声,入人心了吗?

声,入人心了吗?
2019年01月12日 00:32 新浪网 作者 谈资APP

《声入人心》已经走近尾声了,1月7号最后一期节目录制完成后,选手们都纷纷发微博和这场三个月的冬日限定告别。

很难想象这档看起来毫无流量、几乎和热搜“绝缘”的节目,俨然已经是2018年第四季度综艺节目里最大的惊喜。

把小众文化做成综艺节目,并且做得大火,湖南卫视不是第一个吃螃蟹的人。爱奇艺做嘻哈,但它有吴亦凡;优酷做街舞,但它有易烊千玺;腾讯做电音,它有张艺兴。

 

《声入人心》有什么?导师团(现在流行叫出品人)最大的流量是常年在各大选秀节目做陪跑导师的尚雯婕,其次是刘宪华。这两人还和美声没什么关系,尚雯婕音乐素养在圈内女歌手中算好的了,但主攻的是电音。刘宪华虽然毕业于伯克利音乐学院,但主攻的是乐器。真正和节目内容最沾边最有话语权的是廖昌永,但“美声圈”太阳春白雪了,几时看过一个美声歌手有一大群粉丝?更不要提节目里那些业内或校内初出茅庐的美声初学者。

 

 

 

所以《声入人心》为什么能火?

 

湖南卫视确实有一流的造星能力。它有领先于全网全台的Tony老师,上过《歌手》的明星们,一个个都可以说是改头换面。

 

 

 

 

 

 

《声入人心》的选手们也纷纷从美声歌手变成美声王子。

 

 

 

 

 

它还有最强的炒作能力、营销能力。对实力不够的偶像明星来说,这些东西是维持人气和热度的必需品,但对这群长得好又唱得好的名校生、台柱子们来说,有才华人还这么有趣,就是锦上添花,太加分了。

 

节目播到第十期,圈内大名鼎鼎圈外无人问津的郑云龙、阿云嘎微博粉丝从几千增加到了几十万。一个高贵冷艳又毒舌,一个是刻苦努力的草原甜心,两人组成的CP“云次方”已经登上了微博CP榜TOP1。节目中另一对,绝地LowC王晰和空灵假声周深组成的“深呼蜥”也排在CP榜TOP8

 

 

 

 

 

 

话题也是不缺的,不论是他们在金主爸爸招商会上的车祸现场;

 

 

 

 

还是跨年晚会上被拉来心不甘情不愿地唱抖音神曲,

 

 

 

 

日常灵魂走丢的蔡尧跟着贾凡学英语的视频,官博上都有这么高的互动量。

 

 

 

他们从“神仙下凡”到“泥里打滚”的反差,是粉丝们的快乐源泉。

梅溪湖36子确实火了,那节目本身呢?

回想起来,湖南卫视这些年似乎把探索音乐艺术的节目做到了极致。

2013年《我是歌手》使华语流行音乐起死回生,捧红了太多“过气”的歌手,让我们重温了太多经典老歌,直到今天,XX唱将、XX歌手、XX声音,依然是各大卫视的常规类节目。

2018年初,当原声配音成为影视剧的稀缺,当烂片烂剧消耗光了观众对国产剧的审美期待,《声临其境》把那些幕前幕后的,功底扎实的演员们带到我们眼前,原来只凭声音,真的可以临其境。

 

年中又有了《幻乐之城》,虽然节目本身高开低走,但把音乐和故事和电影和舞台融合起来的表演形式,的确给了我们一种全新的体验。

 

 

 

 

如果细心观察,不难发现湖南卫视这些节目的宗旨无非是从通俗中挖掘艺术,再把“艺术”以一种更通俗的形式普及给观众。这样看来,年末出现这档以“消除大家对高雅音乐的误解”为目标的《声入人心》,就不是什么出人意料的事了。

 

 

 

 

但什么是高雅音乐?对外行的我们来说,可能用一篇文章的篇幅来解释这个问题都不够。《声入人心》选择的是美声、歌剧、音乐剧。确实,乍一看都是离我们很遥远仿佛处在云端的东西,年龄稍大的可能还知道帕瓦罗蒂戴玉强廖昌永殷秀梅,也正是他们塑造了我们心中对美声歌手的传统印象:穿着西装礼服的,一本正经的,身材厚实的。

 

 

 

 

要打破这种传统认知,所以《声入人心》请来的都是国内外著名音乐院校的帅气小哥哥们。一个个要么天赋异禀音域宽广,要么专业第一、要么是全“A”毕业生,而且还都很年轻。

 

 

 

 

——确实颠覆我们的认知,这不就是美声版“101”嘛,只不过不是从101个人里选11个人,是从36个人里面选6个人组成一个男子合唱团。

 

 

 

 

前两期也确实让我们狠狠惊艳了一把,不愧是各个院校的高材生和圈内的活跃人群,高天鹤的假声男高音花腔,

 

 

 

 

国内音乐剧代表性男一号郑云龙,现场16拍连续强音扑面而来,

 

 

 

 

廖佳琳张口就来的海豚音,

 

 

 

 

连帕瓦罗蒂40岁后都要降调唱的连续9个HighC,20岁的蔡程昱一口气原调唱下来,

 

 

 

还有画面感本人阿云嘎,人声贝斯王晰,天籁之声周深……

参加节目的小哥哥们学声乐都是十年起步,音乐素养自然不是普通歌手能比的,听参加过节目制作的朋友说,他们的现场收音都可以直接拿来用,混音之后甚至还没有原声好听。

用节目特约评论员高天鹤的话来说,两期节目看完,就像是一层层海浪扑面而来,长期浸泡在通俗音乐海洋中的我和我的小伙伴们,都被这场高雅音乐洗礼震惊了。他们相互请教PK,也的确配得上“神仙打架”四字。

但最初的新鲜感和惊艳感过后,《声入人心》也看得我越来越迷茫。

 

首先是音乐的种类问题,说实话,美声、音乐剧、歌剧的区别是什么,作为普通观众的我们并不是很清楚,而节目组自己似乎也没打算把这个问题弄清楚。

 

 

 

 

节目前期,或许是为了通俗性和考虑到观众的接受问题,选择的曲目很多都是《青花瓷》《慢慢喜欢你》《lost star》这样的流行音乐,郑云龙蔡程昱的这首《对不起我爱你》和周深的《大鱼》,就算是直接剪进《我是歌手》,也没有一丝违和。

 

 

 

而那些音乐剧和歌剧中的选段,又进行了各种所谓“改编”和“融合”。说实话,原版我们都不知道该从何鉴赏起了,何谈改编融合之后的版本?

美声、歌剧、音乐剧,这些音乐之所以高雅,被称为艺术,就是因为具有一定的欣赏门槛,且不说语言这道跨不过去的槛,音准、音调、情感、剧的创作背景,都是评价一首歌好坏必须的元素。作为观众,我们只能靠节目的字幕和导师的点评让我们对这些音乐有一个大概的了解。

 

在这个节目里,“好听”几乎是一句废话(随便抓一个小哥哥,唱得都很好听),但尚雯婕和刘宪华每首歌的点评大多数时候都是把“好听”用别的方式表达了一遍。廖昌永在与不在的时候,差别是很大的。

 

 

 

 

一个很鲜明的例子,第五期节目中,南枫李文豹站在海外学子的角度饱含深情演唱了《我的祖国》,确实非常好听,我当时都听出了一身鸡皮疙瘩。尚雯婕说这两个人的搭配是很和谐很悦耳的,

 

 

 

 

刘宪华也说他们两人在音域内很舒服,

 

 

 

如果廖昌永不在,这首歌很有可能就在观众选手导师们的一阵吹捧中过去了。

但廖昌永说,我不同意。

 

原因有二,第一,南枫李文豹处理这首歌时加入的一些装饰音和滑音太多了,男歌手唱这首歌应该是一种大情怀的,大线条的,少一些装饰音的东西在里面;

 

 

 

 

第二,是换气问题,“看河流改变了”这一句换气换得过于突兀,廖昌永还现场用“你吃过饭了吗”这句给大家展示了一下突兀在哪。作为一个职业歌唱家,这种换气是不严谨的。

 

 

 

倒不是说廖昌永的发言就一定权威一定正确,但他至少站在一个专业人士的角度为我们指出了这些年轻的歌手演唱过程中出现的一些直观的问题,提出了一些处理歌曲的建议。

也许你要说,知道这些有什么用?看音乐节目就是一种听觉上的享受,能接收到歌手传递出的情感就可以了。但一首歌的情感也不是想怎么表达就怎么表达的,确实情感是主观的,但原作在它的创作背景之下有它的原始的,更贴切的情感源头,也需要我们去了解并尊重。

 

比如贾凡陆宇鹏唱的《绒花》,刘宪华尚雯婕都认为这首歌表现得太“平”了,情感不够丰富,

 

 

 

 

廖昌永说其他的歌不好说,但《绒花》恰恰是需要这种纯粹、干净、不加修饰的声音。

 

 

 

 

高天鹤和简弘亦的《Danny boy》,尚雯婕认为简弘亦的音太高太紧,

 

 

 

 

廖昌永站在这首歌的故事背景来说,认为“紧”是对的,因为简弘亦演绎的是父亲的角色,父亲送即将从军的儿子远行,儿子下次回来的时候,也许自己已经躺在坟里,不舍却又无法挽留,所以才需要“紧”。

 

 

 

只有在这样的争论中,我们才能对一首歌除了一句“好听”拥有更多的理解。

 

还要说到的,是节目的赛制问题。因为引入了剧团“首席”和“备选”的设置,节目中没有淘汰机制,但《声入人心》毕竟是综艺节目,为了增强节目的可看性,第八期组完团队以后开始了团队赛,每个团队六个人,自行排兵布阵进行PK。

 

 

 

于是就出现了独唱VS二重唱、二重唱VS三重唱、二重唱VS四重唱……这样的PK阵容,可是试问独唱和四重唱之间;男高音男中音和男低音之间,能基于怎样的标准进行比较呢?

相信不止我一个人对这样的赛制感到一头雾水。原本欣赏“高雅音乐”就比较艰难,随着节目的热度逐渐扩大,大家的关注点也自然地从“帅气小哥哥们唱美声”渐渐转移到了“唱美声的帅气小哥哥们”身上。

落脚到人,或许是所有综艺节目的必然走向和归处。“圈外”火花四溅,“圈内”质疑不断,也是这些大火的小众文化节目的共同特征。

到底是消除了大众对高雅音乐的误解,还是加深了大众对高雅音乐的误解,作为外行的我们难以评判。

 

《声入人心》初衷是好的,也确实拉近了我们和高雅音乐的距离。多少以前从未走进过剧院的观众,看到郑云龙这段一人分饰两角的演出,有了想买票看现场音乐剧的冲动;

 

 

 

 

多少人是看了这场《偿还》,才觉得音乐不需要搭棚,不需要剧本,不需要一镜到底,也可以讲一个完整鲜活的故事。

 

 

 

 

它还让我们知道了中国歌剧、音乐剧行业的发展现实——能够站上舞台的,都是金字塔顶端的人;更多的人只能走入“学成,当老师,教学生,学成,当老师”的职业闭环;即使是走上了表演舞台的人,也要面临没有观众、自产自销的残酷现实。

 

 

 

 

在世界范围内比较,我国的声乐艺术确实还处在一个起步的、启蒙的阶段。《声入人心》最大的功德,是把美声、歌剧、音乐剧,以最快的速度,最大的范围推广给普通的观众。

 

 

 

 

它也确实做到了,三万多人评分还得到了9.1的高分,说是年度最受关注口碑最好的综艺之一也不为过。

 

 

 

拉近距离,看个热闹绰绰有余。而所谓的雅俗共赏,普及美声知识,还是算了吧。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网联系。

谈资APP

谈资APP

每天给你一个小高潮。

+关注
作者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