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安迪到苏明玉,独立女性人设招惹了谁?

从安迪到苏明玉,独立女性人设招惹了谁?
2019年03月13日 23:50 新浪看点

文 │ 夏天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聚焦新旧社会两种不同家庭形态,看似取材不同类型、不同题材的《都挺好》与《芝麻胡同》,对女性群体都表现出了一种特殊关注。

《都挺好》撕下中国式家庭的虚伪面具,直面重男轻女的社会顽疾,对于女性角色的塑造与刻画充满了体谅与温情。生活在家庭边缘的苏明玉,活成了逃离原生家庭阴影的独立女性教科书,看似倔强坚硬的外表,包裹着柔软脆弱的性格内核;与懦弱无能的苏明哲不同,苏家大儿媳吴菲性格温柔知性,对大事拎得清也放得下,拥有精打细算的生活智慧;苏家二儿媳朱丽,漂亮精致,虽爱名牌好面子,在担当赡养苏大强的责任上也毫不含糊。在苏氏父子伪善面目的反衬下,三位女性形象高大、正面而立体。

《芝麻胡同》以民国到建国初期,再到改革开放为大时代背景,对兼祧这一旧俗就行了呈现和刻画。兼祧,俗称一子顶两门。即兄弟两门或三门只生有一个男性后代时,可分别为其娶二房或三房妻子,以传几门的后代。这是在封建宗法制度下诞生的,已被现代社会遗忘、摒弃的旧俗。在剧中,因兼祧旧俗,牧春花嫁给已有妻子的严振声,三人情感关系本就微妙,后牧春花为拯救严振声与国民党上校军官吴友仁做了一天夫妻,并怀上孩子。陈旧的封建思想与新时代婚姻观念进行碰撞,复杂的家庭背景造就了这段扭曲的故事,女性成为物品,在故事中被“还来还去”。

从安迪到苏明玉,独立女性人设招惹了谁?

就是这样两部对女性命运都给予了不同关注的电视剧,在网络平台与电视台上的市场表现,冰火两重天。

在骨朵电视剧热度榜中,《都挺好》热度长期稳居前三甲,而《芝麻胡同》则徘徊在前五开外。在口碑方面,两者也呈现出两极化趋势。尽管《都挺好》部分剧情存在漏洞,整体故事情节也有待推敲,但观众对于这部直面重男轻女社会现象的电视剧,仍旧给出了较高评价,豆瓣评分高达8.4。而《芝麻胡同》尽管有老戏骨何冰、刘蓓坐镇,且制作水准在线,对于剧中的兼祧旧俗以及复杂的情感关系设置,网友还是忍不住对剧集三观展开了口诛笔伐,“这是一部制作精美的含蓄版《娘道》吧?”这一评论在豆瓣上获得了近200个赞。

从安迪到苏明玉,独立女性人设招惹了谁?

然而由网络转战电视台这一传统媒介后,两者的境遇变了。《芝麻胡同》站稳了CSM55城收视率冠军的位置,北京和东方两家卫视的收视率也愈加趋近,而在网络上声量浩大的《都挺好》,收视率长期徘徊在3、4位,于近期勉强破1,对于品质大剧专业户的正午阳光来说,这算不得好成绩。

显然,台网受众群体差异,是致使《都挺好》与《芝麻胡同》成绩表现不一而足的主因。90后、95后、00后是生长于互联网时代的一代人,他们在互联网建构了属于他们自己的话语方式、审美体系和价值体系,对于《都挺好》这类敢于挑战传统的剧集,表现出了更多关注,而以中老年群体为主体的电视台受众,则更青睐于展示旧时代家庭伦理的《芝麻胡同》。

一管足以窥豹。尽管一直以来影视市场对独立女性人设给出了较高期待值,事实上,影视剧中的独立女性人设形象常陷入空洞的囹圄,与此同时,在新老观念更迭的当下,挑战传统的独立女性角色,迎合与对标的观众群体基数,或许并没有想象中庞大。

立不住的独立女性人设

独立女性,是社会关于女性议题最为核心的部分。

鉴于影视剧受众以女性群体为主,市场上迎合女性观众喜好的人设也因此层出不穷。《甄嬛传》里善于谋权的甄嬛,《三生三世十里桃花》里地位尊贵、性情洒脱的白浅,《延禧攻略》中有仇必报的“黑莲花”魏璎珞,这类大女主剧中的女主人公,不再是不谙世事的“傻白甜”,她们敢于与虎谋皮上演“宫心计”,拥有女性意识,是能给女性观众带来“爽感”的人物形象。但归根结底,角色仍旧没有逃脱出与男性群体的纠葛,角色突破也更多的停留在了“爽感”上。

事实上,在打着聚焦都市女性生活旗号的电视剧中,独立女性也是缺位的。《北京女子图鉴》展现了以北漂女孩陈可为代表的独身女性,在北京十年里经历的真实恋爱与生活。尽管这部剧开播后,家乡还是远方、奇葩相亲对象、中国式饭局、男人是否恐惧事业心强的女性等话题引起热议,但在角色塑造上,侧重情感,疏于职场,北漂10年里陈可与11名男性有过情感纠葛,而在职场上的学习与成长环节呈现篇幅较少,人物显然无法挑起“独立女性”人设的大梁。

从安迪到苏明玉,独立女性人设招惹了谁?

即便是《欢乐颂》里的女强人安迪,塑造得也是不尽人意。在开播之初,安迪凭借行事干练、作风果断的形象受追捧,随着剧情深入,她身上被添加越来越多离奇元素,身世背景不详,患有精神疾病,恋爱不切实际,开篇成功塑造的女强人形象,也被这些浮在空中的标签成功冲淡。

在《我的前半生》开播之初,基于原作者亦舒的影响力,大众对这部女性崛起的故事抱以期待,开播时甚至曾成功被剧集表象唬到,满以为是一部宣扬女性独立的电视剧,没曾想,女主人公罗子君的成长,到最后还是依附着男性。

傻白甜、公主病、玛丽苏、恶婆婆,是国产剧中常见的女性形象,唯独很少有作品能真正成功展现出“独立女性”这个群体。而即便出现了此类主题的电视剧,最后都只不过是空喊着“女性独立”的口号,女性每前进一步,都是依靠着男人,到达想去的地方,也与男人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从安迪到苏明玉,独立女性人设招惹了谁?

这样的现象在国产女性电影里更甚。在《剩者为王》等电影中,女性不管在事业上取得如何成绩,外表不论如何光鲜亮丽洒脱,性格看起来不论如何自信、独立、不在乎爱情,内心深处都有股对生活暗自咬牙切齿的劲儿,故事最大的戏剧冲突,始终围绕男性展开,而对女主人公在事业上解决问题、处理问题、专业素养上的呈现,都十分单薄,独立女性人设只是电影中一具美好的虚妄与空壳。

而在《找到你》这类以女性作为独立社会个体进行细致刻画的电影中,实现经济独立的律师李捷,却依旧面临着女性独有的困境。她对孙芳说:“我既要照顾家庭,也要工作,就是因为害怕有一天,像你一样被动。”影片中来自不同阶层、拥有不同背景的几位女性,她们的人生仍旧充满了挣扎。

即便成功塑造出独立女性,其背后,满目疮痍。与之对应的,现实生活中的女性观众也很难从中寻找到认同感。

独立女性到底什么样?

到底什么是独立女性?答案不一而足。能够有权利选择任何一种生活方式,然后承担这种生活带来的后果,或许可在此处用来大致概括。

在西方,早在1791年法国大革命,妇女领袖奥兰普•德古热发表《女权宣言》时,女性主义运动拉开序幕,并在19世纪逐渐转变为有组织性的社会运动。随着西方女性主义运动的不断发展,带有女性意识的电影不断涌现。

其中以有着极致女权体现的公路电影《末路狂花》为代表。这部电影中,男性角色被置于令人失望甚至绝望的不光彩地位,生活不如意的家庭主妇塞尔玛和同样孤独的女友路易斯,在旅行散心过程中,因意外杀人而展开逃亡。逃亡路上,塞尔玛实现了自我意识的成长,两人并最终以死亡的方式,对男权社会的不公进行了最后的反抗,给予了无数仍旧被男权压迫的女性们以启迪。

从安迪到苏明玉,独立女性人设招惹了谁?

美国电视剧《欲望都市》则成功塑造出了四位已经年近四十的具有代表性的单身女性。她们都事业成功,都时髦漂亮,都已不再年轻却魅力四射。她们共享彼此间牢固的友谊,同时在充满欲望和诱惑的都市里,寻找着真正的爱情和归宿,尽管在现实中一次次落空,但借着自我的力量,仍旧坚定的向自己的理想世界走去。人物形象生动洒脱,被视为都市女性的教科书。

在这类影片中,女性角色或困顿、或反抗、或挣扎,但都真正做到了将命运掌握在自己手上,脱离了对男性的附庸。

并且值得一提的是,女性主义运动发展到今天,女性超级英雄开始浮出水面。在三八国际妇女节当天,漫威首部女性超级英雄的个人电影《惊奇队长》,掀起了女性主义的风浪。这部电影中,包含了女主人公卡罗尔•丹弗斯小时打棒球、长大从军驾驶飞机到外星受训,最终成为一个以拯救宇宙为使命的独立勇敢的女英雄的经历,成功开启了超级英雄电影的新纪元。

从安迪到苏明玉,独立女性人设招惹了谁?

与老对头DC推出的电影《神奇女侠》相比,《惊奇队长》打破男性引导者模式,男性的存在被最大程度弱化,设定更具有现代女性的觉醒意识。影片创造性的提出了一个核心观念:这些都是女性应得的权利,不需要向男性证明什么。尽管该片豆瓣评分7.1,算不上精品佳作,但仍旧是撑起了独立女性意识的牌面。

这些影像中的女性形象,正视内心的欲望与野心,向女性观众传递着相似的理念:友谊、事业都可以是女人可以期待的最好依归,而男人只不过是蛋糕上面的糖衣,最重要的是,要在光怪陆离的现实生活中学会如何发现自己、爱自己,这也正是影视剧中成功的独立女性人物形象,理应立足的根基。

女性主义道路依然漫长

在这个性别看似越来越平等的时代,独立女性标签也反映了一定程度上的社会诉求,那么,为什么国产影视剧、国产女性电影中,独立女性角色仍旧如此悬浮而缺失?

最根本的社会原因显而易见。作为人类社会最大的不平等,即两性之间上的不平等,男权制作为一只看不见的手,使男性在社会中处于支配地位,在表面上,女性获得了应有的关注,而在事实上,女性主义运动要走的道路依然漫长。

在《我家那闺女》第7期节目中,焦俊艳与papi酱提及的人生排序,引起了广泛热议。在papi酱的观念里中,自己>伴侣>孩子>父母,她给出的理由是:“自己陪伴自己的时间最长,余生是跟我的伴侣一起过的。孩子和父母都是陪伴着走过一段路,剩下的路还是要自己走。”独立女性意识呼之欲出。

从安迪到苏明玉,独立女性人设招惹了谁?

就是这一番话,让第二演播室炸开了锅。大张伟、主持人易立竞、欣然为一派,几人观念虽不完全统一,但对papi酱的观点整体持赞同态度,这一观点则招来了素来表现和善的爸爸们的反对,直言这样的排序“自私”,两代人观念争执,谁也说不动谁。

这些爱女心切的爸爸们,会善解人意的赞同女性独立自由选择自己的生活,然而只要焦点一旦落到自己女儿头上,画风突变。婚姻、生育,始终是上一代人眼中绕不开的女性必经之路。也正是这些众说纷纭、莫衷一是的声音,直观的反映出了不同年龄层级对于独立女性的看法和态度。

诚如开篇《都挺好》与《芝麻胡同》台网呈现出的不同市场表现所示,两代人观念交锋,独立女性人设受众仍旧处在尴尬地位。归根结底,能够接受并欢迎独立女性人设的,或许更多的是原本就是独立女性或者期待成为独立女性的年轻群体,此类剧集的受众远没有想象中广泛。

从安迪到苏明玉,独立女性人设招惹了谁?

其次在影像创作上。国产影视剧中出现的独立女性形象之所以依旧悬浮,是“因为主创们根本就不信独立女性那一套。表面的女性主义,掩盖不住骨子里的男性中心。”有影评人如此写道。时代发展至今,独立、奋进的职场女性已经成为社会中的一股重要力量。然而在快速前进的时代浪潮中,影像文艺追赶的速度却依然缓慢,创作者们没有做踏实的社会调查、体验生活,对人物的理解依旧停留在空中楼阁。

然而即便如此,在女性群体的话语权逐渐增强的大背景下,在高度迎合女性观众群体的影视剧市场中,塑造出受女性观众青睐的独立女性人物形象,仍旧是不少影视公司瞄准与计划攻克的难题,网友脑洞剧《淑女的品格》成功开机拍摄,就是一个例证。期待在未来,国产影视剧中,能出现更多真正经济独立、精神独立的女性形象。

从安迪到苏明玉,独立女性人设招惹了谁?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看点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看点联系。

作者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