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影节新导演之争:王思聪壕掷630万,宁浩呼吁不要拔苗助长

上影节新导演之争:王思聪壕掷630万,宁浩呼吁不要拔苗助长
2019年06月22日 21:33 新浪网 作者 娱理

 

 

本届上海电影节电影创投项目评委和青年创作者

对于新锐创作力量来说,当下的市场寒潮并未太波及到他们,反而令其迎来踏实成长的契机。过去一年里,有文牧野这样第一次做导演就踏入30亿俱乐部的标杆事件,有《过春天》等新导演作品成为传统大公司的口碑招牌,也有《地球最后的夜晚》资本急剧膨胀而后坍塌的例子。

新导演也坐上了产业发展的过山车,现在同样到了该总结反思的时候。

今年上影节期间,前有王思聪壕掷630万奖励新编剧,海南电影节开发布会宣布设置600万创投奖金;后有天画画天召集蔡明亮、翁子光等六位导演每人只用100万拍一部电影,李少红、王红卫、宁浩等电影人呼吁培养新导演不要拔苗助长,急于求成。

一面添薪加火,一面泼水降温。当前市场环境下,新导演到底该怎么办?

 

 

上海电影节论坛上的青年导演文牧野

不要把新导演关进创投闭环

要负责推向主流市场

“去年创投计划太多了。不光青年导演不够用,连导师都不够用了,我周围的圈内人,除了自己的项目,好像所有人都在忙这个事。这是不是意味着青年导演的培养也开始出现某种‘虚火’?”在“瞩目未来”新人导演论坛上,青葱计划理事长、北京电影学院导演系教授王红卫说。“有人说青年导演给再多机会也不怕,但可能我们也到了一个不只需要数量,也需要质量的节点。”

王红卫表示,这几年国内有太多新导演创投计划,可能都信誓旦旦表示会把新导演当做自己的孩子,但究竟能不能正确地帮到他们?最近两年,很多创投计划纷纷开始设立剧本工坊、制片培训等课程,但从最终结果来说,创投不应该只存在于从选拔到颁奖的“闭环”中,像青葱计划从一开始设定的目标就是要在商业院线上映,为产业输送主流创作力量,“让种子长成幼苗,把它移植到产业里,成长为一棵树”。

 

 

“青葱计划”导演白雪作品《过春天》

由电影局指导、中国电影导演协会主办的青葱计划今年已经发展到第四届,白雪的《过春天》获得万达投资,打响了进院线的第一炮。据中国电影导演协会会长李少红透露,今年青葱计划要开拍的有四五部,有20个学员分别获得了100万的政府资助。即便对于一个专业的电影公司来说,一年完成五部电影也是不小的工作量。

“一个电影不是剧本写完就完了,还要找投资人,要组建摄制组,拍完还要进院线,是一个完整的产业链,每年评完奖我们可能会更忙。这个过程如何不成为闭环,既要获得产业链支持,又不能把他们封闭起来,这是我们一直努力的方向。”李少红说。

青葱计划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已经不只是一个创投计划了,而是成为了青年导演走向全产业链的搭桥者。像白雪在拍完《过春天》之后,甚至已经获得了继续开发下一部作品的资金。

为此,中国电影导演协会在此次上影节宣布成立“中国青年导演联盟”,未来将聚拢各环节资源,从“挖掘新人、培训指导、品牌管理、专项创投、资源接驳、作品传播、海外节展”七个方面共同为扶持新导演发力。

 

 

《过春天》导演白雪,监制田壮壮,主演黄尧

无独有偶,今年亚洲电影新人奖的两个关键词也是“下沉”和“降温”。

亚新奖是上海电影节除金爵奖外的另一个官方竞赛单元,今年已经举办到第16届,要求必须是参赛导演的第一部或第二部作品。亚新奖可以视为上影节新导演创投的一个“后花园”,新导演参加创投并获得肯定,拍出来的作品可能就会入选这个单元,比如之前的《淡蓝琥珀》《未择之路》。

很多电影节都在打造这样自产自销的“闭环”,也就是我们常说的“嫡系”导演。这样的闭环保护了创作,但也容易远离市场。今年亚新奖主动求变,设立亚洲电影沙龙,以“主席对谈”、“青年创作者经验分享”、“如何走向市场”三个板块向新导演传授经验,尤其要告诉新导演,如何在创作完成后面对发行和上映问题。

“作为宣发,我们最害怕见到的就是‘想法特别多的导演’,而更希望见到作品成熟、对这个行业有单纯追求的导演。”博纳发行公司总经理陈庆奕说。他也直言不讳表示,尽管非常愿意支持新导演,但发行新导演作品是很忐忑的,因为作品质量有很多不确定性。

 

 

宁浩2005年带着《绿草地》参加亚新奖的时候还是个新人,还没拍出《疯狂的石头》,今年再回到亚新奖已经当上了评委会主席。

在主席沙龙上,宁浩举了李安厚积薄发的例子,并告诉后来者们:“现在拍一部电影比以前更容易操作,但越是外部条件优越,越是容易出现准备不充分的情况,缺乏沉淀和积累,就会诞生一些不成熟的作品。”他强调,扶持新导演一定不能拔苗助长。

在21日晚的亚新奖颁奖上,最终获得最佳影片的是川剧题材的《活着唱着》。担任该片监制的是演员邓婕,她透露做这部电影花了七年时间。

 

 

回归电影创作初心

学会控制成本,钱少反而可能是好事

“我遇到很多新导演,上来就开价500万到1000万,对自己期待非常高。前两年市场太好,导演就膨胀了。”吴天明青年电影专项基金总监吴妍妍说。

缅甸裔台湾导演赵德胤的第一部电影只花了三张国际机票的钱,后来获得十万块资助就兴奋不已,他说:“我从第一部到第五部作品都用了很少的钱,独立成片经验让我受益匪浅。”马来西亚导演陈翠梅也一直坚持低成本创作,第一部长片只花了不到十万人民币,第二部花了100多万,很多作品都是靠奖金拍出来的。

对于新导演来说,学会控制成本很重要,尤其是在当前大环境遇冷的情况下,主动降低成本就是为自己博取更大的生存空间,有利于艺术创作获得持续发展动力。

 

 

导演赵德胤

 

 

导演陈翠梅

今年上影节期间,曾推出过郝杰、杨瑾、李睿珺、毕赣、万玛才旦等导演的独立艺术电影制片公司天画画天发起“Back to Basic”(B2B)计划,宣布将联合六位亚洲知名导演进行主题创作。

这六位导演分别是蔡明亮、石井裕也、翁子光、陈翠梅、杨瑾、张律,要求每人只用100万拍摄出一部新片。这一“低成本挑战”的意义在于呼吁电影创作回归根本,尽量多用实景和自然光,以电影创意、内容而非制作规模取胜。

当然,也有不差钱的投资人还在继续加大投资力度。比如成立近两年的香蕉影业刚刚揭晓了新编剧计划的获奖名单,六个剧本瓜分了王思聪壕掷的630万奖金;香蕉影业还宣布将开拍六个主控项目,编剧、导演几乎全部是香蕉挖掘的白纸般的新人。去年新成立的海南电影节也在上影节开发布会宣布,将砸钱600万奖励创投项目。

 

 

香蕉计划王思聪

 

 

天画画天发起的“Back to Basic”(B2B)计划

低成本能否出精品,千金能否买来好项目,可能还需要时间来检验。

能够肯定的是,无论任何时候,内容创意永远是电影创作之本,是最核心的竞争力。今年上影节创投共收到454个项目,进行了646场洽谈。这么多项目中,最终脱颖而出的“最佳青年导演项目”是《凯迪拉克》,是一个非常鲜活有趣的故事,讲一家四口分别买车的愿望和行动,以此展现现代都市生活的切面。

另一个获得“最佳创意项目”奖项的是《君子残存不少》,一个扎根民族与人类学范畴的纪录片在电影语言上的新鲜探索。娱理工作室独家获悉,创投主席王家卫非常中意这个项目,已初步达成监制和出品意向。

在下一个市场风口出现之前,或许体量轻盈的新导演作品更容易短道起飞,直上青云。

 

 

王家卫

 

 

上海电影节创投现场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网联系。

娱理

娱理

娱理工作室,比娱乐更深一点点

+关注
作者文章