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新闻客户端

万历皇帝的定陵地下玄宫是如何打开的?

万历皇帝的定陵地下玄宫是如何打开的?
2020年10月21日 06:50 新浪网 作者 铲史人

  定陵地下玄宫的发掘,可谓一波三折,险象环生。自1956年5月动工以来,考古队顾用大量民工,耗费一年多的时间,在陵园内的明楼旁挖了三条约27米深,近百米的探沟。当于探沟中找到定陵地下宫殿的入口,也就是高大的金刚墙时,大部分民工已回原村,只有来自十三陵附近几个村的王启发、孙献宝、郝喜闻等几位民工骨干继续留下,协助考古发掘队工作。时为1957年9月中旬。

  

  

  

  就在考古人员发掘了一年而找不到地宫大门的关键时刻,根据考古队员刘精义梦中的一个场景,开始向一个不显眼的隐秘地方发掘。未出一个小时,在深达二十余米的地下探沟内一角,挖出了明代修陵工匠当年偷偷埋藏的小石碑,又称“指路石”。碑文有“此石至金刚墙前皮十六丈深三丈五尺”等语。考古人员按照这块“指路石”向前发掘,很快找到了地下宫殿入口。后经测量,由此石至金刚墙为49。5米,又金刚墙顶至宝顶黄土面高为12米。若以0。32米折合明尺一尺,则小石碑所记长/深数据正好与事实相合。此乃被考古人员戏称“天之杰作”“上帝的指示”。

  晚上,大家围坐在陵园内木板房的马灯旁,商量第二天穿墙计划和具体步骤,对地宫内部结构和可能出现的情况也做了科学的推理和分析。在场的几位当地民工仍有些坐立不安,依然被神秘的传闻所困扰。来自中国科学院考古研究所资深考古学家、年近六十岁的白万玉老人看出了他们的心态,提了一瓶老白干,来到民工房里,请大家喝酒。三杯下肚,王启发沉不住气了,问道:“这地下宫殿大门怎么个开法?”

  “你们几个人登梯子到金刚墙门的顶部,我叫动哪块砖,你们就动哪块砖,取下来按位置顺序编号。”白万玉说。

  几个民工咂咂嘴,没有言语,脸上却露出为难之色。

  “你们是怕墙后边有暗器吧。”白万玉老人把每个人的脸都望了一遍,调侃地说:“那谁先拿第一块砖呢?”

  话一出口,大家更紧张不安。如果金刚墙背后真有暗道机关,墙上的砖一取走,说不定飞刀毒箭就唰唰地蝗虫一样飞出来,倒霉的自然是最先取砖的人。谁也没有敢冒此险的胆量,只好面面相觑,沉默着。

  白万玉微微笑道:“这样吧,我写几个阄,谁抓到有字的纸条,谁就第一个上去。”

  别无选择,既然无人主动地提出冒此风险,只有靠碰运气了。

  白万玉做好阄,两手合拢,摇晃几下,撒在桌上。几个民工瞪大眼睛望着桌上的纸团,如同面对将要爆响的定时炸弹。四周一片寂静,仿佛听得见血液的奔流和心脏急跳的声响。

  王启发望望白万玉,老人正手捻短须,眯着双眼,微微含笑盯着自己。他的头猛地一震,一咬牙,大步向前,抓起了第一个纸团。

  众人纷纷上前,将纸团一抢而空。

  纸条一个个展开,有人开始高喊:“我的没字!”

  “我的没字!”

  “我的也没字!”

  ……没有人再叫喊,大家把目光一齐集中到王启发身上。考古队员刘精义跑过来看看王启发展开的纸条,大声念道:“小心暗箭!”

  王启发的脸“唰”地一下变得蜡黄,眼里露出惊恐之色。其他的民工如释重负,各自偷着长吁了一口气。

  白万玉老人起身走过来,拍拍王启发的肩膀说道:“你小子明天就准备怎样破暗器吧。”

  王启发听罢,呆立不动。

  为了见证这一千载难逢的历史时刻,中央新闻纪录电影制片厂特地派了摄影师沈杰等人前来拍摄影片。考古人员接受了摄影师的意见,躲过探沟内极不均匀的阳光,把打开金刚墙的时间,选在晚间进行。

  9月19日薄暮,民工们伴着刚刚落下的太阳,来到发掘工地。考古发掘队成员早已披挂整齐,下到探沟,将梯子搭上金刚墙,等待考古历史上伟大时刻的到来。

  考古人员进入地下玄宫情形

  十来盏汽灯在周围吊起,照得人眼花缭乱。

  “一切都准备好了吗?”考古发掘队队长赵其昌爬上梯子,转身看看身后的人群。摄影、拍照、绘图、记录、测量、编号等各项工作的负责者,都手执工具,精神抖擞地整齐待命,现场一片将士出征前夕的兴奋与肃静。

  “等一等!”后边沟里突然传来喊声。大家循声望去,只见王启发挎着一个长方形的篮子,满头大汗地向这边跑来。

  地下玄宫第一道大门尚未开启时的原貌

  他拨开众人,将篮子放在金刚墙下,掀起蒙在上面的一块红布,提出两只鸡来。不等大家明白,他便从篮子里摸出一把菜刀,将吱吱乱叫的两只公鸡的脖子按在梯子一侧,举起菜刀,一道寒光闪过,两只鸡头滚落梯下。王启发一挥手,两只无头鸡在探沟里扑棱棱地乱窜,一股鲜红的热血顺着脖梗喷吐而出。大家纷纷躲避,以防鸡血溅到身上。一阵骚乱之后,两只鸡倒在沟底,气绝而亡……这一切如此突然、迅速,整个过程不足一分钟便告结束。

  “王启发,你这是耍的啥布袋戏?!”慌乱之后,白万玉老人有些恼怒地发问。

  王启发把刀在梯子上蹭蹭,笑嘻嘻地说:“白老,你不是让我小心暗器吗?我回家问了几个老人,他们都说鸡血避邪,只要杀上两只鸡,什么暗器都能躲过去。我就是想避避邪,破了里边的飞刀暗箭。”

  “原来是为这个!”众人如梦方醒。白万玉冲王启发嚷道:“昨晚上只不过是开个玩笑,你却把它当真,你小子真是……”

  大家随之发出会心的笑声,探沟里的气氛顿时轻松起来。白万玉见骚动已经平息,面朝赵其昌问:“开始吗?”赵其昌示意再稍等等。

  此前,赵其昌专门挂了电话,请中科院考古研究所所长、著名考古学家夏鼐大师前来指导。约一个多小时,夏鼐大师从城里赶来了。他刚到现场就问赵其昌:“图测好了么?”考古队员冼自强、曹国鉴把图递给他,夏鼐看罢连连点头:“很好,大比例图,可以。修复工具怎么样?”白万玉指着一旁的大箱子说:“全搬来了,一切齐备。”夏鼐想了想,问:“要不要试试灯光?”赵其昌马上示意电影摄影师沈杰开灯。摄影助理立刻摇通电话,宝城外面三辆发电车轰隆隆转动起来,照得金刚墙如同白昼。光线、角度正合适。夏鼐这才示意说:“好吧,开始。”

  谁也没有注意,赵其昌已蹲在梯子顶端。见夏鼐点头发话,便挥起特制铁铲,对准金刚墙“圭’字形顶部的第一块城砖砖缝,轻轻地撬起来。王启发噔噔地爬上梯子,一把攥着赵其昌的铁铲:“来,咱俩一起撬。”

  赵其昌半开玩笑地说:“里头有暗箭,你就在下面给我接砖吧。我光棍一个,了无牵挂,富贵在命,生死由天了。”王启发脸一红,蹲在赵其昌一侧等待往下递砖。

  一切都按计划进行,摄影机唰唰转动,开始记录下这个令人难忘的历史时刻。

  从围墙穿越后,发掘的第一道探沟现状。此券洞外部就是田野,内部通向陵园内明楼,若想知道定陵地下宫殿发掘原貌,此处是必看所在,但现在大多数游客并不知晓内情,遂成遗憾。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网联系。
权利保护声明页/Notice to Right Holders 我要反馈

新浪热榜

微博/微信扫码去APP查看

新浪新闻意见反馈留言板 400-052-0066 欢迎批评指正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4000520066
举报邮箱:jubao@vip.sina.com

Copyright © 1996-2021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