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G夺冠后的迷思:熊猫直播式的“悲剧”会否在电竞重演?

IG夺冠后的迷思:熊猫直播式的“悲剧”会否在电竞重演?
2018年11月24日 21:10 新浪看点

撰写|张子龙

毫无疑问,而立之年的王思聪在2018年迎来了他在电竞圈子乃至投资生涯里最高光的时刻:

在IG夺冠之后,一方面“思聪吃热狗”的系列周边已红得发紫,另一方面,IG俱乐部也成为娱乐节目的香饽饽,今天《鲁豫有约》向其抛来了橄榄枝。

IG夺冠后的迷思:熊猫直播式的“悲剧”会否在电竞重演?

相比于影视、音乐,过去电竞始终是娱乐产业里相对封闭、非主流的存在,而思聪是极为稀缺的存在,一直以来,他以游戏电竞为起点,苦心布局一个庞大的横跨内容、渠道和艺人经纪、线下商业在内的泛娱乐帝国,不仅推动了电竞的第一轮市场教育,也为这个行业引进了关键要素——娱乐精神。

但对思聪来说,眼下可能也是他在电竞产业最后的风光时刻了。

IG夺冠后的迷思:熊猫直播式的“悲剧”会否在电竞重演?

“IG战队夺冠,对俱乐部的影响其实很有限,最主要是给整个行业带来正面影响。”游戏行业观察人士陈光龙认为,必须看到,当王思聪花了七年心血将IG俱乐部送上冠军宝座时,更多的竞争者也终于得到了杀入场的最后时刻,“前人栽树,后人乘凉”,一向以玩的心态做生意的王思聪,拿什么抵挡资本的野蛮进攻,从熊猫直播走到今天的命运来看,这一点足够让人担心。此外,近年在香港计划和乐视体育两笔投资上的不顺遂,也给其电竞帝国埋下了隐患。

IG夺冠后的迷思:熊猫直播式的“悲剧”会否在电竞重演?

思聪栽树后人乘凉,熊猫式的

“悲剧”会否在电竞重演?

有人说,梳理王思聪过去几年电竞产业的投资成功案例,无非是基于两点竞争力:首先是对电竞真正的热爱,其次是对人群消费风向的精准预判。在四五年前接受BBC采访时,王思聪曾表示。

但必须看到,如今到了2018年年末,电竞产业的前期探路已经基本告一段落,其商业模式和商业边界逐渐清晰,伴随着电竞入亚运会和近期的S8中国人夺冠,舆论之争也逐渐消停,如今的电竞正在获得如直播行业初期那般的资本关注度。

在直播领域,王思聪已经上演了一场“起了个大早却赶了个晚集”的案例。今年6月以来,熊猫直播传出深陷资金链断裂的消息,随后有媒体透露熊猫直播准备标价30亿元、以现金+股权的形式卖身,虽然随后遭到官方否认,但熊猫走到今天却足够让外界为之惋惜,熊猫曾经面临多好的机会?在斗鱼和虎牙崛起之前。

IG夺冠后的迷思:熊猫直播式的“悲剧”会否在电竞重演?

更重要的是,电竞行业天然依托于特定游戏的版权。从商业角度看,脱胎于游戏的电竞跟传统体育的本质不同正在于此,后者如篮球、足球项目本身没有版权,而游戏版权是属于游戏开发商。

从王思聪旗下普思资本的布局来看,除了创梦天地等少数标的,对游戏厂商的掌控非常有限,而这家厂商目前大部分产品是休闲小游戏,电竞化潜力有限。打个比方,没有游戏版权的电竞战略,就如同在别人的地基上盖房子,这也是王思聪的基本隐患。

此外,王思聪和腾讯等游戏厂商及部分直播平台的私人恩怨近期逐渐显现出来。一个有趣的细节出现在今年S8总决赛IG夺冠全民狂欢之甚至连央视都发微博祝贺之际,作为LOL中国运营方的腾讯却迟迟未推出官方庆祝活动,据知情人士透露,腾讯此前花了几千万造星RNG,但是没有想到被IG截了胡,甚至传出腾讯和虎牙都不允许主播宣传IG夺冠事件的传闻。

从这件事再结合之前其炮轰某俱乐部刷榜拉人气的消息,不难判断出,备受人民爱戴的思聪,实际上是被电竞圈幕后老板们拒之门外的,从目前来看,游戏厂商对于电竞生态的话语权是远超其他利益方的也会形成相应稳固的利益链条,王思聪作为一个不按套路出牌的玩家,受到排挤也不难理解。

IG夺冠后的迷思:熊猫直播式的“悲剧”会否在电竞重演?

后情怀时代,思聪在电竞行业的

竞争力还能持续多久?

从2011年收购当时濒临解散的电竞俱乐部CCM,更名为IG之后,除了砸钱,很大程度上是单纯的情怀在支撑国内电竞产业的发展。

随着IG夺冠,电竞股正在迎来爆发,可以判断的是,接下来产业发展的核心要素正在从专业精神转向资本,这一点类似于2016年初的直播行业。回看2018年,国内电竞获得了从实体经济到影视圈各路资本的空前关注,除了传统的游戏厂商,电商和流媒体甚至广电系统都开始加速布局:

抛开腾讯,包括完美世界、巨人、英雄互娱等在电竞领域依托自身游戏资源创办赛事,从完美世界的CS:GO到巨人网络的《球球大作战》都积累了相当的人气,连一向不碰电竞的网易,也开始大举布局。此外,阿里、京东、苏宁等电商平台凭借在电竞商品相关的渠道和用户群优势,从无到有打造自有电竞赛事品牌;流媒体平台如虎牙、B站在上市后都将电竞作为重点布局之一,此外内容赛事承办方如VSPN等,也借助于其腾讯系身份与核心赛事捆绑,从而加紧卡位。

这些平台掌控的要不是游戏版权,要不就是流量入口或者是专业的内容制作能力,王思聪目前在这些领域都没有优势可言。

外界认为,深谙娱乐圈规则、背靠老爸的万达帝国,王思聪做电竞的核心优势无非是两个,一个是电竞人才资源,一个是电竞相关的线下商业,特别是俱乐部和艺人经纪。但目前来看,王思聪打造电竞网红经济的计划也并不顺利:

2017年9月27日,王思聪一手打造的香蕉计划获得经纬创投、竞远投资、新番资本、IDG资本的2亿元人民币B轮投资,囊括了影视,音乐,电竞,体育,演演出几乎所有文娱项目,但目前香蕉推出的艺人反响平平。而王思聪的另一大算盘是借助地产项目,将电子竞技产业生态与线下结合,此前成立的香蕉游戏传媒,就宣布将联手国内一线的地产集团,促成“电竞+地产”的新业态,但目前来看,万达正在收缩布局,电竞地产群狼环伺。

熊猫直播的发展路径,就反映了王思聪在娱乐产业的这种尴尬局面,熊猫初期的优势之一,正是明星资源,但熊猫平台流量却一直不温不火,商业化和盈利能力更是落后于斗鱼虎牙,今年3月,腾讯相继投资后两者,虎牙赴美上市,熊猫直播的资本运作短板也暴露出来。

此外,王思聪一直对电竞的内容和硬件抱有野心,但却看错了对象选择了贾跃亭,随着近期普思资本提出针对乐视原股东的仲裁曝光,王思聪最大的一笔投资失误出现了。

今年11月中旬据媒体报道,普思资本在内的乐视体育B轮投资者,向乐视体育原股东(包括乐视网、乐乐互动及北京鹏翼资产)申请仲裁金额共约2.4亿余元,仅仅普思就要求赔偿9785.16万元,原因是乐视体育曾未经董事会或股东会同意擅自向乐视控股出借40多亿元。

进一步看,投资乐视体育不仅是简单的财务失败,也意味着王思聪近今年在电竞内容闭环上的计划破产。

IG夺冠后的迷思:熊猫直播式的“悲剧”会否在电竞重演?

“热闹是他们的,我什么也没有。”过去几年的电竞产业必须感谢,王思聪代表的专注、热情、纯粹的娱乐精神和舆论领袖的角色,都是行业真正稀缺、珍贵的资源。但接下来,电竞必然进入更为残酷的丛林法则,思聪的电竞帝国能多大程度上分到一杯羹,确是一个疑问。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看点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看点联系。

作者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