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汽车>汽车看点>自媒体>正文

GBN观察 | 戈恩时代终结 联盟翻开新篇章

GBN观察 | 戈恩时代终结 联盟翻开新篇章
2019-10-12 15:23:46 帮宁工作室

戈恩给联盟留下了什么?塞纳德将给联盟带来什么?

GBN观察 | 戈恩时代终结 联盟翻开新篇章

编译 | 杨玉科 笨笨猫

编辑 | Jane

来源 | 综合Automotive News Reuters 法国《世界报》等

来自帮宁工作室(gbngzs)的报道

仅用时3天,雷诺集团董事会上演了罢黜首席执行官的戏码。

2019年10月11日,星期五,法国巴黎,雷诺集团召开紧急董事会,解除自今年1月以来担任首席执行官和总裁的蒂埃里·波洛雷(Thierry Bolloré)的职务。据报道,针对这一决议,没有董事投反对票。

法国《世界报》称,这是无休止的戈恩事件的最近一次反弹。在招聘到新首席执行官前,现任首席财务官克洛蒂尔德·德尔博斯(Clotilde Delbos)将在过渡期代行首席执行官职权。

这次会议基调是对波洛雷进行讨伐,董事会主要批评经营层2019年的糟糕财务表现。今年前6个月,雷诺集团利润暴跌50%,至10亿欧元。最重要的是,雷诺集团在6个月内烧掉7亿欧元。熟悉情况的消息人士称,下半年财务指标似乎也未达预期。

除糟糕的财务状况外,一些董事还批评了波洛雷的管理方式。

波洛雷离职,正值雷诺集团的日本合伙人日产汽车管理层换血之际。波洛雷在接受《回声报》(Les Echos)采访时,曾预先透露”令人担忧的政变”和“动荡的风险”。

法国经济部对此回应是,“委托让-多米尼克·塞纳德(Jean-Dominique Senard,董事会主席)向董事会建议执行必要的决议,以便落实联盟和雷诺集团的战略,国家股东提供相应支持”。

至此,卡洛斯·戈恩(Carlos Ghosn)时代被终结,塞纳德翻开了联盟新篇章,他会给联盟带来怎样的景象?

GBN观察 | 戈恩时代终结 联盟翻开新篇章

01.

雷诺寻找CEO

雷诺集团随后发表声明,56岁的波洛雷将即刻离职,在新的首席执行官确定前,由52岁的德尔博斯担任临时首席执行官。塞纳德在过渡期内担任雷诺集团总裁。

雷诺集团还任命两名副手来支持德尔博斯,分别是高级销售主管奥利维尔·默格(Olivier Murguet)和制造及供应链高级主管何塞·文森特·德洛斯·莫佐斯(Jose-Vicente de los Mozos)。

在深陷困境的雷诺集团内部,德尔博斯被认为是中流砥柱。自11个月前,雷诺集团前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戈恩因财务不当行为在日本被捕后,这家汽车制造商遭受了一系列挫折,其与日产汽车关系也因此陷入危机。

根据声明,雷诺集团将寻找一位长久替代者。两名知情人士透露,目前一家招聘公司已被确定,准备开展调研。但雷诺集团没有给出任命长期继任者的时间表。

消息人士向彭博社透露,德尔博斯是长期首席执行官候选者之一。

德尔博斯于2012年加入雷诺集团担任财务总监,2016年晋升为首席财务官。加入雷诺集团前,她曾效力于普华永道会计师事务所,后又效力于法铝集团(Pechiney Group)、加拿大铝业(Alcan)和肯联铝业(Constellium)。

雷诺集团前首席运营官佩拉塔(Patrick Pelata)表示,如果能使雷诺集团“更快更平稳地”过渡到一个全新的管理团队,他愿意向雷诺集团伸出援手。佩拉塔因间谍丑闻离开雷诺集团,但在去年前,他还一直保留雷诺-日产联盟顾问角色。

2018年11月戈恩被捕后,外界普遍认为可能的接替者包括雷诺集团前高管卡洛斯·唐唯实(Carlos Tavares)、空客公司前商用飞机负责人法布里斯·布利叶(Fabrice Bregier)以及丰田汽车高管Didier Leroy。唐唯实目前已是雷诺集团竞争对手标致雪铁龙集团的首席执行官。

Leroy曾对彭博社表示:“我不是候选人,也没有任何人联系我。我在丰田汽车很开心,我信任丰田章男。”丰田章男(Akio Toyoda)是丰田汽车公司掌门人。

GBN观察 | 戈恩时代终结 联盟翻开新篇章

任命内部人士德尔博斯为临时CEO,雷诺集团旨在尽量避免造成进一步混乱。过去一年来,雷诺集团一直努力克服因戈恩被捕所带来的冲击,同时还要应对全球汽车业降温所带来的影响。

美国投行Evercore ISI分析师Arndt Ellinghorst在一份报告中表示,对于一家迫切需要方向和稳定的公司来说,这是又一次打击。“我们担心,在这个日益严峻的行业,雷诺集团的竞争优势将进一步削弱。”

雷诺集团已受到多名高管离职的打击,其辞职者中很多人跳槽到PSA集团。除此之外,今年6月,由于未能赢得法国政府(雷诺集团主要股东)以及日产汽车的支持,雷诺集团与菲亚特-克莱斯勒汽车公司(Fiat Chrysler Automobiles,FCA)的合并计划失败。

GBN观察 | 戈恩时代终结 联盟翻开新篇章

02.

波洛雷谴责针对他的“政变”

2019年10月10日,波洛雷接受法国《回声报》采访时谴责了驱逐他的举动。他说,公司董事长塞纳德要求他离职的消息“完全出乎意料”且“令人震惊”。

波洛雷告诉《回声报》,直到10月9日凌晨4时,他从东京乘飞机返回巴黎后,才得知塞纳德希望他离职的消息。“我们之间没有不可调和的分歧。我一直对他很忠诚”。

波洛雷对《纽约时报》表示,正在发生的这件事,其残暴程度和完全出乎意料的性质令人震惊。

波洛雷曾是戈恩的既定继任者。2018年11月,戈恩因被指控在日产汽车隐瞒数百万美元收入而被捕,两个月后,波洛雷被任命为首席执行官。

据媒体分析报道,由于被看作是戈恩时代的遗患,波洛雷与塞纳德关系紧张,而且被日产汽车和法国政府看作是负面人物。

波洛雷表示,唯一对他不利的因素是他由戈恩提拔,但他也指出,当时他被任命为首席运营官得到雷诺集团董事会的一致批准。

有匿名消息来源报道批评波洛雷,认为他应该为雷诺集团财务业绩下滑负主要责任。此消息来源同时透露,波洛雷没有得到塞纳德的完全信任。

波洛雷为自己进行了辩护。他说,雷诺集团是少数几家没有下调利润预期的汽车制造商之一,而且经营状况良好,可以顺利过渡到电气化阶段,而且能做到在不支付罚款的情况下满足欧盟排放要求。

“管理层已经证实,雷诺集团能够驾驭猛烈的风暴。就运营层面,我看不出哪里出了问题。”波洛雷说。

波洛雷还呼吁法国政府不要通过更换最高管理层来“动摇”雷诺集团,法国政府已给塞纳德全权负责公司治理决策的自由。“这不是关系到我个人未来,而是雷诺集团,以及在这里工作的18.6万名员工的未来。”他说。

法国政府官员的评论为雷诺集团的顶层变动奠定了基础。法国财政部长布鲁诺·勒梅尔(Bruno Le Maire)2019年10月9日表示,他对塞纳德和董事会充满信心,他们能够选择“最佳治理方式”来执行公司战略。

勒梅尔的一名助手Agnes panier – runacher说,政府希望塞纳德身边有一个值得信任的团队。

雷诺集团管理层的突然变动发生在日产汽车管理层洗牌之后。过去20年来,雷诺-日产联盟的维系全凭戈恩一人。戈恩的垮台暴露了日产汽车糟糕的治理方式,同时也将雷诺集团和日产汽车酝酿已久的紧张关系推向沸点。

解决联盟双方的分歧是塞纳德的首要任务,也将是重启与FCA合并谈判的先决条件。

GBN观察 | 戈恩时代终结 联盟翻开新篇章

03.

联盟翻开新篇章

距离戈恩被捕已经过去11个月,但戈恩事件还在持续影响着雷诺-日产联盟。

联盟这一方,波洛雷被解职。联盟另一方,日产汽车任命一个以内田诚(Makoto Uchida)为首的三人领导小组,新组建的领导层与戈恩没有深厚关系。

波洛雷是戈恩精心挑选的继任者,他从未与塞纳德建立友好关系。塞纳德之前是米其林首席执行官,今年1月,雷诺集团董事会和法国政府专门邀请他加盟,意在修复与日产汽车之间的关系。

外界质疑称,波洛雷的离开是与塞纳德性格冲突,塞纳德对此进行了否认。2019年10月11日当天塞纳德公开表示,这个决定“没有任何个人因素”。原因很简单,那就是联盟需要一个全新开始,新篇章需要新的管理。

塞纳德还否认了另一种猜测,从来没有第三方(法国政府或日产汽车)向雷诺集团董事会施压。

将波洛雷赶下台,塞纳德仅用了3天时间。同日产汽车结束日本会议后,波洛雷乘飞机抵达巴黎,2019年10月9日凌晨,当飞机降落到巴黎机场时,他刚得知塞纳德要求他下台的消息。

GBN观察 | 戈恩时代终结 联盟翻开新篇章

日产汽车最近也不平静。上个月,日产汽车前首席执行官西川广人(Hiroto Saikawa)因涉嫌获得不当收入而迅速辞职。西川广人是戈恩提拔的另一名亲信,不过其违规行为程度远远小于戈恩被指控的操纵行为。

除近期雷诺集团和日产汽车高层变动外,许多被视为戈恩盟友的高管都已离职或被重新调配。

至此,塞纳德和日产汽车管理层可以重新开始——考虑如何恢复联盟内部信任,以及如何重新分配权力平衡。1999年,雷诺集团收购当时境况不佳的日产汽车控股权,此后,主动权一直牢牢掌握在雷诺集团手中。

投资者似乎对这一前景持乐观态度,以至连同对重启菲亚特克莱斯勒与雷诺集团已经失败的合并交易又提起兴趣。本周,雷诺股价上涨5%。

当下的首要任务是找到波洛雷的继任者。

雷诺集团高管人才库因多名高管高调离职而变得薄弱,他们中有些人直接跳槽到竞争对手标致雪铁龙集团旗下,还有一些人离职原因是戈恩不愿分权。

对外部候选人来说,挑战会更艰巨。他(或她)需要硬着头皮去处理以下这些事:

其一,与善变的法国政府打交道。法国政府持有雷诺集团15%的股份,对重大决策拥有巨大影响力,特别是那些有可能影响就业的领域。

其二,他(或她)必须拥有强大的生理和心理耐力,能忍受频繁往返东京的飞行。

其三,或许更重要的是,他(或她)必须得到日产汽车的支持。就像几天前,塞纳德支持日产汽车新执政管理层的决定,任命内田诚为首席执行官,阿什瓦尼·古普塔(Ashwani Gupta)为首席运营官,关润(Jun Seki)为副首席运营官。2019年10月11日,塞纳德评价日产汽车新管理团队“对联盟非常支持”。

塞纳德表示,雷诺集团需要花些时间来寻找一位长期首席执行官。但他强调,这个人“需要有能力在当前国际背景下理解联盟的使命”。

不管雷诺集团选择临时首席执行官还是长期首席执行官,他或她都将接手一家相对稳健的汽车制造商,尽管今年利润和销量都大幅下滑。

毕竟并非只有雷诺集团受到欧洲和全球汽车销售放缓的影响。过去18个月里,雷诺集团遭受产品线老化困扰。但是很快,今年秋天,这家企业就将迎来两大全球畅销车型——小型掀背车Clio和SUV Captur最新款。

GBN观察 | 戈恩时代终结 联盟翻开新篇章

还得要感谢戈恩。本世纪初,戈恩不计成本大刀阔斧地大力推进电气化,雷诺集团才有望满足欧洲日益严格的排放标准,从而避免巨额罚款。而且多年来,电动汽车开发成本也一直在慢慢摊销。

雷诺集团还在全球范围内进行多元化经营,其业务遍及150多个国家,这种扩张经营是戈恩的另一个标志。这种做法使雷诺集团能对冲汇率和经济波动的影响,尽管今年阿根廷的金融崩溃对雷诺集团造成沉重打击。

而在不断下滑的中国市场,雷诺集团并未大举投资。雷诺集团与东风公司有一家规模相对较小的合资企业,生产SUV。此外,雷诺集团还控股华晨金杯——一家小型巴士和面包车制造商。

雷诺集团需要与日产汽车巩固强有力的联盟,以此分担研发成本,在采购过程中进行艰苦的讨价还价(这是戈恩的另一个嗜好),同时为昂贵的未来技术(比如自动驾驶汽车)提供资金。

比如,雷诺集团的新车型依赖于日产汽车的ProPilot Level 2高级驾驶员辅助系统。再比如,联盟即将推出一个电动汽车通用平台(尽管有人批评它行动太慢,以至于有可能做不成)。

但塞纳德态度坚决,声称那些期待雷诺-日产联盟关系迅速彻底改变的人不应该敛声屏气。他说,首先,日产汽车和雷诺集团需要适应新的管理团队,但除此之外,在进入危机模式11个月后,“到了该花时间去放松和反思的时候”。

新浪汽车公众号
新浪汽车公众号

更多汽车资讯,涨知识赢好礼扫描二维码关注(auto_sina)

购车完全指南

更多

汽车黑科技

更多

最新图集

更多

最新视频

更多

车型推荐

换一批

车型排行

更多

推荐阅读

联合制作

热门搜索

更多

新浪扶翼

行业专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