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新闻客户端

翻拍必看!令狐冲应该长这样,谢谢

翻拍必看!令狐冲应该长这样,谢谢
2018年03月14日 18:48 东邪西媚作者:东邪西媚

  八八昨天被“李若彤再扮小龙女”的一组照片刷屏了,照片里的“姑姑”依然仙气十足啊!只是跟十几年前相比,眼角眉梢也难免有些岁月痕迹。

   

   

   

   

  虽然这明明是去年的手游代言照,不知为何现在被翻炒出来,但评论里夸赞美、触动回忆杀的声音依然很多。只是,也有很多吃瓜群众表示质疑:这样算不算过度消费经典角色啊?

   

   

  其实简单搜索下就能发现,这几年老一辈演员们重扮经典角色的并不在少数。朱茵重扮紫霞、赵雅芝再演白娘子等等。

   

   

  一方面这些经典角色是演员自己和观众们的宝贵回忆,二来也是资方的需求。比如李若彤重扮小龙女接下的手游代言,就是因为该手游的80后CEO当年把她演的小龙女视为女神。重扮经典角色这事,只要次数不太多,看起来是个百利而无一害的事。

   

   

  可偏偏有人,角色明明相当经典,被翻拍了无数版,他却始终不愿意再出来扮演一回。八八说的,就是当年TVB96版《笑傲江湖》中“令狐冲”的扮演者吕颂贤。

   

   

  早在于正翻拍《笑傲江湖》时就有记者问过他,考不考虑重新演令狐冲。吕颂贤说:香港是一个年代的传奇,但有时候你的年代过去了就是过去了。我追求什么永远,难道我80岁还出来演令狐冲,不可能,你要放下这个东西。

   

   

  在现在都在讲要“得到”的时候,吕颂贤偏偏说要“放下”,顶着香港木村拓哉的名号出道,现在却在内地各种打酱油。不少人替他惋惜,可谁又知道,“抛开争斗挽起衣袖,不牵不挂是最自由”正是他想要的人生状态啊。

  ——我是奶油小生的分割线——

  今年的新版《笑傲江湖》一出来,吃瓜群众们的表情都是介样的:

   

   

  抛开剧情不说,这位饰演“令狐冲”的朋友,颜值实在是有些路人甲啊。

   

   

  被辣到眼睛的吃瓜群众们,毫不客气吐槽他把“令狐冲”变成了“令鼠冲”,也有调侃说他是令狐充值,充话费送的演员吧!

  金庸在原著的“授谱”一节中写:“费彬哈哈一笑,道:‘小尼姑动了凡心啦,见到英俊少年,自己命也不要了’。那什么,确定这是让小尼姑动凡心的英俊少年?

   

   

  英俊少年怎么着也都该是介样的吧!

  虽然关于吕颂贤的网文里都说金庸大赞他的令狐冲演得好,为此还特地去给无线送了牌匾,不过可能因为年代久远,相关的文字及视频资料可查的并不多,只有一些可以作为佐证罢了。

   

   

  但吕颂贤的长相,的确是符合金庸原著中所写的令狐冲。“长方脸蛋,剑眉薄唇”,五官特征跟原著里的令狐冲十分相似。

   

   

  虽说今年的新版《笑傲江湖》比二十多年前吕颂贤那版要高大上许多,布景变得精致,特效也不再五毛,可真正打动人的“武侠意境”却淡了许多。归根结底,还是因为人吧。

  吕颂贤的令狐冲,虽然也没能把金庸笔下的令狐冲绝对还原,但也演出了令狐冲身上的那份潇洒恣意和畅快尽兴。

   

   

   

   

  现在都夸他的令狐冲好,可这个角色偏偏是吕颂贤最没用心演的。懒得看剧本,也根本没思考,就顺着自己的感觉来。

   

   

  哼,这跟学霸说自己没复习,最后还考了第一名一样让人讨厌!

   

   

  不过,当年《笑傲江湖》播出的时候,在香港虽然收视不错,但影响力并不大,反而是在内地播出后轰动巨大。吕颂贤自己也觉得意外,他2002年来内地发展,路人们见到他就说:“哎哎,这不是那个令狐冲吗!”

   

   

  在内地观众心中他是武侠世界里的令狐冲,而在香港观众心中,他是真·奶油小生啊。

   

   

  有句玩笑话是这么说的:“美(帅)的人都有雷同,丑得人各有千秋。”吕颂贤出道时用现在的话来说叫做“奶酷”,又奶又酷。一会被说是“香港木村拓哉”,一会又有人说日本的山下智久要改名为“东洋吕颂贤”。

   

   

  总之,他是真·天然无公害大帅哥一枚。

   

   

  徐熙媛女士有句名言:“长得帅的人应该不会坏到哪里去。”这句话改一改放在吕颂贤身上应该是:“长得帅的人运气不会坏到哪里去。”

   

   

  他刚毕业就被金牌经纪人陈自强签了,推他演电影《拳王》,结果这电影处女作就提名四项金马,还是个应届毕业生的吕颂贤就提名了金像奖最佳新人。

   

   

  当年在亚视,他和江华、伍咏薇、万绮雯一起被为“双生双旦”,地位可见一斑。但是他放着“亚视当家小生”的名号不要,跑去跳槽到了无线。结果在无线拍的第一部剧《笑傲江湖》影响力一直持续到了现在。

   

   

  可TVB真的太苦了,人像机器一样无法停止运作,拍完五集之后就再换一个导演拍,又要重新磨合。想要“慢工出细活”?做不到的。于是这位帅哥一转身,就又走了,来了钱多事少离家远的内地拍戏。

   

   

  在内地各种打酱油,比如《爱情悠悠药草香》里的土匪大佬,还有最近刚开机的民国玄幻穿越剧《青囊传》,他在里面给十八线演员作配。

   

   

  顶着一张帅脸出道,一路顺风顺水,结果现在只能打酱油,换了谁都得感慨一番命运弄人吧。可吕颂贤一年到头打完好几个酱油之后心满意足地说:“那我还要争取什么呢?”

   

   

  哪来那么多的唏嘘不唏嘘,这是他自己哪怕NG重来也不会后悔的人生选择啊。

   

   

  ——我是自由的鱼分割线——

  放到现在成功学至上的社会来看,吕颂贤肯定不是个好榜样。从没有焦虑感和危机感,哪管什么没戏拍或者红不红,这位哥哥连这些问题压根想都没想过。

  吕颂贤说他自己像鱼,不是心灵鸡汤里那种会逆流而上想跳去看看更大海洋的鱼,而是一路顺着洋流漂啊漂,沿途看看瑰丽海景就很满足很开心的鱼。

  所以他签约TVB之后,想不通其他艺人为什么要拼死拼活一年拍N部戏。在吕颂贤看来,身为演员,让自己保持在最好状态才能演的好。所以,他一年就开开心心只拍两部戏。

   

   

  来内地之后,在外人看来他失去了很多,比如男主角的戏份,还有知名度。可吕颂贤觉得做人最重要是开心嘛,能和那么多天南海北的朋友结交,没有失去,只有得到。

  演员总会发展些副业,譬如唱歌和写书。吕颂贤考了专业的潜水证书,很早前把这个经验写了本书,叫《内太空漫游——潜水教练吕颂贤》。可有出版商和朋友再找上门来请他写书,他又拒绝了。因为这些不是他的强项,写一次就够了。

   

   

  吕颂贤想要的,不过是自由罢了,可这偏偏是娱乐圈名利场上比“红”还要难的事情。每每有明星抱怨私人自由空间太少,都有吃瓜群众在底下反问:“享受着名人的红利,拿着普通人一辈子都赚不到的工资,还口口声声抱怨没有自由?”

  爆红与自由,如同鱼与熊掌,不可兼得。嘴上抱怨没自由的明星们大多还是选择了红,而吕颂贤偏偏选择了自由。

   

   

  所以记者找上来门来希望他喂头条,他不喜欢被报道,就大喇喇直接生气把关系弄僵了,以至于后来没人再愿意报道他,也就渐渐糊了。

  他和妻子麦景婷恋爱十多年,期间一直低调。上节目总被CUE,明明讲一两个小故事就能承包头条,他偏不,他说要选择自己的方式,不管别人怎么说。

   

   

  前任恋人万绮雯说他长相成熟,可内心却是个小孩子。不喜欢被束缚,不想操心以后,只想开心快乐过好现在的日子。这种心态,一方面是因为他一路实在是顺风顺水,另一方面,跟他的成长环境也有关。

   

   

  吕颂贤在很小的时候,父母就已经离异了,离异后父亲去了美国,几十年来父亲只回来看过他一次,两人只说过几句话。

   

   

  等到后来父亲去世后,吕颂贤也依然一点波动都没用,因为从小根本就没有“爸爸”这个概念。

   

   

  从小不和父亲练习,也不跟其他亲戚走动,吕颂贤的“家庭观念”这部分比普通人要薄弱多了。

   

   

   

   

   

   

  因此他和妻子恋爱十四年,结婚十年,至今都没有生小孩。他说,怕自己担不起成为父亲的责任。

  不愿意把自己的人生留给孩子,因为没有什么可以留给他们的,所以还是选择留给自己,好好过完自己这辈子。

   

   

  别误会,八八并不是鼓励大家像吕颂贤这样丁克人生才精彩,毕竟生活中生了娃当了爸事业家庭都美满的并不在少数。只是,人生苦短,谁不想选择为自己而活呢,但比这重要的是,你要有能力为自己的选择负责。

  既然选择不生小孩,那就和妻子达成共识,也不会因此影响夫妻关系。直到现在他和妻子关系都很好,两人常常结伴出去旅游,看世界各地的风景。

   

   

  他也早已跟《笑傲江湖》里的“何宝生”一样,选择皈依佛教。只是何宝生出家,吕颂贤是带发修行。因此,二十多年来他都坚持茹素。

   

   

  想起在一个采访里记者问他,对未来有什么期许呢。吕颂贤答:“未来啊理想啊多么多余啊,你当下做了什么就决定你未来是什么样,至于它到底什么样,谁又知道呢。”

  看到他说这句话时,八八一瞬间想起了《笑傲江湖》片头曲《活得潇洒》里,令狐冲穿着盔甲,蹦蹦跳跳走在夕阳下的场景。

   

   

  这一幕场景配的词刚好是这一句:“潇潇洒洒的走,不问以后”。是啊,谁说这不是人生的大智慧呢?

新浪新闻客户端
新浪新闻客户端

扫描左侧二维码下载,更多精彩内容随你看。(官方微博:新浪新闻

图片故事

新浪新闻意见反馈留言板 400-052-0066 欢迎批评指正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4000520066
举报邮箱:jubao@vip.sina.com

Copyright © 1996-2020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