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塔克家族这么快就有人要领便当了?|《权力的游戏》S8EP01

史塔克家族这么快就有人要领便当了?|《权力的游戏》S8EP01
2019年04月15日 23:16 新浪网 作者 娱理

本文主笔:兰波

【本文有剧透】

 

 

《权力的游戏》最终季

万千粉丝在兴奋的等待中终于迎来了《权力的游戏》第八季的开播。

昨晚播出的本季第一集跟前面七季的首播集一样,尚在酝酿气氛和铺垫情绪,但很大不同的是,前面七季诸多的暗线开始收拢,大量隐含的信息埋设在这一集剧情之中。

如果仔细揣摩,还能看出它在隐隐提示着未播出的5集剧情脉络。为方便观众理解,我们现梳理如下:

 

 

首先片头就已隐含着大量信息,肯定了之前预测的本季重点将集中在临冬城和君临城之间。(预测指路→7大谜团揭秘《权力的游戏》最终季,铁王座属于谁?)

临冬城这头,异鬼军团手握狼头,狮子潜伏在后,预示狼家将前后受敌。而且前景不妙的是,狼家很有可能还会折损族员,就不知道是布兰、珊莎还是二丫了,琼恩·雪诺已被证明是坦格利安家族的真龙,或许不算其中。

君临城这边,狼家出现在铁王座和红堡外,似乎在说明最终战役将不会是夜王和人类之战,而是狮狼的最后之争。最关键的是,飞龙在天收尾,或许在证明真龙的后裔将赢得最后战役。

 

 

《权力的游戏》最终季

第二个隐含信息则是瓦雷利亚钢一词的频繁出现。

在剧中,共计有4处提及用瓦雷利亚钢铸造之剑的信息:雪诺抽出自己的“长爪”,二丫拿出第一季刺客行刺布兰的匕首,山姆说自己盗取了家族之剑“碎心”。最关键的是,本集末尾詹姆爵士来到临冬城,暗示其携带的“寡妇之嚎”将与“守誓剑”合二为一的“寒冰”也回到狼家手中。

为什么这几把剑这样重要呢?因为红女巫梅丽卓珊女士曾在之前的剧情里说过:预言之子(雪诺)将手持光明使者击败夜王和其统御的异鬼军团。

那么,这几把剑是否会在詹德利的铸造天赋下合体,从而打造出一把“光明使者”呢?感觉是极有可能的事儿。

 

 

《权力的游戏》第七季

第三个隐含信息是“孵龙者”或将诞生。

《冰与火之歌》原著中有非常非常多的细节强调了龙家唯有近亲结合才可以孵龙(真龙),坦格利安家族自“血龙狂舞”一役之后已有百年无龙。为了孵龙,坦格利安家族无所不用其极,可惜都没有成功。因为有近亲结婚等原因,继承者时有不稳定的统治表现,疯王不过其中之一而已。

随着剧情发展到现在,我们都知道了银发的龙妈是真龙后裔,刚学会驭龙的黑发琼恩·雪诺也是真龙后裔。但两人血脉里都有和外族通婚导致的混血成分,因此都只能算“驭龙者”。

 

 

《权力的游戏》第一季

比如,龙妈要借助草原之火才能孵化龙蛋,所以这并不能算“孵龙者”。因为真正的“孵龙者”只需要将蛋放在摇篮里就可以孵化。按照这样来推测的话,龙妈和琼恩·雪诺必须要有后代诞生,否则,龙脉将不保。

但这么说的话,或许又坐实了之前网上的泄露版推测——最后坐上铁王座的极有可能就是他们的爱情结晶——莱安娜二世。这样也就顺带解决了目前剧中北境诸侯不服龙妈的困境,因为血统胜于一切。

 

 

《权力的游戏》最终季

最后一个重大信息,是夜王最后在壁垒堡钉死安柏家最后一名继承人的那个图案。

在这之前,这一图案就已经在剧情里出现过多次,先民拳峰、龙晶矿洞、夜王诞生之地,以及布兰的梦境里。这一图案可能会揭示异鬼军团和夜王为什么要跨越长城来到临冬城——因为极有可能他们会在临冬城举行仪式,找到下一个夜王继承者。

也就是说,即使是妖和鬼,他们也要找到统治延续下去的方式。那么,布兰会不会是下一个夜王呢?绿先知、森林之子和异鬼之间到底存在着什么样的神秘联系,这个图案或许能说明一切。

 

 

《权力的游戏》最终季

最最后,再友情提示一下:内地视频版的《冰与火之歌》有近6分钟的戏份删减...

这6分钟分别是席恩救下阿莎的血腥战斗镜头,波隆爵士受瑟曦之命前妓院戏份。以及最后壁垒城,多蒙德和忧郁艾迪发现小安柏领主被钉死在神秘图案上的血腥镜头。

而本集最动人的则是二丫和哥哥雪诺的重逢。↓

 

 

《权力的游戏》最终季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网联系。

娱理

娱理

娱理工作室,比娱乐更深一点点

+关注
作者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