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新闻客户端

莫兰迪只有色彩吗?看看他的画其他妙处

莫兰迪只有色彩吗?看看他的画其他妙处
2021年01月13日 15:57 新浪网 作者 中国网

  莫兰迪原本只是在艺术圈熟知的艺术家,但前几年借助报货的电视剧《延禧攻略》的莫兰迪色的热议,于是莫兰迪也顺利地进入了普通大众的视野。成为了继莫奈之后,又一位挂上高雅时尚标签的艺术家,尽管这和他本人的追求南辕北辙。

  《静物》,布面油画,40.736.2cm,1956

  近日,在木木美术馆的展出的《乔治·莫兰迪:桌子上的风景》是莫兰迪在中国的首次美术馆个人回顾展,为中国观众提供了一次观赏莫兰迪原作的机会。

  莫兰迪所画的内容没有任何奇观,没有任何耀眼的颜值和响脆的质感,就是那样几个灰白惨淡的罐子。那些想寻求高雅色彩感的观众可能要失望了。

  《静物和在右边的油灯》,蚀刻版画,25.2x34.5cm,1928

    造型与构图  

  早期莫兰迪会极其认真的刻划罐子的所有细节,包括质感,观众能感觉那是实实在在的我们能感知的罐子。

  《静物》,布面油画,29.8x37.6cm,1938

  但是后来他渐渐将罐子的所有属性渐渐抽离出去,你感觉不到罐子是陶瓷、钢铁、玻璃,它们就是一个个疏离抽象的形体,弱色彩,弱体积,弱质感。你既可以把它们看成静物,也可以看成是建筑,也可以是工厂的烟囱,柱形、长方形、方形、圆弧形...它们似乎可以化身为你能想象的各种事物,这让它们远远脱离了它们本身属性所归属的促狭的小世界,进入了一个抽象鸿蒙的宇宙中。

  莫兰迪曾说过,“我们对外部世界的感知很难甚至根本无法用语言来描述,因为那个视觉所及的是由形态、色彩、空间和光线所决定的。”

  莫兰迪习惯以平淡无奇的正面平视的角度审视自己笔下的静物,投以散淡的漫射光,没有明显的明暗与阴影。所有的一切都是淡然平静的。

  《静物》,布面油画,41.4x46.1cm,1950-1951

  莫兰迪的静物构图方式尤为奇特,完全违反西方传统静物排列方式,不消说荷兰17世纪的静物杯盘果蔬的珠翠罗绮,就算是塞尚的静物画,也是疏朗有序,开阖有度,撑满画面。唯有莫兰迪把一堆瓶瓶罐罐堆放在一起,既拥挤又谦卑。周边是大面积留白,它们被简化为桌面和背景的抽象空间。

  《静物》,布面油画,26.4x70.9cm,1953-54

  莫兰迪还有意将物体之间的位置排布的整齐和均匀,有时静物像货架上的酒瓶一样单调的摆成一列,有时组合为前后两列,有时将静物组合成近似菱形或方形的构图中,总之他将静物进行了各种可能的组合,不变的是,他很少将静物的间距拉大,所有的静物都是若近若离地牵绊在一起,构成一个严密的整体,就像一个缜密布置的建筑群。

  《静物》,布面油画,41.5x47cm,1949

  虽然静物挤在一起,但它们的位置和间隙都有微妙的不同,即使并置在一起的两个瓶子的位置都有些许的前后差异,物体之间的空间也极为微妙,有的是一条缝隙,有的轻微遮挡,有的分割出一个负形空间。莫兰迪将一丝一毫的空间变化都通过聚焦式的构图而无限放大,轻微的变动都会使画面产生重大影响。

  莫兰迪笔下的静物几乎都近于抽象的几何形状,他尤其喜欢方形、长方形、圆柱形、椭圆形、锥形的罐子和长颈瓶、带把水壶等静物。艺术家从不惧怕重复和整齐,他往往在组合中设置形状完全相同的静物,如同音乐中重复音调,具有坚实的稳定感,同时置入形状差异较大的静物穿插其中,形成高矮、宽窄、上下、方圆的对比,形成一种视觉节奏的重复与变化。

  《芳达扎路上的庭院》,布面油画,54.5x47.8cm1957

  莫兰迪绘画理念也延伸到他家乡的风景创作中,那些几何化的房屋抽象的树木,简洁的色块组合,让纷繁复杂的景物有了很强的秩序感,普普通通的风景似乎有了永恒隽永的韵味。

    绘画感  

  《静物和煤油灯》,蚀刻版画,30.5x36.2cm,1930

  白色花瓶中的花卉,蚀刻版画,24.6x16.3cm,1928

  无论是蚀刻画还是油画,莫兰迪的技巧都是非常高超的,表现出一种极为理性的刻制,将绘画的自由与激情降至最低。我们可以在笔触中可见一斑,他在蚀刻画中线条细若发丝,排线是极为整齐的交叉线、斜线,即使在最微小的物体塑造上,他的排线也是心如止水,丝毫不乱,整个画面如同用细网编制出来的一般。蚀刻画既可以看作是莫兰迪独立的艺术作品,也可以看作是油画作品的精确练习。在排除了色彩和油画笔触元素的影响,艺术家可以用针笔细细揣摩形体塑造和空间的微妙关系。

  《风景》,布面油画,40x35cm,1962

  在油画中他将锋芒和锐利隐藏起来,挤、压、涂、抹、拖这些技巧均点到为止,笔触宽大,平顺柔和、缜密有序,在优雅含蓄中又带着几分憨拙和粘稠。

  在冷静的表层下,他的绘画仍然保持了一种极为松弛的绘画手感,他画的瓶子形状从来都不是笔直划一的,带有手绘特有的轻微颤动和歪斜感,他又将这种轻微的变形控制在一个画面合理的范围内,从不夸大变形。而微微扭曲变形和笔意所展现出的绘画韵味,使冰冷的静物有了呼吸般的气息,仿佛是以手揉捏出来的造物一般。

  《静物》,布面油画,30.4x40.5cm,1960

  笔者尤其喜欢他笔下的长颈瓶,就像天鹅的长颈一般优雅而脆弱。能看得出,莫兰迪对于器物的形状的描绘是非常着迷而富于耐心的,他在理性与情绪中寻找到了微妙的平衡。

    怎么看莫兰迪的绘画  

  莫兰迪将传统绘画中一切浓艳华丽的外衣全部剥除,仅剩下静物仅存的一点物象痕迹,在一个极低的限度内,将形、空间、色彩、光线做出各种设置,这种极弱的对比反而让人体验到纯绘画的非凡之处,就如同巴赫的音乐一般。

  《风景(格里扎纳的家)》,蚀刻版画,26.1x20cm,1927

  莫兰迪的绘画内容和手法和当时欧洲风起云涌、多姿多彩的现代艺术相比,似乎是太简单也太另类了,这反而激起了很多人的关注,对莫兰迪绘画的阐释和衍生解读实在太多。在诸多的解读中,笔者从不认同莫兰迪的绘画和东方绘画有太大的关联,虽然表面形态和气质与某些禅画有些相似,比如大面积留白和极简的造物,但从绘画的理念和方法来看,莫兰迪是不折不扣的西方现代主义画家,是一位非常理性而刻制的画家,他在意的是形状、空间、光、色彩这些绘画本体元素,而不是文人画家强调的笔墨情趣和借物抒情的文人情怀。虽然他收藏了很多中国古代瓷瓶的画册,在笔者看来,那只是证明了他对中国古代瓷器的优雅造型比较迷恋而已。

  《风景》,布面油画,40x35cm,1953

  莫兰迪的绘画仍然要放在西方艺术史去比较,虽然他吸收了西方早期湿壁画的某些元素,但他的画本质是还是沿着塞尚的现代主义思路前行的艺术家,他的构图和造型是反古典的,具有极强的工业构成感和抽象感,但和后期的极简主义相比,他仍然保留着古典艺匠的情趣和韵味。

  在笔者看来,对绘画的品鉴最诚挚的做法还是回到他的作品,留意艺术家每一幅作品的构图、形体、光影的设置,那些精妙的细节才是最值得品味的。(作者:刘鹏飞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网联系。
权利保护声明页/Notice to Right Holders 我要反馈

新浪热榜

微博/微信扫码去APP查看

新浪新闻意见反馈留言板 400-052-0066 欢迎批评指正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4000520066
举报邮箱:jubao@vip.sina.com

Copyright © 1996-2021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