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好的我们?陈飞宇演的是最好的吴亦凡吧!

最好的我们?陈飞宇演的是最好的吴亦凡吧!
2019年06月16日 05:00 新浪网 作者 谈资

关于电影版《最好的我们》,有一句最扎心的评论就是,“陈飞宇演的不是余淮,是吴亦凡吧。”

陈飞宇跟吴亦凡,不光长得像、声线像,就连戏路也差不多,都演过青春校园学霸追求学渣的戏码。

 

 

以至于我看完《最好的我们》,又去回味了一遍吴亦凡的代表作《致青春:原来你还在这里》。妙啊,真的是妙。

 

 

电影一开始也是倒叙,在刘亦菲诗朗诵一般的独白中,吴亦凡骑着摩托出场了。

吴亦凡演的程铮,开车溅了刘亦菲演的苏韵锦一身水。也不要问为什么吴亦凡大热天穿着一身密封皮夹克,这场景像极了爱情。

 

 

记得《一起来看流星雨》里,楚雨荨也是因为被慕容云海的TAXI撞了一下,两个人才坠入了爱海。这套路,比校园贷还套路啊!

 

 

编剧也给了程铮一个非常梦幻的人设,“一个高高在上的富二代,是全校女生心目中的白马王子,浑身上下每个毛孔都透露着三个字,优越感。”

 

 

确实很优越了。一个普普通通的高中生,居然还画着这样精致的棕色眉毛,就连眉毛末端的弧度都一丝不苟。头发打了两公斤的啫哩,还可以随着心情变换造型和颜色,仿佛一放学就要去开香槟。

 

 

就连后脑勺都不甘于平凡,透露出三个字,优越感。

 

 

唯独智商没有体现出优越感,居然跟学渣一样坐在教室最后一排。

 

 

影版《最好的我们》也有这个问题。成绩那么好的余淮居然坐在最后一排。虽然片里解释是因为身高问题,但这不太符合现实。

 

 

大多数重点高中都是按成绩排座次的。剧版《最好的我们》就很写实了,优等生余淮一开始是坐第一排的,为了学渣耿耿才换了最后一排。

 

 

为了说明程铮真的是个学霸,同学还专门给他发了一张100分的数学试卷。可是我的老天鹅啊,高中数学不都是150分的满分吗???

 

 

程铮学校里打棒球的场景,倒是真的很帅,让人心动。可是为什么要在篮球场上强行打棒球?中国高中又没有甲子园比赛。

 

 

 

 

镜头还给了吴亦凡的脸一个特写,猛烈运动后一滴汗都没有,依然干净精致,妆容齐整。然后他就举着冰红茶开始吨吨吨。很可以,这个广告植入,丝般润滑毫无痕迹。

 

 

 

 

感情线的推进也莫名其妙。因为程铮把苏韵锦的饭卡刷爆了,又得知她家境不好,于是决定帮她补习数学。理由是“我见不得比我笨的人坐我前面。”

 

 

镜头一转,吴亦凡一副二哈标准坐姿,乖巧坐在刘亦菲面前。天啊,血统这么纯,怎么看也是你比较笨啊。

 

 

你们就说吧,吴亦凡演一个全校第一的高冷理科学霸,跟一个上课就趴在桌子上睡觉的学渣,哪一个比较传神?

 

 

 

 

不管怎么样,程铮跟苏韵锦开始约定天台补课,从此地上全都写满了公式……怎么,草稿纸很贵吗?还是在学天山童姥在石壁画下一生绝学,生怕失传?

 

 

就在程铮终于帮助苏韵锦数学从52分进步到85分的时候(天呐,辛辛苦苦画一地结果还是不及格),苏韵锦突然换座位了。

程铮一气之下跑到女生宿舍,仿佛雪姨附体,一边敲门,一边大喊:“苏韵锦,你开门啊!我知道你在里面!你再不开门我就撞门了!”

苏韵锦打开门,程铮突然就来了一连串Rap:“你为什么突然换座位?你是不是想躲开我?我到底做错什么了?你知不知道我心里有多难过!”

 

 

 

 

拜托,只是换个座位而已啊,怎么好像捉奸一样抓马?青春片里的未成年感情,不应该是含蓄的羞涩的独自辗转反侧的吗?

而且吴亦凡在痛心疾首的时候,还能保持这样舒展俊俏的五官,也是偶像的自觉了。

 

 

高中毕业晚会停电,两个人在夜色里告白那一段也是绝了。程铮斩钉截铁地说,“跟我去北京,我们一起报清华。”天仙深吸一口气,“我考不上那么好的学校。”让一个数学85分的人报清华,居心何在啊?

程铮很自信,“以你的水平,考个北京普通的大学绝对没有问题的。”Beijing Normal University躺枪,北师大原来是北京一普通大学啊哈哈哈哈。

 

 

苏韵锦没回答,程铮又开始大吼大叫:“苏韵锦做我女朋友!苏韵锦跟我去北京!苏韵锦跟我在一起!”远处明明是一望无际的天空,喊话却莫名带有回音。不愧是电音之王啊,告白都还自带Auto-tune的效果,回味无穷。

 

 

然鹅,苏韵锦还是觉得自己配不上这样多才多艺的程铮,没有报考北京的普通大学,而是去了上海交大(又名上海普通大学),还认识了学长沈居安。

闺蜜不嫌事多,问苏韵锦,你喜欢沈居安吗?苏韵锦回答说,“每次看到他都会想到清风霁月这几个字。”闺蜜又问,“那看到程铮呢?”苏韵锦还没来得及回答,弹幕就替她回答了四个字,“大碗宽面!”哈哈哈哈哈哈

 

 

被剧本cue到的程铮,突然就出现在了苏韵锦面前,还吃起了沈居安的醋。情敌见面分外眼红,程铮又强调了一遍,我,清华的!

 

 

我深度怀疑这个编剧是北大的,接着名场面就出现了。三个人心血来潮跑去逛寺庙,程铮抱着苏韵锦说出了那句让人震耳欲聋的台词,“菩萨知不知道我心里有多难过!”

 

 

菩萨不知道,江小白知道。晚上去吃饭,程铮还要跟沈居安尬酒。程铮一直灌自己喝江小白,喝一瓶摔一瓶。喝酒的亚子也是气势汹汹,感觉动不动就要开始Battle。

 

 

不会freestyle的沈居安,自觉退出了。程铮终于如愿跟苏韵锦在一起了。两个人迫不及待就去招待所开了一间房。(我想问,你一个富二代坐私人飞机的优越感去哪了?)

程铮抱着苏韵锦猴急地扯衣服脱裤子那一段真的是没眼看了。好好的青春纯爱,怎么就拍出了猥琐baby的感觉?

 

 

 

 

两个人成功鼓掌之后,又因为钱的事情闹起了别扭。苏韵锦的继父挪用公款,她跑去找沈居安借了18万。程铮知道了,气炸了,跑去甩了30万现金给沈居安。

从小数学不及格的学渣果然算不过清华学霸。明明只借了18万的苏韵锦,莫名就变成欠下程铮30万。苏韵锦还打了借条,表示每个月还一万一定会把钱还清。程铮就急了,撕了借条,大喊“啊啊啊啊啊啊”,然后指着自己的胸部问,“你这里欠我的用什么还!”

 

 

感受一下B站名场面的震撼哈哈哈哈哈。

 

 

苏韵锦就以为程铮是要肉偿,开始主动脱衣跟吻他。(影版《最好的我们》也有类似的一段,我真的跳戏了)吴亦凡声音很悲伤,嘴角却疯狂上扬,哭里带着笑,说“我们分手吧”。

 

 

拜拜就拜拜,下一个更乖(大雾)。程铮一个人飞去了美国,苏韵锦则留在上海一边工作一边还钱。终于快把30万还清的时候,苏韵锦跑去寺庙烧香,发现功德簿每一页上都写着自己的名字。

原来程铮还承包了寺庙,每一年居然都只有他一个人来捐钱。

 

 

苏韵锦一个感动就跑去了美国,像陈奕迅的歌词一样,突然地出现在街角咖啡店。正好程铮就从咖啡店走出来,走到豪车前,打开了副驾驶的门,然后站在那里。

哦,程铮终于成了一名光荣的Uber司机,全剧终。

 

 

可以说,吴亦凡跟陈飞宇开启了青春校园片的偶像剧模式。男主帅得一塌糊涂,但也离了现实十万八千里。

陈飞宇是微醺派演法,说话的时候,总是眼神迷离,耳根通红,有一种要把女主角揽入怀里灌个三杯的痴狂。

 

 

而吴亦凡是Auto-tune派演法,他的声音里有一种毫无人性的冷酷电音质感。台词越是动情,他讲出来就越是搞笑。

 

 

其实绝大多数人的青春都是平庸苍白、乏善可陈的。所谓学霸,也只是普普通通的男生,有缺点有烦恼也有狼狈,只会在回忆里独自闪光。

青春片里帅气完美如吴亦凡与陈飞宇,注定只能如流星匆匆一过,只有张平老师才是永恒。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网联系。

谈资

谈资

每天给你一个小高潮。

+关注
作者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