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青峰被昔日恩师起诉:唱不了自己的歌,除了愤怒只剩唏嘘

吴青峰被昔日恩师起诉:唱不了自己的歌,除了愤怒只剩唏嘘
2019年11月14日 20:43 新浪网 作者 果酱音乐

还差一个多月就到2020年了,对于喜欢苏打绿的粉丝来说这绝对是一个好消息。

这意味着三年的休团期即将结束,完整的苏打绿就要回归了!

吴青峰被昔日恩师起诉:唱不了自己的歌,除了愤怒只剩唏嘘

然而就差一个月,微博上就爆出了不好的消息:吴青峰被前经纪人起诉。

吴青峰被昔日恩师起诉:唱不了自己的歌,除了愤怒只剩唏嘘

起诉的不是别人,正是被吴青峰称为恩师,亲人的苏打绿前老板——林𬀩哲。

吴青峰被昔日恩师起诉:唱不了自己的歌,除了愤怒只剩唏嘘

大部分的网友指责林𬀩哲是趁着吴青峰演唱会巡演的吸血压榨行为。

吴青峰被昔日恩师起诉:唱不了自己的歌,除了愤怒只剩唏嘘

也有部分律师表示,虽然道义上有问题,但是法律层面上,林的这一行为没有过错。

吴青峰被昔日恩师起诉:唱不了自己的歌,除了愤怒只剩唏嘘

然而看到这里的果酱君更多的是唏嘘和可惜。

曾经堪称乐坛最亲密的合作搭档,居然以这样不愉快的方式收尾了。

吴青峰被昔日恩师起诉:唱不了自己的歌,除了愤怒只剩唏嘘

2001年,国立政治大学的几个大学生在政大举办的“金旋奖”前夕,成立了一个小小的乐团。

成团了,肯定就要有团名。

鼓手小威觉得乐队的特质就是清新青涩如同气泡苏打一般,而主唱青峰最喜欢的颜色是绿色,就这样,“苏打绿”这一不属于任何色卡的绿色出现了。

吴青峰被昔日恩师起诉:唱不了自己的歌,除了愤怒只剩唏嘘

刚成立的苏打绿很快就获得了一些小成绩,他们如愿拿下了金旋奖的最佳人气乐队奖。

并参与了垦丁的“春天呐喊”演出,演出期间主唱青峰写出了那首之后被粉丝们称为白月光的《飞鱼》。

吴青峰被昔日恩师起诉:唱不了自己的歌,除了愤怒只剩唏嘘

然而两年后,这个年轻的乐团就遇到了每个校园乐队都会遇到的问题:

毕业。

当时的成员里,除了键盘手阿龚,其余都是专修与音乐八杆子打不着的专业,甚至电吉他手已经是一名医学研究所的高材生了。

毕业后继续成团?根本不可能。

这些人抱着“最后一次”的想法,开始了毕业巡演。

并约定巡演结束,团体就解散。

每一个小说主角,都会在绝境关头遇上世外高人,获得武林秘籍,重新征战江湖。

苏打绿就像小说里的天选之子,在最后一次巡演中,遇上了改变他们人生方向的林𬀩哲。

那时候的林𬀩哲正在因为抑郁症而四处散心。

他曾是魔岩唱片的制作人,对,是那个拥有“魔岩三杰”的魔岩。

吴青峰被昔日恩师起诉:唱不了自己的歌,除了愤怒只剩唏嘘

2001年,在“三杰”陆续出走之后,公司宣布解散。

曾经一手捧红杨乃文和陈绮贞的制作人,遇上了突如其来的空白期。

在这次散心中,他遇上了正在巡演的苏打绿,并一下被这群年轻人的才华击中了。

他决定签下这批有才华的孩子,成立自己的个人音乐社。

2004年,苏打绿发行了自己的首张单曲《空气中的视听与幻觉》,这首歌已经被唱了两年现场的歌,终于有了自己的实体版。

林𬀩哲音乐社也在寒酸中踏出了第一步。

有多寒酸呢,网传林𬀩哲为了出专卖掉了自己的房子;

苏打绿的第一张专辑,连封面都没设计。

吴青峰被昔日恩师起诉:唱不了自己的歌,除了愤怒只剩唏嘘

当被同行问到有什么目标时,林𬀩哲回答:“我只希望这一屋子4000张的专辑都可以卖掉。”

吴青峰被昔日恩师起诉:唱不了自己的歌,除了愤怒只剩唏嘘

有才而又独特的苏打绿很快获得了大量的人气。甚至掀起了专属于苏打绿的风潮。

谁不曾在学校午休的时间里拿着mp3,听着“这是一首简单的小情歌……”,假装午睡呢。

而在苏打绿爆红的期间,林𬀩哲的名字也频繁的出现在大众面前。

很多人称赞他和苏打绿是最完美的合作伙伴。

别的老板都是艺人在外跑通告,自己舒舒服服躺着赚钱。

林𬀩哲不一样,你几乎能在所有苏打绿的活动上看到他的身影。

吴青峰被昔日恩师起诉:唱不了自己的歌,除了愤怒只剩唏嘘

外界质疑青峰的声音不男不女,他第一个跳出来反对。

“对我来说,我更在意自己的主观看法,吴青峰的音色,就是他非常动人的地方。”

在《无与伦比的美丽》大获成功之后,苏打绿想要打破一直固有的“小清新”标签。

苏打绿提出了“韦瓦第计划”。

计划中,苏打绿将在两年内造访四个国际城市,在当地录制以四季为主题的专辑。

果酱君觉得这个计划非常的成功。它展现了苏打绿更深刻的音乐思想。

任何觉得苏打绿只有小清新的人,只要听了计划里的《他举起右手点名》就会改变之前的看法。

吴青峰被昔日恩师起诉:唱不了自己的歌,除了愤怒只剩唏嘘

当然,这意味着改变已经固定的路线,提高制作的成本,推掉赚钱的商演,怎么都一笔要亏的买卖。

但是林𬀩哲同意了。

那个时候有粉丝开玩笑,只要是吴青峰说的,林𬀩哲都会答应。

2016年“韦瓦第计划”的最后一专《冬 末了》斩获了“最佳乐团”“最佳国语专辑”等五项大奖。

当林𬀩哲被宣布获得“最佳专辑制作人”的时候,连自己拿奖都从容淡定的苏打绿,兴奋得跟小孩子一样。吴青峰甚至哭成了一个泪人。

吴青峰被昔日恩师起诉:唱不了自己的歌,除了愤怒只剩唏嘘

对于苏打绿来说,那时候的林𬀩哲是经纪人,是恩人,是亲人,他值得这么深厚的感情。

在吴青峰约满签约新公司的生命里,他特意提到了支持他离开的林𬀩哲,他说他们是父子。

吴青峰被昔日恩师起诉:唱不了自己的歌,除了愤怒只剩唏嘘

娱乐圈里,艺人告前经纪人苛待,经纪人告艺人违约已经是常态。

但没有这次来得让人唏嘘。

林𬀩哲对于自己的音乐社,一直采用的是独立音乐的经营方式,没有一点商业公司冷冰冰的规章制度。

林𬀩哲给予了苏打绿绝对的支持。

同时苏打绿也完全无条件的相信林𬀩哲,信任到把著作权留给了林𬀩哲。

在这样信任的滋养下,苏打绿保有了自己的独特风格,他们不是商业流水线下制造的歌手。他们是纯净的,有着充沛的情感的。

这样的信任,很难得。

这样的苏打绿,更难得。

这样的信任破碎了,这真的是一种可惜。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网联系。

果酱音乐

果酱音乐

知名音乐媒体

+关注
作者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