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久天长》“泪点”背后的45个短故事

《地久天长》“泪点”背后的45个短故事
2019年03月21日 23:54 新浪网 作者 娱理

 

 

《地久天长》剧照

在今年柏林电影节上载誉归来的《地久天长》明天即将公映。

这部电影从一对失独夫妇的生活切入,展现了中国社会30多年的变迁史,计划生育、体制改革、下岗潮、出国热等重要历史事件都被囊括其中。王小帅并没有选择线性叙事,而是通过时空的不断切换,在碎片中呈现人物的生活,慢慢拼出一幅社会整体图景。

《地久天长》在柏林首映之后,“催泪”就成为一大卖点,但王小帅也强调:“不是哭戏不是哭戏不是哭戏,重要的事情说八遍,甚至不是电影,就是好长一段生活。”

“这不是电影,这是生活”,这句话被主演和导演王小帅反复提及,成为这部讲述一个家庭的命运浮沉与中国30年社会变迁史的电影的最好注脚。

所以,《地久天长》究竟是一部怎样的电影?故事是如何创作的?演员凭借怎样的表演拿下了两尊银熊?幕后制作又有哪些趣事?

娱理工作室对话《地久天长》导演王小帅、制片人刘璇、主演王景春、咏梅、王源、杜江,带你走进银幕之外的《地久天长》。

 

 

手捧柏林影帝影后银熊奖的王景春、咏梅

01

《地久天长》成本6000万,是王小帅迄今为止投资规模最大的一部作品。但中途遭遇了某投资方大幅下调投资比例,之后这部分投资由王小帅的冬春影业和其他几家投资方共同补上。

因为投资比例的变化,王小帅和刘璇在选择演员方面有了更大的自主权,“所有的事情都由我们说了算,所以(王)景春在我们的选择里,不在投资方的选择里。”

02

《地久天长》经历了两轮演员挑选。第一轮选演员时,剧本还是一个线性故事,主要呈现的是30到40岁这十年间的变化,当时选的演员也集中在这个年龄段。后来因为剧本的大幅度调整,改成了非线性叙事,拉长了故事时间,所以第一轮的备选演员全部被pass了。

第二轮挑选时,演员的年龄层提高到了50岁。1973年出生的王景春虽然年龄上偏年轻,但是王小帅和刘璇都笑称:“景春长得老啊。”

 

 

《地久天长》剧照,王景春

03

女主角咏梅是第一次担纲电影的女一号,首秀就拿下了柏林影后。

刘璇和王小帅都很欣赏咏梅在《悬崖》等电视剧作品中的表现。王小帅表示,王景春和咏梅胜在更具有角色的质感,“景春这张脸不是那种一上来就被认为是某个演员、某个明星,他的质感更容易被认同为是这个角色。咏梅也是,可能大家见了觉得脸熟,但叫不出名字,这样更容易融到电影的气氛里。”

04

戏中王景春和咏梅的儿子由王源出演。王小帅透露,当时这个角色有考虑过华晨宇和彭昱畅,但因为档期和戏路问题没有合作成功。最终定下王源,是因为他身上的年龄感、生涩感、间离感和戏中的养子非常符合。

“他是一种比较安静的感觉,甚至是安静中害羞的感觉,我觉得挺好。他可能因为长期的偶像身份,有一点点跟我们现实的间离的感觉,这种间离的感觉让我觉得倒是挺符合这个角色,因为这个角色作为收养的叛逆期,他跟自己的养父养母,跟这个环境有一种天然的不融合。 ”

 

 

《地久天长》剧照,咏梅、王源、王景春

05

王源作词作曲并演唱的单曲《十七》本来是给《地久天长》准备的。电影拍完之后,王源方面问刘璇,这首歌要不要留着。刘璇说,再留的话人家就要20了。

的确,等到电影上映,2000年出生的王源确实虚20岁了。后来,他给电影演唱了宣传曲《友谊地久天长》。

06

王源的一些粉丝跟去了福建片场。王小帅坦言,粉丝们长枪短炮地躲在一边,其实对他和王源的状态都产生了一点影响。

“在柏林的时候我也跟王源交流过,他说做其他的节目也好,演唱会也好,粉丝在没事,但是这次拍电影确实不一样。他挺懂事的,他说首先给摄制组添了麻烦,同时对他也有一些影响,因为拍戏他需要沉在里面。不用说他有影响,我都会有影响,老是被外面的人勾着走。但实际上粉丝都很好,我也跟粉丝交流聊聊天。后来拍了几天之后,王源的工作人员就跟粉丝说了,说这次创作对王源很重要,他真的是第一次演这个戏,要保护这个氛围,别因为大家在他演不好,不就砸了吗。后阶段这些粉丝就真的撤离了。”

 

 

柏林电影节红毯上被粉丝围住的王源

07

《地久天长》是王小帅拍完上一部作品《闯入者》之后开始的构思。最初的故事和情感是关于朋友在时光中渐渐走散。

“《闯入者》拍完,慢慢觉得遇到的人和事,或者过往的经历都会有一些变化,很好的朋友一路走一路走,有的时候就可能走得疏远了。这种情感的变化、家庭的变化,就使你在想人的一生真的不是说你想着规定动作,你就能够一直走,其实是有很多无常的东西在前面。我们年轻的时候几个人好,就会说我们一辈子不分手,但实际上你结婚要随着孩子到别的地方去,或者过自己的生活,这种变化就让你青年少年时的理想产生一种变化,你要面对这种变化。所以有了大概的这样一个想法,然后就需要去找支撑这个故事的核。”

08

王小帅最终找到的故事内核是在计划生育的政策下,痛失独生子女这件事给两个家庭带来的变化。

因为友情之间的渐行渐远有可能是源于一个小误会,没准过两年就可以消除,是可逆的。但是失独这件事,把友情的渐行渐远感变得更扎实,这种伤痛是不可逆的,是一辈子的。

 

 

《地久天长》剧照

09

在《地久天长》中饰演美玉的李菁菁和失独家庭群体有很密切的交流,经常给他们演出。李菁菁发现,无论是避而不谈失独这件事,还是揭开伤疤去谈论,都是一件很难受的事。

王小帅创作剧本时,主要是通过网上搜集资料,以及通过移情去感受失独家庭的心理,并没有真正采访失独家庭。

10

拍摄前,咏梅和一位失独母亲进行了七小时的交流,那位母亲提到她曾经把别人的孩子错认成了自己失去的孩子。咏梅很想表达出这种情绪,于是王小帅帮她安排了这场戏:咏梅找孩子的时候,突然看到一个孩子特别像星星(咏梅角色片中的亲生儿子),于是就冲上去喊“星星啊”,那个孩子抬头回了一句“你神经病吗”。

后来这个镜头并没有出现在成片里。

 

 

《地久天长》剧照,王源、咏梅

11

王小帅最早构思的剧本叫《桃花源》,想写的是两个同龄的孩子在玩游戏的时候,进入到游戏的世界里,结果有一个拔不出来,就出事了,影响到了整个家庭。

王小帅的工作室在27楼,他常常俯瞰楼下来来往往如小叶子般的行人和车,感慨人这一生能平安度过,是多么了不起。“在生活里面,你得随时避开多少这样危险的东西才能平安地走一辈子?所以把这些想象、这些思考放在一块,再加上确实失独这一点又是中国的特色,一旦有闪失,就是多大的灾难。”

12

王小帅在2017年监制了一部比利时导演的电影《下海》,编剧是阿美,王小帅很欣赏这个剧本,拿回家给刘璇看。刘璇发现,阿美是自己的前同事,也是很多年的老朋友了。

《地久天长》有了故事大纲后,要寻找合适的编剧开始写作,他们想到了阿美。阿美也很喜欢这个故事,用了一年的时间写了六七稿剧本,经常一边写一边在家里哭。之后王小帅也开始介入剧本创作,也写了一年时间。刘璇形容,王小帅相当于把阿美的剧本放在料理机里,打烂之后重新弄出了现在的剧本。

 

 

王源与王小帅

13

刘璇透露,王小帅写剧本的习惯是边走边写。在给《地久天长》找外景地的过程中,王小帅天南海北,在路上边勘景边把剧本写完了,而且王小帅的剧本都是手写的。

14

剧本的整体结构比较冒险,采用了非线性叙事。故事跨越30多年,完全顺着时间轴去写,工作量非常大,王小帅在剧本写完之后重新调整了结构。他认为生活中看时间是单线往前走不知道未来,但实际就是短短几十年,所以他希望利用电影的优势,把时间切成生活的碎片。这30年的故事其实是随心所欲的故事,想把情感装在哪儿就怎么讲故事。

15

王小帅写剧本过程中最难推进的部分是王景春和咏梅的亲生孩子出事之后的后续几个段落。这么大的事件的发生,如何处理两家后续的关系,如何处理情绪的大起大落,让活着的孩子以怎样的态度面对两夫妻...都是疑问,这里面的冲突性非常多。

王小帅不希望表演进入一种大悲大喜、表演痕迹过重的情景剧中,所以非线形的叙事可以在大情绪戏的时候断掉,用其他的故事继续往下讲,王小帅认为这也是现在这个剧本结构的好处。

 

 

《地久天长》剧照,王景春、咏梅

16

后期剪辑也配合了这样的非线形叙事。一般剪辑用渐隐、渐显、叠化来表现时间的流逝,但《地久天长》里的剪辑是非常干净利落的。因为生活中的情节没有过度,就是直接进入你的脑海。

17

在柏林电影节放映后,《地久天长》获得了不少好评,有位观众的评价是,“这个电影像一部长篇小说”。王小帅创作剧本时也是这个感觉,他还“信誓旦旦”地跟刘璇说,“你不要拦着我,我拍完以后就去写小说,把这个写成小说”,不过目前还没有开始写。

18

在个人体验部分,王小帅希望通过《地久天长》表达的是人生的无常,生命只有一次,经不起闪失。在社会话题方面,电影截取了80年代一个特殊中国家庭的特殊人生段落,涵盖到中国每个人都在大的社会变局中去力争去生活、去欢笑隐忍、去保持宽容和善良。

“中国的每一个家庭和个体在追求幸福,地久天长、平平安安、健健康康的理念,一直随着社会的各种变化在变化着。中国人韧劲很足,怎么着都得好好的生活下去。其实这个戏情感投放到的主要目标人群,就是我们中国人自己。”

 

 

柏林电影节红毯上的《地久天长》全员

19

《地久天长》也是王小帅对高速发展的中国社会的反思。从社会现实和审美的双重层面,他都认为应该慢下脚步来好好思考。

“经济发展到一年百分之二十三十的成长,这个好是好,但是确实会有一定的后遗症。我们的历史,我们的回忆,我们的一切其实都在随着时间被抛掉了,我们身上只有钱。”

“记忆这个东西是非常重要的,在当年的社会背景下需要说忘记过去向前看,是因为确实你不能再惦记过去的事了,发展经济确实契合了那个时代,但现在发展得突飞猛进,变化那么快,这个时候要不要稍微缓一缓,别把一切老的东西说拆就拆掉。其实现在回过头想一想,把过去梳理,也没什么坏处,大家敢于面对。没事儿,中国人本身韧性那么强,那么善良。”

20

王景春和咏梅的角色表现的是中国人隐忍的美德。王小帅说他希望通过人物表达出中国人受到创伤之后依旧能宽容、微笑、理解和爱,这也是他从小到大认识的长辈们具有的美德。但另一方面,王景春的角色从一开始的有血性到慢慢磨平棱角,隐忍同时也意味着反抗失败,这也是故事的悲剧性所在。

 

 

《地久天长》剧照,咏梅、王景春

21

王小帅之前的很多电影拍摄的是三线生活,他也通过影像保存下了三线记忆和三线建筑。但2015年在给《地久天长》找外景的过程中,他发现找废房子、废砖房已经很难了。好不容易找到觉得还不错的地方,却因为内蒙古自治区成立70周年,包头市领导又要求所有的老房子红砖房全刷掉,刷成粉色。之前剧组想利用现有的老房子省点钱,最后只能全部重新搭景重新做。

这段经历带给王小帅一种“惊吓”的感觉,“你都已经准备成这样了,突然之间因为这个事情又拍不成了,这等于说你电影所想要留住的东西,在现实生活里瞬间没有了,这个确实是很让人着急的。”

22

《地久天长》中,王景春、咏梅夫妇的旧屋子是在包头的一栋老楼里搭建的景,尽管在棚内搭景拍摄更方便,但是考虑到三个月的拍摄时长,又要做出时代的变化,最终选定了实地拍摄。

23

《地久天长》在2017年9月正式开机。刘璇回忆,当时的电影制作市场特别红火,优秀的幕后主创基本都戏约缠身,人才都要靠抢。为了保证影片的质量,最终启用了很多外国团队,比如摄影团队就是与李沧东合作过的韩国团队。

 

 

《地久天长》剧照,咏梅、王景春

24

《地久天长》中,主演们的老年妆主要由做过《革命之路》《朗读者》等好莱坞影片特效妆的英国团队完成。这部分工作非常烧钱,大概需要几百万。技术人员费和材料费都很贵,而且英国团队要几次往返中英两国。

影片中演员们需要在五十多岁、六十多岁两个阶段呈现出不同的状态,英国团队前期飞来中国做倒模,然后再飞回英国做石膏模和假体,为影片中的六位演员制作老年妆。

25

气温和湿度的变化、流汗都会影响老年妆的效果,所以福建部分的老年妆效果不够好,剧组在正式杀青后又回到福建补拍。

26

另一个花了几百万的部分则是年轻妆,这部分主要是由CG特效制作,分包给了日本、台湾和内地的团队。前期准备、拍摄过程中的辅助、拍摄结束后的试片、实际的制作,都需要不同团队来完成。后期有八个月都在做面部的特效。

 

 

《地久天长》剧照

27

剧组开机后的第一场戏是王景春冲进水塘抱儿子追火车的戏份。王小帅的拍摄习惯是开头几天上高难度和情绪激烈的戏。这场戏也是全片拍摄难度最大的一场,首先是包头外景地的状况发生了变化,勘景时水塘的水量正合适,结果实拍时水变少了,只能换到桥的另一边去拍,之前设计的调度全部得改。

其次,片中看起来是一个平坦的水塘,但实际上水下泥泞似沼泽,跑进去就拔不出腿来,演员必须找出一条稍微硬一些的路跑进去。王景春凌波微步般哒哒哒就跑过去了,但是后面几个演员都被泥塘困住。全片拍摄的第一条情绪是最好的,但就因为陷进泥塘出不来只能舍弃。

28

王景春回忆这场抱孩子追火车的戏拍了三天,因为要赶时间点,先等火车过来,然后才能去追。有些时候情报不准确,火车没过来就得等。这条线上的火车也不多,常常要等一两个小时,时间点也不好卡。

刘璇透露,因为外景地的这条铁路是实际运营的,都是真实的火车,所以是没法配合剧组拍摄的。

 

 

《地久天长》剧照,王源、咏梅、王景春

29

王景春另一场抱老婆咏梅去医院的戏也拍了五天。当时王小帅尝试了各种路线,有从家里抱着咏梅出来的,有跑街道上的,有在码头上跑的...晚上需要光的配合,又是运动镜头,所以要求特别高,对王景春的体力是一个巨大的挑战。为了拍这个戏,王景春的胳膊都拉伤了。

30

这场戏也是咏梅心中难度最大的一场戏。“这场戏我要自杀,我要全身放松去演一个没有知觉的人,挺难做到的,我紧张,因为景春要抱着我跑很远的路,我很紧张。我觉得如果我做不好,他就要跑很多遍,我越想放松,越放松不了。所以那场戏特别抱歉。”

31

王景春和咏梅之前并不认识,咏梅甚至没有正儿八经看过王景春的作品,只是在知道要合作后,才匆匆忙忙看了王景春荣获东京影帝的作品《警察日记》。

32

王景春和咏梅同为水瓶座,生日只相差一天,虽然从来没有事先培养过默契,但一到片场就很像老夫老妻。

王景春回忆两人的第一场戏是在公园拍照片,咏梅一开始还对两人的合作有所疑虑,但那场戏王景春一个非常细微的举动,让她一下子定心了,“就是他让我看看他的扣子扣没扣好,仅此而已,这是生活中的中国丈夫通常和妻子要做的事情,我一下子就放心了,之后我们的合作非常顺利。”

 

 

柏林电影节上获奖的咏梅、王景春

33

为了呈现出不同年龄段角色的要求,王景春调整了身体和声音的状态,更在一个月内为角色减肥30斤,以达到80年代又年轻又瘦的状态,“80年代的人没有胖过,全是瘦的,而且他们是知青回来的,招工回城,那个时候哪有胖的?”

之后再拍逃离故乡的部分,因为在海边做一个修理工,肤色必然会变黑,王景春为此在脸上涂了黑油,还把身上晒得油亮乌黑。

34

王景春上过技校,学的是铆焊专业,还有铆焊五级证,这次出演工人终于派上了用场。戏里修船时有电焊的镜头,船东还以为王景春是瞎焊的,后来铛铛铛敲了敲一看,发现王景春焊的焊缝挺不错。

此外,王景春还在新百大厦站了六个月的柜台卖童鞋,接触过很多人,生活阅历很丰富,这也都对他的表演起了助力作用。

 

 

《地久天长》剧照,咏梅、王景春

35

在咏梅看来,《地久天长》是她拍摄的特别顺利的一部戏,没有什么特别受折磨的戏份,从年轻演到老年的时间跨度也不是特别困难。这些都源于她拍摄前的充分准备。

咏梅用四个月的时间准备剧本,“开拍之前,人物和剧本都已经活在我的身体里了”。进组之前,咏梅还去福建沿海小渔村体验了一个星期的生活,“那个渔村特别闭塞,在海边织网的氛围我特别喜欢,后来他们说我可以靠织渔网为生了,一个渔网200块钱。”

36

《地久天长》在柏林首映的第二天,王景春告诉娱理工作室,他看片时也哭了,但泪点比较与众不同。

最触动王景春的是他和咏梅作为计划生育先进家庭,在厂里戴大红花上台接受表彰的一场戏。这场戏的表演难度是,既要有对受表彰这件事情的态度,但在这个大环境下又不能有态度,要用一种虚假的表情去演内心的悲伤。在国内的上映版中,这场戏被删掉了。

 

 

柏林电影节《地久天长》的和主创照片

37

《地久天长》整体呈现的是一种克制收敛的表演方式,这也是王景春和咏梅认可的好表演。咏梅说她很喜欢生活底下潜流的东西,所以在片场虽然会沉浸在悲伤的情绪里想哭,但在表演时还是会忍住。必须把个人的情绪安抚好,在零度情绪的状态下,才能去完成角色塑造。

如今回看片中角色自杀的一场戏,咏梅认为是有遗憾的。“暗夜里,最后画面里不太看得出来,但那个时候我是忍不住的,情绪是按不下去,那种难过涌上来,你控制不了,你泪水止不住。”

38

杜江向王景春、咏梅坦白的一场戏也用了一种隐忍克制的表演方式。

杜江回忆,当时也拍了哭得很厉害的演法,但最终选择了最冷静的方式去表达情感。包括镜头使用的都是三人的侧面镜头,是一种非常安静的旁观者视角,仿佛摄影机不存在,没有用近景去刻意渲染情绪。拍摄前,王小帅还鼓励杜江自己写一段五六分钟的告白台词,杜江写完后,王小帅又进行了修改。

 

 

《地久天长》剧照,杜江

39

王源在片中的重头戏是对养父母的一跪一拜,但其实现场拍摄的是三跪三拜。

王小帅说,之前的拍摄是王源向着王景春拜了两拜,他意识到咏梅躲在门后,又对着门拜了一拜。但在剪辑时,发现跪两下反而削弱了这场戏的力量,因为男孩子和父亲之间的关系是特殊的,父亲还说“别忘了我是怎么打你的”,所以男孩子就应该像男人一样走。

40

为了帮王源找到这场跪拜戏的感觉,王景春事先拉着王源坐在床上聊了一个小时,直接聊到心里去了。

两人合作之初,王景春也想了一个招帮助王源入戏,“两个人物当时的状态是互相不理睬,我的角色是一个闷葫芦,王源的角色是一个青春期叛逆的人,而且他又是从孤儿院领养出来的,心理不太健全,所以不能一上来‘你好我好’,完了以后就直接演这种状态...那哪行啊?演不出来的。”

“当时导演来介绍他,‘景春,你儿子来了’,王源他是一个特别谦逊又客气的小孩,非常有礼貌,他过来就说‘老师好’,我说,得了,瞥了他一下,一下给他内心刺激很大,他可能从来没受过这样的事儿。我不管,他在旁边他还观察我,我没有看过他一正眼,说拍戏了,拍,候场的时候他说,老师您怎么样?我说,没事儿,我不理他。一喊开机,我抓着他,就瞪起来了。这一下,人物就对了。拍完他自己也觉得是对的。”

 

 

柏林电影节红毯上的王景春和王源

41

王景春本人在青春期时也非常叛逆,和父亲基本不说话不交流,与《地久天长》中刘耀军和养子的关系非常相像。所以他也把自己父亲的状态放到了刘耀军身上,这是非常典型的中国父亲形象。

42

王小帅是一个给演员空间特别大的导演,有很多表演都是即兴的。比如一开场一家人吃饭,剧本上写的就是吃饭,大家只是排了一个调度,王景春认为既然拍的是生活的东西,就要生活,所以见到孩子后,他说“奖你三个花生米”,这都是即兴出来的。

再比如片末的一场上坟戏,咏梅拍摄前甚至没有上山去看过。拍摄时咏梅给王景春递水,他没接,而是从包里掏出酒,这些都是没有事先商量的细节,这也正是没有任何刻意设计、符合生活经验的表演。

 

 

《地久天长》剧照,王景春、咏梅

43

王小帅导演在片场经常被演员的表演感动到哭。上文提到的上坟这场戏,据王景春回忆,当时王小帅就哭到喊不了“停”。另一场戏是小年夜,齐溪端着饺子上来,导演当时整个人都瘫了,王景春陪他抽了两根烟。

44

一些观众认为《地久天长》的故事可以在上坟这一段就终结,王小帅也考虑过,但他认为剧本的结构可以到此为止,但故事还是应该穿透出去,因为生活本身还在继续。

45

《地久天长》原计划是“家园三部曲”的开篇,但拍完《地久天长》后,王小帅发现制作难度太大,中国电影的市场环境和投资环境都没有提供足够的支持,“我可能要食言了”。

 

 

《地久天长》福利活动

奖品

第69届柏林电影官方周边

实物非常美丽也很耐用的背包

以及

本届电影节的专属明信片

↓↓↓

 

 

本次福利活动的周边

也是非常具有纪念意义的

具体可看

影帝影后擒熊记:一个动作让咏梅对王景春改观

影帝影后都是我们的!《地久天长》柏林双熊封神|完整奖单

主创解密《地久天长》重场戏:这不是电影,这是生活

《地久天长》:一个中国工人家庭的三十年变迁史

活动参与方式

转发本文至朋友圈

并将截图发送至后台

同时在本文留言处

留下你对

电影《地久天长》

的期待和想法

留言点赞数第一位

将获得

第69届柏林电影节

官方周边品质背包

仅此一份

下周四开奖

ps:

喜欢明信片的朋友

明天微博@娱理 会有惊喜哟!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网联系。

娱理

娱理

娱理工作室,比娱乐更深一点点

+关注
作者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