烂片奖“金扫帚”都第十届了,它击中国产电影的痛点了吗?

烂片奖“金扫帚”都第十届了,它击中国产电影的痛点了吗?
2019年04月03日 23:29 新浪网 作者 话娱

烂片奖“金扫帚”都第十届了,它击中国产电影的痛点了吗?

话说泛娱乐

烂片奖“金扫帚”都第十届了,它击中国产电影的痛点了吗?

/  每晚分享有价值的原创内容  /

烂片奖“金扫帚”都第十届了,它击中国产电影的痛点了吗?

继王宝强之后,毕志飞也去领了一个烂片奖。

本月末,“金扫帚奖”颁奖典礼在京举行,获奖影片《纯洁心灵·逐梦演艺圈》的导演毕志飞亲自到场领奖。

在本届颁奖典礼上,《纯洁心灵·逐梦演艺圈》和《富春山居图》、《小时代》系列共获了“十年最令人失望影片”之奖;而在去年的金扫帚奖上,该片也获得了“最令人失望影片”和“最令人失望导演”两项大奖。

烂片奖“金扫帚”都第十届了,它击中国产电影的痛点了吗?

作为中国百年电影史上一部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神片”之导演,毕志飞在维护自己心爱之作的路上一直亲力亲为,除了马不停蹄地辗转于各社交平台和影迷聚集地,以一己之力舌战各路影评人和网友,还一度高调状告中国青年报和上书国家电影局。

而此次,他突然现身公开领奖,不仅让他自己和本届“金扫帚奖”赚足了眼球,也算是终于承认了《纯洁心灵·逐梦演艺圈》的确是部烂片。

可喜可贺!

有人在击掌欢呼的同时也不禁生出好奇,这个“金扫帚奖”到底使了什么魔法,能让一向极度自信的毕志飞公开承认自己拍了部烂片?

01

十年间颁奖机制数次变更,

“金扫帚奖”到底想埋汰谁?

“金扫帚奖”于2009年由“青年电影手册”发起和主办,距今已举办了十届。

而“青年电影手册”是由个人创办的杂志媒体,现其主编为影评人、编剧程青松。相较于“金鸡”、“金像”和“金马”等表彰年度最佳电影的官方奖项,“金扫帚奖”则是一个“表彰”年度最差电影的民间奖项。

烂片奖“金扫帚”都第十届了,它击中国产电影的痛点了吗?

而与各官方电影奖多局限于专业评审团的判定标准不同,“金扫帚奖”在评选阵容上由“《青年电影手册》编辑部”、“网络票选”和“影评人”三部分组成。

以该奖项主办方“青年杂志手册”在其微信公号公布的第十届评奖程序为例,该届所有奖项先由《青年电影手册》编辑部提供初选候选名单。评选的结果由两轮投票产生,第一轮投票由网络投票完成,并在网络投票中产生提名名单;第二轮投票由独立影评人组成的评委会,从提名名单中实名投票产生各个奖项的归属,并在此后的颁奖仪式上现场公布结果。

烂片奖“金扫帚”都第十届了,它击中国产电影的痛点了吗?

但这种看似有模有样的评审程序,能在多大程度上保证最终结果的客观和公正?

同样都是为了“表扬”烂片,对比曾脱胎于美国“金酸梅奖”的评审机制,“金扫帚奖”少了其中“电影从业者”重要一环:

“金酸梅奖”创办于1980年,其评审由电影从业者、专业影评人和影迷在内的500人组成,这一固定阵容已经持续了近40年。

在评选一开始,便把所有入选影片的选择权放在一家“发行量只有区区数千本”的杂志编辑部身上;评选的最后,又把最终的决定权交于数量仅有20位左右的评委手上,而且在整个过程中还将至关重要的电影从业者置之度外?

因此,在不少人看来,“金扫帚奖”最终评选出来的奖项能否具备广泛的代表性,是有待考证的。

况且需要明确的是,近些年在中国电影市场,粗制滥造的影片过度泛滥。有时候,观众其实不用刻意选择,多数影片都能符合烂片的标准。因此,在此角度来说,奖项评选的参考性意义似乎不算很大。

烂片奖“金扫帚”都第十届了,它击中国产电影的痛点了吗?

此外,值得注意的是,“金扫帚奖”目前虽然已举办了十届,可在此期间,无论是参加评审的专业评委数量,还是获奖影片的奖项名目和数量,目前都基本上尚未形成一个惯例和定数。

例如,据百科显示,第三届“金扫帚奖”的终评评委有27位,第四届的终评评委有21位,而第十届的终评评委则是25位。

再翻阅在豆瓣主页上“金扫帚奖”十年间各种奖项名目和获奖影片数量,也几乎都在不断变化。

烂片奖“金扫帚”都第十届了,它击中国产电影的痛点了吗?

可以直言,虽有10年的成长时间,但至少在评审机制方面,目前“金扫帚奖”的专业度和稳定性上依然有所欠缺。

同时令人有些费解的是,或许是为了纪念“金扫帚奖”诞辰十周年,今年主办方在“表扬”烂片之外,还增设了“十年十佳华语影片”“十年最佳演员”及其单项奖,即,在同一个颁奖典礼上,“佳片奖”和“烂片奖”一起发。

因此,在近日有关“第十届金扫帚奖”的同一篇新闻通稿中,我们既能看到贾樟柯和王小帅等电影人捧着奖杯合影的场景,也能听到毕志飞现身颁奖典礼并领取“烂片奖”的话题。

烂片奖“金扫帚”都第十届了,它击中国产电影的痛点了吗?

画风对比诡异的背后,奖项定位似乎显得有点模糊甚至是凌乱。

所以,我们不禁疑惑,对于这样一个属性略显不明的电影奖项,到底是想要埋汰或和批判什么样的国产影片?

02

是蹭热度,还是评烂片?

“金扫帚奖”击中华语片的痛点了吗?

“爱之深,责之切。希望有一个奖,可以表达电影观众和消费者的声音,也是基于对中国电影的热爱”;“以专业的立场,独立的身份,以电影批判影响电影创造,鞭策中国电影更好地前行。”

以上,都是“金扫帚奖”的创始人程青松创办“金扫帚奖”的初心。

烂片奖“金扫帚”都第十届了,它击中国产电影的痛点了吗?

▲程青松和黄晓明合影

甚至还有网友如此评价这个似要肩扛国产电影批判重任并不走寻常路的独特电影奖:

“这应该是中国目前最有公信力的电影奖项了。”

但所谓的“公信力”,是否就是根据观众的喜好,只是不费力气地将有热度的影片或影人进行惯常归类,并在其中掺入足够有话题度者?

也许是烂片越来越多,从近两年的“金扫帚奖”评选情况来看,这个趋势也随之初现苗头:在该奖的初选阶段,开始出现一些具备足够的话题性和争议性的候选影片或影人。

2018年末,成也营销、败也营销的影片《地球最后的夜晚》在收获不俗票房的同时也成为了众矢之的,尤其是很多被宣传“忽悠”进影院的观众,甚至难平愤怒。

但客观而言,更多的问题显然出自影片发行和宣传方面,而不在于电影本身。但令很多参与投票的网友感到讶异的是,在第十届“金扫帚奖”的“最失望影片”候选名单上,这部饱受争议的影片也赫然在列。

烂片奖“金扫帚”都第十届了,它击中国产电影的痛点了吗?

若不从市场表现和观众口碑角度论影片好坏,只与其他的专业电影奖对比,《地球最后的夜晚》曾先获得第7届戛纳国际电影节“一种关注大奖”、“最佳剧情长片”、“最佳导演”提名,后又斩获了第55届金马奖“最佳摄影奖”。

因此,作为一个标榜专业性的电影奖,让《地球最后的夜晚》这样一部影片入选年度烂片之列,不仅显得“金扫帚奖”的选择标准过于自我和过于标新立异,而且还脱不开蹭热度和惹话题的嫌疑。

烂片奖“金扫帚”都第十届了,它击中国产电影的痛点了吗?

此外,杨幂作为流量系明星,自然是“金扫帚奖”提名和获奖单上的常客,但据悉,该奖的第四届,在投票阶段无杨幂提名的情况下最后却直接让其挂名出现。

虽然要评选此类观众最喜欢看的“最令人失望演员”奖项,必然无法避开这些一直遭人诟病的流量艺人,但若组委会刻意抓取流量艺人博人眼球,理由想来也会照样充足且正当。

只要对口观众的喜好,“金扫帚奖”也算是为遭受烂片折磨之苦却无处发泄的一部分网友,提供了一个吐槽的去处。有的对流量明星敌意感十足的观众,就是喜欢看他们被钉在耻辱柱上蒙羞,并为他们喝倒彩。

所以,很多人也不禁质疑:这个“目前是最有公信力”的电影奖项所谓的公信力,在某种程度上,是一种带着讨好观众性质的公信力?

因此,对于这样一个奖项,很多电影人和演员始终唯恐避之不及,颁奖典礼上的领奖者也往往寥寥无几,大咖者更是总未见一人。

但不同于在举办了16年之后才等来了第一位明星前来领奖的美国“金酸梅奖”,在举办了9个年头后,“金扫帚奖”就迎来了它第一位亲自前来领奖的一线明星——王宝强。

烂片奖“金扫帚”都第十届了,它击中国产电影的痛点了吗?

初为导演的王宝强在该颁奖典礼上的意外现身和虚心真诚,引来一片赞誉。但第二年,毕志飞的出现却不能不让人提防其作秀的可能。

因为据程青松透露,在去年组委会邀请了毕志飞参加该颁奖典礼时,毕志飞以“这个奖影响太大”和“坚持自己不是烂片”为理由拒绝。但时隔一年,幡然醒悟的他,却以一百八十度大转弯的态度突然现身现场。

烂片奖“金扫帚奖”和烂片导演结合,都足够为彼此做一波话题度十足的宣传。

后记

在一定程度上,我们可以说,“金扫帚奖”创办了多少年,中国电影的烂片时代就开启了多少年,而且数量上一直有增无减。

“让电影制作方、拍摄方逐渐意识到只有好片子才能长久留住观众”或许也是“金扫帚奖”举办至当前的一种直接意义。但这个打着“要击中华语片的痛点”旗号的电影奖,专业不足,讨好由余,显然也还尚未完全唤起电影人和观众两方面的参与兴趣。

作为参照,美国“金酸梅奖”虽然也是电影人避之不及的烂片奖,但大有拿过影帝、影后的好莱坞明星积极参加其中,因为它本身就是一个以娱乐性为主导、但同时也具备不小影响力和认可度的专业电影奖项。

因此,如网友所言,在这样一个颁奖典礼上,应该有更多的欢乐恶搞、扎心讽刺、严肃批判,而不是刻意讨好和莫名敌意。若自视过高又不能专业如一的话,既不能使明星欣然入局,也不能与民真正同乐,剩下的就只能是评委和主办方的自娱自乐了。

记者 / 玉娇龙

责编 / 如谦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网联系。

话娱

话娱

话说泛娱乐资本平台

+关注
作者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