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群像”与“共鸣”,《这就是街舞》想做的事丨专访陆伟

“群像”与“共鸣”,《这就是街舞》想做的事丨专访陆伟
2019年06月25日 21:10 新浪网 作者 骨朵网络影视

文 │ 南风

作为两季《这就是街舞》的总导演,陆伟今年和去年最大的不同,就是因为压力大而经常整晚整晚的失眠,哪怕不是节目上线的那几天,他依然睡不着觉,“也不知道为什么很奇怪,就是莫名其妙的很紧张,很焦虑。”

《这就是街舞2》首期上线当晚,陆伟组织导演组围在一起看节目,没过多久优酷的搭档给他发来消息说豆瓣开分了,9.6,等他想以此发条朋友圈的时候,又收到消息说已经9.7了,陆伟顿时压力倍增。

 

 

《这就是街舞》总导演陆伟

“你给我个8.1、8.2,甚至8.6、8.7还好一点,这是我能感知到的,但是到了一个9.7的分数的时候,你就会意识到大家对第一季的期望值已经到了一个几乎无法超越的标准了,那你后面怎么办?我就真的很紧张。”

压力和时间的相对充裕,让《这就是街舞2》每一集片子改的频次,几乎是去年的两倍之多。陆伟觉得,“绝不能让对你有这么好评价的观众失望,节目的美感、好看程度,一定要对得起给你打高分的这批观众。”

《这就是街舞》的导演组是《中国达人秀》的原班人马,他们在真人秀的价值观与制作理念上受《中国达人秀》影响颇深。回忆当初,陆伟说《中国达人秀》的模式导演在册子上写的第一句话就是:做这档节目是为了让生活在这个国家的人感到美好。

“英文原文叫feel good,就是感受良好。是说你要通过一个有魅力的人,或者一个好的才艺,让观众喜欢上这个人,然后让观众能感受到这个人背后隐藏的东西。”

 

 

灿星很擅长做音乐和舞蹈类节目,他们也有自己一脉相承的制作理念:永远要在舞台上,让观众看到一代中国人的群像。在陆伟看来,《这就是街舞》要做到的,就是展现当代中国年轻人的群像,和通过街舞文化触发年轻人的共鸣,让他们感受到美好。

 

 

“群像”的选择

和其他选秀节目的参赛流程不同,《这就是街舞》里参加海选的舞者在海选录制前,已经在节目组准备的训练营里进行过一轮“选秀”了。

从去年十月份开始,导演组便奔赴世界各地寻找舞者,并开放了线上报名渠道。在收到的三千多份人物资料里,他们依照才艺和个性表现水平的不等,首轮筛选出了1500到2000人。接着,导演组进行第一轮采访,深度了解舞者们的人物关系、性格、表达状态和专业能力,以此进行第二轮筛选,“经过这一轮筛选,大概差不多又到了一半吧,就是七八百人左右。”

导演组会告知这些人可能会录像的时间以及参加训练营的时间,并邀请时间允许的舞者来训练营训练。训练营的作用有两个:提升专业能力和建立初步的人物关系。据陆伟透露,像冯正、叶音等大神级的舞者只是不用参加第一轮的报名,但之后的采访和训练营阶段都要跟进。

 

 

在训练营里,舞者们的日常训练有两项:体能训练和海选作品调整。《这就是街舞》的比赛强度很大,尤其是24小时编舞挑战和抢七大战,非常耗费体力,体能训练显得尤为重要。为了海选时能有更完美的表现,节目组还邀请了一些国际知名的编舞师和艺术总监一起为选手出谋划策。

此外,训练营还有一个很大的隐藏作用,就是让舞者们进行人际交流。“他们在这里面会建立第一波的人物关系,比如说谁的编舞比较强,谁比较热情好客,谁比较有团队领袖的意识,然后谁又是比鬼点比较多的,他们会有个初步的印象,积累到后面的节目中,会涉及到去哪个队长的街道考核,尤其是在24小时分组之前,我们要每个选手写下你最喜欢的舞者的时候,训练营是非常重要的。”

叶音、AC、小海、Franklin等人能成为其他选手高票选出的队长,和他们在训练营里的表现不无相关。尤其是Franklin,在带队进行编舞师的比赛时犯下“放炮”这样的低级错误,导致整队失败的前提下,第二次团体赛仍然被选为了队长。

 

 

有去年的口碑在,今年《这就是街舞》的海选进行的更加顺利,节目组在舞种和选手的搭配上有了更多选择性,甚至需要藏起一批人让他们明年或后年再出现。比如能力很强但舞种和舞蹈风格与上一届突出选手雷同的,以及相同舞种但风格与第一批确认可以参赛的舞者雷同的,还有某一舞种报名较多的情况下,较为年轻的舞者会被藏起来。

在节目组的筛选标准里,能在舞蹈中表达出比较强烈的个人情绪的舞者,会被优先选择,因为这样的舞者除了单纯的高技能,还具有能感染观众的能力,视觉冲击性很强,这也是为什么观众普遍感觉今年的节目比去年更燃更炸的原因之一。

陆伟希望有更多圈内大神的加入,让观众看到中国最高水平的舞者们的舞蹈风格是什么,并以此给年轻舞者一些启发,同时期待着他们作为各自人物关系的核心点,能丰富真人秀的关系性,创造更多故事。

 

 

 

 

人物塑造

和去年100进49淘汰赛,王子奇与石头的battle将节目正式带出圈一样,今年同一阶段,高博和冯正的battle创造了《这就是街舞2》第一场经典画面。

这场battle的经典不在于二人的技术动作有多么高超,而是象征意义更强。高博、冯正是街舞圈非常知名和成功的OG,二人也是多年老友,参加节目的不少选手都参加过高博主办的KOD街舞比赛,被冯正点评过。二人上一次battle还是十年前,所以此次对垒场面十分罕见。

当然,圈外人对此知之甚少,陆伟和团队要做的,就是通过镜头语言让更多外行的观众读懂这场battle的价值。当冯正跳完,高博站出来表示“不服”的时候,全场都沸腾了,舞者们纷纷起立跑到舞台上欢呼,字幕打出“街舞世纪对决”和“一场必将载入史册的较量”,吊足了屏幕外观众的胃口。

 

 

场上,除了选手,最懂这场battle的人是街舞圈资深的MC廖博,battle开始之前,他先发表了一番感慨,给观众做了普及并将现场氛围和观众期待值带到顶点。Battle进行完,镜头给到其他人,观战的舞者里三儿已经哭到不能自已,Franklin泪流满面,队长席中易烊千玺热泪盈眶。

 

 

无需多言,这场比赛的经典性已经展现。陆伟是一个非常感性的人,这场battle让他感动不已,中场休息时陆伟去外边想透透气,刚好遇到同样在外边的冯正,冯正问他说,高博就这么淘汰了是吗?“那时候距离他们两个battle已经过去了至少40分钟,我感觉他还没有接受这个事实。”

经典画面的呈现有很多天时地利人和的元素,但在赛制得当、选手足够有戏的前提下,陆伟觉得它是可以具有确定性的,“我永远不知道谁和谁会给我一场最惊艳的对抗,但唯一有把握的是,在这种情况下,你至少能够看到一到两场,或两到三场特别经典的对抗。”

陆伟认为,“做所有的素人类真人秀的目的都是为了让这个人身上的魅力,这个人的特点,被观众记住。”从人物性格的饱满度来看,基于《这就是街舞》的赛制和真人秀的底层设计, AC、小海、叶音、阿K等头部舞者的魅力得到了相对完整的呈现,他们背后的故事性也因此更具感染力。

 

 

 

 

用故事寻求年轻人的共鸣

《这就是街舞》的赛制中不存在未经比拼就淘汰的现象,纯粹用实力说话,陆伟感知到这一定会是当代年轻人乐意接受的价值观。“因为现在年轻人的工作压力很大,他们所处的工作环境竞争的压力也非常大,但是每个人都渴望有一个公平竞争的环境,想用能力来实现职位上的升迁、工资薪水的上涨,而不希望身边有靠拍领导马屁或者关系户这种类型的人。”

对这种情感励志理念诠释最好的舞者,非Franklin莫属。他运气不好但实力超群,在《这就是街舞2》的舞台上完成过两次逆风翻盘的壮举。

第一次是在编舞师的团队battle中,他犯了身为编舞师最不应该犯的低级错误,“放炮”,随即团队败阵,Franklin身为队长不得不去做freestyle battle以寻求晋级的机会。但编舞师这个群体本就以产出完整的舞蹈作品闻名,battle不是他们的强项,现场所有人都为他捏了把汗,海选里给他毛巾的易烊千玺也有些心灰意冷。

 

 

事实证明,Franklin是个例外,他跳poping出身,battle能力同样卓越,最终在100进49环节成功晋级。紧接着,他们迎来了24小时极限编舞环节,被选为队长的Franklin不幸选到了一个自己最不熟悉的音乐,《武林外传》片头曲。虽然最终成功编出了优秀的作品,但还是不敌对手。

这一次,Franklin作为队长要想晋级,需要在极为激烈的抢七大战中胜出,而他的对手是叶音、小海等人。陆伟也不得不承认,“Franklin他真的是运气不太好。”

然而,两次battle他都赢了,命悬一线的压迫感激发出了Franklin的最佳状态,“反过来一想,你会觉得其实这个节目对他本身的各方面能力的展示是及其充分的。”

 

 

《这就是街舞2》选手Franklin(余衍林)

比赛之余,Franklin人缘也不错,冯正还给他起了个非常接地气的外号,“来福”。陆伟对Franklin的奇遇不置可否,“我觉得参加这个节目应该是他有史以来参加过的所有街舞比赛里,挫败感最强的一次,而且他年纪很小。不过我觉得他是一个特别好的真人秀选手,虽然粉丝们都说他脸上永远不会有什么表情,哪怕哭的时候脸上也没表情,但其实他整个人的状态特别真诚和真挚,所以会让在一个团队里的所有人都特别信任他和喜欢他。”

团队和对抗也是本季《这就是街舞》想强调的东西,从同舞种battle,再到24小时极限编舞,甚至分完战队后的比拼,都是团队作战,“这种团队荣誉和团队精神,我觉得能够引起那些期待自己身处一个特别团结、特别有凝聚力的团队的年轻人们的情感共鸣。”

如何潜移默化的向受众传递正确的价值观,是每一位内容创作者都需要思考的问题,陆伟认为,对于真人秀节目来讲,依靠相对合理的赛制和内容模式,可以把节目组想表达的价值观通过舞者的才艺和情感自然地被激发出来,观众也会被感染。

 

 

当然,这种共鸣需要依托于社会痛点。“这一代中国的年轻人大多是独生子女,在他们的家庭里面缺少一种常规的伦理关系,叫做兄弟姐妹的关系。当个体本身在整个社会关系和家庭关系里会因为没有兄弟姐妹而孤独的时候,他一定希望身边有人能跟他一块来共同面对一些事情,所以团队精神或者说兄弟精神,是我想通过这个节目能够引起观众情感共鸣的。”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网联系。

骨朵网络影视

骨朵网络影视

网络剧行业资讯、专业数据统计分析

+关注
作者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