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新闻客户端

拍卖前瞻|国宝再现,湮没数百年的宋版《王文公文集》与52件宋人书札

拍卖前瞻|国宝再现,湮没数百年的宋版《王文公文集》与52件宋人书札
2020年11月23日 19:26 新浪网 作者 澎湃新闻

   原创 王林娇 雅昌艺术网 收录于话题#拍卖32#艺术113

  一直到新闻发布会的前夕,宋龙舒郡本《王文公文集》才最终敲定,将会以估价待询的方式出现在永乐拍卖2020年首拍中。

  2021年,即将是唐宋八大家之一的王安石诞辰1000年,这位北宋著名的思想家、政治家、文学家、改革家、诗人,千古以来备受争议。

  但不可否认,王安石的文学成就毫无疑问。

  墙角数枝梅,凌寒独自开。

  遥知不是雪,为有暗香来。

  这岂不正是王安石的内心写照吗?自命不凡但又十分孤单寥寂,最终积郁成疾,66岁时病逝。

  宋·龙舒本《王文公文集》宋人佚简

  纸本写本

  估价待询

  永乐拍卖2020年首拍呈现

  王安石,世称王文公,生前虽从未编过个人文集。1086年去世后,其门生、长孙、曾孙等先后数次编撰王安石遗文。本次公布于众的主角宋龙舒郡本《王文公文集》在南宋之后迄无翻刻,全世界目前所知仅有两套,并均为残本。

  今日,《王文公文集》得以现世,实属难得。

  永乐拍卖已经邀请相关研究学者召开宋龙舒郡本《王文公文集》·《宋人佚简》学术研讨会,笔者在永乐2020年首拍精品展现场得知这国宝级文物即将上拍的消息,第一时间整理相关研究资料,以飨读者,后续亦将会有特别策划专题及拍卖现场跟踪。

  最新面世的三卷《王文公文集》及《宋人佚简》

  当然,对于这么大体量宋人实物文献的拍卖,究竟能拍得什么价格,永乐文化创始人赵旭直言:“这无疑是拍卖史上最重要的一件古代艺术品,对于价格,我们可以联想到曾巩《局事帖》也是相似的情况,是曾巩书写在《三国志》刻本的背面,这一件在2016年的成交价格是2.07亿元,那么我相信永乐2020年首拍《王文公文集》·《宋人佚简》肯定会是一个创纪录性的成交价。”

  那么,堪称国宝的《王文公文集》·《宋人佚简》到底什么来头?

   本文将通过下列方向进行梳理:

  NO.1《王文公文集》的数次编撰和存世版本

  NO.2 宋“龙舒郡本”的流传

  NO.3 永乐拍卖中三卷的情况

  NO.4《王文公文集》·《宋人佚简》的珍贵

  NO.5 《宋人佚简》核心人物向汮与八位书者

  NO.6 对学术研究与拍卖史的影响

  一、《王文公文集》的数次编撰和存世版本

  王安石在生前并没有编撰个人文集,但是去世之后门生、长孙先后奉召编撰,历经数次,临川本、龙舒本、杭本等等,均由后人不断增补或是修正后刊刻。

  一图看懂《王文公文集》数次编撰和版本流传

  1、薛昂、王棣:早已散佚不传

  徽宗政和年间(1118年),薛昂奉诏编订王安石遗文《王安石集》,这位薛昂正是和王安石赌梅花诗不成而被嘲笑“薛秀才”的那位。随后宣和年间,王安石的长孙王棣也曾经奉召编纂。

  但一是因为这版存在大量误收和漏收的现象,二是宋室南渡,遭遇战乱,薛昂和王棣所编版本是否有刊刻,现在也没有办法确定了,总之,这个版本早已散佚不传。

  2、两宋相交之际,闽、浙间有王安石文集刊本流行,不详所自。

  3、临川本与詹大和

  南宋高宗绍兴十年(1140年),当时任抚州知州的詹大和(詹仪之的伯父),在上述闽、浙旧本的基础上,在临川(今天抚州市临川区)刊刻了王安石文集一百卷,并且找了黄次山作序,名为《临川先生文集》,这就是后来大名鼎鼎的“临川本”。

  (备注:詹大和刻本到明朝时曾被覆刻。)

  4、龙舒郡本:南宋以后,迄无翻刻

  龙舒就是今天的安徽舒城,“龙舒本”原书标目为《王文公文集》,全帙一百卷,宋代以后湮没无闻数百年,迄无翻刻。目前所知全世界仅有两部,而且都是残本(国内残本存72卷、日本残本存70卷)。

  宋刊 《王文公文集》(局部)

  年代:南宋

  尺寸:纵29.3 厘米 横20.4 厘米

  质地:纸

  上海博物馆藏

  宋龙舒郡本《王文公文集》卷十七(局部)

  永乐2020年首拍

  永乐2020年首拍《王文公文集》·《宋人佚简》正是宋龙舒郡本。“杭本”王珏在跋文中曾经写到“比年龙舒版行,尚循旧本”之语,说明龙舒本刻于杭州本之前。

  5、杭本与王安石曾孙

  绍兴二十一年(1151年),王安石的曾孙王珏在担任两淮西路转运司时,根据在薛昂家得到的王安石遗文,以及王安石亲笔刻石等内容,再参校“龙舒本”等,在杭州刊刻《临川先生文集》一百卷,这就是传世的“杭本”。

  王珏刻本在元明均有递修和补刊,明代以后各版本的王安石文集都是以宋代杭州本为底本传承而来。

  二、宋“龙舒郡本”的流传

  宋龙舒本《王文公文集》,全帙一百卷,南宋以后,迄无翻刻。目前所知宋“龙舒郡本”在全世界仅有两部,并且都是残本,其中国内残本存72卷、日本残本存70卷,所幸的是除去重卷仍可得一部完书。

  1、日本宫内厅书陵部残本70卷

  现在收藏于日本宫内厅书陵部,该机构收藏有多件在中国国内已经佚失的宋元善本,144件宋元刊本。

  70卷宋龙舒郡本《王文公文集》是日本中世时代金泽文库外流出汉籍之一种,首尾有’金泽文库’楷书长方墨印,后归丰后佐伯毛利高标所有。仁孝天皇文政年间由出云守毛利高翰献赠幕府,明治初年归内阁文库。明治二十四年(1891年)由内阁文库移入宫内省图书寮(即今宫内厅书陵部)。

  2、上海博物馆残本72卷

  国内现存原藏清內阁大库,光绪年间,宝应刘启瑞与吴县曹元忠负责清理时,为刘启瑞所窃取,藏之于其家“食旧德斋”。

  傅增湘先生(1872年-1949年)

  民国时期著名藏书家傅增湘先生曾在《藏园群书经眼录》中有详细记录,并且希望促成两部宋版龙舒本《王文公文集》残本的合璧。

  1931年前后,傅增湘多次致信时任商务印书馆董事长的张元济先生,反复商讨刘启瑞食旧德斋藏本与日本图书寮藏本合印出版的事情。但是,不久之后刘启瑞将其藏书卖出,合印之事也直到三十多年后的1962年才得以实现。

  此后,刘启瑞食旧德斋藏《王文公文集》先后转入南浔、南通等地藏书家手中,到了1960年代初出现在香港书店,目录版本、文物鉴别学家徐森玉和国家古代书画“五人鉴定小组”组长谢稚柳便商议把它购回祖国,便委托旅居香港的书画收藏大家王南屏、徐伯郊(徐森玉的儿子)跟进此事,最后为王南屏所得。徐森玉和谢稚柳本应内地筹款从王南屏手中购回,无奈十年动乱开始,此事不了了之。

  王南屏(后方立者)与父亲王有林

  但在这之后,日本人曾千方百计要用重金向王南屏购买,均遭拒绝。王南屏说这是中国的国宝,又有约在先,不管等到什么时候,都要把它送还大陆。

  “文革”结束后上海市文化局、上海市文物保管委员会联合向文化部文物局写了《关于接受香港王南屏捐献宋代珍贵文物并允许落实政策的200件明清书画运港的请示报告》。

  1984年11月20日,国务院副总理谷牧在报告上作了批语后,又将报告批转给总理赵紫阳和副总理姚依林。谷牧的批转文字为:“这是一件大好事,已酝酿了一年多,需要抓緊时间,快办,办好。已经落实,归私人所有的明清书画二百件去换回国内根本没有、全世界也不会有的王安石手书经卷和“孤本”书,何乐而不为?请紫阳、依林同志批。”赵紫阳、姚依林接到报告,于11月21日即画圈批准。

  宋刊 《王文公文集》(局部)

  年代:南宋

  尺寸:纵29.3 厘米 横20.4 厘米

  质地:纸

  上海博物馆藏

  但在1985年捐赠典礼前两个月,一直保护国宝的王南屏在美国去世,致死念念不忘。1985年,王南屏夫人房淑嫣女士将宋版龙舒本《王文公文集》捐献给上海博物馆,从此化私为公,成就一段国宝回归的佳话。

  三、永乐2020年首拍中的三卷(十七、十八、二十)

  目前,永乐拍卖正在编撰《王文公文集》·《宋人佚简》的单行本,笔者也只是看到电子版图片,共计三卷56页,其中卷十七和卷十九各19页,卷二十有18页。而三卷纸背共有手札38通49页,酒物帐3页,合计是52页。

  1962年中华书局出版的《王文公文集》

  1962年中华书局上海编辑所曾用傅增湘从“食旧徳斋”藏本摄存玻璃片及北京图书馆藏日本宮内省图书竂藏本照片补足一百卷予以影印,从而得知傅增湘在摄存“食旧德斋”藏本玻璃片之后,失去了卷十七至二十。

  根据傅增湘在《藏园群书经眼录》卷13“王文公集一百卷”条(存七十六卷又目录二卷)著录云:“宋刊本。千行十七字,白口,左右双栏。版心上记字数,下记刊工姓名……宋讳’完’、’慎’不缺笔。此书字体朴厚浑劲,纸细洁坚韧,厚如梵夹。每叶钤’向氏珍藏’朱文长印(楷书),纸背为宋人简启,多江淮间官吏……”

  宋刊 《王文公文集》(局部)

  年代:南宋

  尺寸:纵29.3 厘米 横20.4 厘米

  质地:纸

  上海博物馆藏

  宋龙舒郡本《王文公文集》卷十八(局部)

  永乐2020年首拍

  被证实,永乐2020年首拍中的出现的卷十七、卷十八、卷二十,与上海博物馆所藏为同一本,目前这全帙一百卷,仍有卷十九下落不明。

  四、《王文公文集》·《宋人佚简》的珍贵文献

  宋版《王文公集》已经是稀世之珍,而沉埋在书叶内的宋人墨迹更属宝中之宝。

  宋龙舒郡本《王文公文集》卷十七第2页

  永乐2020年首拍

  宋龙舒郡本《王文公文集》卷十七第2页背后的《宋人佚简》

  永乐2020年首拍

  中国古人就有利用旧纸张的背面来书写的习惯,曾有记载“宋时印书,多用故纸反背印之,而公牍尤多”。有学者研究表明,利用旧纸张背面印刷古籍的风气始于北宋,盛于南宋,继续于元代,至明代渐少。

  所以也出现了一种古籍版本的特殊形态——公文纸背文献。公文纸本(纸背)也被专指是,宋元明时期利用官府废弃的公文档册账簿(包括私人书启等写本)纸背印刷或抄写的古籍。

  曾巩 《局事帖》 2.07亿元成交

  曾经在拍卖场上创造高价纪录的曾巩《局事帖》背面正是《三国志》刻本,情况与此正相似。

  宋龙舒郡本《王文公文集》用纸均为向汮所用舒州公库旧牍的背面印制,每页均铃有“向氏珍藏”楷书朱文长方印章。

  那么这个核心人物“向汮”是谁?三卷中与他往来的其他八位又是谁?信札中都写了什么?

  五、52件宋人佚简核心人物“向汮”与其他八位书者

  首先在永乐此次上拍的三卷56页《王文公文集》·《宋人佚简》中,宋人手札38通49页、酒物帐3页,共计52页,其中的核心人物正是向氏家族的向汮,是他与同僚们之间往来的信札与公文,八位分别是:周彦、权安节、吴巘、汪舜举、钟世明、张临、尹机、雷豫。

  1、九位书者及信札或公文情况如表

  2、向氏家族

  先来看看每页均钤有的“向氏家族”到底是什么名门望族。

  宋朝许多世家大族走的就是科举起家这条路,宋代河内向氏家族亦是如此。作为当时的名门望族,向敏中是振兴这一家族的灵魂人物,他以科举入仕,仕途上一帆风顺,曾两度为宰相,一举把河内向氏家族推上了辉煌的颠峰。

  宋神宗向皇后正是向敏中曾孙女

  之后的向氏家族人才辈出,他们居家为孝子,出仕为能吏,忠君爱民,维持着家族的政治地位和社会声望。向敏中的曾孙女更是成为神宗皇后,向氏家族具有了后族外戚的身份,大量的向氏子弟得到荫补,使得河内向氏再次荣显。

  宋代河内向氏家族跨北宋、南宋两朝,绵延了二百多年,是宋朝世家大族中的杰出代表。

  3、向汮自行收藏

  再来看看向汮,他是向敏中的五世孙,向汮历官右朝奉大夫、 权知舒州等官职。《宋人佚简》中,多是他与同僚之间的信札往来。说明这批公文纸是由当时身为舒州主官的向汮自行收藏,如非特殊情况,别人也不抬可能有机会获取。

  除此之外,还涉及到一些地方酒务帐,反映了当时地方酒务方面的一些规章制度,比如当时酿酒匠的社会地位等,同时这些酒务帐虽然都是格式化文书,但因是日帐,故每天都须登记上报,所以也留有日期的酒帐,也说明了这批公文纸的形成时间,从而佐证了龙舒本《王文公文集》的刊刻大概时间等。

  六、对学术研究与拍卖市场的影响

  每一件文物均有它的使命,此番所缺失的三卷内容,公诸于众,《王文公文集》的故事也即此开启了新的篇章。

  古代文献,为研究历史、保护文物者所重视,即便是片纸只字,亦十分珍惜,更不用提这么大体量的宋人书札和宋版《王文公文集》了。

  1、可以深化对王安石著作的相关研究;

  2、对《王文公文集》的刊印史具有佐证作用;

  3、研究宋代书札内容与格式及公务交往的最佳资料;

  4、是研究宋代历史人物极为难得的第一手资料;

  5、同时也是极好的宋人书法作品;

  6、宋人手迹存世少之又少,这无疑是第一次如此体量的宋人珍贵文献拍卖。

  七、参考文章

  1、顾廷龙 《宋人佚简-序》1989年

  2、柳向春 《宋龙舒郡本王文公文集珍赏》 2012年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网联系。
王安石
权利保护声明页/Notice to Right Holders 我要反馈

新浪热榜

微博/微信扫码去APP查看

新浪新闻意见反馈留言板 400-052-0066 欢迎批评指正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4000520066
举报邮箱:jubao@vip.sina.com

Copyright © 1996-2021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