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新闻客户端

【佳作赏析】从西部城市阿克苏归来

【佳作赏析】从西部城市阿克苏归来
2021年01月21日 19:09 新浪网 作者 阿克苏新闻网

  从西部城市阿克苏每一次归来,我生命的温度总会温暖起来,总会沸腾起来。尽管此时,天气已经坠入零下几度了,但恋恋不舍的脚步,似乎依然留在多浪河畔。这些感觉都已经是我的生活习惯了,人在四千公里左右的樱城鹤壁,心却迟迟不愿意归来。宁愿在天山脚下渡过世界上最寒冷的冬天,也不愿意把自己泡在温室里。似乎若能在那里呆上几个月,或几年的时间,是我今生最美不过的事了。

  深夜的塔格拉克河流,几乎整夜、整夜地奔腾在我的梦里。露天的毡房里,目光始终停留在天山脚下。河水哗哗地从梦中流去,草地上到处可见它们活跃的身影。似乎我的到来,并没有让它们感到什么意外似的。当我把目光投向天山最高峰托木尔峰的时候,它们急忙走上前来,给我讲了许多天山的故事。星光迷失在这样的夜晚,灯光下花草的馨香,浸透了远方及脚下的小路......

  梦里尚在睡眼惺忪之时,天山却携着托木尔峰以及其它来到我的身边。暖暖的毡房里,它们与我,似乎有聊不完的话题。从深夜的梦里,一直聊到东方泛起了鱼肚白,它们才不情愿地离去......

  也许它们的生活过于单调,也许......这时,一朵浪花跑过来,对我说:“它刚刚从托木尔峰上下来。你与它们聊了一夜之后,它们听得如痴如醉,到现在还没有回过神来呢!”这朵浪花告别了我之后,匆匆忙忙就远去了。望着它的背影,我突然想起了什么,就问:“它们晚上还会来吗?”而它已经远去,它又似乎又听到了什么,回过头来,向我挥挥手。

  羊群在不远处的草地上,在已经升腾起的晨辉里,啃食着这些不解的问题。通向归园田居塔村的路,此时,就像河流一样奔腾在草叶上。花儿的馨香在这里,已经是我最为熟悉不过的朋友了。风儿急匆匆地来到我的前边,它的手向前伸延着,最好的风景,已经映现在了我的目光里。前后左右,都是塔格拉克村的有机组成部分。天山托峰、丹霞地貌、塔格拉克河流、花草植物以及深夜的星光和月亮......其实,这里的笑声也是暖融融的。那些不知疲倦的好奇和微笑,熙熙嚷嚷,拥挤在这一方水土里,似乎依偎在梦境里。就连飞来飞去的鸟儿们,都不敢相信眼前的这一幕。繁华和热闹怎么会呈现在天山脚下?是不是它们迷失了方向,走错了路?这些景象,是应该出现在繁华都市里的,怎么会全部漂移到了这里?它们不停地向我打听着什么,一只鸟儿很认真地点点头。它们瞧瞧我身边的那些浪花,周身上下都浸透了花香。似乎就相信了眼前这一切是真实的,并非梦境。有的还捧起了一朵花儿,偷偷地嗅了一下,随后,就告诉它们的母亲说,这里的人间仙境不是人为的,的确是生态和自然的。

  所有的这一切美好回忆,就像蒙太奇似的,在我的脑海里一一闪现。天山托木尔大峡谷,又称库都鲁克大峡谷,维吾尔语意为惊险、神秘大峡谷。据历史记载,这里是通往南北天山古代驿路木札特古道的必经之地,玄奘西天取经时,曾经从此路过。这里还是天山南北规模最大,美学价值最高的红层峡谷。

  大峡谷东西长约26公里,南北宽约20公里,其中由3条主谷、12条支谷、上百条小支谷组合而成。大峡谷地质地貌的丰富性世所罕见,目前可以确定的有峡谷地貌、风蚀地貌、河流地貌、构造地貌、岩盐地貌。这些地貌共同造就了五彩山、胡杨双雄、英雄谷、生命之源、驿路烽燧、伟人峰、巨轮飞度、一线天、黄金之吻、石帽峡、悬鼻峡、万山之城等众多景观。峡谷内沟壑丛生,迂回曲折,到处都是红崖赤壁和千姿百态的石峰石柱,因此,它被世人誉为峡谷之王,是天山托木尔世界自然遗产不可多得的一张景观名片。

  远远望去,这是怎样的一种奇妙景致啊!就像天山之火,凝固的火焰在熊熊燃烧。大大小小的峰头,就像张望我的脸,起伏跌宕,奔腾而去。似乎它们已经认出了我,纷纷跑出来,向我招手......远在千里之外,我一想起这些,它们就像狂风骤雨,时不时地,就会闯进我的心里来。

  沉睡千年的大峡谷,似乎突然被惊醒了。北山羊见我到来,急忙跑下山来,向我示好,好像我与这里有什么关系。但大峡谷始终沉默着,它的静止,仿佛大自然的一个舞蹈动作,与这里的气氛相当融洽。

  穿插于峡谷里的想象,在我步入其中之后,仿佛它们都已经找到了各自的归宿。就好像回到家里一样。从大峡谷顶端可以俯瞰,海拔7443米的天山托木尔峰,清晰可见。这样的高度,矗立在我的灵魂深处,生命从此得到了一种强有力的支撑。况且那些天山上的生灵,已让沉寂活跃了起来。但最动人的,并不是这些景致。那只好奇的雪豹,在悬崖峭壁上跳上跳下,显得十分忙碌。就好像它的言谈举止,已经代表了天山的神秘之魂.....

  “明月出天山,苍茫云海间”,那么,今夜的明月是否就出自于此呢?不难想象,狂风暴雪在天山最高峰托木尔峰上,呼来唤去。但对于明月来说,始终都没有起到抑制的作用。月光透过山峰之间照射下来,就像花瓣上盛满了晶莹的露珠。月光融于花香,花香散发着点点滴滴的皎洁之光。

  在来阿克苏之前,对于这座位于塔克拉玛干沙漠西北部的城市,我并不陌生。从长安出发,自古以来这里就是丝绸之路的重要通道,或繁华地段。就是“一带一路”上的,比如楼兰古国、丝绸之路、古龟兹国、女儿国、高老庄的故事等等,都是出于此地。世界屋脊天山最高峰托木尔峰、天山托木尔大峡谷、神秘大峡谷都是色彩斑斓的雅丹地貌。当我的双脚一踏上这片土地时,就感受到“一带一路”对于这片土地的重要性和深刻性。

  中国百分之九十的胡杨树生长在塔里木河流域,它们是屹立在荒漠戈壁上的顽强生命,就像阿克苏这座西部城市一样,魅力是无穷的。在那里度过的每一个夜晚,都会与多浪河形影不离。至今一想起来,记忆依然是缤纷的,是多彩的。在我的思念很浓的时候,仿佛它又来到了我的身边。在这里所做的每一件事情,似乎都与阿克苏有关。包括这个深夜的梦里,尽管天气很冷、很冷,但我还是感受到它的温暖了。

  来源:阿克苏零距离 作者 田万里

  编辑:李   琴

  审稿:张铁玲

  投稿邮箱:tougao.aksrb.cn

  阿克苏地区

  最权威|阅读量最高的微信平台

  触动图片左右滑动马上学会!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网联系。
权利保护声明页/Notice to Right Holders 我要反馈

新浪热榜

微博/微信扫码去APP查看

新浪新闻意见反馈留言板 400-052-0066 欢迎批评指正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4000520066
举报邮箱:jubao@vip.sina.com

Copyright © 1996-2021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