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国奇幻剧要发疯,“永生”“成功”竟都成了诅咒

韩国奇幻剧要发疯,“永生”“成功”竟都成了诅咒
2019年08月12日 22:38 新浪网 作者 影艺独舌

号脉影像经络,洞悉文娱风潮

奇幻剧有非常广阔的创作空间,中国古代传说有“仙神妖魔”,韩国讲“恶魔、鬼怪、死神……”

“仙神妖魔”谈“善恶”与“人情”,韩国奇幻剧重“轮回”与“人性”。近期,韩国TVN播出了两部奇幻剧,《德鲁纳酒店》和《当恶魔呼喊你的名字时》(以下简称《恶魔》)。一部被称为“性转版”《鬼怪》,主角是类似“鬼怪”存在的“女囚犯”,一部讲的是恶魔。

韩国奇幻剧要发疯,“永生”“成功”竟都成了诅咒

生命体征的消失不代表生存意义的结束,欲望或怨念、不舍或温情将延伸“存在”的终点。这时,就非常适合用奇幻剧来探寻“生死”奥秘,从中寻求现世里的意义。《德鲁纳酒店》的故事设定类似《灵魂摆渡》。女主张满月因犯下重罪,而在漫长岁月里被束缚于“月之酒店”,这个酒店服务于对世间存有执念的亡灵,帮助他们寻找通往天堂的道路。

韩国奇幻剧要发疯,“永生”“成功”竟都成了诅咒

即便是奇幻剧,也需要依托于现实逻辑。故事情节脱离生活,满足观众的猎奇心理,但“身份职责”与“情感逻辑”必须有现实性加持,才能与观众建立心理纽带。比如,《德鲁纳酒店》中“酒店”的设定。“酒店”的存在与用途源于高度幻想,但酒店中人物的身份职责就有现实逻辑。“月之酒店”的主人张满月不幻不灭,保证了酒店的长期运营;三个“最忠心”的酒店长期打工者,皆是对世间有执念、但无恶意的“鬼”,可以完成良性的酒店日常工作;酒店需要常年与人打交道,或是金钱交易、或是完成酒店客人生前所需,于是有了作为人类的男主具灿星担任酒店经理;偶尔人类误闯酒店,于是设定了“一去不复返”的“404”房间……

韩国奇幻剧要发疯,“永生”“成功”竟都成了诅咒

其次,酒店之外则有往返现实和阴间、掌管着人类生死的麻姑神;有将停留在酒店的灵魂引向阴间的领队死神;也有惩罚邪祟、违反世间规定的神……以确保万物平衡运转,各类身份相互制衡。奇幻世界的体系设定是完善的,用现实逻辑构建幻想世界,故事才是饱满的。

韩国奇幻剧要发疯,“永生”“成功”竟都成了诅咒

《德鲁纳酒店》中角色的情感逻辑也符合现实人性。张满月为复仇杀人无数,承载不了如此罪孽的她一心寻找“月之酒店”——哪怕付出性命,也要找到亡灵去的地方。麻姑神打破了她用性命赎罪的虚妄愿望,将她囚于“月之酒店”,长久赎罪,时间从此在她身上静止。也就是说,没有偷懒的逃避,只有造因结果的面对。

韩国奇幻剧要发疯,“永生”“成功”竟都成了诅咒

韩国奇幻剧经常用“轮回”来讲人的因缘际会,即前世的纠葛、今生的宿命、来世的去处,决定着剧中人物的情感关系与命运走向。张满月要赎罪,具灿星来解她的罪,从而唤醒张满月的记忆、消解她的执念,让她身上的时间魔咒得以重新流逝。那么,张满月曾经犯了什么罪?具灿星与张满月曾经的故事到底有什么关系?今生的具灿星在张满月生命里扮演了怎样的角色?

韩国奇幻剧要发疯,“永生”“成功”竟都成了诅咒

《鬼怪》通过男主金侁在空间交叠时,脑海中产生的未来片段,让观众猜想人物命运;《德鲁纳酒店》通过具灿星梦境中张满月的故事片段,让观众追溯张满月千年前的故事,并推测今生的人物关系。酒店女老板张满月,冷眼旁观各路亡灵生前的爱恨情仇,也陷于自身的命运的困境;“人类”酒店经理具灿星,以第三者的身份介入张满月的宿命故事,也被动地成为故事里的一部分。如此“跳进跳出”,形成了很好的戏剧效果。

韩国奇幻剧要发疯,“永生”“成功”竟都成了诅咒

《鬼怪》曾用前世今生的“时间梗”讲述了“人性”与“神性”的较量,是人对自身命运的抉择、人类意志的抗争。《德鲁纳酒店》是奇幻言情剧,还是一部可超越《鬼怪》的人性寓言剧,还需看后面的人物关系变动以及故事发展。于7月末开播的《恶魔》以歌德的《浮士德》为模型,讲述60岁的徐冬春用灵魂,与恶魔交换为期十年的“成功、年轻、金钱”的故事,与2003年的《第八号当铺》有相似之处。

韩国奇幻剧要发疯,“永生”“成功”竟都成了诅咒

《恶魔》的故事背景设置在将名誉、才华、年龄等因素放大的娱乐圈。60岁的徐冬春穷困潦倒、一事无成,拥有才华却无人欣赏,最初的他只是觉得命运不公,为自己的音乐可惜。而恶魔,则可放大人类的欲望,不讲对错,只顾收利,他将徐冬春变成了30岁的河立,无需任何努力,便可走上人生巅峰。更有意思的是,恶魔在人世间依附在当红影星毛泰江身上,却因不会唱歌,一直逃避粉丝。于是,恶魔与合同即将到期的徐冬春展开了新的交易,徐冬春帮恶魔寻找新的灵魂、帮他假唱,可以摆脱十年的合同束缚。这部剧透露着娱乐式的讽刺。

韩国奇幻剧要发疯,“永生”“成功”竟都成了诅咒

人类的欲望到底怎样才能得到满足?在触手可得的欲望面前,真的可以随时叫停吗?即时满足与延迟满足的区别在哪里?从前两集来看,《恶魔》大约会用“时间梗”“交换梗”讨论这几个话题。很多奇幻剧都有一个相通的地方,就是关于“时间”的惩罚。比如《鬼怪》中的男主金侁一辈子都在寻找可以让他消失的“鬼怪新娘”,获得解脱;《德鲁纳酒店》用“永生永世”作为张满月的诅咒;《恶魔》试图用时间循环,来证明窃取来的成功的虚无,以及不劳而获的人生的匮乏。奇幻剧以创造“异世界”,来反证现实世界的价值,传递出“别向恶魔祈祷、也别一味依赖于神,人还是要依靠自我的力量”的意义。“高度幻想的异世界+符合人性的现实逻辑”,或许是做好奇幻剧的最佳公式。【文/申兑兑】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网联系。

影艺独舌

影艺独舌

关于影像和艺人最恰如其分的评价。

+关注
作者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