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生追忆“高铁院士”王梦恕:把论文写在工程现场

学生追忆“高铁院士”王梦恕:把论文写在工程现场
2019年01月14日 08:55 新浪网 作者 中国科学报

天幕低垂,空中不时飘下几朵雪花。洛阳的这个冬天,显得异常寒冷。

2018年12月27日上午,在众位亲友、学生的陪伴下,王梦恕的骨灰盒稳稳安放在墓地中。洛阳是王梦恕生前常年工作、生活的地方,在生命的最后一程,他魂归故里。

寒风凛冽,越来越多的人聚集在这里,显得陵园小广场有些拥挤。每个人胸前别着一朵白花,寄托对王梦恕的无限哀思。

“王院士经常教导我们要把人做好,站在国家的高度上看问题。”一位学生声音低沉地说。

在公众和媒体眼中,王梦恕个性率真,敢于直言,他的一些言论常常充满争议,是位有些“特别”的院士。

但在众多学生的心中,王梦恕学术精深,无私无畏,他的所作所为透露出中国知识分子特有的道德勇气和理性思考。

当天下午,王梦恕的学生在洛阳举办追思会,共同怀念他们的恩师。

“不要怕,要砸先砸我”

在中国地下工程学界,王梦恕早已赫赫有名。

在隧道工地上,很难看出他是一位院士。即便70多岁,他仍坚持进入施工现场,亲自了解工程进度和难题。

“排查问题、解决问题一定要去工程现场,找问题一定要去开挖面上、工地上。”这是王梦恕一生期望达到的目标。

修建大瑶山隧道时,王梦恕采取了一种不用木料支撑的新型支护方法。没有了木支撑,工人们都不敢进洞。他带头走了进去,对工人说:“不要怕,要砸先砸我!”

中铁十六局集团公司总工马栋是王梦恕的2007级博士生。

每年有2/3的时间,他都陪着王梦恕奔波在工地上。“十六局修的隧道多,施工难点也多。每次王院士都是先看现场,看完之后组织大家讨论、汇报情况,解决问题。”

2008年前后,马栋和王梦恕在修建宜万铁路野三关隧道的现场。那里突发危机,涌水不断,不时有石头滚落下来。

“情况太凶险了,您不能过去!”

“别管我,到岩溶口才能查明问题原因。”

即使马栋强拉着自己的老师,王梦恕依然坚持走向最危险的地方。

王梦恕一生有两个心愿:一是我国铁路达到世界领先水平,二是我国隧道达到世界领先水平。

自1952年考入天津铁路工程学校大型建筑科桥梁专业,此后60余载,王梦恕将满腔热忱全部奉献给地下工程事业。

王梦恕主持研究论证了我国第一条海底公路隧道——厦门翔安海底隧道的技术方案。

他在上世纪80年代就预言:“21世纪将是地下空间被作为重要资源开发的世纪。”中国的隧道施工开始从崇山峻岭转向江河海洋的地下空间。

他的儿子王磊接受媒体采访时曾提到,父亲逝世前夕,“最牵挂的仍是琼州海峡跨海隧道、渤海湾海底隧道、台湾海峡隧道等三大海峡隧道的建设”。

“学会把复杂问题简单化”

在王梦恕的追思会上,出现频率最高的一句话是“学会把复杂问题简单化”。他要求学生从现场找论文题目,找创新的灵感,找问题的突破口。

从博士到博士后,北京交通大学副教授骆建军在跟随王梦恕的10余年里,得到了快速成长。“老师很重视问题的发现,他总是要求我到现场去汇报。”

王梦恕曾说:“在思想方法上,特别需要把复杂问题简单化。你要能指出问题所在和怎么干、怎么下手,而不能搞似是而非的东西。”

他是这么说的,也是这么做的。

王梦恕主持研究开发的“大瑶山长大铁路隧道修建新技术”在1992年获得国家科技进步奖特等奖;“浅埋暗挖法”运用到大秦铁路军都山隧道和北京地铁复兴门折返线工程;在渝怀铁路圆梁山隧道建设中,他带领技术人员攻克了世界性岩溶地质难题……

“我国是隧道大国,还不是隧道强国。王院士一直说站在巨人的肩膀上不要偷懒,不要把简单问题复杂化,工人操作起来很费劲;但是总结经验的时候,一定要有科学道理,把设计理念贯彻到工程中。”这些话,一直萦绕在北京交通大学教授黄明利心头。

“一定要敢于说真话”

王梦恕为国家培养了将近100位博士,每个学生心中都有一个不一样的“恩师”。

在王梦恕心中,他把每个学生都当成自己的孩子,对学生提出了“第一是品德,第二是能力,第三是理论”这3个基本要求。

对待学生的科研成果,王梦恕总是严格把关。

2008级博士赵勇曾主持了一项“自认为很不错的”部级课题,并邀请王梦恕担任评审委员会主任。

他为课题成果花费了近10年的心思,其他评审委员给予很高评价,但王梦恕却认为“成果的某些方面还需要深化研究,不能就此定论”。最终,课题没有获得期望的特等奖。

不过,对待学生的困惑疑难,王梦恕总是鼓励他们“一定要敢于说真话”。

2012级博士后李宇杰至今还记得与老师讨论磁悬浮列车问题的情景。“王院士从核磁污染、磁悬浮列车技术不成熟等方面讲解了这个问题,他对我说得最多的就是要敢于说真话,不要惧怕权威。”

在担任全国人大代表、全国政协委员期间,关于铁路建设、铁路增速等问题,甚至环境保护、转基因食品等问题,王梦恕曾连续提出议案或提案。尽管一些言论让他毁誉参半,但他仍坚持表达自己的观点。

王梦恕曾说过:“做人要学武则天,死后留块无字碑,任人评价,所以我不在乎。但是如果大家都不说真话,社会就没希望了。”

对王梦恕,人们有争议,但更多的是崇敬。而在所有学生心中,他依然是那个心系国家、敢做敢当的“老爷子”。

纷纷扬扬的雪下了一整天,陵园内山水肃静,松柏庄严。经过雨雪洗礼,它们反而更显生机。

河南理工大学校长杨小林在追思会上说:“生命不等同于呼吸,而重在精神的延续。王院士的学术思想和爱国精神,永远不会结束。”

《中国科学报》 (2019-01-14 第4版 综合)

注意!微信又双叒叕更新了......

此次改版后,每个用户最多可以设置12个常读订阅号,这些订阅号将以往常的大图封面展示。为了不错过科学网的推送,请根据以下操作,将我们“星标”吧!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网联系。

中国科学报

中国科学报

《中国科学报》由中科院主管,中科院、中国工程院和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中国科协主办,一周五刊,每刊八版

+关注
作者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