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磊对恩师的儿子热情,竟被说成“老男人的谄媚”?

黄磊对恩师的儿子热情,竟被说成“老男人的谄媚”?
2019年06月26日 02:02 新浪网 作者 谈资APP

《向往的生活》这期,来了两组电影宣传,任贤齐和张柏芝,陈飞宇和何蓝逗,刚好一老一小。然后就看到老年朋友的世界,温馨又可怕。

张柏芝负责碎碎念,念小的们不穿雨衣不加衣服不吃药。这个场景你一定熟悉,何炅和张柏芝在择菜,择着择着,何炅提醒陈飞宇把外套加上,张开始吐槽,“刚才逼他们才肯穿雨衣。”

就是那种,妈妈们手上在干活,眼睛也分分钟盯紧你的感觉。吓得陈飞宇,菜不洗了,立刻穿衬衫。

 

 

 

 

 

 

黄磊的症状更严重,爱讲过去的事,爱说重复的话。这里有个触发点是陈飞宇。陈的妈妈陈红,跟黄磊是老友,爸爸陈凯歌,在1991年拍电影《边走边唱》,男主是刚刚考上北影年仅19岁的黄磊。

《边走边唱》是黄磊入行处女作,获得那年戛纳金棕榈奖提名。到1997年,黄磊发首张唱片,名字也取作《边走边唱》。电影《边走边唱》改变黄磊19岁以后的人生。

他跟陈飞宇,跟现场老小表白陈凯歌,“凯歌导演是我的恩师,启蒙老师,每次见到一定毕恭毕敬”,这绝对是他发自肺腑的真心。

 

 

 

 

 

 

黄磊重感情。在第一季《向往》收官那集,他聊到,为什么后来再也不唱歌,因为陈志远。陈志远给他很多歌作曲,包括《边走边唱》。2011年,陈志远去世。

9个月后,陈志远的家人好友,在台北办纪念演唱会。李宗盛张惠妹蔡琴苏芮张清芳等等,都去了,都唱了陈志远的歌。

黄磊也在。带一杯饮料上台,哒哒哒说了8分14秒,说到哽咽。

 

 

说完,下台,愣是没唱一句。他开玩笑,“我一唱,会拉低演唱会水准。”

有一段,他回忆第一次当导演拍《似水年华》,陈志远来找他。陈怎么等他下戏,他们在什么时候、哪里见到面,陈怎么放音乐,他什么感受。事无巨细,记得清清楚楚。

 

 

 

 

很像《向往》这段,他聊陈凯歌选他演《边走边唱》的故事。先看中他档案里的黑白照,再给他打电话面试,再在仿清楼二楼到处找叫陈凯歌的人,再拍了照聊了几句,最后敲定,“就要黄磊”。

黄磊的记忆力也确实恐怖,连29年前,陈凯歌从一屋子人里站出来的动作细节,他都刻进脑子里。

 

 

 

 

 

 

也理解黄磊的感慨。

这是一个充满了电影感的人生时刻。29年前,他19岁,认识陈凯歌,拍第一部电影,从此入了行。29年后,陈凯歌的儿子陈飞宇,也19岁,拍了一部电影,然后来上他的节目。

时刻里的情绪复杂又无从说起。比如对时光流逝,对际遇和变故,对人与人的缘分,对交错的羁绊;更隐晦的,是羡慕别人的19岁,进而怀念自己的19岁。

“我也这么年轻这么帅过啊”,是这种心情。略发酸,但仍带着骄傲。

 

 

所以他一遍遍地说,循坏播放着说。见到陈飞宇,他说,还记得我吗,你小时候我抱过你。转过身,又跟何炅讲,他小时候我抱过他。

 

 

做饭时,陈飞宇坐旁边弹吉他,他说,跟你爸爸拍电影时,做梦都想不到,以后会和他的小孩一起,我炒菜,他孩子弹吉他。

话音刚落,任贤齐走过来,几乎一样的话,他跟任贤齐重复了一遍。

 

 

 

 

 

 

 

 

 

 

大爆发在晚饭时间。

陈飞宇跟他碰杯,他又双叒叕被打开了回忆的闸门,絮絮叨叨,反反复复,说起了那过去的事,发出“人生啊29年啊”的感叹。

以及强调很多次,“飞宇,你长得真像你爸爸。”

 

 

 

 

如果我是陈飞宇,我更希望听别人说,“你长得像你妈妈。”

又如果我是24岁的彭昱畅,或者17岁的张子枫,我会喜欢听黄叔叔讲故事,但可能没办法忍受他抒情。

黄磊讲故事是有趣的,但多有趣的故事也不能泛滥。临睡前,大家围坐在客厅聊天。总算聊了些别人的老故事,聊《星语心愿》的时候,任贤齐和张柏芝怎么拍戏。

聊拍戏花絮,这让黄磊来了感觉,“当时我拍《边走边唱》,被凯歌导演虐得呀……”此处省略三百字。

ending画面也怪怪的。黄磊建议陈飞宇给陈凯歌打电话,电话接通,一屋子男男女女老老少少,轮流着跟陈凯歌问好。陈凯歌正懵逼,信号断了。好在信号断了。

 

 

这期节目,是有一种感觉,陈凯歌仿佛一位“看不见的客人”,时不时地,见缝插针地,被黄磊口播。无凯歌导演胜似有凯歌导演。

但是解释得通的。你把黄磊代入到,身边一些上了岁数的长辈,他们年轻时意气风发,在美妙的年纪就经历了牛逼的时代,干成了牛逼的事情。那种回忆,无论压载了多少年多少人事物,永远都在闪闪发光。

 

 

然后到了现在,五六十岁,大腹便便,不帅了,没劲了,牛不起来了,眼神没有当初的坚定了;在这样庸庸碌碌的中老年生活里,突然遇到一个人,看见他,就像看见“帅过的,很牛的,对什么都如饥似渴,干什么都浑身有力”的19岁的自己。

他和自己的重叠,又沾染着某种戏剧化的缘分。于是时光荏苒,回忆交错,辉煌的过去和暗淡的现在被打通,心潮起伏。连说话都变啰里啰嗦。因为说多少遍仍掏不空情绪,反而越说,情绪越往上涌。

你还是理解无能,恭喜你,你得多么年轻。

 

 

 

 

 

 

 

 

太年轻,容易犯一个毛病,“我看不惯,我就骂了,我就嘲了。哇塞,能骂会嘲的我一定棒极了,酷呆了。”错把“看不惯”当犀利和个性。殊不知,“看不惯”可能仅仅因为你“看不到”。

看不到29年前电影人的朴素、坚毅和自信。看不到一个人的一个决定,对另一个人整个人生的颠覆。看不到机遇的珍贵,奇迹的神奇。看不到兜兜转转间,告别又重逢的喜悦。也看不到“恩师和启蒙老师”意味着什么。

顶多算老了爱唠叨的黄磊,被年轻的网友扣上一个反派人设,“通过陈飞宇,对陈凯歌谄媚,就像猛夸校长儿子的班主任。”

哈?我们看的是同一个节目吗!

 

 

主要有个对比。某期,蘑菇屋来了史无前例的人海阵容,一口气挤进8个人。他们来自各大选秀节目,清一色少男少女。但除了年龄相近彼此完全不熟。

而黄磊对他们,除了池子,大概一个都叫不出名字。然后莫名其妙跟他们住一起,莫名其妙给他们做饭,莫名其妙卡在中间很主人模样地哈拉。

在固定环节,肩负“走心、鸡汤、输出价值观”责任的茶话会上,黄磊真的走心了,“我跟你们不熟。我没必要跟不熟的人费力瞎扯。”

 

 

这个越来越失去real的节目,在这一刻,回光返照,终于real了一分钟。当然real完黄磊就被骂了。骂他情商低,直白,傲气。现在罪加一条,谄媚。

都是不熟的年轻人,凭什么黄磊对那8个人形同陌路,对陈凯歌的儿子就激动得嘴巴不停?

 

 

“恩师的儿子”,在受着“一日为师终身为父”思想影响的中国人逻辑里,陈飞宇算黄磊的侄儿,这个关系,成立吧?

没有看着他长大,但在他矮矮胖胖的小时候,是抱过他的叔叔。转眼,他再次出现,已经从小朋友长成了一个瘦瘦高高的小伙子。

这样的陈飞宇,跟那8个人,在黄磊看来,恐怕就是有天与地的差别。反向假设,陈飞宇上黄磊的节目,黄磊对他不闻不问,是不是要骂,“这黄磊,太没良心”?

 

 

就像他不去送客,骂他冷漠,他跟潘石屹说说笑笑,又骂油腻。反正路人缘没了,你哭该骂,你笑该骂,你说话该骂,你沉默也该骂。总归五个字,“看你不顺眼。”

非常不喜欢现在这种,愈演愈烈的骂骂骂撕撕撕氛围——饭圈那套另说,毕竟,饭圈的行事、思维、语言系统甚至流动的每一粒空气因子,完全来自不同世界,无法纳入正常讨论。

饭圈不正常,路人呢?看一档综艺,视奸每句话每个动作每个微表情,然后放大,推理,定罪。罪名危言耸听,招人吃瓜,瓜越吃越大越香,人越聚越多越煞有介事。

这个过程,破案的人有破案的成就感,吃瓜的人有吃瓜的乐趣,每个人都嗨到上头。好像都忘了,这个貌似实锤,起头不过一句质疑。

一个人质疑叫质疑,一百个人都在质疑,好像就能成真了耶。

 

 

王珞丹上《跑男》被骂聒噪。刘昊然上《明侦》被骂爱出风头。张雪迎上《女人有话说》被骂不会煮饺子。陈赫上《向往的生活》被骂好吃懒做(其实他掰玉米掰了一千多个但没剪进正片)。

黄磊被骂这期,何蓝逗也被骂了,骂她心机戏精情商低。“何蓝逗情商”上了热搜第一。没办法,出来道歉,“对不起,以后我会谨言慎行,接受大家的监督。”

不知道的,以为小姑娘犯法了。

 

 

前“低情商天后”周冬雨说过她挨骂的事。以为她没心没肺,不是的,一度被骂到想跳楼。后来好转是因为拿了影后。

“现在不洗脸出门,大家觉得周冬雨素颜好漂亮,好白。有天早上起来太赶,等下午才发现我的袜子两只颜色不一样,从没这样过,想哭。但他们看了说,这样好时尚。”

周冬雨一下活明白了,“大家喜欢你就是爱屋及乌,不喜欢你,你做什么都是错。”

 

 

 

 

(所谓的“周冬雨嫌弃王迅”事件,王迅都看不下去,呼吁网友“大家别因为一个节目评判一个人”)

现在轮到黄磊不明白了。年轻时,聪明过人,名利双收。到中年,厨艺了得,家庭美满,人称“神算子”。怎么近五十了,不过对恩师的儿子热情,就成“老男人的谄媚”?

啊人生!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网联系。

谈资APP

谈资APP

每天给你一个小高潮。

+关注
作者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