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新闻客户端

冰雪大世界营业26天就闭园,疫情下的东北旅游业如何熬过“寒冬”?

冰雪大世界营业26天就闭园,疫情下的东北旅游业如何熬过“寒冬”?
2021年01月25日 11:17 新浪网 作者 上观新闻

  1月19日,开园只有26天的哈尔滨冰雪大世界宣布暂停开放。除冰雪大世界外,太阳岛雪博会、哈尔滨大剧院、哈尔滨极地馆等各大景区也陆续发布闭园、闭馆通知。原本期待复苏的2021年冰雪季,再度因为疫情提前来到终点。

  2021年元旦,51岁的刘士俊罕见地在家里看电视。作为哈尔滨一家旅行社的负责人,以往冬天的节日刘士俊都在公司忙活。

  2020年初,因为新冠疫情,原本正是黄金期的东北冰雪旅游被按下暂停键,旅游景区、旅行社、导游员、星级酒店等经营主体均遭受重创,普遍减收80%以上,东北旅游业遭受了前所未有的冲击,不少和刘士俊一样的旅游从业者损失惨重。

  2020年11月,作为哈尔滨旅行社代表,刘士俊和哈尔滨市文旅局的工作人员一道来到广州、西安、杭州等地做旅游推介。出差路上,看到当地旅行社的参与度,刘士俊感到奔头很足,11月的接团订单也比往年同期多出两成。

  没高兴多久,12月下旬起,因为黑河、沈阳等地发生疫情,刘士俊开始陆续接到退团电话。截至目前,黑龙江望奎县全域、吉林通化市东昌区全域为高风险地区,黑龙江哈尔滨、齐齐哈尔、大庆,吉林长春、通化、松原以及辽宁大连的多个地点均被列为中风险地区。

  刘士俊说,比起上一个冬天,对于东北旅游从业者而言,这个冬季更加难熬。

  “错过两个旺季”

  每年11月到春节之后的2、3月份,是整个东北旅游从业者最忙碌的季节。以往一个旺季,刘士俊的哈尔滨雪乡国际旅行社要接待五六千名游客,其中半数以上是来自东南亚的境外游客。

  从业20年,刘士俊遇到的第一次停摆是2020年春节。

  武汉封城那天,雪乡国旅的导游刘佳还在正常带团,看到消息她并不紧张,“那时候想着反正和东北没关系,继续做我们该做的。”直到正月初二,看着全国越来越多景区发布关闭公告,刘佳才意识到事态的严重性。

  2020年1月25日,国家文旅部发布通告,即日起,全国旅行社及在线旅游企业暂停经营团队旅游及“机票+酒店”产品,已出行的旅游团队,可按合同约定继续完成旅程。27日后,所有旅游团队业务、包括出境游全部暂停。在安排游客返程、退团后,刘佳和旅行社同事们进入了漫长的停工期。

  2020年3月底,黑龙江省文化和旅游厅下发通知,明确旅行社可以开始全面恢复省内游业务。刘士俊的旅行社开始设计新线路,还没来得及五一小长假正式上线,4月中旬绥芬河又再次爆发疫情。

  时间进入11月,东北的旅游市场才真正热闹起来。“11月旅行团的数量,比以往增加了20%。” 刘士俊推测,因为新冠疫情出国受限,一些冰雪旅游爱好者开始将目光转向东北。

  2020年12月末,哈尔滨市的伏尔加庄园景区内,一位游客正在拍照留念。  王倩 摄

  但从12月下旬开始,刘士俊开始陆续接到退单电话,元旦过后退团人数进一步增加。

  2021年1月初,刘士俊接受上观新闻记者采访时表示,与往年同期相比,自家旅行社接待量不足原来的十分之一。

  刘士俊经营的哈尔滨雪乡国际旅行社是一间中型旅行社,一共有十几位业务员。2020夏天,在原有9台旅游大巴的基础上,刘士俊购入了7台旅游大巴,一部车花费近70万元,原本是常规50人座大巴车,刘士俊在预定时改成了34座,“我要打造高标准的旅行团,座位少,客人的间距大,坐着舒服,也是出于疫情防控考虑。”

  现在,他宁愿自己从未买旅游大巴,“没有旅游团,也用不上。当时买车是考虑疫情很快会过去,旅游业肯定会迎来复苏。”

  提起这个冬天,刘士俊语气里满是遗憾和无奈,“这么好的季节没有人来,相当于两个旺季就过去了。虽然东北尤其黑龙江也在打造夏季旅游,但重点还是冬季。冬季黑龙江的冰雪真称得上冰雪之冠。”

  李彦林是黑龙江海林市双峰林场雪乡景区一家客栈的店主,每隔几天,他都要把自家小院中的美丽雪景分享在朋友圈里。

  7年前的春节,李彦林和朋友相约来到雪乡旅游,虽然是土生土长的哈尔滨人,但他依然被雪乡的美震撼。决定在雪乡投资,李彦林只用了一个晚上。

  2020年12月末,李彦林经营的民宿院内有着漂亮的“雪蘑菇”。  王倩 摄

  2020年12月末,一位主播在李彦林的民宿林子草堂内录制视频。她身穿的红色披风由民宿提供,雪乡不少酒店都提供类似租借特色服装的服务。  王倩  摄

  从2014年到2020年,李彦林的客栈从当初的10多间房间增加到现在的20多间,普炕标间、精品民宿、特色民宿、怀旧房……房型也越来越多样。原本李彦林以为这个冬天会迎来复苏,结果事与愿违。

  刘士俊尚未计算过自2020年疫情以来自己的具体损失,“2021年可能比2020年还要艰难。有些人挺了一年挺住了,挺到第二年挺不过去了。”他告诉自己必须挺住,“我干了这么多年,必须坚持。疫情过去以后,黑龙江的旅游业还是很有希望。”

  自救

  “每次带团,我都当作人生中的第一个团。”做了10年导游,刘佳从来没想过转行,即便是在这样艰难的年份。

  2020年初闭门在家,刘佳劝慰自己就当是来之不易的一次休假。毕竟,过去十多年的春节,自己都是带团在外度过。

  休息期间,她还参加了哈尔滨导游协会组织的线上培训,每晚7点,都要固定守在手机旁边,聆听全国的金牌导游授课。“那时候我看了很多书,有时间去看历史资料,也是整合自己的过程。”

  有一次,旅行社的导游群开起线上会议,30多位导游在微信群里你一言我一语,愣是开了8个小时。几个月后回忆起那天,刘佳还是很兴奋,“会开完之后,我感觉大家的心还在一起,这个家没有散。”

  旅行社跟团游重新放开后,刘佳并没有一开始就回归岗位,而且把工作机会让给了刚做导游不久的同伴。“一些年纪比较轻的小孩已经很长时间没工作,我得给他们一些信心和动力,别让他们感觉旅游业要完蛋了。”

  直到2020年9月,刘佳才真正复工,虽然还戴着口罩,但是拿起麦克风站在旅游大巴上,刘佳知道状态回来了。

  2020年导游刘佳最后一次带团在路上。  

  王倩 摄

  新冠疫情对行业的影响,直接影响着刘佳的收入,也让她的生活方式发生变化,她开始学着记账,减少盲目购物、自己下厨做饭。

  “虽然已经开始接种新冠疫苗,但我们旅游人已经认清现实,疫情不是两天三天能结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够完全消失。改变不了大环境,我只能改变自己,用乐观的心态去看待问题,要不然得多困惑,多难过呀?”

  进入1月,刘佳再次开始线上学习,这次的学习内容是导游电商培训,授课老师不乏在短视频平台有600万粉丝的导游大V。

  对于2021年旅游市场的前景,刘佳依然充满信心,为新的产品线路积极筹划。“大趋势是境外游客暂时进不来,我们更多考虑国内、本省的资源和游客,今年会扩展很多模式。”

  1月18日,刘士俊的旅游大巴终于派上了用场,运送100名哈尔滨医疗工作者前往绥化市支援。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网联系。
权利保护声明页/Notice to Right Holders 我要反馈

新浪热榜

微博/微信扫码去APP查看

新浪新闻意见反馈留言板 400-052-0066 欢迎批评指正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4000520066
举报邮箱:jubao@vip.sina.com

Copyright © 1996-2021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