幕女神。聊斋奇幻宇宙周迅傅艺伟

  

  本期「被遗忘的国产类型片」,让我们一起重温这部29年前的经典电影!

  《古墓荒斋》

  

  影片拍摄于1991年,由北影厂出品。

  导演兼编剧是中国第三代著名导演,早在1963年,他就凭借《早春二月》而一跃成为内地影坛大师级导演,该片至今被誉为十七年故事片巅峰之作,曾经荣获葡萄牙第12届菲格拉达福兹国际电影节评委会大奖。谢铁骊

  

  八十年代中期,谢铁骊耗时三年拍摄了电影《红楼梦》六部曲。该系列在当年的影响力不输87电视版《红楼梦》,不仅是,而且其空前绝后的演员阵容堪称影视史上的绝唱,导演谢铁骊也因此荣获1990年金鸡奖最佳导演奖。中国有史以来最长的电影

  

  

  拍完电影版《红楼梦》之后,谢铁骊又决心将同为古典文学名著的《聊斋志异》搬上银幕。但蒲松龄的原著故事是短篇,于是谢导大胆另辟蹊径,将四个名篇故事糅合在一起,在保证忠实于原著情节主线的同时,又让影片具备了独具一格的故事性和古典韵味。

  电影融合了原著中等四篇故事的情节,主要人物则以《连琐》中男主角杨予畏作为叙事的主人公,这个角色的身上同时还继承了另外三篇中的主角孔雪笠、宁采臣以及王生之弟的形象,此外还涉及了中的部分情节。《连琐》、《娇娜》、《聂小倩》、《画皮》《连城》

  

  影片开场和66版《画皮》一样,都是以蒲松龄创作《聊斋》的经历展开。

  旁白交代,蒲松龄是山东人,他给自己的屋子取名「」,到处搜集民间鬼狐奇幻故事,再将这些故事汇编成册。在这部作品中,蒲松龄借花妖狐媚的故事,揭露了封建社会的腐朽和黑暗。聊斋

  

  

  紧接着片名出现,诡异的配乐中,影片的情节正式开始。

  第一个故事是从原著中的《连琐》开始,主人公名叫,是一名正在备考科举的书生。为了安心备考,他独自带着书童一起居住在郊外的一处荒僻宅院中。杨予畏

  

  这宅院有多荒僻呢?

  只要走出院外,附近到处都是古墓荒坟,简直是闹鬼圣地。

  

  如此诡异的地方,杨予畏却一直住在这里,除了与杨相交多年的两名儒生朋友和薛某外,平时这里几乎很少有人来,偶尔附近的猎户会在这里布置机关。王某

  

  杨予畏独自住在荒宅中,这天夜晚,看书看得头脑昏沉时,恍惚中听到屋外传来一阵若有似无的女子吟唱声音,对方似是在反复吟诵一段诗句:

  玄夜凄风却倒吹,流萤惹草复沾帏。

  杨予畏感到好奇,循着歌声走出院外,却四下不见人影。

  

  第二天一早,杨予畏出门散步,居然在附近坟地里,捡到了一条红丝带。

  

  之后又看到了猎户设下的陷阱,捕兽夹正夹着一只受伤的狐狸。

  杨予畏动了恻隐之心,于是将狐狸从捕兽夹中救走,放它回归山野。

  

  当晚,杨予畏仍在家读书,忽又听见了女子的吟诗声音,还是那两句诗。

  这次杨予畏没忍住,于是主动出言附和,为女子的诗句续出了后两句:

  幽情苦绪何人见?翠袖单寒月上时。

  

  没想到,杨予畏吟完诗句后,女声居然消失,杨予畏不禁有些失望。

  到了半夜时分,房门居然自动打开,只有半截身体的鬼影走进杨予畏房内。要说这杨予畏也是心大,见到如此怪事也不害怕,反而问对方:

  既然来自己家,为何不显露真身?

  

  女鬼随即道出身世,她叫,原本是甘肃人士,十七岁的时候随父亲来此,结果生病死了,葬在此处。她生前死后都很孤独,只醉心于诗词,写出了两句诗可始终想不出后两句,没想到居然被杨予畏给续了出来,因而很是仰慕杨的才华。连琐

  

  女鬼不愿意露脸相见,杨予畏拿出自己捡到到的红丝带,问是否是连琐的?

  连琐点头称是,于是杨予畏就将丝带重新系在连琐身上,随即取下了女鬼脸上蒙面用的丝巾,这才发现,眼前的女鬼居然是一位娇滴滴的绝代佳人。

  

  杨予畏毕竟血气方刚,这就想与女鬼幽欢,可女鬼却表示:

  人鬼殊途,一旦你我欢好,势必会折寿!

  杨予畏却不在乎,一人一鬼都喜欢诗词,于是便从诗词歌赋一路谈到了人生哲学。如此一连数夜,连琐都来荒斋与杨予畏吟诗抚琴,人鬼之间渐生情愫。

  

  从那以后,杨予畏每日与女鬼夜夜笙歌。没过多久,就被儒生朋友王某和薛某给发现了,但两位朋友对此也不反对,认为郎才女貌、才子佳人,本就该是佳话才对。

  

  之后,杨家被人追债,连琐得知后,主动拿出随身金银首饰交给杨予畏,让他还债,这让杨予畏深受感动。

  

  没过多久,女鬼连琐也遇到了麻烦。

  原来,阴间的鬼吏白无常看中了美貌的女鬼连琐,想要强逼着她嫁给自己做小妾。

  

  杨予畏的朋友王某和薛某得知后义愤填膺,决定出手帮忙,摆平白无常。

  晚上,白无常找到了连锁的坟,呼喊着连琐的名字,连琐无处闪躲。

  

  白无常的形象现在看来,颇有些滑稽感!

  此时自幼练武艺高人胆大的王某掏出弓箭,一箭射中了白无常,白无常瞬间烟消云散。

  

  解决了后顾之忧,连琐告诉杨予畏说:她天天跟杨予畏在一起,接受了杨身上的气息,白骨上已经有了活意,只须给她一点精血,就可以复生。

  

  杨予畏毫不迟疑,当即割破手臂,将血滴在了连琐的腹部。

  之后又按照连琐的交代,挖开了她的棺材。尽管棺材已经腐朽,但神奇的是,连琐的尸体居然没有丝毫腐烂,甚至还有体温。

  

  果然没过多久,连琐就苏醒过来。

  《连琐》原著故事到这里就戛然而止,但影片的故事却没有结束。

  话说杨予畏带着死而复生的连琐回到了连家,想要正式向连琐的父母提亲。父母看到女儿复活虽然非常高兴,可对于杨予畏这个未来女婿却不太满意,原因就是认为杨予畏并没有考中功名。

  

  言外之意就是,认为这个女婿压根配不上自己的女儿!

  杨予畏因此下定决心进京赴考,誓要高中科举,好让连父另眼相看。

  可在上京赶考的路上,之前用精血救活连琐的事情,终究还是埋下了隐患病根。

  

  这天,杨予畏走到旷野河边,忽觉腹中疼痛难忍,一时间竟然疼得昏迷过去。

  就在此时,附近的荒郊野岭里,居然凭空多出了一处豪华宅院。

  

  随行的书童也没多想,就带着杨予畏来到这户人家里敲门,寻求帮助。

  居住在大宅里的一户自称姓皇甫的人家,老太公慈眉善目,还有两个如花似玉的女儿。

  

  老太公见杨予畏有病在身,于是让小女儿给他治疗。娇娜

  检查过后,才发现杨予畏腰上长出了一枚恶疮。

  

  于是,娇娜取出手镯箍住肉瘤,然后又用刀将其割掉。紧接着,她从口中吐出一枚红色丹药,将其放在杨予畏的伤口上,神奇的是,伤口瞬间恢复如初,杨予畏也不再觉得疼痛。

  

  不过,这只能治标不能治本,要想根除疾病,还需要一名年轻女子的贞女之气做药引。

  娇娜姐姐已经嫁为人妇,所以就只能让娇娜献身。

  

  一夜过后,杨予畏果然身体恢复如初。娇娜告诉杨予畏,他之所以身染重病,是因为之前曾将精血给予一名女鬼,于是便问,杨予畏将精血给了谁?

  杨予畏随即说出了自己和连琐之间的认识经过,又问:

  为何娇娜一家人如此救助自己?

  

  娇娜道出了真相,原来娇娜的父亲正是当初杨予畏从捕兽夹中救出的那只狐狸。

  她们一家都是狐妖,为报恩,娇娜不仅救治了杨予畏,还挽留他在家中复习备考。

  

  病愈之后,杨予畏重新上路,至此《娇娜》篇故事结束。

  继续上路的杨予畏,途中借宿在某寺院内。

  晚上,一美丽女子主动来到了杨予畏房中,试图勾引他。

  

  可杨予畏却不为对方美色所动,还看出了对方乃是妖邪,劝说其好自为之。

  女子见他真是一位不为财色所动的正人君子,遂道出了身世。

  

  她叫聂小倩,是庙中桂花树幻化成的精怪。

  之所以勾人性命,也是不得已为之,是被一个妖魔所逼迫。

  聂小倩又说,自己勾引不成,只怕那妖魔就要亲自来害杨予畏性命。

  

  如果想要保命,最好晚上住到隔壁的房间去。

  原来,在寺庙借住的还有一名侠客,名叫。燕赤霞

  

  他不仅法力高强,而且最擅长降妖除魔,杨予畏跟他住在一起,自然可以高枕无忧。

  杨予畏感谢了聂小倩,作为报答,他开始悉心照顾其寺庙里那颗即将枯死的桂花树。

  这段故事不用说,就是出自原著中的《聂小倩》一篇。

  与此同时,在庙中借宿的还有另一名儒生,是来自太原的。王生

  

  某日出城路上,王生见路边有一娇媚女子哭泣,于是上前问对方有何难言之隐。

  女子哭诉说,自己被贪财的父亲卖给人做妾室,谁知夫家正房太厉害,自己不堪虐待才偷跑出来,结果流落此地。

  

  王生见眼前女子非常漂亮,不禁动了色心,于是将其带回了寺庙,收留在自己房中,每天夜里风流快活。

  

  住在隔壁的燕赤霞身怀捉妖法宝,觉察到了寺内有妖气。

  隔天,他见到王生面容憔悴,显然是被鬼怪给缠住了,好意叮嘱说:

  你要照此下去,怕是要不长寿啊!

  

  可王生却没当回事,仍旧金屋藏娇,夜夜幽欢,身体却日渐吃不消。

  这天,王生出门,杨予畏听到王生房内有声响,于是悄悄走近窗户偷看。

  

  结果看到了恐怖的一幕——

  一支红发青面獠牙的恶鬼,正在描着一张绘有美女的人皮。

  

  而画中的女子,正是王生带回的美女。

  

  杨予畏吓了一跳,赶紧跑去告诉燕赤霞。

  可燕却不为所动,只是将一个锦盒放在窗户上。

  到了夜里,隔壁的王生睡得正香,却不知身边那只画皮恶鬼已经显露原型。

  

  色字头上一把刀,恶鬼剖开王生的胸膛,取出了他的心脏,王生因此一命呜呼。

  恶鬼杀了王生后,又朝隔壁房走去,显然是又盯上了杨予畏。

  却没想到,刚到门口,窗户内居然飞出一道金光,竟然是一把飞剑。

  

  飞剑瞬间杀死了画皮恶鬼,恶鬼中剑后瞬间化为血水,只留下一张画皮。

  原来燕赤霞早有防备,他的锦盒中藏有飞剑,一旦嗅出妖气,就能自动飞出斩妖除魔。

  

  而燕赤霞一直住在这里就是为了抓住这只披着画皮的鬼,只可惜王生不听自己的劝告,因好色而丢了性命。随后燕赤霞与杨予畏道别,《画皮》的情节到此结束。

  转眼杨予畏也到了正式科考的时候。

  来到考场,杨予畏做了一篇花团锦绣的华丽文章,可他明白——

  自己的文章不会得到考官的欣赏,要不然自己也不会屡试不第。

  

  此时,一直躲在一旁的桂花精聂小倩来到杨予畏的身边,她悄悄将杨予畏的文章换成了一纸狗屁不通的考文。

  杨予畏很不理解为何聂小倩要这么做,可聂小倩却告诉他:

  如今科考腐败,朝堂尽是无能昏庸之辈,考官根本不会欣赏杨予畏的好文章。

  

  杨予畏本也没抱期望,没想到居然因此高中状元,他苦笑说:

  锦绣文章屡屡名落孙山,狗屁文章却能高中金榜头名!

  这段情节无疑体现了,原著作者蒲松龄对于清代八股科考制度的讽刺与批判。

  

  衣锦还乡的路上,杨予畏再次来到娇娜家,想要感谢娇娜一家人对自己的帮助。

  然而此时娇娜一家却遇到了危机,原来娇娜一家作为狐妖,如今将要遭受雷霆天劫。

  

  为了报答娇娜的恩情,杨予畏决定舍身冒险,以自己的肉身抵挡雷劫。

  最终,杨予畏手持宝剑刺中了云中怪物,化解了娇娜一家的雷劫,可自己却被天雷击昏了。

  

  娇娜为报答杨予畏的救命之恩,将自己一生心血凝结的内丹红丸吐入他的口中,救其脱险。

  

  告别娇娜一家,杨予畏终于赶回了连府,却只见一片荒芜废草。

  打听之后才得知,连琐小姐居然死了,而连府上下也在小姐死后全部搬走。

  

  原来,杨予畏进京赶考之后,嫌贫爱富的连父认为杨根本不可能高中,于是便要将女儿下嫁给另一家豪门子弟,连琐抗命不从,又得不到心上人的音讯,便悬梁自尽了。

  

  杨予畏得知爱人已死,自然是心痛无语,当晚就借宿连琐生前居住的绣楼。

  到了午夜时分,果然见到了连琐的鬼魂。

  

  两人重温旧梦,可连琐却不愿意露出面目,怕自己吊死鬼的面容会吓坏自己的情郎。

  夜里两人睡在一起,杨予畏忍不住揭开了连琐面纱,果然被连琐恐怖的面容吓坏了。

  

  连琐自知人鬼殊途,伤心之下就要离开。

  这时,杨予畏突然想起狐仙娇娜送给自己的内丹。

  据说内丹救命之用,于是将将腹中的红丸吐出来,喂给了连琐。

  

  连琐服下红丸后,虽然没有死而复生,但容貌却恢复了。

  杨予畏看着眼前的连琐,不禁发出了感慨:

  以前我将你从鬼变成了人,我们倒分开了,如今你把自己变成了鬼,我们反而在一起了!

  

  影片的故事到此全部结束。

  《古墓荒宅》的剧本非常精妙,编剧巧妙地将《聊斋》中的四个故事嫁接在一起,电影以《连琐》为蓝本,又撷取了《娇娜》、《聂小倩》、《画皮》、《连城》等聊斋小说的故事元素和叙述情节,把多篇小说的审美元素糅合在同一个电影文本中。

  

  难得之处在于,故事不仅丝毫不乱,反而剧情紧凑,叙事张弛有度,编剧对原著诸小说中的曲折情节进行增删拼接组合,使得厉鬼、妖狐和花精的故事被有效地组接到统一的故事框架中来展现,创造出幽深华美绚丽多姿的奇幻视觉盛宴。

  表面上看是一个个光怪陆离的妖魔故事,实际上都是在以鬼神故事写人间百态。科举制度的腐朽落后、门当户对的阶级贫富差距,封建礼教对人性的摧残,这些都从一个人鬼情的故事中体现出来。

  

  电影为了还原蒲松龄原著中的阴森鬼气,采用了棚拍搭景的拍摄方法,虽然受限于年代和技术,在特效和道具上略显粗糙,但却彰显出一种典雅考究的古典美学风格。一如片名所强调的,古墓与荒斋,灯昏如豆的荒僻宅院与荒山野岭的孤坟古墓为故事增添了强烈的神秘色彩。

  

  对于恐怖氛围的渲染和鬼怪场面的刻画上,本片也颇有想象力。踩着高跷的白无常、披着画皮,吃人心喝人血的妖怪,以及开场突然从坟墓里爬出的秃顶盗墓贼,都堪称是童年阴影。

  

  当然,对于如今的观众而言,本片最大的看点莫过于明星云集的阵容。

  男主角本身是昆曲演员,后来考入北京电影学院,出演此片时尚且是影坛新人,之后因为参演武侠剧《白眉大侠》而走红,片中另一位打酱油的男演员,饰演武艺高强的儒生王某的是演员,当时他还是电影学院的一名学生。邢岷山邵峰

  

  而片中的女演员更是堪称美女云集,饰演女主角的是八十年代的国民女神,最为人知的便是1990版《封神榜》中的妲己一角,如今还有很多人将其誉为最美妲己,而在本片中她饰演的女主角连琐同样是颜值巅峰。傅艺伟

  

  此外,片中饰演“聂小倩”的、“画皮女鬼”的和“狐妖姐姐”的,也是当时的影坛女神。不过,片中最抢戏的还是饰演狐妖娇娜的周迅,彼时的周公子才17岁,本片也是她的银幕处女作。胡天鸽陈莎莎朱娜

  

  据说导演谢铁骊是在拍戏的时候,意外从一张挂历上看到了周迅的照片,谢铁骊导演找到了还在上学的她,邀请她出演了片中的女二号。原著中的“娇娜”是一个年约十三四岁的小姑娘,身材纤细、婀娜多姿,一双明眸顾盼生辉,流动着灵慧之气,当时的周迅无疑非常符合这个角色。

  

  事实证明,周迅也没有辜负导演的期望。当时周迅的婴儿肥还未褪去,满脸的胶原蛋白,满满的少女气息扑面而来,一双大眼睛里满满的灵气,柳眉杏眼,碧波荡漾仅是恬静地站着,便就让人移不开视线。

  

  此片对周迅影响深远,他将导演谢铁骊奉为恩师。一直到17年后,周迅还在电影《画皮》中再度饰演了狐妖的角色。不过那时的周迅已经贵为影后,想必当年的青涩演技已经不可同日而语了!

  

  这版《古墓荒斋》上映后大获成功,以至于2000年导演谢铁骊又拍摄了一部同系列的《》,该片的主演是当时还是新人演员的沙溢。聊斋·席方平

  

  下一期「」就来聊这部电影,敬请朋友们期待!聊斋电影大观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网联系。
权利保护声明页/Notice to Right Holders 我要反馈

热门推荐

新浪热榜

微博/微信扫码去APP查看

新浪新闻意见反馈留言板 400-052-0066 欢迎批评指正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4000520066
举报邮箱:jubao@vip.sina.com

Copyright © 1996-2021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