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新闻客户端

怼张仪,平巴蜀,三征韩魏,他是秦灭六国攻城略地最多的人

怼张仪,平巴蜀,三征韩魏,他是秦灭六国攻城略地最多的人
2021年01月18日 07:00 新浪网 作者 指文图书

  司马错,秦国内史夏阳人。夏阳原名叫少梁,在春秋时曾经是梁国首都圈,后为秦穆公所灭。后来晋国以及由晋国分化出的魏国,跟秦国在少梁这块土地上打了百余年仗。秦孝公八年(公元前354年),秦军拔了少梁城。魏国一度夺回此地,但最终被秦惠文王拿下。少梁作为秦魏拉锯之地,民众归属多次变化。司马错家族没有为躲避战祸迁徙到魏国内地,而是融入了秦国。

  只可惜司马错的后人没给他单独立传,我们往往只能从其他秦国将相的事迹中看到他的身影。司马错在史书中首次亮相是在秦惠文王更元九年(公元前316年)。他一登场就做了件很猛的事——怼张仪。那个一怒而天下惧的大纵横家张仪。

  当时巴蜀两国相互攻击,双双请求秦国出兵帮自己。秦与蜀从春秋时就多次交战,汉中郡治所南郑曾经是两国反复争夺的拉锯之地。秦惠文王的第一反应是可以趁机伐蜀,第二反应却觉得蜀道险狭难行,远征胜算不大。而且韩国为了报复战败之仇,又准备兴兵侵秦。如果先攻韩再攻蜀,恐怕会错失良机。可如果先伐蜀的话,韩国很可能会趁机找麻烦。秦惠文王犹豫未能决,与群臣集议。司马错提议先伐蜀,但相邦张仪认为不如先伐韩。

  张仪的计划是亲魏善楚,联合两国之力伐韩攻周,挟周天子以令天下,成就王业。他认为蜀国是僻远的戎狄之国,即使攻下来也不得名不得利,不值得秦国敝兵劳众。他力主以控制韩、周为战略重心,主要是因为纵横策士们主要的资源和人脉都在中原地区。如果脱离这个棋盘的话,他很难发挥自己的才智。虽然张仪有率军伐取陕城的经历,但统兵制胜并非他的强项,对伐蜀能否成功抱有很大的疑问。

  若是换作一般人,很难在辩论中跟张仪抗衡。司马错的战略头脑不输给张仪,论急智应变自是不如,论深谋远虑则有过之而无不及。

  司马错指出秦国当前的问题是地小民贫,不具备成就王业的实力(彼时秦国只有内史、上郡、陇西等地盘)。当务之急是扩张领土、夺取财富。应该从容易取胜的地方着手。问题是,张仪觉得伐韩劫天子容易,伐蜀困难重重且利益不大。而司马错的看法恰恰相反,伐蜀不仅风险小,而且更容易产生效果。

  在他看来,眼下是蜀国主动请求秦国救援,秦军可以名正言顺地进入蜀地,不会在途中遭遇阻击。只要能顺利进入成都平原,蜀军不足为惧,风险比群臣想象的要小得多。灭蜀能广国富民,这对秦国加速发展非常有利。

  显然,张仪等智士只熟悉中原而对巴蜀了解不够深,不像司马错深入研究过西南区情。《史记·货殖列传》:“巴蜀亦沃野,地饶卮、姜、丹沙、石、铜、铁、竹、木之器。南御滇僰,僰僮。西近邛笮,笮马、旄牛。”蜀地农工商百业兴旺,物产丰富,还能掌握西南商道(即西南丝绸之路的前身),为秦国带来一个远离山东六国威胁的大后方基地。

  光是论述伐蜀之利就算了,司马错还直接否定了张仪挟周天子以令天下的王业理论。他认为韩周两国必定会并力合谋抗秦,韩割地给魏,周献象征天子的九鼎宝器给楚,魏楚就不会跟秦国合作,而齐赵两国也会帮助韩周。这样就会让秦国再度陷入外交孤立的局面。

  最终,司马错说服了众人,秦国决定先伐蜀再回头对付韩国。这是秦国发展史上一次重大历史转折。在此之后,秦国把发展重心转向了大西南地区,致力于争夺巴蜀汉中之地。就连张仪都放弃了原先亲魏善楚的计谋,转而尽心尽力拆散楚国与诸侯的联盟,配合秦军众将夺取了六百里汉中地。此乃后话。

  为了更好地调动全国资源,秦惠文王派相邦张仪和将军司马错共同伐蜀。当然,职位更高的张仪只是挂名统帅,负责协调战后治理工作,成都城据说就是他主持修建的。实际统筹战事的司马错大破蜀师,攻灭蜀国。他还协助张仪顺势兼并巴国,取得了比原计划更大的成果。

  灭蜀一事表明,司马错不仅具有长远的战略眼光,还善于与他人合作建功。智商和情商都超乎众人。张仪排挤过很多人,但跟司马错反而没有出现纠纷。

  《汉书·司马迁传》载:“在秦者错,与张仪争论。于是惠王使错将兵伐蜀,遂拔,因而守之。”司马错灭蜀后长期坐镇西南。秦国最初在蜀地采取封国制,把蜀王贬为蜀侯,派陈庄为蜀相,并以张若为蜀国守。司马错攻取的巴地不搞分封,直接设为巴郡。此后,司马错的主要活动与巴蜀军区密切相关。每次蜀地生乱,司马错都会被派去平叛。秦惠文王更元十四年(公元前311年),蜀相陈庄杀蜀侯。据《史记·秦本纪》,秦武王元年(公元前310年),丞相甘茂奉命诛杀蜀相陈庄,司马错协助平乱。《水经注·江水注》称:“秦惠王二十七年,遣张仪与司马错等灭蜀。遂置蜀郡焉。”秦惠文王恰好在位27年,司马错与张仪“灭蜀”设郡,其实就是秦武王元年平定蜀相陈庄后的行动。

  秦昭王六年,司马错再次率军定蜀,杀死了叛变的蜀侯煇。他此后沉寂整整6年,直到昭王十二年攻魏襄城时,才重新在《史记·六国年表》中露面。他自灭蜀之后,二十多年没有打过外战,以至于山东列国都忽视了他的存在。魏冉在蜀地安定后将其调到中原战场,让这位智勇双全的老将打魏国一个措手不及。

  昭王十五年,客卿司马错与大良造白起联手攻打魏国的垣城,拔之。秦国出于外交考虑,很快把垣还给了魏。白起在同年南下攻楚之宛城,然后暂时淡出一线,司马错则走到了最前线。这位劳模接下来又先后三次统兵出征。

  昭王十六年,左更司马错攻取魏国的轵与邓两座重镇,把河内与河东两个区域的联系基本切断了。秦国封公子芾于宛,封公子悝于邓,封魏冉于穰并复益封陶。

  昭王十八年,魏冉、白起、司马错兵分三路,合力进攻魏国河东、河内,共同打下大小城池六十余座。指挥中路军的司马错再度占领魏国的垣,切断了两地魏军联系,为进攻河东的白起西路军和进攻河内的魏冉东路军制造了有利战机。他还审时度势,攻占河雍,决桥取之,让黄河南岸的魏国援军望河兴叹,确保这场大规模攻城围邑战的胜利。

  昭王二十一年,司马错率兵复攻魏河内,迫使魏国投降。《史记·秦本纪》称:“魏献安邑,秦出其人,募徙河东赐爵,赦罪人迁之。泾阳君封宛。”秦国的河东郡大致在这个时期设立,而河内地区也有一部分被秦占领。

  司马错的三次出征将韩魏彻底打入万劫不复的境地。这是他灭蜀之后的第二个事业高峰期。至此,秦帝国针对韩魏河东、河内地区的组合拳暂时告一段落。秦国下一阶段的首要打击目标是齐国。魏冉派蒙骜、斯离等秦将出战,让司马错和白起养精蓄锐,准备破齐之后的战争。

  在白起横空出世之前,王族智将严君樗里疾的斩首纪录最高,司马错攻占地盘最大。他提议并亲自带兵灭了一个古老的诸侯国,为秦国开辟了大西南根据地。如果把时间轴拉长,我们就会发现,司马错是秦始皇灭六国之前攻城略地最多的将领。除了巴蜀之外,他跟白起联手夺取了魏韩的河东、河内大片土地,迫使楚国割让了上庸及汉北地(相当于半个秦汉中郡和南阳郡),并亲手拔楚黔中郡。白起歼敌虽多,但在开疆辟土方面不如司马错。

  本文摘自《战争事典053》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网联系。
魏国张仪
权利保护声明页/Notice to Right Holders 我要反馈

新浪热榜

微博/微信扫码去APP查看

新浪新闻意见反馈留言板 400-052-0066 欢迎批评指正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4000520066
举报邮箱:jubao@vip.sina.com

Copyright © 1996-2021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