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藏与精鉴:翁万戈对顾洛阜原藏中国历代书画名迹的考释

真藏与精鉴:翁万戈对顾洛阜原藏中国历代书画名迹的考释
2019年05月07日 08:11 新浪网 作者 澎湃新闻

顾洛阜(John M.Crawford,Jr.1913-1988年)是西方收藏中国书画最为突出的收藏家之一。其收藏的宋元书画名迹蔚为大观,如宋徽宗《翠竹双禽图》、郭熙《树色平远》、南宋帝后书法团扇等。前不久,由美籍华人收藏大家翁万戈编著的《顾洛阜原藏中国历代书画名迹考释》由上海人民美术出版社出版。在郑重先生看来,顾洛阜的收藏颇可耐人寻味的是他对宋代帝王、帝后的作品。和顾洛阜相交极深的翁万戈对顾洛阜的评论则是:“他最聪明的一点是:不但迷于画,而且悟到书画同源,甚至书法较高一筹的看法”。

真藏与精鉴:翁万戈对顾洛阜原藏中国历代书画名迹的考释

翁万戈编著《顾洛阜原藏中国历代书画名迹考释》

美国顾洛阜(1913—1988)把收藏作为终生事业,是当代西方收藏中国书画最为突出的收藏家。他像西方一般收藏家那样,初始对中国的兴趣在于青铜、陶瓷、玉刻、水晶等器物及文房杂玩,但他并不以此为限,1955年开始把兴趣转向中国书画,进而悟到诗书画为中国文化的精髓,学诗不易,书画可收,在短短几年的时间里,涉猎了从宋到清末数百年间的书画,探真求精,藏品中名迹巨制历历可数。在众望一睹顾氏收藏书画真迹时,1962年,顾氏藏品在纽约摩根图书馆首次和观众见面。以后虽有多次综合展览,并印有墨白或彩色图录,但顾氏藏品披露有限,仅见一斑,难窥全貌。

真藏与精鉴:翁万戈对顾洛阜原藏中国历代书画名迹的考释

1962年即和顾洛阜相识的翁万戈,因忙于《中国历史教育电影》的拍摄,无暇顾及老朋友的藏事,直到1977年,顾氏得到摩根图书馆馆长来斯坎普的提议,由纽约杜佛公司发行一本纸面平装的顾氏收藏中国书画集,向美术爱好者和学生普及。顾氏即请翁氏作一篇以通俗性和学术性相结合的文风,运用图文并茂的手法,对学生进行普及并推广他人的收藏宗旨。翁氏为了保护书画不受损坏,杜绝了用原迹制版的方法,经过摄影用照片制版,因此翁氏对这些藏品得以摩挲观赏。我在纽约小住期间,曾赴莱溪居拜访翁先生。在他的引领下看他的摄影翻拍设备。

真藏与精鉴:翁万戈对顾洛阜原藏中国历代书画名迹的考释

翁万戈编著《顾洛阜原藏中国历代书画名迹考释》,上海人民美术出版社

顾洛阜所说他的收藏宗旨,翁氏在《顾洛阜原藏中国历代书画名迹考释》(以下简称《考释》)一书的序言中有记:“收藏中国书画,就是他的生命。……他看不起那些以文物为投资,锁入银行库房,及时善价而估的人,他相信收藏应该归诸同好,嘉惠学者及艺术家。”

对顾氏的收藏理念,鉴藏家黄君寔有着同样的感觉。从1972年开始他在纽约曾先后两度为顾氏藏品整理编目,主持顾氏收藏展览,对顾氏的收藏品格及藏品的价值多有了解,他对我说:顾洛阜的藏品放一个柜子里,从不上锁。并拉开柜子让我挑选着看。

真藏与精鉴:翁万戈对顾洛阜原藏中国历代书画名迹的考释

左起顾洛阜、王方宇、张大千、王季迁

真藏与精鉴:翁万戈对顾洛阜原藏中国历代书画名迹的考释

翁万戈、郑重

顾洛阜的收藏理念,也就是翁万戈自己的收藏理念。为了实践这一理念,1984年,纽约大都会博物馆收藏顾氏捐赠177件藏品,翁氏凭借自己的眼力和学养从中选了108件,编成《美国顾洛阜藏中国历代书画名迹精品》,“历宋、元、明、清四代,可称概括了顾氏收藏中的精华”,由上海人民美术出版社出版。该社这次以豪华精装予以重版,分别装成宋元和明清两册,着重突出了对翁氏精品逐件进行了“考释”,对画幅的用印、题识都作了尽可能巨细不遗的识见和主张,编者以生动通俗的文字,考订了和书画作家相关的事迹,前人对某幅作品争论的历史及编者的评价。而且载有《美国收藏中国画简史到顾洛阜的珍藏》长文专论,介绍了从十九世纪中叶一直到现在为止,美国收藏中国历代书画的相关背景,学术研究流派和鉴藏家的渊源,使学术与信息包容共存。我访问翁氏莱溪居时,站在木板桥头,只见桥下泉水,繁花缀庭,草茵铺地,感受到翁先生在绿荫窗前,用中文写作时的那种“羁鸟恋旧林,池鱼思故渊”的欣愉情怀。

真藏与精鉴:翁万戈对顾洛阜原藏中国历代书画名迹的考释

北宋 赵佶 《翠竹双禽图》

顾洛阜的收藏颇可耐人寻味的是他对宋代帝王、帝后的作品。宋代君王多有才艺,当然以北宋徽宗为最。《考释》收有徽宗赵佶的《翠竹双禽图》,后有赵孟頫题跋,称他的艺术是“殆若天地生成,非人力所能及此”。此图原为张大千的收藏。翁氏在著录中列举了赵佶18件存世作品,证其处于艺术“高峰”的地位。徽宗继哲宗帝位,但是哲宗无后,是神宗后向氏立神宗第十一子赵佶继位。全国遭金兵入侵,徽、钦二帝被俘北上,赵构率宋室南迁,立为高宗。其间的兴衰迹迁,可从《考释》所载南宋的几位皇帝及帝后的扇书中可领略一二。

真藏与精鉴:翁万戈对顾洛阜原藏中国历代书画名迹的考释

南宋 赵构《天山诗》

真藏与精鉴:翁万戈对顾洛阜原藏中国历代书画名迹的考释

南宋 赵惇 《五言联》

册中有书扇十二页:高宗赵构一页,孝宗赵昚二页,光宗赵惇一页,宁宗后杨妹子二页,理宗赵昀六页。我最早看到这部书扇册是广东收藏家潘正炜听帆楼藏品影印册,此时这些藏品已从潘氏手中转为何氏家藏,并由何氏溪田书屋影印出版,册后仍然保留着潘正炜题跋:“余藏宋思陵书凡四种,一为楷书黄庭经,一为赐梁汝嘉墨敕,一为临兰亭序,用笔之妙与此册询堪伯仲也。”潘氏《听帆楼书画记续记》亦刊有此册。从收藏印记来看,册中有些经过潘延龄,香氏梦诗庐、何冠五收藏。顾洛阜是如何、何时购藏此册,知之不详。

真藏与精鉴:翁万戈对顾洛阜原藏中国历代书画名迹的考释

南宋 杨妹子 《春日诗》

南宋帝后书扇册,不仅在南宋艺术史中占有重要地位,更为重要的是直接映射出南宋文化兴衰的表征。高宗赵构为徽宗第九子,钦宗赵桓之弟,得父王之真传,而且用功不懈,文征明称“唯宋多右文之主,自真宗而下,皆有御集,多至数百卷,今皆不传”,以书法足可见一斑,由高宗传至孝宗、光宗、宁宗、理宗。文征明称高宗书法“楷法端重,结构混成”,翁万戈称之为“不失为古代第一流书法家”。高宗无子,选太祖七世孙赵昚为皇太子。高宗禅位后,赵昚即位,是为孝宗,其书继承高宗,扇册中有其书七言绝句,曾一度被认为是高宗所书,翁万戈鉴之“无高宗雍容气度”,定为孝宗所作。光宗赵惇为孝宗第三子,常不亲朝,书迹不多,册中有五言诗联,翁万戈鉴之“颇受张即之影响”。理宗赵昀的书作在册中有六幅之多,在位四十年,中年怠于政事,但他的书法多作梯形,上窄下宽,有其独特创造性,扇书册中虽然未收宋宁宗书,但从马远、马麟画上“触袖野花多自舞,避人幽鸟不成啼”诸多题咏中仍可看到他的墨迹,书体近颜真卿,浑厚端庄。近年见南宋帝王书法流于拍卖场的有《南宋四朝宸翰》卷,载有高宗、孝宗、光宗、宁宗四帝手书扇,并有翁方纲、叶恭绰、程琦等人的题跋。

真藏与精鉴:翁万戈对顾洛阜原藏中国历代书画名迹的考释

南宋 赵昚《渔父诗》

帝后的翰墨构成了南宋文化的一种特有的现象。北京故宫博物院藏《胆瓶花卉》的对题七绝,即出自高宗吴皇后之手笔,和高宗书艺可谓一步一趋。吴皇后的侄子吴琚是南宋著名书法家,字法米芾,有着异代同工之妙。宁宗杨皇后的书法,扇书册载有两页,翁万戈讲她的书风“出于高宗,颇有拙趣”,并说她的“自吟诗,表现宫中清闲趣味”。杨皇后的书法并不少见,如马远画《水图》二段、《重阳送酒》、《奇云仙杏》、马麟《层叠冰绡》、夏圭《四景山水》及宋人的一些团扇的对题,均有杨妹子、妹娃款或坤卦印。对杨皇后的身世一直是个谜,《宋史》有传,综合《朝野遗记》、《四朝闻见录》、《齐东野语》及陶宗仪、杨维桢、钱大昕的研究来看,杨氏本是宫廷乐工张氏的养女,十岁入宫为杂剧孩儿,受到吴太后的宠爱,把她赐给宁宗。宁宗韩后死后,继立为皇后;理宗朝立,尊为太后。杨妹子受教于吴皇后,“涉书史、知古今,性机警”,并“任权术”,她将书艺巧妙地运用于权术,为宁宗“代笔”矫诏,杖杀曾一度反对她立后的权相韩侂胄。宁宗是位好好先生,因此杨后在亲贵与史弥远的交相协理下,不但掌握宁宗一朝的朝政,而且左右了理宗的继立,甚至为理宗选择了谢深甫的女儿谢道清为后。谢深甫是对杨皇后顶力相援的人物。谢后亦能书,有题夏圭《山水十二景》长卷存世。这样,高宗吴后、宁宗杨后、理宗谢后三后一脉相承,共同贯穿了南宋整个历史,而杨皇后成为核心人物。

真藏与精鉴:翁万戈对顾洛阜原藏中国历代书画名迹的考释

南宋 赵昀《禅室诗》

翁氏评论顾洛阜:“他最聪明的一点是:不但迷于画,而且悟到书画同源,甚至书法较高一筹的看法”,从《考释》所载顾氏收藏的黄庭坚《廉颇蔺相如合传》、米芾《吴江舟中诗》及耶律楚材《送刘满诗》三件书法卷中,可知翁氏评价顾氏对中国书法的理解并不虚言。翁先生在《考释》中,对黄卷及米卷都作长文题跋,论述两卷的流传及前人评论。

真藏与精鉴:翁万戈对顾洛阜原藏中国历代书画名迹的考释

北宋 米芾《吴江舟中诗》卷局部

真藏与精鉴:翁万戈对顾洛阜原藏中国历代书画名迹的考释

北宋 米芾《吴江舟中诗》卷局部

张葱玉认为“廉颇传似出此(指《草书诸上座卷》)上”,翁氏在《考释》中把黄庭坚草书三卷作同列比较,亦认为《廉颇蔺相如合传》最早,《诸上座》卷次之,《李白诗》卷最晚。在米书中,我最喜爱的是米芾《吴江舟中诗》卷,比《蜀素帖》、《苕溪帖》更为形骸放浪,比《多景楼》、《虹县诗》二帖相更有着率真自由。翁氏论及此帖在米氏书法中的历史地位,开辟了“越古创新自由园地,就是天真”。耶律楚材《送刘满诗》卷,《考释》把此帖书风与南宋书家张即之相比较:“两人都是书风雄建峭挺,而耶律则以刚毅厚重取胜”,对帖中题跋者七人一一作了介绍,判定此帖“自周湘云收藏分散流出,辗转到美国,由经手人售于顾洛阜”。张葱玉见过此帖,在《木雁斋鉴赏笔记》中著录它的流传经过:“此卷为袁珏生物,后以万金一值归古鄞周鸿孙湘云。继归开平谭敬,又归湘潭周游,复归蜀内张爰,由王徵售与美国纽约顾洛阜。”

真藏与精鉴:翁万戈对顾洛阜原藏中国历代书画名迹的考释

北宋 郭熙《树色平远图》

《考释》所载绘画作品中,我颇感兴趣的是李结《西塞渔社图》。此图为张大千收藏。二十世纪五十年代初,张大千居巴西,以一万美元购进圣保罗郊外270亩园林,那是四面丘陵环抱的小平原,种满柿树。段成式著《酉阳杂俎》,谓柿有七德:长寿、多阴、无鸟巢、无害虫、霜叶嫣红可玩、果实可食、肥大的叶子可以书写。张大千又在医书上得知柿叶煎水可治胃病,合为八德,因之名为“八德园”。张大千此时需要用钱,经日古董商濑尾梅雄,先后将宋徽宗的《翠竹双禽图》、郭熙《树色平远图》、李结《西塞渔社图》为顾洛阜购去。濑尾梅雄还从别处为顾洛阜购进了黄庭坚《廉颇蔺相如合传》、米芾《吴江舟中诗》和耶律楚材《送刘满诗》三卷法书。

南宋诗人范成大,自尚书郎官位上退休回老家吴郡(苏州),在石湖小筑台榭,自号石湖,那时李结做昆山主宰,出自羡之情也要在吴兴附近苕、霅两溪间建退休之所。若干年后,李结果然带着《西塞渔社图》来求范成大作跋,跋中有言:“次山虽晚得渔社,而彊健奉亲,时从板舆徜徉胜地,称寿献觞,子孙满前,人生至乐何以过此,余不复不胜健羡,较次山畴昔羡余时,何止千万哉!”不胜感慨。此图取唐人张志和“西塞山前白露飞”诗意,李结后来又请阎苍舒“西塞渔社”及“西塞山”七字。

真藏与精鉴:翁万戈对顾洛阜原藏中国历代书画名迹的考释

南宋 李结《西塞渔社图》

西塞山为诗人归隐向往之地,叶恭绰在跋语中感之尤深,他写道:“此图重以诸名贤题识益增声价。余中年后卜居无地,屡欲于吴越间为小筑,均未遂,读此增慨,因题二绝,以念大千。”二绝句之一云:“青汴何缘赋隐居(余祖籍湖州),石林旧址感凋疏;买山问舍都无计,白首沉吟展此图。”叶恭绰先祖叶梦德,号石林,为南宋诗人,居吴地凤池乡。叶恭绰虽生于广东,长于江西,仍视先祖居地为故乡,念念情怀,请吴湖帆为他绘《凤池精舍》,时隔七年,吴湖帆才绘成《凤池精舍图》,叶恭绰题诗有云:“风池遗迹久榛芜,梦想家园有此图”,亦真亦幻,乃是叶恭绰梦想中的家园。李结的《西塞渔社图》是否也像叶恭绰一样,没有实际的建筑,只是梦想中的归隐之地呢?

董其昌题《西塞渔社图》:“王晋卿山水,米海岳谓其设色似普陀岩,得大李将军笔法,余有梦游瀛山图与此卷相类,宋元名公题赏尤称可宝也。”以后的两林鄂容安、长州沈德潜、蜀人张大千都从董其昌说,认为此图是王晋卿所画。在《考释》一书中,翁万戈仍然把此图归在李结名下,作了言之有据的考释。

真藏与精鉴:翁万戈对顾洛阜原藏中国历代书画名迹的考释

李结《西塞渔社图》局部

《考释》收入了乔仲常《后赤壁赋》卷。此卷没有入大都会博物馆,而为纳尔逊博物馆所藏。这里要说到史克门和顾洛阜的关系。他们二人都是终身不娶,而共同爱好中国书画。史克门主持纳尔逊博物馆时,顾洛阜即主动让史克门从他的藏品中选购一幅,以壮馆威。史克门即选购了此件。乔仲常是李公麟的外甥,画风有些接近。翁氏从画的结构、造型、笔墨、风格及书法等方面作了考释,判定是乔仲常的作品,而且是海内外孤本。后来,顾洛阜在所藏的书画中又选出仇英的《沧浪渔笛图》挂幅,用敬赠史克门的名义送给纳尔逊博物馆,以彰显史克门为博物馆的功劳。《沧浪渔笛图》本是张大千的藏品,他曾临摹数幅。

真藏与精鉴:翁万戈对顾洛阜原藏中国历代书画名迹的考释

明 唐寅《垂虹别意图》

《垂虹别意图》是唐寅在苏州送门人戴昭返乡归省之作,翁先生把此图收入《考释》册中时的著录云:“此为唐寅应景之作,但因为其是1508年送别戴昭(安徽休宁人,曾从唐寅习诗经),连唐氏在内,有当时33位书画及诗文名流吟诗并存,代表苏州艺坛精英,其文献价值胜于其他同时代的美术创作。”在唐寅的作品中,此图的艺术性实属一般,但翁氏慧眼金睛,看到它的历史文献价值。戴昭是徽州商人戴思端之子,戴氏由商变儒,即送子弟出门求学,戴昭奉父命,游学于江南,向名家求学问道。卷后有戴冠、朱存理、祝允明、吴龙、文征明、陈健、杨循左、练全璧、鲁泰、祝绩、俞金、德璇、邢参、顾桐、顾福、浦应祥、陆南等17人题。文史学者陈麦青先生曾撰《祝允明年谱》,对那个时代的人物关系及文人习俗了解甚多,对此图的文献价值作了充分论证,倍增此图的历史感。

真藏与精鉴:翁万戈对顾洛阜原藏中国历代书画名迹的考释

翁万戈

莱溪居楼下有翁先生的书房,我有幸得以参观,可谓琳琅满架,是一部架上美术史。室内有电脑三台,一台翁先生用来写自传,一台用来记藏翁氏家族文献及有关著述,一台用来写艺术史,入室即可随时工作。翁先生有如此卓然见识,深厚学养,丰富积累,以修绠汲古之工,为艺术史开拓新路。

真藏与精鉴:翁万戈对顾洛阜原藏中国历代书画名迹的考释

莱溪居外景

翁万戈先生撰述的《陈洪绶》图三卷及《顾洛阜原藏中国历代书画名迹考释》图文二卷本,均由上海人民美术出版印行问世,其独到的眼光和不凡的品位,可谓为出版业之范创。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网联系。

澎湃新闻

澎湃新闻

专注时政与思想的媒体开放平台

+关注
作者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