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康迪车业与沽空机构掀“隔空骂战” 董事长胡晓明:报告观点单薄、断章取义

独家|康迪车业与沽空机构掀“隔空骂战” 董事长胡晓明:报告观点单薄、断章取义
2020-12-09 15:02:26 中国经营网

本报记者 张家振 金华、杭州报道

一份突如其来的沽空报告,让中概股康迪科技集团(以下简称“康迪车业”,KNDI.US)陷入舆论的风口浪尖,公司股价也走出了一波过山车般的行情。

(康迪车业位于浙江省金华市婺城工业园区的生产厂区。摄影/本报记者 张家振)

经过一周的沉默后,康迪车业董事长胡晓明于12月7日在公司官网发布《致全体股东的公开信》,在安抚投资者的同时,也从侧面对沽空机构兴登堡研究公司(Hindenberg Research)此前针对康迪车业发布的沽空报告进行了回应。

据了解,11月30日,兴登堡研究公司发布沽空报告,质疑康迪车业利用未披露的关联公司进行虚假销售来伪造收入,并怀疑公司骗取政府补贴。12月1日,康迪车业曾在官网刊发简短回应称,报告中包含诸多错误信息,对历史事实存在错误陈述、不准确的结论和多余的观点。

12月7日,在对外刊发上述公开信前夕,胡晓明在杭州接受《中国经营报》记者独家专访时指出,兴登堡研究公司的大多数指控,问题和疑问都是单薄的观点和断章取义,或者是对很久以前已经解决的历史问题的重述。康迪车业所披露的财务报告都是经过独立审计师通过严格的审计并对销售进行的正确记录。

“报告关于‘关联方’交易和‘虚假销售’的断言,完全是凭空捏造。”胡晓明告诉记者,比如说报告提到的金华市超能汽车销售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超能公司”)法定代表人胡毅恒曾在公司担任高管存在关联交易,这完全是胡说八道。超能公司是胡毅恒从康迪车业辞职后于2011年5月17日注册成立的,对于员工辞职创业我们是很支持的,超能公司和康迪车业根本不存在关联关系。

关联交易虚与实

官网资料显示,康迪车业是一家在美国纳斯达克证券交易所的上市公司,业务由其全资子公司浙江康迪车业有限公司负责经营,主要业务包括研发、生产和销售纯电动汽车、智能换电设备、全地形车和电池组、电机、电控、汽车空调等电动汽车部件。

(康迪车业位于浙江省金华市婺城工业园区的办公楼。摄影/本报记者 张家振)

对于康迪车业利用虚假销售来伪造收入的质疑,兴登堡研究公司在沽空报告中给出的关键证据在于,康迪车业在2019年6月的前两大客户超能公司和浙江酷客运动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酷客公司”)与康迪车业关系紧密,并怀疑存在关联交易。

根据报告披露的信息,超能公司和酷客公司曾是康迪车业最主要的客户,两家公司在2018年6月和2019年6月的销售占比分别为36%、36%和4%、27%。从2019年9月起,两家主要公司分别以Customer A和Customer B代指,在2018年9月和2019年9月的销售占比分别为24%、30%和4%、30%。

(康迪车业2018年和2019年主要客户情况。数据来源于兴登堡研究公司报告。)

兴登堡研究公司通过查询资料和实地走访的方式给出了质疑的主要依据,超能公司和康迪车业全资子公司浙江康迪智能换电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康迪换电公司”)共用一个办公电话,与康迪车业共享或共用一个主要管理人员。“2010年的一篇文章详细介绍了一个叫胡毅恒的人,是康迪车业的员工,在康迪车业担任办公室主任的高级职务。”

“超能公司的法人代表不是像报告所说的那样是康迪车业的高管。实际上,胡毅恒在2011年4月从康迪车业离职后,自己创业并出任超能公司的法人代表。该报告引用一篇2010年10月份的报道混淆视听,误导读者以佐证胡毅恒在康迪车业的说法。”胡晓明在《致全体股东的公开信》中反驳称。

对于胡毅恒疑似是康迪车业前高管的质疑,胡晓明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进一步指出,胡毅恒在2011年4月份之前确实在康迪车业下属基地工作,他在2010年10月的一篇报道中接受采访时自称是综合办公室主任,其实也不是担任主任职务,更不是公司高管。

“康迪车业主要是做零部件并和其他厂家合作生产整车。在这种情况下,公司把自己的零部件卖给存在竞争关系的其他厂家,肯定是不合适的,这就需要通过中间商去推广。这也是公司将部分产品销售给超能公司的原因,但两者并非‘关联方’交易。”胡晓明表示。

而对于超能公司和康迪换电公司共用一个办公电话的指控,胡晓明表示,2011年在超能公司成立之初,租用了我们的办公室,并在工商登记时暂时填写了房东的电话号码,这个号码并不是超能公司在使用的号码。

“酷客公司在2008年1月之前曾是康迪车业的子公司,当时名称是浙江省永康市顶级进出口有限公司。2008年2月,酷克公司从康迪车业中剥离出去,自那时以来一直是独立实体。这帮人在销售方面还是有能力的,所以我们一直有业务关系,把产品卖给代理商酷客公司名正言顺,并不存在循环销售的问题。”胡晓明告诉记者,从 2015年8月开始,酷克公司是康迪车业在美国市场的独家代理商,但随着康迪车业子公司SC Autosports在美国的不断发展,我们计划将在2021年终止这一独家代理权。

第一现场再探访

为进一步验证兴登堡研究公司在沽空报告中所述相关信息的真实性,本报记者于12月4日对上述报告中提及的超能公司进行了实地探访。

记者在现场看到,在金华市婺城工业园区康迪车业旁边是一栋名为浙江省检验检疫科学技术研究院金华分院非公路机动车实验室的厂房,超能公司和金华市康迪电动汽车超能特约服务站的两块标牌分别挂在入口两侧。

在该厂房一楼入口处,是一家名为“小灵狗出行”的金华直营店。据工作人员介绍,公司主要出租北汽新能源、东风启辰、奇瑞新能源和合众汽车等多品牌的新能源汽车,其中北汽EC(配置|询价)3、EC180和哪吒N01(配置|询价)等车型采用年租方式,康迪全球鹰K12、K17则分月租、季租、半年租和年租等多种方式。在现场停放的写有“左中右微公交”标志的康迪电动汽车则采用年租方式,租赁费用一年8000元。

在厂房侧面的入口处是“超能服务站”,里面停放有众多等待维修保养的康迪牌电动车。据现场工作人员介绍,这里只是超能公司在金华市设立的售后维修点。

(位于厂房内部的“超能服务站”停有众多等待维修的康迪电动车。摄影/本报记者 张家振)

对于兴登堡研究公司提及的超能公司与康迪换电公司共用一个办公电话的质疑,胡晓明在公开信中回应称,超能公司与康迪车业位于同一工业园区,但不在同一地址,超能公司是在该地块上的第4幢厂房,康迪换电公司则是在该地块上的第1幢厂房北侧。

“超能公司为康迪车业提供保修服务,匾牌上的‘康迪’字样是指康迪牌电动汽车,康迪车业和超能公司不是关联企业。”胡晓明告诉记者,这完全是两码事,“打个比方,难道福特汽车或者丰田汽车的特约服务站,也都跟他们的汽车整车厂家有关联关系吗?”

骗补风波是与非

据了解,康迪车业于2008年3月正式登陆纳斯达克市场,曾于2015年凭借销售2.8万辆新能源汽车的业绩,跃居当年全球电动车企业销量榜第二,仅次于特斯拉。但公司于2016年陷入“骗补”风波,国内销量于2019年归零。

此后,康迪车业转战美国市场,并于今年7月29日宣布将在美国市场推出两款电动汽车K23和K27,计划于今年第四季度开始交付。今年11月2日,公司宣布康迪换电公司计划在上交所科创板上市。

涉嫌“骗补”也成为兴登堡研究公司沽空报告针对康迪车业重点提及的问题。早在2016年9月,一份《国内新能源汽车制造企业骗补和违规谋补汇总表》(以下简称“《汇总表》”)流出,财政部等四部委共调查了93家企业,这份名单显示72家涉骗补。在这份《汇总表》中,康迪车业下属合资公司康迪电动汽车集团涉及14353辆“有车缺电”问题。

相关资料显示,康迪车业和吉利汽车旗下的上海华普国润汽车各出资50%,于2013年组建了康迪电动汽车集团。胡晓明告诉记者,负责核查康迪电动汽车集团的财政部驻宁波专员办此后向财政部递交了《关于对吉利汽车14353辆电动汽车“有车缺电”情况的说明》,明确表示,14353辆电动汽车不存在“有车缺电”情况。

业内人士彼时指出,这实际上是由康迪电动汽车集团的运营模式决定的。因为康迪电动汽车集团采用的是换电模式,一辆车要配备两组电池,所以在向国家申报时申报的是两组电池的容量,在2015年前投放的车辆实际使用中随车使用一组电池,而另一组电池放置在充电场所充电,保证车辆能循环使用,不需要浪费充电时间。

“从2015年开始由于有人质疑换电模式的合规性,在2016年2月前康迪电动汽车集团就把两组电池全部装到车上使用,在核查组核查时该批车辆已不存在一组电池随车使用、另一组在充电的情况了。”对于骗补质疑,胡晓明表示,康迪车业通过合资公司(指“康迪电动汽车集团”)获得国家补贴记录在公开文件里,与报告中的指控相反,合资公司在2016年前出售的新能源汽车国家补贴已全部收到,合资公司的新能源乘用车双资质也于2019年8月份获批。

“当时主要是外界对公司推行的换电模式存在误解,公司后来澄清之后也就不存在误解了。”胡晓明告诉记者,公司已经拿到2016年前的全部新能源汽车补贴,这也充分说明公司是不存在骗补的,也从来没有进入骗补“黑名单”。如果公司骗补的话,是要收回补贴并进行处罚的,公司也就更没有资格再去申报新能源汽车的资质了。

此外,兴登堡研究公司在沽空报告中还暗示,胡晓明在反向收购时有参与抬高股票的违规行为。

据了解,2007年,康迪车业通过反向收购进入场外交易市场(OTC市场),并在2008年3月成功登陆美国纳斯达克市场,成为国内电动车企业赴美上市的“鼻祖”。

“我或公司都没有被指控任何此类违规行为。这不是新信息,我们在之前向监管部门的备案文件里已披露。”胡晓明告诉记者,“康迪车业当时是借壳上市的,在我们借壳之前的负责人怎么炒作股价跟我没关系,但从2008年上市到2014年这段时间,证监会是有立案调查的,查完之后对我或公司也没有采取任何的处罚措施,说明我们是经得起检验的。”

值得注意的是,胡晓明在康迪车业官网发布《致全体股东的公开信》后,兴登堡研究公司于美东时间12月7日通过Twitter进行了反驳,称报告中提出的大多数问题完全没有得到解释,仍对康迪车业维持做空态度。

12月8日,本报记者再次致电胡晓明,询问其对兴登堡研究公司“维持做空态度”的回应。胡晓明表示,康迪车业的所有行为只对股东负责,兴登堡研究公司无端指责康迪车业存在这样和那样的问题,康迪车业根本没有必要作出进一步的回应和解释。

新浪汽车公众号
新浪汽车公众号

更多汽车资讯,涨知识赢好礼扫描二维码关注(auto_sina)

相关车系

实时热搜

更多>>
点击查看完整榜单

热门视频

更多>>

热门车型

更多>>

竞争力对比

更多>>

购车帮帮忙

更多>>

汽车黑科技

更多>>

精品原创

阅读排行

新浪扶翼

行业专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