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在“杀死”那个NINE PERCENT男团

谁在“杀死”那个NINE PERCENT男团
2019年03月03日 23:39 新浪网 作者 娱理

【娱理】采集自娱乐圈的第51个幕后故事

——————

 

 

还差几日,就是NINE PERCENT正式出道满11个月的日子。作为同团总限期也不过才18个月的NPC,在已过去大半的成团时间里,他们合体机会寥寥,团体音乐作品寥寥,个人动作频多。

记得去年此时,因《偶像练习生》火爆,NINE PERCENT横空出世,多少业内人士、粉丝振奋于内地市场终于要迎来一个属于自己的“顶级男团”,男团时代将至。

然而,是什么让粉丝们又“各自为营”,“认命”于NPC整团在国内无法造出WANNA ONE之于韩国市场的成绩声势呢?且听娱理工作室细析这支中国限定团的困境和无奈。

 

 

NINE PERCENT

成绩不理想,NinePercent只剩下一个虚名?

周末微博开屏上,小鬼王琳凯手持一款美妆产品对着镜头放电。就在前一天,微博开屏明星是代言另一护肤品的Justin黄明昊。在这两天,微博营销号纷纷刷着蔡徐坤即将展开海外五城巡演消息,朱正廷一天官宣一个代言的节奏也为网友热议…

无疑,以上几位的确是当下内地娱乐圈正当红的idol代表。凭借高人气,他们各自商业价值亦不错。但除了粉丝,“路人”们怕是已模糊了他们另一个共同身份——限定男团NINE PERCENT成员。

NINE PERCENT最近一次全员合体,是在两个月前,也就是1月11日的“微博之夜”上。他们拿到了一个“年度最佳团体”荣誉,表演了一首名为《创新者》的歌。但也招致了一些吐槽声——吐槽他们舞蹈不齐。

彼时,已经成团9个月,被寄予“顶级团”希望的NPC竟还在被诟病舞蹈不齐,着实令人无奈。但那已是难得的团体舞台。之后,NPC恢复团员各自活动状态。

 

 

“微博之夜”上的NINE PERCENT

娱理工作室尽力收集了NPC自出道以来的所有团体工作,除了一部由美国集训花絮“拼凑”成的《花路之旅》和单期《快本》《音乐公告牌》外,无其它完整合体综艺。

音乐作品方面,也只有一张收录了七首歌曲的《TO THE NINES》;虽然见面会、巡演办过两轮,但第一轮见面会仅唱过几首比赛期间歌曲,到了第二轮所谓的新专见面会,竟索性成了“聊天会”,甚至还有多场出现团员缺席状况;

此外,九人合体的正式代言也只有四个。但合体工作之外,每个团员各有的担任代言人、大使、挚友的品牌基本维持在了五个以上,多位团员频频、分别出席各类商业站台活动。目前可见“行情”最好的陈立农、朱正廷身上的品牌“抬头”多达13个以上。

 

 

 

 

 

 

印象深刻的是,早在去年《偶像练习生》几近尾声时,我们曾和《偶像练习生》制片人,同时也是NPC公共经纪约所属公司,爱豆世纪法人姜滨聊过。

当时听到过颇为理性的团体规划,在保证NPC整体曝光量基础上,公司会根据团体定位,严谨接外部工作,“因为他们还不是明星,很多内容接过来对他们是一种消耗,我们还是希望他们能冷静地在专业上再长一长...他们既然走了偶像这条路,首先要做的是一起回归偶像舞台,从技术水平和魅力层面再圈粉,那才能走的长。 ”

然而时至今日,我们见不到NPC团体在舞台上“发光发热”的样子,在未来约满前的七个月中,可知蔡徐坤个人巡演即将展开;陈立农已进组挑战演员身份;包括范丞丞、Justin黄明昊、朱正廷在内的另外组合“NEXT(乐华七子)”世巡进行着,另Justin固定综艺不断档…“合体出奇迹”恐怕是不可能了。

NPC如今局面是如何一步步形成的?

 

 

高速催熟的“半成品”

去年《偶像练习生》造成的练习生热潮,让蔡徐坤、陈立农、范丞丞、Justin黄明昊、朱正廷等多位年轻男生在四个月内爆红。比赛期间,练习生们单条微博点评赞数已冲至几十万+的规模,在各项艺人网络人气指数综合调查中,新人蔡徐坤的排名也连续多次超过当红流量易烊千玺等人。

尤是在去年4月6日票选限定团出道的决赛夜,追星女孩们更是频频创造数据奇迹。据统计,决赛前后,共有上百个选手相关词相继冲上热搜榜。粉丝们共在决赛期间投出了近1.8亿应援票。其中,C位出道的蔡徐坤更是独获4764万+票数。全民票选出的NINE PERCENT把目标瞄准国内TOP男团势力。

 

 

明星势力榜也是NINE PERCENT成员的聚集地

NPC的人气不可撼动,给他们配备的团体资源在当时来看也算是行业顶级。曾一手捧红过金城武、蔡依林等人,坐拥多家电视台、唱片公司、经纪公司、制作公司的资深经纪人葛福鸿,会和爱奇艺联手做团体运营。

一切看上去很美,但也有危机潜伏。

首先,因涉平台规划等多种原因,《偶像练习生》实则只筹备了三个月。虽有“101模式”在韩国成功案例在先,但挪至国内,不免还是有问题衍生。和韩国完善的练习生市场不同,国内市场算贫瘠,按业内人士说法,“《偶练》这一百个人都是东拼西凑出来的”。

四个月魔鬼训练,虽让男生们都有了明显成长,但实力显然还不够扎实。他们都是被“催熟”的果实。

 

 

《偶练》决赛当晚的选手们

当时除了涉修音的录播节目,练习生们也做过一场线下live演出见面会,一段动作凌乱的主题曲直拍就已被路人吐槽为“群魔乱舞”。到了4月6号决赛当天,没了后期修音,练习生们多首不稳live表演也被网友群嘲了一番。

《偶练》制片人姜滨曾坦言, 男生们在比赛期间大多只能算“网络红人”,只是“养成模式”使然,易引发粉丝对他们的情感共鸣,但多数人实力其实并不算太经得起推敲。觉醒东方老板纪翔更直言:“我们国内做男团的时间太短,导致出来的‘产品’并不是成熟品,至多是半成品。”而赛后需要做的,是完善“产品”。

但我们来做几组对比。在韩方原版《101》 (第二季)中,于2017年6月结束比赛的限定团WANNA  ONE,直到当年8月7日才携首张迷你专辑举办了他们的出道演唱会。中间近两个月的时间,他们都留给了几近每日睡眠时间只有一个小时的集训。

 

 

WANNA  ONE(图源网络)

2018年4月6日出道的NPC,在4月中下旬前往洛杉矶进行了所谓的集训。但其实多天下来,九人主要的训练仅是对几首比赛期间的歌曲进行了重新编排(为日后巡演所用)。

自5月展开的巡回见面会上,几首老歌撑全场。而即便是自家粉丝见面会,也是有“理智粉”直指,团员们的舞台并不齐整。这其中又涉及到另一个问题,见面会之余,NPC全体碰面的机会并不多,更别说集体排练。

众所周知,《偶像练习生》效仿的是“101”打破经纪公司界限的合作模式,乐华娱乐(范丞丞、黄明昊、朱正廷)、香蕉娱乐(林彦俊、尤长靖)、传奇星(陈立农)、简单快乐(王子异)、果然天空(小鬼)五家公司与爱豆世纪共享十八个月的经纪约,个人练习生蔡徐坤既可以签约自己的经纪公司,也可以个人名义与爱豆世纪合作。

 

 

个人练习生蔡徐坤

虽然合同是在节目录制前就签订好的,但姜滨直言:“其实去年刚开始做的时候完全不知道这个行业是怎么回事,各家公司是怎么思考问题的,都是摸索着进行。”在此前提下,共享条款内容颇为松散。而缺乏预判导致的合约不规范,也为日后埋下隐患,注定爱豆世纪掌控力不足。

比赛结束真正展开运营时,果然暴露出了更多细节问题。

一如比赛结束第二天,范丞丞、Justin、朱正廷三位NPC成员就另以“乐华七子”(原公司团)名义奔赴泰国拍广告;四月洛杉矶之行,乐华三子中途亦有被自己的经纪公司安排回国录制节目、为品牌站台,拍摄杂志。

在NPC巡演还在进行中时,乐华七子的“NEXT”巡回粉丝见面会也展开了。不止范丞丞、Justin、朱正廷乐华三人两头跑,在之后本就不算多的一些集体活动中,其他成员陆续出现了缺席状况。

 

 

NPC和乐华七子在音乐方面的对比

娱理工作室收集整理

再看韩方,2017年6月比赛结束,到次年出道近一年时,WANNA ONE已发行了包括迷你、改版、特别专辑在内的四张音乐作品。

NPC虽“传说”在美国也和知名音乐人合作录制了单曲,但计划中的团体歌曲迟迟没有面世。团作出不来的状况下,乐华七子NEXT先是出了首张专辑,其他团员也接连在各自团队安排下,以个人名义推出了单曲并展开相应宣传活动。团魂还没稳住,大家的个人发展已是让粉丝眼花缭乱。

2017年8月3日,WANNA ONE的首部团体综艺《Wanna One Go》开播,团员们高能日常状态又为他们圈了一波粉。而NPC原定18年5月上线的团综《百分九少年》至今“下落不明”。

“ NPC这个团是真实存在的吗?”粉丝们从玩笑状态,到愤怒,到无奈。

 

 

《Wanna One Go》第三季剧照

商业重压之下,都还没有准备好

今年初,姜滨去看了WANNA ONE的解散演唱会。看到同为偶像养成节目推出的限定男团,WANNA ONE在台上团魂满满,而无论是哪位成员的粉丝,在台下都为全团离散而痛哭流涕的场景后,姜滨感慨颇多,“它(限定团)还是在产业化成熟,整个市场有序的情况下才可能达到的状态。”

联想自家,姜滨直言:“没必要回避。确实去年结束之后(NPC)成团出现机会过少。国内市场也没有完全做好接纳一个(限定)团的准备。”

 

 

WANNA ONE的解散演唱会(图源见水印)

当一支唱跳男团被粉丝票选出道之后,的确需要通过多种方式维持整体热度,继而提升商业价值。从打歌节目、品牌代言、团综入手,是幕后团队多考虑的。

但首先我们看到的是国内市场不够专业化。 WANNA ONE在韩国出道后,等待他们的是各大平台丰富的打歌舞台。这些打歌舞台是处在回归期的歌手展示宣传新作品的重要渠道之一。

纵观该团出道这几个月的安排,除参与综艺、拍摄广告、举行见面会外,作为唱跳团体,“碗”的主要精力都放在了专业舞台上。而WANNA ONE早期登打歌,就连续夺得多个一位,本职业务能力迅速受到肯定。

 

 

WANNA ONE

虽然从去年开始,国内多家平台已开始推出打歌节目,但我们的打歌形式并不像韩国一样是根据音源收入、专辑销量、观众好感度、放送回数等数据统计出每周的“一位”。含金量不大,缺乏连续性,竞争感亦不强,所以即便NPC合体参加过一次打歌,也并未达到强影响力。

至于商业发酵,姜滨表示:“有更多的商业诉求讲究的是性价比。毕竟9个人,团的行政成本远高于个人行政成本,它会给商业的承载方带来更多压力,那市场商业手段就会强行的去拆分它,让(团的)日程很错综复杂。你是可以去强行控制整体日程,但是强行控制日程带来的是,他眼看着那个蛋糕,而且那个蛋糕好大。但他在这儿,你不让他去吃,大家之间就会有冲突矛盾。”

而据某资深商务经纪透露,现在市场对于NPC整团的需求确实不大。尤其很多国内品牌,商家其实并不太认识层出不穷的新爱豆,“有的是自己孩子喜欢某一位,有的是听身边人总是提谁,然后去查一下他们网络数据,觉得人气高,就单个儿单个儿签了。而且就算有品牌考虑要整团,但他们也会想这九个人总是凑不齐,我这么多钱给你,你的配合度提不上来,那何必呢?”

 

 

Nine Percent 代言独缺蔡徐坤

另有圈内友人透露,他之前认识的某品牌有一个商务资源要找NPC,但对方给的回复是要找各家公司谈,品牌方深觉麻烦,后就直接带着商务去找乐华公司敲(乐华七子)其它合作去了。

其实在NPC刚出道时,一些品牌商家看中练习生们的市场活跃度,也争取到了限定团的集体代言,但在巨大流量诱惑面前,几个品牌会引导各家粉丝进行battle,甚至有的品牌还根据每位团员粉丝的购买力制作排行榜,排名靠前的有团员笑脸表情,排名靠后的配了团员哭脸表情。不但让团员粉丝之间产生隔阂,也因品牌“吃相”难看,触发粉丝对于全团代言的不满情绪。

 

 

IDO某阶段性销售数据(图源网络)

 

 

悦诗风吟某阶段销售数据

我们也和多位粉丝聊了聊。他们坦言,虽然大家在比赛期间各有支持的团员(唯饭),但在NPC成功成团当下,很多粉丝还是颇受感动,生起了一些团体爱的,“毕竟这个团还是有前途的,捧个顶级团也不错。但出道后他们人就没怎么齐过,我们去哪儿磕团魂?加上后来一些竞争事情,大家就彼此针对起来了。”

姜滨当然也知道团综的重要性:“毕竟男孩们是通过一个竞争上岗的节目出来的,选手之间、粉丝之间会有竞争。成团之后,其实我也想要团综,因为它是化解节目带来的名次竞争感的非常重要的手段,是建立团魂很重要的东西。”

但如今再提NPC团综实现的可能性?姜滨仍显尴尬:“他们坐到一起的概率确实比较小,就是日程被冲的…我自己都好笑,之前浙江卫视的跨年NPC去了6个人,恨不得分批演了四五个节目。”

 

 

早先舞台上的Nine Percent

成员们的日程都被冲去哪儿呢?除了上面说的,有的团队在广告商看中艺人现有人气抛出橄榄枝的情况下,频接商业广告获得盈利。其中有团队明显走的是快销路线,某资深商务经纪表示:“我接触过某团队多次,只要有活儿,钱给的多他们就接,然后让艺人去拍广告、站台,不管品牌优不优质。”尽管即时曝光量高,艺人刷着人气还带动了粉丝购买力,但这恐怕也不是长久之计。

有的团队热衷接综艺维持曝光,不少综艺节目也秉持着“流量”为先策略。据统计,除蔡徐坤外,NPC八位成员出道近一年均有固定综艺播出,抛开担任飞行嘉宾的节目,其中Justin黄明昊更先后常驻于四档综艺中。

并非参加综艺本身不妥,但一年中,我们也看到多位成员以个人身份参加的却都是同质节目:如黄明浩、朱正廷、小鬼王琳凯在《奇妙的食光》里前往澳洲经营一家餐厅,节目还没播完,另一边的《完美的餐厅》又找陈立农、王子异、尤长靖经营餐厅。

刚开完餐厅。《小姐姐的花店》又请到了林彦俊和小鬼王琳凯卖花,即将上线的《青春的花路》则是让范丞丞、朱正廷、王子异、小鬼王琳凯、尤长靖去新西兰旅游。

经营类、异国“求生”类节目扎堆本身已让观众倍感审美疲劳,小偶像们囿于同类题材里,过犹不及,还减少了在真正团综里合体的可能性。

 

 

 

 

上:《小姐姐的花店》下:《青春的花路》

不可否认, 成员背后各经纪公司力量的参与,都会影响团的整体性。

在韩国,每家公司练习生数量极大,出道机会本来就渺茫,若能够上个“101”让练习生高关注出道,公司又能‘躺着’分钱,他们何乐而不为?但在中国,当各家发现极大利润空间,且市场初生有空子可钻时,就会有人动心思。

只要有一家开了这破规矩的头,势必会有其他家跟上,把自家个人利益凌驾于团体利益之上。据某大型活动的负责人之一向我们透露,之前进行活动邀请时,曾从某成员团队方得到过“指示”,希望活动“排他,“请我们就不要请NPC其他的人了”。

 

 

Nine Percent的第一张合影

“给NPC留下的时间不多了”

“101体系”在国内的运行,使得一众年轻偶像迎来了事业起步的极佳时机,某种程度上说,去年的确是内地市场的“偶像元年”。但我们也看到,“101”打造的限定团模式在国内仍举步维艰,偶像团体产业链条的不完善,资本的裹挟和多家公司的干预运作,无法支撑团体发展。

姜滨感慨:“当我在海外看见人家最后那场演唱会的时候(WANNA ONE),会觉得做这么一支成功的团,是目标,我们想尽量尽早实现这个目标。但其实海外现在的状态也不是一蹴而就的,它也是经历了很多产业化进程才到今天这样。无论如何,只有市场‘有序’,才能支撑它走到最后,又能产生效益。”

在早前《偶像练习生》同类节目《青春有你》看片会上,姜滨一句“之前(NPC)遗憾希望《青你》团队有所弥补”一度引发粉丝争议。但他坦言这确实是经历了《偶练》,以及运作NPC过程中最大的感触:“从做《青你》节目内容开始,我们就会更多去强调男孩之间的团结感,告知他们后续将面对的市场是什么样的。以及在这一季跟各公司的签约条款当中,也会去考虑更加符合市场规律的方式。说白了,未来(新限定团)成团了之后,团员有价值了,一方面我们要保证个人的收益,保证公司的收益,同时要保证他原始出口平台的收益,要更科学的去建立这个分账模式。还有这个团体出来之后的作品的发布节奏如何,怎样才会是更好的音乐推广方式。这些都是在去年之后不断学习的。”

至于NPC剩下的七个月,姜滨透露团体新唱片、其它行程也在努力安排中。但许多粉丝心态如今已是:等着解散。“最主要觉得没戏了。拍戏的拍戏,要开自家巡演的开巡演,有几个人的综艺也在录,给整团时间根本不多了。”

 

 

舞台上的Nine Percent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网联系。

娱理

娱理

娱理工作室,比娱乐更深一点点

+关注
作者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